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治疗乳腺癌期间,禁食西柚,其他还有什么不能吃?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最近后台经常收到很多姐妹们关于「乳腺癌生活和治疗」方面的提问和留言,很多留言字里行间都让互助君感受到了大家的紧张、焦虑和手足无措。为了能够更好的帮助到各位,三月份我们将这些留言集中整理,并挑选出了一些比较具有代表性的问题,快看看有没有你疑惑的问题吧!

乳腺癌用药期间除了西柚,还有什么不能吃?

01

乳腺癌患者可以刮痧、足疗、按摩吗?

答疑解惑

刮痧、足疗、按摩都是中医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乳腺癌患者来说,患肢按摩是综合治疗水肿的方法之一,可改善术后上肢淋巴水肿以及化疗期间的各种不良反应。而乳腺癌术后化疗患者普遍存在的化疗副反应、疼痛等因素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睡眠质量,而中药足疗可促进血液循环、扩张血管、激发机体自身调节功能,从而改善睡眠。[1]

刮痧可以刺激穴位、皮肤经络,将体内邪气驱逐出体表,从而达到祛除邪气,活血通络等作用,但一般并不适用于体质差或正处于治疗中的乳腺癌患者。因此建议患者们,足疗可以做,按摩最好是专业的医生指导下进行进行,但是刮痧还需谨慎。

02

内分泌治疗五年之后有必要继续治疗吗?

答疑解惑

临床试验证实,5年辅助内分泌治疗能够使乳腺癌复发风险降低,并且延长患者的总生存率[2-4]。这让不少患者以为5年之后就不会复发,认为自己已经痊愈了,也不用继续吃药和定期复查了,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误认知。

近年来有研究显示,接受他莫昔芬治疗5年的患者,在乳腺癌诊断后至少15年内仍存在相当高的复发和死亡风险,50%以上的复发和2/3的死亡都发生在停药之后10年内[5];同样,对接受芳香化酶抑制剂辅助治疗的一项试验经长期随访发现,初始治疗后的复发率每年约为2%,50%以上的复发发生在辅助内分泌治疗5年之后停药期间[6-7]。

因此,在2016版《NCCN乳腺癌临床实践指南》中,已经把10年内分泌治疗列为乳腺癌辅助内分泌治疗的推荐方案之一[8]。同时建议,对于中高危患者,比如激素受体阳性、淋巴结转移较多、肿瘤较大、分级较高者[9],建议治疗10年。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5年治疗期间表现出明显不良反应、耐受性差的患者,有研究者建议[10]不应盲目延长到10年。应在给予相应处理、妥善控制的基础上,再考虑延长疗程。

总而言之,“5年内分泌治疗”并不适用于大多数种类的乳腺癌。该治疗的还是要继续坚持治疗,一时的心存侥幸,可能就是不幸的开始。

03

放疗对皮肤有伤害,应该怎么防护?

答疑解惑

放疗治疗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电离辐射,会对我们乳腺癌患者的皮肤产生较大的损伤,导致患者皮肤出现瘙痒、红斑、脱屑等症状,为避免这些症状出现,建议患者:

a. 放疗前,做好个人卫生工作,特别是辐射照射到的皮肤,比如,保持始终皮肤处于清洁、干燥状态;

b. 放疗中,患者要随时观察放疗后的局部皮肤状况,同时建议尽量穿棉柔衣物,严禁涂抹化妆品、碘酒、酒精,以及佩戴项链、假牙等物品;

c. 放疗后,建议患者在放疗结束后至少4周内,要避免皮肤受损,避免感染和阳光暴晒等 [11-12]。

d. 如放疗导致皮肤受损,应听从医嘱食用皮损治疗药物,不可擅自涂抹不明药膏,平时不要触碰受损皮肤,避免皮损加重引发溃疡、感染。

04

乳腺癌患者可以染发、烫发、纹眉吗?

答疑解惑

染发剂中含有一种叫做“对苯二胺”的物质,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公布的致癌物清单,对苯二胺属于3类致癌物


相关研究发现[13],虽然染发不会导致女性癌症死亡率攀升,可是,如果染发次数增多,仍会让部分女性乳腺癌发病率升高。如在平均8.3年的随访期间,发现了2794例乳腺癌。研究团队发现,相较于不使用染发剂,一年内使用永久染发剂的女性患乳腺癌风险高9%。有限度的染发也不会加剧肿瘤的发生,可是频繁染发就会有风险。因此,并
不太建议觅友染发,特别是对于正处于处于化疗期间或康复期的乳腺癌觅友们。


另外,纹眉也是一样的。如果有的觅友不幸遇到了不正规的美容店,店里的纹眉工具消毒不到位,所使用的纹眉材料劣质,而且在纹眉后还出现了伤口感染等问题,那么对身体无疑是大大不利。总之,对待染发、烫发、纹眉都应持谨慎态度,多留个心也不为过。

05

乳腺癌用药期间不能吃西柚,那么橘子和橙子可以吃吗?

