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陈秀春教授:用双靶辅助治疗,阳性乳腺癌效果更显著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陈秀春教授:双靶新辅助治疗,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愈

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听听陈秀春教授怎么说。

自2018年以来,一年一度的中国乳腺癌精准治疗高峰论坛大咖云集,每年圆满召开。2021年3月27日,今年的会议拉开序幕,中外专家共同分享乳腺癌的治疗进展与热点话题。值此之际,“医学界”邀请河南省肿瘤医院陈秀春教授,针对早期乳腺癌领域新辅助治疗进展进行分享。

乳腺癌新辅助治疗适应证衍变:

从仅有分期到综合维度判定

新辅助治疗一共具有三个目的:其一,降期保乳;其二,将局部晚期不能手术的患者转变为可手术患者;其三,通过新辅助治疗可以获得治疗药物在患者体内的敏感信息,从而指导后续的治疗,让患者得到最大治疗获益。

鉴于此,近年来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适应证亦发生了系列变化,从过去仅关注乳腺癌原发病灶、淋巴结情况,到现在对分子分型亦予以了重点关注。目前,乳腺癌术前新辅助治疗的适应证包括:肿块>5cm、腋窝淋巴结阳性、HER2阳性、三阴性以及有保乳意愿但是肿瘤大小与乳房体积比例大难以保乳的患者;若肿瘤在2.0~5.0cm之间,则应结合其他生物学指标决定是否进行新辅助治疗[1]

陈秀春教授认为在进行乳腺癌新辅助患者人群筛选之前,作为医生应该明确新辅助治疗的目的,才能有的放矢。在适应证的选择上对于病灶>2cm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均应进行新辅助治疗。

赫帕双靶新辅助治疗,

成为HER2阳性乳腺癌主流方案

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选择,主要是以抗HER2的靶向治疗作为基础,然后辅以化疗。针对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方案的选择,经历了系列的重磅研究的考验。在NeoSphere研究[2]中,将帕妥珠单抗与传统的曲妥珠单抗+化疗进行联合(THP),并且与曲妥珠单抗+多西他赛相比,结果显示赫帕双靶+化疗的病理完全缓解(pCR)率显著提高(45.8% vs29%,P=0.0141)(图1),且耐受性无显著差异。

陈秀春教授:双靶新辅助治疗,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愈

图1:NeoSphere研究THP方案和其他方案的pCR比较

PEONY试验[3]是NeoSphere研究的亚洲版,再次验证了NeoSphere的研究结果,显示赫帕双靶组相比单靶组tpCR率显著提高了近18%(39.3% vs 21.8%,P=0.0014)(图2)。

陈秀春教授:双靶新辅助治疗,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愈

图2:PEONY研究IRC认定的意向人群(A)和亚组人群(B)的tpCR

而多西他赛+卡铂+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TCbHP)方案在KRISTINE研究[4]中获得高达97.5%的3年无侵袭性疾病生存(IDFS)率。总的来说,赫帕双靶+化疗的新辅助治疗方案,成为当前的主流应用方案。

表1:KRISTINE研究TCHP和T-DM1+P方案比较

陈秀春教授:双靶新辅助治疗,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愈

赫帕双靶联合化疗:高效且毒副反应可控

对于中国人群的治疗要依据来自中国人群研究的数据,目前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指南中以TCbHP和THP方案作为1A类证据推荐。虽然美国国立癌症综合网络(NCCN)指南中是以TCbHP或AC-T+hp(多柔比星+环磷酰胺序贯紫杉醇+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作为优选方案,但是,只是化疗方案选择的差异,并未违背赫帕双靶+化疗的新辅助治疗方案宗旨。

陈秀春教授指出,在河南省肿瘤医院亦是以TCbHP或THP作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新辅助治疗方案。在手术时机的选择上,陈秀春教授建议在患者把所有化疗结束后再进行,这样更有利于术后病理的评价。

对于分期在T2之上的中国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选择均优选赫帕双靶联合化疗的方案,因为在临床研究中,使用该联合治疗方案的患者可以获得最高超过60%的pCR率。2019年,在帕妥珠单抗方才在我国上市之时,河南省肿瘤医院开展的回顾性研究发现赫帕双靶联合化疗的患者pCR率可以达到约61%。

在安全性方面,由于赫帕双靶是生物靶向类药物,在早期应用时患者出现过免疫原性的反应,例如:过敏。近年来,随着对赫帕双靶联合化疗的不良反应的观察,发现该方案所导致的重度不良反应非常少见。

陈秀春教授指出对于赫帕双靶联合化疗的毒副反应,只要在临床上提高警惕,注意观察患者在用药后的反应,就可以及时处理,避免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

HER2阳性可手术乳腺癌治疗应全程管理

在抗HER2药物没有问世之前,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预后极差。自从抗HER2靶向治疗的出现以及从单靶到双靶的演变,使得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疗效得到稳步的提高。

然而,即使如此,仍然有部分患者会在治疗后出现复发、转移的情况。为了尽可能地避免此类情况的出现,我们应该对HER2阳性的可手术患者进行全程管理。对于在术后病理呈现pCR的患者,可以在术后予以1年的双靶维持治疗;对于在术后病理呈现非pCR的患者,则患者可能在术后需要强化治疗,根据KATHERINE研究结果可以选择T-DM1进行治疗。

最后,陈秀春教授总结到,对于可手术的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应该采用最强的“初始双靶+化疗”的新辅助治疗方案,在辅助治疗阶段应该结合患者的复发风险、疾病特征选择相应方案。当前新辅助治疗后非pCR患者,需要个体化治疗。

专家简介

陈秀春教授:双靶新辅助治疗,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愈

陈秀春教授

  • 河南省肿瘤医院乳腺科,主任医师
  • 现任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精准医学与MDT专业委员会乳腺学组常务委员
  •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委员
  • 中国医师协会乳腺疾病培训专家委员会委员
  • 河南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 河南省肿瘤诊疗质量控制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 河南省生命关怀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参考文献:

[1]2020年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乳腺癌指南.

[2]Gianni, L., Pienkowski, T., Im, Y.-H., et al. (2012). Efficacy and safety of neoadjuvant pertuzumab and trastuzumab in women with locally advanced, inflammatory, or early HER2-positive breast cancer (NeoSphere): a randomised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2 trial. The Lancet Oncology, 13(1), 25–32.

[3]Gianni, L., Pienkowski, T., Im, Y.-H., et al. (2016). 5-year analysis of neoadjuvant pertuzumab and trastuzumab in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inflammatory, or early-stage HER2-positive breast cancer (NeoSphere):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2 randomised trial. The Lancet Oncology, 17(6), 791–800.

[4]Neoadjuvant trastuzumab (H), pertuzumab (P), and chemotherapy versus trastuzumab emtansine (T-DM1) and P in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 (HER2)-positive breast cancer (BC): Final outcome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I KRISTINE study. Presented at: ASCO Annual Meeting; May 31-June 4, 2019; Chicago, IL.; Abstract 500.

陈秀春教授:双靶新辅助治疗,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愈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陈秀春教授:用双靶辅助治疗,阳性乳腺癌效果更显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