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

医患共同探讨卵巢癌诊治相关问题以及高危人群的注意事项。

“我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父亲十年前患癌去世。当我得知我母亲得了卵巢癌的时候,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去找最权威、最专业的医生来救我母亲,因为在这个世上只有她了。”

——患者家属车女士

“广大卵巢癌患者千里迢迢来到上海找我诊治,这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职责。”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瘤科吴小华医生

卵巢癌发病起匿,通常确诊时已经是晚期,死亡率高、疾病负担大都是患者以及其整个家庭所要面对的最沉重、最现实的问题。更不幸的是卵巢癌作为一种与遗传相关的恶性肿瘤,一旦遗传到BRCA基因相关突变,患病风险会比普通人群高40倍。据吴小华教授团队对中国卵巢癌患者的流行病学统计调查的数据显示:我国卵巢癌患者28.6%携带有BRCA1/2基因突变,也就是说遗传给下一代的几率也不容乐观。

但很多患者以及患者家属都对卵巢癌本身以及如同“诅咒”般的BRCA基因突变缺乏认知,为了传递正确的科普知识和抗癌态度,“医学界”诚邀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瘤科吴小华教授患者家属车女士面对面交流,共同探讨卵巢癌诊治相关问题以及高危人群的注意事项。

4月16日19:00-20:00

扫描海报二维码观看直播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

卵巢癌到底该怎么治?

主持人:我母亲是一名卵巢癌患者,于2020年3月因小腹坠疼、尿频尿痛等症状前去就医,住院后行单孔腹腔镜下腹壁结节切除手术,诊断为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伴有BRCA1胚系突变。您为我母亲做了卵巢癌根治术,非常幸运的是我母亲的手术很成功。那么趁今天这个机会,我也代表别的卵巢癌病友问问吴教授,目前卵巢癌有哪些手术方式?安全性和疗效如何?会不会有后遗症?

吴小华教授:我国每年的新诊断卵巢癌超6万例,您母亲诊断的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是卵巢癌中最常见的一种类型。您刚刚提到3月份发现母亲有腹痛、腹胀的情况,半年后到医院诊断后已经失去手术机会,这样的情况其实在卵巢癌患者发病过程中是非常典型的——发病症状并非特异性。这也是卵巢癌发病率并非最高,而死亡率却居妇科肿瘤第一位的原因。

卵巢癌目前的五年生存率相对其它癌种来讲比较低不足40%,可以说是比较棘手的疾病。对于晚期卵巢癌,手术目的叫做减瘤手术,用于评估减瘤程度有三个级别:R0即肉眼看不见任何肿瘤;R1即残留病灶大小≤1cm;R2即残留病灶大小>1cm。这三种等级对应的五年生存率也有极大差异性——减瘤术后达到R0的患者五年生存率比达到R1的患者提高2.7倍,比达到R2的患者提高4倍。因此,卵巢癌手术的最终目的就是“切干净”。

但卵巢癌手术不仅仅只是卵巢,会累及到很多包括上腹、中腹的脏器,因此卵巢癌手术需要专业且综合的团队去完成。并且您母亲在手术前做了三次化疗,在医学术语中称为“新辅助治疗”,主要目的是使肿瘤尽可能地退缩或降期,以寻求手术机会。随后接受手术达到R0,为后期的维持治疗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因此,卵巢癌手术一是要“切干净”,二是要选择专业团队进行,以我们中心(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为例,R0可达到57.8%,五年生存率接近50%,处于世界上较先进的水平。

卵巢癌维持治疗是什么?疗效如何?

主持人:感谢吴小华教授的回答,相信卵巢癌病友对手术的疑虑和恐惧也打消了许多。我母亲从2020年11月起口服奥拉帕利维持治疗至今,那么对于这样一种比较新型的药物我也一些问题想要请教您。首先想请问您什么样的卵巢癌患者适合使用奥拉帕利进行维持治疗?奥拉帕利疗效如何?

吴小华教授:像您母亲这样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即使手术达到R0,即使术后接受辅助治疗,即使CA125指标恢复到正常水平,2年之内依旧会有80%的患者复发。为了减少或推迟卵巢癌复发而采取的治疗手段以及措施就叫做维持治疗。

过去维持治疗有很多的方法,比如口服中草药,但疗效证据不足;化疗也是一种选择,但毒副作用较强。奥拉帕利是一种新型的维持治疗,也是PARP抑制剂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尼拉帕利、卢卡帕利、维利帕利以及国产药物氟唑帕利、帕米帕利。奥拉帕利作为首个进入中国市场的PARP抑制剂,已经有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证实其防止卵巢癌复发的疗效——服用两年后,复发或死亡的风险降低67%。中位无复发生存期可达到56个月,超过5年,可以说是疗效非常显著。