答疑解惑

乳腺患者不能吃西柚的原因在于,西柚中的呋喃香豆素物质会影响肝脏对靶向药物的代谢,使其不能及时被排除体外,导致药物长时间遗留在人体血液系统中,引起严重的副作用。为了使药物发挥正面疗效,对于治疗期间的肿瘤患者建议不吃西柚。


在用药期间之外,除了西柚,其他柚子、橙子、橘子等这些柑橘类水果我们乳腺患者都是可以吃的。这些水果都富含维生素C,可防止亚硝胺生成,非常适宜乳腺癌和其他肿瘤患者食用。但需注意,食用的时间建议安排在两餐之间,柚子的食用量建议每日两三瓣即可,不宜多。


最后,建议觅友们在生活中什么食物不能吃、能吃什么或者少吃,大家心里一定要有谱,在用药期间仔细阅读药品说明,对于某些食物“存在能不能吃”的疑惑,要提前咨询医生。

06

乳腺癌五年内的复查时间和复查项目应该怎么安排?

答疑解惑

一般情况下,乳腺癌术后的前2年内是比较容易复发的,所以在治疗后的前2年,建议每3个月到医院复查一次;第2年到第5年,复查频率可以减为每半年一次;从第5年开始,每年至少复查1次。


在每3个月复查的时候,检查项目通常包括:抽血化验(血常规、血生化、肿瘤标志物),超声检查(乳腺、腋下及锁骨上淋巴结、肝脏);每半年到1年,查一次胸片或胸部CT、乳腺核磁共振成像;建议每年查一次乳腺钼靶(如果一侧乳房全切了的话,就只做对侧乳房)、骨扫描、头颅CT或头颅核磁共振成像检查[14]。


不同的患者具体的复查项目也不同,医生会根据大家的病情“量身定制”,比如了解病情、患病时间以及之前所做过的检查,来判断是否有必要加开或减少某些检查。

07

乳腺癌治疗期间可以用中药吗?中药治疗内分泌导致的潮热盗汗有效吗?

答疑解惑

既往研究显示中医治疗对改善癌症患者生活质量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在乳腺癌的治疗上,加上中西医的配合,能够发挥更大的优势,因此乳腺癌患者是可以采取中医药治疗的。目前乳腺癌的西医治疗主要以手术、放疗、化疗及内分泌治疗为主,但是这些方法容易引起不良作用,比如出现潮热盗汗[15]。


中医认为乳腺癌肿瘤术后潮热盗汗的发生主要由于肝郁气滞,肝脾不和,肝肾亏损,气滞血瘀,经血不调,瘀毒蕴结而成。在一项名为「舒肝凉血方治疗乳腺癌肿瘤术后潮热盗汗28例」的疗效观察结果中表示,乳腺癌术后潮热盗汗28例患者经过「舒肝凉血方」治疗后,共治愈17例,好转9例,总有效率为92.85% 。
可证明中药治疗乳腺癌术后的潮热盗汗,确实是具有一定疗效的[16]。

08

肿瘤标志物异常有可能是发生转移吗?

答疑解惑

肿瘤标志物在许多恶性肿瘤的诊断、监测和预后中发挥重要作用,能反映出肿瘤的发生、发展情况。在大多数情况下,当出现肿瘤标志物浓度异常,比如肿瘤标志物水平升高,可能提示着不良预后,需要采取更积极的治疗方法[17] 。


但是,
肿瘤标志物异常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复发转移。肿瘤标志物主要作用是监测和预警作用。在这个监测的过程中,肿瘤细胞的总量、质量、扩散程度包括机体代谢障碍,都会使肿瘤标志物出现异常,比如表现出假阳性和假阴性的现象,具体是否发生转移,还需要需要根据连续的连续、动态的持续升高或下降,以及进行具体的影像学检查(CT、核磁、PET-CT等),才可得知。

09

肺部多发结节,有可能是肺转移吗?

答疑解惑

患者出现肺部多发结节,可能是肺转移,也可能是乳腺癌继发原发性肺癌。因为在临床中,乳腺癌继发原发性肺癌并不少见[18],而且两者的影像学表现有时相似度极高,很难进行判断。比如,原发性肺癌表现为单发结节并伴有纵隔淋巴结肿大,而肺转移瘤常有多发界限清楚的结节,但是有时可能会出现,乳腺癌患者肺内也会发现孤立性结节且不伴有纵隔淋巴结肿大,这样一种情况的出现,结节的诊断变成了一个难题。


总的来说,乳腺癌肺转移是一个多种因素交互作用、制约及影响的极其复杂的病理过程。若在CT检查中发现存在逐渐增大的小结节,觅友们需要提高警惕可能是肺转移,不过是否要进行治疗,还需要根据医生结合患者临床征象及时明确诊断,才能进行临床干预。

10

术后患侧手臂出现淋巴水肿怎么办?

