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专家观点 | 主要病理缓解是否足以预测接受新辅助化疗的可切除NSCLC患者的长期生存?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新辅助化疗(NAC)已成为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标准治疗方案,并将NSCLC患者的5年生存率(OS)提高了5%。 主要疗效终点OS被认为是评估NAC临床获益的金标准。但是随着患者的OS逐渐延长,OS评估难度增加,是否还存在其他能够有效替代OS的终点指标呢?

近年来,主要病理缓解(MPR,定义为手术中残余存活肿瘤≤10%)作为预测NAC治疗NSCLC患者的研究替代终点逐渐得到关注。然而,在临床实践中,MPR仅指原发肿瘤的病理反应,很少有病理学家关注淋巴结的治疗反应。此外,关于MPR对生存的预后价值也存在争议。

淋巴结降期(ND)是NAC的主要优势之一,也被证明是可以预测接受NAC的NSCLC患者长期生存的有希望的指标。因此,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侯雪和杨浩贤教授团队认为,MPR联合ND有可能取代OS,成为预测NAC治疗的NSCLC患者长期生存的研究终点,并对此开展了一项研究,于近日发表在Thoracic Cancer

研究方法

该研究对2001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在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接受NAC和手术治疗的NSCLC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审查,最终纳入194例NSCLC患者以评估肿瘤病理缓解和淋巴结状态。根据评估结果,将患者分为MPR组和非MPR组,ND组和非ND组。此外,又将患者分为了四个亚组(MPR + ND、MPR +非ND、非MPR + ND和非MPR +非ND),主要比较OS和无病生存期(DFS)。进行多变量分析以鉴定预后因素。

研究结果

32例患者获得了MPR,108例患者获得了ND。与肺腺癌相比,肺鳞癌中获得MPR的比例更高(65.6% vs 21.9%,p = 0.001)。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野生型患者比EGFR突变患者更容易获得ND(93.5%vs. 6.5%,p = 0.003)

MPR组的OS和DFS优于非MPR组,但无统计学意义(OS,p = 0.158;DFS,p = 0.126)。ND组的OS优于非ND组(p = 0.031),DFS有改善的趋势,但无统计学意义(p= 0.121)。进一步分析表明,MPR + ND组的OS和DFS均优于非MPR +非ND组(OS,p = 0.017;DFS,p = 0.029)。多变量分析证实,MPR + ND是一个独立的有利预测指标。

讨论

该研究评估了NSCLC对NAC的反应,以及可能影响患者长期生存的预测因素。数据表明,MPR不是OS和DFS的独立预测因素。但将MPR与ND联合时,可以预测OS和DFS。多变量分析还证实了MPR联合ND是长期生存的独立预测因素。该研究表明,MPR联合ND可以有效预测接受NAC治疗的NSCLC患者的长期生存获益,有助于选择能从NAC中受益的患者。

近年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彻底改变了晚期NSCLC的治疗策略,并使转移性NSCLC患者的长期生存成为现实。在可切除NSCLC治疗领域,新辅助免疫治疗打破了传统新辅助化疗或放疗的单一格局,为广大NSCLC患者的临床治疗提供了更多新机遇。PD-1 / PD-L1抑制剂单独或与化疗或CTLA-4抑制剂联用作为可手术切除的NSCLC新辅助治疗的可行性和安全性已被证明。

更重要的是,这些患者新辅助治疗后达到了较好的MPR(MPR率为19%-85%)和降期效果。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这项研究数据表明,MPR + ND的预后预测价值优于单独的MPR。希望未来开展更多的前瞻性研究,包括新辅助免疫治疗试验,对该结论加以验证。

参考文献:

Is major pathologic response sufficient to predict survival in resectabl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receiving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Thoracic Cancer.10 March 2021.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专家观点 | 主要病理缓解是否足以预测接受新辅助化疗的可切除NSCLC患者的长期生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