因此,我推荐卵巢癌患者尤其是晚期,服用PARP抑制剂来阻止卵巢癌的复发。特别是像您母亲这样有BRCA1突变的人群,服用奥拉帕利会更有效。除此以外,如果BRCA突变为阴性,但HRD(同源重组缺陷)阳性的患者,在服用PARP抑制剂的基础上加用贝伐珠单抗也同样可以降低复发风险。

主持人:我母亲服药到现在大概有半年多了,目前出现了乏力、贫血、咳嗽等症状。在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用药的过程中,在具体哪种情况下会需要停药或减量?减多少?如果要停药或减量,是否会影响疗效或者后续治疗?是否有补救措施?

吴小华教授:奥拉帕利虽然是口服用药,但也会产生一定的毒副作用,最常见的就是血液毒性,就像您母亲发生的贫血;第二个就是胃肠道的反应,比如恶心、呕吐。如果是碰到发生毒副作用的情况,尤其是中度甚至重度贫血,我们要通过减量或者是中断治疗的方式让患者恢复。

一般建议的正常剂量是两粒,一天两次,600mg。首次出现副作用时候,可以减量至500mg;

再次出现副作用是可以减量至400mg。减量一段时间是不会影响疗效的,但是当药物剂量低于200mg或中断时间过长时就有可能影响疗效。

一般来说,毒副作用会在服药后的三个月内慢慢缓解,通过减量的方式建立患者耐受性,从而渡过毒副作用难关。

卵巢癌高危人群有哪些注意事项?

主持人:感谢吴小华教授对我用药疑问的解答。那么其实除了我母亲是一名卵巢癌患者,我的姨妈也不幸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家人接二连三地患癌让我特别心痛也特别惶恐。我在医生的建议下接受了基因检测,验证结果为杂合突变,属卵巢癌高危人群。那么想问问吴教授,高风险人员日常生活应注意些什么?

吴小华教授:以前我国卵巢癌患者与跟遗传相关的比列并不明了,因此我在2015年联合全国多中心进行了相关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纳入的826例患者中,BRCA1/2突变比例为28.6%。大家都知道安吉丽娜·朱莉的故事——姨母和母亲是乳腺癌和卵巢癌患者,自己也是高危人群,因此预防性地切除了双侧乳腺以及卵巢。

其实高危人群也不必太过恐慌,我们现在有很多的方法应对,首先基因检测是必须落实的;其次要对患者后代的患病风险进行评估。最后就是采取预防性的措施:建议高危人群40岁左右接受双侧输卵管以及卵巢的切除术,可以降低90%的风险;规律服用短效避孕药,可以降低60%的风险;并且日常的监测也十分重要,建议高危人群每三个月到半年做一次阴道B超以及血CA125+HE4的检查。

高危人群切除卵巢、输卵管可能会带来一些并发症比如更年期的表现包括骨质疏松、潮热、盗汗等,但可以采用口服激素替代治疗来减轻症状。并且高危人群预防性切除不仅仅是简单的切除而需要我们需要整个腹腔、盆腔的探查,切下来的组织要进行特别的病理检查以明确性质,因为高危人群有可能存在早期癌变。

最后,如果高危人群想生孩子同时规避BRCA基因的遗传风险,我们可以合法、合规地采用使用三代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挑选没有携带BRCA基因的胚胎,从而彻底阻断BRCA基因遗传。

主持人:我的女儿和两个妹妹都不携带BRCA基因突变,但这种突变会存在隔代遗传吗?

吴小华教授:如果不携带BRCA基因突变,那么卵巢癌的患癌风险和正常人是一样的并且不存在隔代遗传。

最后,吴小华教授在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这个特殊节点进行了总结并对广大卵巢癌病友“献上”寄语:

  • 对于卵巢癌患者,我强调手术要及时并尽可能达到R0;第二要做到规范化的新辅助以及辅助治疗;第三要坚持维持治疗并合理管理毒副作用。也就是,手术要彻底,化疗要规范,治疗要维持。

  • 对于高危人群,我要说虽然您不幸是携带者,但患病几率并不是百分百。对于高危人群要采用积极的预防措施来科学应对:预防性的输卵管卵巢切除;口服避孕药;密切监测。并且第三代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已经可以阻断BRCA基因的遗传,能够给更多携带者带来希望。

专家简介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

吴小华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妇科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首席专家。擅长宫颈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外阴癌的综合治疗,晚期卵巢癌减瘤术和宫颈癌保留生育功能的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现担任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理事,上海市抗癌协会理事、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

– End –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丨“医”面之缘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母亲不幸患上卵巢癌,而我是患癌基因携带者,到底该怎么办?”——来听听吴小华教授的“温度”回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