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2016年4月,我妈妈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当时妈妈除了有一点咳嗽外,没有任何其他不适。那个医生说:“很快的,也就两三年吧!”我当时好恨好恨那个医生。后来妈妈做开胸手术、基因检测,吃易瑞沙,前半年恢复很好,跟正常人没有两样,去复诊的时候,那个主任看到妈妈都很惊讶,夸她神气漂亮。

可是易瑞沙吃了七八个月,肿瘤就出现了变化,妈妈给我打电话,哭了,我也哭了,但是我告诉她:“没事,有我!”易瑞沙确定耐药后,我妈又进行了化疗,还好,药物相对温和,没有掉头发,也吃得下饭,不过因为胸水的问题也折腾了好一阵子,知道有一种药可以控制好胸水,她很高兴的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一支12000,她要打,我说当然要打。胸水控制住以后,她好高兴,人也舒服了很多。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化疗了差不多七八个月,到2017年12月的时候,我觉得她的思维出现了问题,说话颠三倒四,做了全面检查以后确定脑转,我在好朋友的车里哭了三个小时。当我在妈妈面前忍不住哭泣的时候,她没有什么反应,她在认真的看动画片。又是做基因检测,吃泰瑞莎。随后,出现血栓,又是手术放滤网,前前后后在医院住了一个月。

血栓刚稳定,妈妈又说她眼睛花,去医院检查,青光眼,眼压高到吓人,可是因为凝血问题,手术有很大的风险,上海的医生说她这种情况没人敢给她手术,眼压如果一直下不去会瞎,我每隔十分钟给她滴降眼压的药水,还买了书学习穴道按摩,帮她降眼压。

为了找方案帮助她手术,给治血栓的医生打了无数次电话,这个医生人很好,很温和,给我介绍了一个有美国医疗经验的眼科医生,很果敢的做了手术,一切顺利,半年以后另一只眼睛也做了手术。

自从吃了泰瑞沙以后我妈病情一直比较稳定。不过妈妈自从脑转以后,智力下降了很多,行为处事像个小孩子,不过我和爸爸都很宠着她。2018年底的时候,她说她屁股疼,我紧张的睡不着觉,就怕她骨转移,还在过年就跟医生沟通了又沟通,考虑骨转移的可能性不大。

年假一结束,马上去做全面检查,还好,是骨质疏松,肾功能有些下降,又是各种加药。2019年上半年,每次检查,肺部都有一点小变化,但是在可接受范围,医生说继续吃泰瑞沙观察,如果确定耐药了就改吃安罗。

8月份检查的时候情况还好,10月份检查的时候就恶化了,胸水又有了,脑萎缩更严重了,住院排胸水,挂脑营养液,做基因检测。因为脑萎缩很严重了,在医院期间,差点走丢一次,还霸占别人床位说是自己的,医生找我谈话,说脑萎缩太严重,建议不进行肿瘤治疗,做一下辅助治疗,我没同意,坚决要做基因检测并且做好了化疗的准备,我说:“不能因为她脑子不好了,不知道了,就放弃治疗。”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出院那天,我预约了第二天更高级别医院的专家门诊,准备带妈妈去。可是当天下午,她吃一片梨,差点噎死,她当时已经吞咽困难了,只是我们都没有意识到。当天晚上,她不肯睡觉,就是坐着,跟她讲话也不理,右手有点抽筋。

好不容易让她睡下,凌晨四点,我爸把我叫醒,让我看看我妈,她右脸一直抽筋,半身僵硬,一直留口水,我赶紧打了120,送到医院就是急救,舅舅赶到医院,红了眼睛,我很镇定。确定是癫痫,在神经外科住院,身上插满了管子,血压,脉搏,心率二十四小时监控。

当天下午,妈妈醒了,认得出我,不能讲话,我朝她努努嘴,她也向我努努嘴,这是我们的暗号,是我们亲亲之前的仪式,只是当时我不知道那是她最后一次回应我。

醒了以后,妈妈一直挣扎着要起来,有几次都自己坐起来了,她好动,因为脑萎缩性情又和孩子一般,又挂着水,我只能按着她。医生让我们尝试给她喂水,喂米粉,但是她不肯咽,她是失去吞咽功能了。我发现帮她抬一下下巴,她就能咽,这样一天只是勉强喝几口水,两天以后,没办法,上了鼻饲。

