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四大靶向治疗方案,构建卵巢癌一线治疗新格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卵巢癌的规范治疗从环磷酰胺更改成紫杉醇己经20年。过去的三年中,卵巢癌的靶向治疗治疗发展趋势快速,英国食药监管理处(FDA)准许了4种一线治疗的新策略。对比以前的规范治疗,这种对策增加了卵巢癌病人的无进度存活時间。此外同源重组缺点(HRD)可做为一种新的生物标志物协助具体指导临床医学管理决策。

GOG-0218:贝伐珠单抗

根据III期GOG-0218实验(NCT00262847)的数据信息,FDA于2018年6月准许贝伐珠单抗协同卡铂和紫杉醇,接着以贝伐珠单抗单药保持治疗用以第一次手术治疗摘除后的III或IV期上皮细胞性卵巢癌、双侧输卵管或继发性腹膜后肿瘤病人。

在GOG-0218科学研究中,学者将1873名不可以彻底摘除的新确诊为III或IV期病症的女士任意分派至规范卡铂协同紫杉醇放化疗,随后开展安慰剂效应保持;规范放化疗当期协同贝伐珠单抗以后以安慰剂效应保持;或规范放化疗当期协同及以贝伐珠单抗保持。

中位随诊17.4个月后,对照实验的中位无进度存活期(PFS)为10.3个月,贝伐珠单抗同歩某组11.2个月,贝伐珠单抗同歩-保持治疗某组14.一个月。相对性于对照实验,贝伐珠单抗同歩组的进度或身亡HR为0.908(95%CI, 0.795-1.040; P=0.16),贝伐珠单抗同歩-保持治疗组HR为0.717(95%CI, 0.625-0.824; P <0.001)。

中位102.9个月的长期性随诊数据显示2组中间的总存活期(OS)沒有明显的差别,与对照实验对比,贝伐珠单抗同歩组的身亡HR为1.06(95%CI, 0.94-1.20),贝伐珠单抗同歩-保持治疗组的身亡HR为0.96(95%CI, 0.85-1.09)。

虽然OS末见显著增加,可是亚组分析显示信息高风险病人(如IV期)可能有存活获益,应用贝伐珠单抗的IV期病症病人的中位OS为42.8个月,而对照实验中位OS为32.6个月(HR 0.75; 95%CI, 0.59-0.95)。

SOLO-1:奥拉帕利

2018年12月,根据III期SOLO-1实验(NCT01844986)的数据信息,FDA准许了PARP缓聚剂奥拉帕利做为一线含铂放化疗后做到放任不管(CR)或一部分减轻(PR)的BRCA突然变化末期上皮细胞性卵巢癌、宫颈腺癌或继发性腹膜后肿瘤病人的保持治疗。

BRCA突然变化既能够是种系突然变化还可以是细胞突然变化,该科学研究入组的大部分病人具备种系BRCA突然变化,仅有2名病人发生了细胞突然变化。

在SOLO-1实验中,病人以2:1任意分派接受每日2次300 mg奥拉帕利(n = 260)或安慰剂效应(n = 131)保持治疗。中位随诊41月,PFS剖析显示信息,与安慰剂效应对比,奥拉帕利减少了70%进度或身亡的风险性(HR 0.30; 95%CI, 0.23-0.41; P<0.001)。

在2020 ESMO上发布的五年随诊数据信息显示信息,奥拉帕利保持组的中位PFS做到了56.0月,而安慰剂效应组仅为13.8个月(HR 0.33; 95%Cl, 0.25-0.43)。

PRIMA:尼拉帕利

2020年4月,根据III期PRIMA实验(NCT02655016)的数据信息,FDA准许了尼拉帕利(naraparib)做为一线保持治疗用以一线含铂放化疗做到CR或PR的末期上皮细胞性卵巢癌、双侧输卵管或继发性腹膜后肿瘤病人。