答疑解惑

淋巴水肿是乳腺癌术后的一个常见并发症。对于术后出现淋巴水肿的乳腺癌患者,建议大家:在术后,且切口愈合后的,经常性的按摩舒缓上肢,包括颈部、腋窝、胸部、背部、肘窝等部位的浅表淋巴结,按摩力度以皮肤不出现发红为宜,可以有效减轻患肢淋巴水肿[19]。


同时进行功能锻炼,比如进行屈腕、握拳或伸指等动作,同时配合深呼吸促进淋巴液流动;或是上肢抬举促进肌肉收缩,将肩关节作为中心进行摆臂锻炼,若出现疲劳即停止活动。适当的运动锻炼不仅能够改善淋巴循环能够在早期有效防止淋巴水肿发生,改善其患肢的局部血液循环与淋巴循环,加快上肢功能的恢复。


另外,日常生活还需注意:避免穿紧身的衣物、避免穿戴过紧的首饰;避免过度劳累,患侧手臂避免背包、提行李或搬运重物;避免热水长时间浸泡,以及尽量避免日光浴和汗蒸桑拿等;避免损伤及感染,比如注意蚊虫叮咬,一旦出现上肢水肿应及时求助医生。

那么,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全部内容啦!怎么样?是否解决了你们心中的疑惑了呢?如果还有关于乳腺癌治疗或康复方面存在疑问的觅友们,可以在下方留言给我们或联系我们的小助手,我们会及时解答你的疑惑哦~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参考资料:

[1] 黄彤,周庆云,吴凤.中药足浴结合辨证施膳对失眠患者的疗效分 析[J].中医临床研究,2011,3(1):42-43.

[2] Carlson RW,Allred DC,Anderson BO,et al.Breast cancer.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J].J Natl Compr Canc Netw,2009,7(2): 122-192.

[3] Burstein HJ,Prestrud AA,Seidenfeld J,et al.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update on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women with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breast cancer[J].J Clin Oncol,2010,28(23): 3784-3796.

[4] Goldhirsch A,Winer EP,Coates AS,et al.Personalizing the treatment of women with early breast cancer: highlights of the St Gallen International Expert Consensus on the Primary Therapy of Early Breast Cancer 2013[J]. Ann Oncol,2013,24(9): 2206-2223.

[5] Early Breast Cancer Trialists’ Collaborative Group (EBCTCG),Davies C,Godwin J.Relevance of breast cancer hormone receptors and other factors to the efficacy of adjuvant tamoxifen: patient-level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trials[J]. Lancet,2011,378(9793): 771-784.

[6] Cuzick J,Sestak I,Baum M,et al.Effect of anastrozole and tamoxifen as adjuvant treatment for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 10-year analysis of the ATAC trial[J].Lancet Oncol,2010,11(12): 1135-1141.

[7] Regan MM,Neven P,Giobbie-Hurder A,et al.Assessment of letrozole and tamoxifen alone and in sequence for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steroid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breast cancer: the BIG 1-98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 at 8. 1 years median follow-up [J].Lancet Oncol,2011,12(12): 1101-1108

[8]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breast cancer version 2.2016[EB/OL].[2016- 08-28]. https: / /www.nccn.org /professionals/physician_gls/pdf / bladder.pdf.

[9] Sestak I,Dowsett M,Zabaglo L,et al.Factors predicting late recurrence for estrogen receptor-positive breast cancer [J].J Natl Cancer Inst,2013,105(19): 1504-1511.

[10] 刘强,李舜颖.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是否已全面进入十年时代?[J].中华乳腺病杂志(电子版),2017,11(01):1-5.

[11] 王泽芬 . 集束护理干预策略对乳腺癌保乳术后放化疗患者的影响 [J].西部中医药 ,2015,28(4):137-139.

[12] 付秀珍 . 乳腺癌保乳术后放射治疗中的护理 [J].中国医药指 南 ,2016,14(9):250-251.

[13]https://www.linkresearcher.com/theses/88856026-3481-423c-826d-f66c722813a9

[14] 王靖.关于乳腺癌的复查,你关心的问题全在这里了[J].抗癌之窗,2019(04):26-27.

[15]郝曼,吴建贤.康复医学专业双语教学的现状及模式探讨[J[.安徽医药,2010,14(1) : 120-122.

[16]鲍福军.舒肝凉血方治疗乳腺癌肿瘤术后潮热盗汗28例的疗效观察[J].医学信息(中旬刊),2011,24(07):3407-3408.

[17] Kirwan A, Utratna M, O’Dwyer ME, et al. Glycosylationbased serum biomarkers for cancer diagnostics and prognostics[J]. Biomed Res Int, 2015, 2015: 490531.

[18] LUCIANI A, ASCIONE G, MARUSSI D, et al. Clinical analysis of multiple primary malignancies in the elderly[J].Med Oncol, 2009, 26(1): 27-31.

[19] 赵海燕,包章艳,杜娟,等.淋巴引流技术在乳腺癌相关上肢淋巴水肿患者中的应用[J].国际护理学杂志,2018,37(5): 707-711.DOI:10.3760/cma.j.issn.1673-4351.2018.05.042.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治疗乳腺癌期间,禁食西柚,其他还有什么不能吃?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