虽然用了很大剂量的药,妈妈还是抽搐。她每抽搐一次,我就把时间记下来,看时间间隔。因为上了鼻饲,怕她乱动把管子拔了,不得已把她的手绑在床边,我心疼,就绑一只,还有一只手握在我手里。

那几天,妈妈睡得越来越多,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很难把她弄醒。护士来交待我晚上陪护的注意事项,我没忍住,哭了,护士抱着我安慰了好一阵,因为一直低着头流泪,我没看清她长什么样.,但是谢谢她。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这期间,基因检测报告出来了,没有可用的靶向药,只能化疗,可是她一直昏睡,不能自主进食。我又挂了肿瘤专家的门诊自己去了,我还在医院的时候,爸爸打来电话,说医生找我,说我妈突然脉氧掉的很低,刚抢救过来,我马上赶了回去。

医生找我谈话,天知道我这几年多害怕医生找我谈话,医生说这种情况还会出现,如果再要救,就要进ICU,但是癌症晚期的病人人家不愿意接收,意义不大,而且费用昂贵,建议我们回家。爸爸舅舅都同意回家,问我,我也同意了,他们去安排回家。

我守着妈妈床边,她仍然昏睡,我没忍住,哭了,隔壁陪床的阿姨过来拍拍我说:“姑娘,别在妈妈面前哭!”我把哭声压了回去,但是眼泪止不住。妈妈是带着鼻饲和氧气罐回家的,护士教了我怎么打鼻饲。我和爸爸二十四小时护理,我一天三次把药碾碎了化开打进去,用各种水果蔬菜打成汁,蒸热了,把米粉,蛋白粉,孕妇奶粉加进去,用针管给她打进鼻饲,两个小时喂一次。

有两天妈妈清醒过来了,不睡觉,一直醒着,会跟我互动,我叫妈妈她没有反应,但是我叫她名字反应很快。有一次我帮她挪身子的时候,她叫唤到哎呦喂,我问她是不是一直躺着很难受啊,她很清楚的说就是的,那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两天我会高兴,甚至有了一点希望,我觉得妈妈会慢慢好起来,我希望她能坐起来,自己吃饭,慢慢恢复。可是两天以后,她又开始昏睡,晚上睡觉脸上一层一层的汗,我眯一会就帮她擦汗,怕她冷,又怕她太热。感觉妈妈喉咙里的痰越来越厚,我自己网上买了吸痰器,给她吸痰,可是效果不是很好。

那天夜里,我一直看着她,觉得呼吸重了就给她吸一下,可是我明显感觉她的呼吸越来越重,我有点害怕,凌晨三点的时候把爸爸叫醒,他让我睡一会,他来看着,六点我醒的时候明显觉得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长,上午9点半左右,妈妈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再也没有吸气,她永远离开了我。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回顾整个病程,历时三年半,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走对路子,妈妈没怎么化疗,都是在靶向治疗,一直吃的下,睡眠也很好,后期脑萎缩,等于是傻了,也没有心理负担,没有咳嗽,没有吐血,也没有暴瘦,走的时候仍然算胖的,相对来说,她没有很痛苦,走之前的半个月都是昏迷状态,没有留一句话给她。

我有时候觉得她傻了挺好的,如果她头脑清醒,她得多么不舍得我,她该有多难过。我每天都看她的视频,每天偷偷哭,开车的时候会突然泪目,止不住的心痛。我在家穿她的家居服,洗完澡穿她的睡衣,我觉得她仍然在我身边,她希望她下辈子可以做我的女儿,就叫念念。

曾经我想过,如果她一个人走,多孤独、多寂寞,我想去陪她。现在我知道她应该不愿意我那么做,她那么爱我,即使傻了也很爱我,一个傻子表达爱的方式更让我感动和出乎意料。如果她再也不能爱我了,我应该替她爱我自己,我要珍惜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器官,那是妈妈给我的。妈妈,谢谢你,我爱你。(孝静助医)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临床研究都是免费提供药物或治疗,接受新药物治疗的患者有可能获得治愈、延长生存或减轻痛苦等额外的效果。参加临床研究的患者可以通过新药物,充分了解当前医学上针对自己疾病的治疗水平和最新进展,了解自身疾病的预后以及目前标准的治疗所能达到的疗效。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妈妈肺癌晚期,抗癌三年半还是离开了,只吃靶向药没有化疗,对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