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疗效显著安全性好!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接受阿帕他胺+ADT治疗3个月后,PSA水平快速、深度降低,疗效显著且安全性好。

病例一览

病史介绍

患者男,74岁,因“体检发现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升高”于2020年11月3日住院观察,既往体健。

生化检查:入院时查总前列腺特异性抗原(T-PSA)248ng/ml。

2020年10月7日MRI检查:前列腺广泛异常信号,考虑为前列腺癌,肿瘤累及膀胱及左侧精囊腺,并骨盆多发骨转移。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MRI检查结果

2020年11月6日全身骨显像CT:全身骨骼显影基本清晰,可见颈胸腰多椎体、骨盆构成骨、双侧多条肋骨局限性放射性增高;全身其他骨骼放射性分布大致均匀,对称。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骨成像结果

穿刺活检:于2020-11-09行前列腺穿刺活检术。病理为前列腺腺泡癌。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穿刺活检结果

诊断结果

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分期为T3bNxM1b。

Gleason评分:4+3=7分。

影像学检查-多发骨转移:颈胸腰多椎体,骨盆构成骨,双侧多条肋骨局限性放射性增高。

治疗经过

医生确定治疗方案为阿帕他胺(240mg,口服,1次/日)联合戈舍瑞林(10.8mg,皮下注射,1次/12周)。2020年11月17日,患者开始阿帕他胺+雄激素剥夺治疗(ADT)治疗。2020年12月21日,PSA下降99%。2021年2月22日,PSA下降到0.28ng/ml。通过阿帕他胺+ADT的治疗,患者实现PSA深度快速应答。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阿帕他胺+ADT治疗期间 PSA水平变化

在后续随访中,患者的G8评分>14分,无心肺脑疾病,无糖尿病等合并症,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ECOG)体能状态评分为1分,营养状态良好,既往3个月体重减低<5%,身体质量指数(BMI)=23.4kg/m2。患者依从性良好,药物耐受良好,无严重不良事件发生。

病例提供医生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谢群 教授

  • 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泌尿外科主任

  • 珠海市人民医院医疗集团 暨南大学附属珠海医院

  • 珠海市首届名医,2017、2018年岭南名医,2019年珠海好医生

  • 珠海市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珠海市医师协会泌尿男科专业分会主任委员、珠海市性学会会长

  • 广东省康复医学会性功能障碍康复专业委员会,广东省泌尿生殖协会女性泌尿外科分会、男性病学分会、性学分会和腹腔镜分会副主任委员

  • 广东省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性医学分会,广东省抗癌协会泌尿生殖系肿瘤专业委员会,广东省医师协会泌尿外科和男科分会, 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泌尿男科专业委员会常委

  • 广东省前列腺癌多学科协作组副组长

  • 在珠海率先开展多项以微创诊断、治疗为核心的新技术,创建珠海市人民医院男科中心及女性泌尿外科门诊

  • 领导的泌尿外科获得广东省重点临床专科、国家级优质护理病房、珠海市高水平重点专科等称号

病例分析

这是一例初诊时伴有多发骨转移的mHSPC患者。前列腺癌一旦出现转移,疾病进展及死亡风险大大提高。具体的研究显示,对于发生远处转移的前列腺癌患者,5年相对生存率降低至3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仅为未转移患者的一半[1,2]

目前在亚洲国家的前列腺癌治疗中,传统的联合雄激素阻断治疗(CAB)治疗仍为mHSPC阶段患者的主要治疗方式,新型内分泌药物治疗使用相对有限,这可能导致部分高危患者迅速进展至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阶段,激素敏感时段缩短,从而影响整体预后[3]

权威专家共识指出,mHSPC的治疗目标为推迟疾病进展,延长生存时间[4]。为了达到目标,医学家们开始研发新型靶向药物,其中,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就是其中闪耀的新星。

如今AR抑制剂已经更新换代,对于传统的AR抑制剂如比卡鲁胺,长期使用会导致其对AR的抑制作用转变为激动效应,促进前列腺癌细胞的增殖[5-8]。因此,最新国际指南已经不主动推荐传统AR抑制剂比卡鲁胺用于mHSPC的治疗[9]

新一代AR抑制剂阿帕他胺与AR结合亲和力和抗肿瘤活性,显著强于比卡鲁胺[10]。阿帕他胺的III期临床TITAN研究纳入了广泛的mHSPC患者类型(包括了高肿瘤负荷、低肿瘤负荷、高危、低危等)。总生存期(OS)的亚组分析显示,阿帕他胺对各种类型的mHSPC患者均可带来明显甚至显著的治疗获益,其中,对于初诊仅有骨转移的患者阿帕他胺可显著降低50%的死亡风险。

研究显示,对于所有类型的mHSPC患者,阿帕他胺+ADT均能快速、深度、持久降低PSA[11-12]。TITAN研究的最终分析显示,若将交叉入组的因素排除后,相比接受单纯ADT,阿帕他胺+ADT治疗可以显著延长患者的OS(HR 0.52,P<0.0001),阿帕他胺组的4年患者生存率为65.2%,显著高于安慰剂组的37.9%。研究提示这类型患者无论肿瘤负荷高低,均应该及早进行积极的干预[13]

TITAN研究中阿帕他胺+ADT较对照组在不同人群中均可带来获益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阿帕他胺+ADT治疗对该例患者体现了临床研究中快速、深度降低PSA水平的效果,初步疗效有望转化为显著的生存延长。在不良事件(AE)数据上,阿帕他胺整体上并没有增加患者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EAE)的发生率,无论是整体的AE发生率或是3-4级AE发生率,阿帕他胺均与对照组保持一致。