与SOLO-1科学研究不一样,PRIMA科学研究列入病人中不但包含BRCA基因变异和未突然变化病人,亦包含HRD阳性和阴性的病人。

该科学研究共列入733例病人,以2:1占比任意分派至尼拉帕利(n = 487)或安慰剂效应组(n = 246)开展保持治疗。在全部群体中,尼拉帕利组PFS为13.8个月,安慰剂效应为8.2个月(HR,0.62; 95%CI 0.50-0.76; P <0.001)。

在HRD群体中,尼拉帕利组中位PFS为21.9个月,而安慰剂效应某组10.4个月,尼拉帕利较安慰剂效应减少57%的发作或身亡风险性(HR 0.43; 95%CI 0.31-0.59; P<0.001)。

PAOLA-1:奥拉帕利加贝伐珠单抗

2020年5月,根据III期PAOLA-1实验(NCT02477644)的数据信息,FDA准许扩张奥拉帕利的适用范围,使其与贝伐珠单抗协同用以一线含铂放化疗后做到CR或PR和HRD呈阳性(BRCA突然变化和/或基因不稳定)的末期上皮细胞性卵巢癌,双侧输卵管或继发性腹膜后肿瘤病人的保持治疗。

PAOLA-1科学研究中,入组病人以2:1任意分派接受贝伐珠单抗协同奥拉帕利300 mg每日2次(n = 537)或安慰剂效应(n = 269),不断服食奥拉帕利长达2年,或直到病症进度或出現不能接受的毒副作用。

中位随诊22.9个月后,在意向治疗(ITT)群体中,与贝伐珠单抗单药对比,奥拉帕利协同贝伐珠单抗保持治疗可使病人的中位PFS增加至22.一个月,贝伐珠单抗单药保持治疗组的PFS则为16.6个月(HR 0.59; 95%CI 0.49-0.72; P <0.001)。

在HRD呈阳性/BRCA突然变化元病人中,奥拉帕利协同贝伐珠单抗保持治疗中位PFS为37.2个月,而贝伐珠单抗单药保持治疗某组17.7个月(HR,0.33; 95%CI 0.25-0.45);HRD呈阳性/无BRCA突然变化者中,2组中位PFS各自为28.一个月和16.6个月(HR 0.43; 95%CI 0.28-0.66)。奥拉帕利与贝伐珠单抗协同应用的安全系数和耐受力优良,生活品质无明显危害。

HRD情况

DNA同源重组恢复(HRR)是DNA发夹结构损害的关键恢复方法。HRR是一条牵涉到好几个流程的繁杂的转录因子,在其中重要蛋白质为BRCA1和BRCA2。假如BRCA遗传基因出現突然变化造成 BRCA1和BRCA2蛋白质丧失作用,便会造成HRD。

现阶段已确认HRD能致“基因伤疤”状况,包含基因杂合性缺少,端粒等位基因失调和大面积段转移等。

从作用机理来讲,有HRD的元体细胞对铂类药或PARP缓聚剂更比较敏感。在卵巢癌中,BRCA基因变异、HRR基因的突然变化、遗传基因启动子甲基化及其别的缘故均能够造成 HRD。

不难看出,假如只检验BRCA基因变异,会造成 一部分HRD呈阳性病人错过PARP缓聚剂保持治疗的机遇,HRD检验可能为BRCA呈阴性的病人出示获利的机遇。HRD呈阳性才算是挑选运用PARP缓聚剂保持治疗的有效微生物标识物。

在PRIMA和PAOLA-1实验中,学者将HRD情况做为生物标志物,截断值设定为42,有利于区别获利群体,促使一些BRCA呈阴性的病人获利,但该截断值并未获得严苛的认证。

想了解癌症的科普、预防及治疗,癌症心理咨询等,请搜索我们的三个公众号:1,女性癌健康;2,植物硒教授;3,癌友群,关注了解。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四大靶向治疗方案,构建卵巢癌一线治疗新格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