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她晚期乳腺癌,全身多发转移却获得11年无病生存期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2020年,全球乳腺癌新发病人数达226万,首次超过肺癌人数,成为全球第一大癌症!HER2阳性乳腺癌曾被喻为“粉红丝带上的黑蝴蝶”,令人心惊胆战。但随着医学的发展,层出不穷的治疗手段以及仁心仁术的医护人员正创造着一个个生命奇迹。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肿瘤中心丁红华教授在多年的从医生涯中,也见证过许多令人惊艳的生命奇迹。

今天,她将为我们分享一位抗癌近16年,全身多发转移却获得11年无病生存期(PFS)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故事,希望给所有在抗癌路上艰辛拼搏的乳腺癌患者一股力量。

晚期乳腺癌患者超过10年疾病无进展,揭开她抗癌成功的秘诀

一位晚期乳腺癌患者从2005年首次确诊,2010年全身多发转移,经过治疗后如今不仅活得长,还活得好,相信大家也能够和她一般幸运,成为长生存者中的一员。

借着这个案例分享,我们向丁红华教授咨询了几个问题,希望能解答各位乳腺癌患者的疑惑。

晚期乳腺癌患者超过10年疾病无进展,揭开她抗癌成功的秘诀

Q1

这位患者能够成功获得10多年无病生存期的因素有哪些?

答:好的药物,好的机会,以及好的团队。

她能够在十多年前“妥妥双靶”这样的前沿治疗方案未上市之前,抓住机会参与临床试验,并且在以提高肿瘤诊治水平为目的,以多学科协作为手段,以肿瘤患者为中心的肿瘤综合诊治中心团队下参与治疗,大大提高了恶性肿瘤的治愈率和缓解率,提高晚期肿瘤患者的生活质量。

Q2

曲妥珠单抗联合帕妥珠单抗的药物效果如何?

答:HER2靶点是有别于肿瘤大小、淋巴结及激素受体外的乳腺癌重要预后因子,也是肿瘤复发和生存期长短的独立预后因子。与HER2阴性患者相比,未经抗HER2治疗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减少46%

因此,这种预后较差的HER2阳性乳腺癌也被称为“粉红丝带上的黑蝴蝶”。这种情况直到抗HER2阳性药物曲妥珠单抗的出现,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预后才得以改善。

遗憾的是,尽管曲妥珠单抗给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生存的希望,但仍有约一半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1年左右疾病再次进展。如何延长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期,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历经多次失败和不懈研究后,科学家终于发现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的作用机制完全互补,可以与HER2基因不同区域结合,抑制HER2、HER3最强信号传导,实现HER2胞外全面阻断

万众瞩目下,“妥妥双靶”治疗闪亮登场。大型三期临床试验CLEOPATRA研究8年随访数据显示,曲妥珠单抗联合帕妥珠单抗用于一线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可以使患者中位无病生存期(PFS)达到18.7个月总生存期(OS)提高到57.1个月

该研究认为,“妥妥双靶”可进一步改善PFS、OS,且获得目前为止最长的OS获益。

刚刚分享的患者由于经济原因,术后未进行抗HER2治疗。当然,即便是当时应用抗HER2药物曲妥珠单抗治疗,4-5年后才复发,属于治疗敏感的患者,应用“妥妥双靶”方案相信也有同样的疗效。

Q3

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现在有哪些新治疗药物?

答:不管从临床数据来看,还是真实世界的患者案例来看,晚期乳腺癌不再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更何况我们如今对付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还有“新型导弹”ADC药物。

ADC药物是单克隆抗体和化疗药的偶联药物,其中首个获批用于乳腺癌的ADC药物便是T-DM1。T-DM1是曲妥珠单抗和微管抑制剂美坦辛偶联物,它不仅具有曲妥珠单抗的精准靶向作用,还具有化疗药物的细胞毒性作用,二者强强联合,进一步杀死肿瘤细胞。

作为一名乳腺癌临床医生,我能明显得感受到,近几年的乳腺癌药物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患者的用药选择日益增多,生存预后日渐变好,希望晚期乳腺癌患者按照最佳治疗顺序用上最前沿有效的药物。

最后,送给所有晚期乳腺癌患者们一句话:不害怕、不放弃、用最标准的治疗达到最好的疗效,晚期也能活得长、活得好!

封面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1.Hyuna Sung, Jacques Ferlay, MSc, Rebecca L Siegel, et al.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 2020: GLOBOCAN Estimates of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Worldwide for 36 Cancers in 185 Countries. CA CANCER J CLIN 2021;0:1–41

2.SANDRA M. SWAIN et al. End-of-study analysis from the phase III,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 (Pla)-controlled CLEOPATRA study of first-line (1L) pertuzumab (P), trastuzumab (H), and docetaxel (D) in patients (pts) with HER2-positive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BC).[J]. J Clin Oncol 37, 2019 (suppl; abstr 1020)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她晚期乳腺癌,全身多发转移却获得11年无病生存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