其中阿帕他胺常见的AE如皮疹等更多为1-2级,表明阿帕他胺有较好的安全性。基于上述研究的优异成绩,阿帕他胺方案已被国内外多项指南推荐为mHSPC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9,14,15]

TITAN研究的安全性结果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专家点评1

本例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采用阿帕他胺+ADT的治疗方案,符合国内外的指南推荐。患者也收到了非常良好的效果,安全性良好,达到了疗效和安全性上的“双丰收”,有望实现长期生存。根据TITAN研究,阿帕他胺+ADT可显著改善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OS和rPFS,对于临床医生来说,我十分期待阿帕他胺在更长时间随访后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以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

此外,骨骼是前列腺癌常见的转移部位,且对患者的生活质量造成一定的影响。因此,对于骨转移患者,在积极治疗原发病灶的同时,治疗和关注骨转移及骨相关事件显得尤为重要。

专家简介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刘春晓 教授

  •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专业技术二级岗专家

  •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支部书记

  • 我国著名泌尿外科学者之一,连续数年荣登中国百强名医榜,同时在前列腺疾病和泌尿学肿瘤两项均排名全囯前十位

  • 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会腔内泌尿外科学组委员

  • 广东省医学会泌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 广东省医学教育协会泌尿外科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 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泌尿男科工程学组副组长

  • 广东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库成员

  • Endourology中文版常务编委、World Journal of Urology(德国)编委、《中华泌尿外科杂志》编委、南方医科大学学报、中华腔内泌尿外科杂志编委

  • 荣获“好医生好故事”仁心奖

  • 2020年11月荣获全国“金柳叶刀”奖、“毕昇”奖

专家点评2

阿帕他胺是mHSPC临床初始治疗优选的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与AR结合亲和力和抗肿瘤活性,显著强于传统AR抑制剂比卡鲁胺。本案例患者确诊为mHSPC,还未进展成CRPC,在治疗早期,患者便使用阿帕他胺+ADT治疗,3个月后,PSA水平快速降低,无严重不良事件发生。

TITAN研究同样证实阿帕他胺降低PSA速度更快、更持久,且骨转移患者获益显著。随着我国泌尿外科医生对阿帕他胺的运用越来越娴熟,我十分期待未来关于阿帕他胺在中国真实世界的本土化证据的发表,为国内前列腺癌患者带来更多药物循证医学证据,指导临床用药。

专家简介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王志平 教授

  • 兰州大学医学院副院长 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

  • 甘肃省泌尿系疾病临床医学中心主任

  • 主任医师 博士 教授 博士研究生导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 国家卫生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 中国泌尿外科医师学会常委

  • 中国医师协会男科与性医学专业委员会常委

  • 中华男科学杂志编委

  • 1998年获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奖

  • 曾承担主持国家863、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十余项

  • 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 SCI 收录刊物150余篇

  • 获省部级一等奖2项,二等奖6项

  • 获得国家专利20余项

参考文献:

[1]Jemal A, Siegel R, Xu J, Ward E. Cancer Statistics, 2010.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0;60(5):277-300.

[2]Ross RW, Xie W, Regan MM, et al. Efficacy of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Adt)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Association between Gleason score, prostate-specific antigen level, and prior ADT exposure with duration of ADT effect. Cancer. 2008;112(6):1247-1253.

[3]Uemura H, Ye D, Kanesvaran R, et al. United in Fight against prOstate cancer (UFO) registry: first results from a large, multi‐centre, prospective, longitudinal cohort study of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in Asia[J]. Bju International, 2020, 125(4): 541-552.

[4]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中国前列腺癌联盟.转移性前列腺癌化疗中国专家共识(2019版)[J].中华泌尿外科杂志,2019,40(10):721-725.

[5]Veldscholte J, Berrevoets CA, Ris-Stalpers C, et al. The androgen receptor in LNCaP cells contains a mutation in the ligand binding domain which affects steroid binding characteristics and response to antiandrogens. The Journal of Steroid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1992;41(3-8):665-669.

[6]刘俊,胡卫列,宋波等.雄激素非依赖性前列腺癌发生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男科学杂志,2009,23(8):66-69.

[7]钱苏波,沈海波,曹奇峰,等.抗雄激素撤退治疗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的疗效分析[J].现代泌尿外科杂志,2015,20(1): 40—43.

[8]Ishikura N, Kawata H, Nishimoto A, et al. CH5137291, an androgen receptor nuclear translocation-inhibiting compound, inhibits the growth of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cell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ncology. 2015;46(4):1560-1572.

[9]Mottet N, et al. EAU/ESTRO/ESUR/SIOG Guidelines on Prostate Cancer 2020.

[10]Clegg NJ, Wongvipat J, Joseph JD, et al. Arn-509: a novel antiandrogen for prostate cancer treatment. Cancer Res. 2012;72(6):1494-1503.

[11]Chi K N, Agarwal N, Bjartell A, et al. Apalutamide for metastatic,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9, 381(1): 13-24.

[12]Chi K N, Saad F, Chowdhury S, et al. Prostate-specific antigen (PSA) kinetics in patients (pts) with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treated with apalutamide: Results from the TITAN and SPARTAN studies [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20, 38(15_suppl): 5541.

[13]Chi K M, et al. Final analysis results from TITAN: a phase 3 study of apalutamide vs placebo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receiving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J Clin Oncol 39, 2021 (suppl 6; abstr 11).

[14]叶定伟, 等.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 (CSCO) 前列腺癌诊疗指南 (2020版).

[15]James LM, et al.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in Prostate Cancer 2020 v3.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快速显著获益!| 经典病例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阿帕他胺+ADT治疗多发骨转移mHSPC患者疗效显著安全性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