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聂立功教授:聚焦淋巴瘤激酶阳性非小细胞肺癌一线和耐药后的用药管理,应用靶向治疗具有良好的疗效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药物如何优选?耐药后如何管理?

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基因融合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重要治疗靶点,应用靶向治疗具有良好的疗效。随着ALK抑制剂的广泛应用,逐渐出现的耐药问题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针对ALK阳性NSCLC靶向治疗和耐药管理问题,“医学界”有幸邀请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聂立功教授进行专业分享。

好药先用,让患者生存获益最大化

目前,针对ALK阳性NSCLC的治疗已经呈现出一代、二代、三代ALK-TKI“三代同堂”的局面,一线治疗如何排兵布阵是当前临床医生面临的一大问题。聂立功教授表示:“对于ALK阳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我们提倡将最好的药物放在前面。”

判定一个药物是否是一线治疗的好药主要从生存期和安全性两个方面考量:从现有的循证医学证据来看,第二代ALK抑制剂阿来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最长,长达34.8个月,明显优于第一代药物克唑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患者的中位PFS(仅为10个月左右)[1]。二代恩沙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NSCLC患者中位PFS虽可达25.8个月,但从数据上看阿来替尼一线治疗表现可能更优。第三代药物可及性较差,目前尚未在中国上市。总的来说,应该把生存获益最长的药放在最前面。如果将好药放在后面使用的话,比如阿来替尼后线应用PFS约为10.9个月,并不能充分发挥其更好的疗效。

聂立功教授:聚焦ALK阳性NSCLC一线和耐药后用药管理,绘更长生命蓝图

图1. 阿来替尼一线治疗PFS结果

在安全性方面,相比其他靶向药物,阿来替尼安全性表现良好,3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相对较低。真实世界研究显示,阿来替尼用于ALK阳性NSCLC的3级不良事件发生率仅为8.8%,未见4/5级不良事件发生[2]

聂立功教授:聚焦ALK阳性NSCLC一线和耐药后用药管理,绘更长生命蓝图

图2. 不同ALK-TKI的3级以上AEs汇总

最后,聂立功教授强调“临床实践中,只要临床数据表现最好,我们就选择其作为ALK阳性NSCLC的一线治疗。”

精准检测,科学用药,助力耐药后患者更长生存

无论是ALK-TKI还是EGFR-TKI,一线治疗患者或早或晚都会出现耐药问题,而对于耐药后的处理,聂立功教授表示,“对于一线治疗耐药的患者,我们提倡精准治疗,不建议耐药后盲目换药,而是应再次进行基因检测,根据检测结果来指导后边的治疗,这样病人的获益会更大。最好是可以进行二次组织活检,但如果患者不能接受组织活检或者没有足够数量与质量的组织标本进行活检,也可以选择液体检测来指导后续的治疗。“

用药管理方面,相比其他二代ALK抑制剂,阿来替尼耐药后继续使用靶向治疗的可能性更高,其主要耐药突变类型为I1171T/N/S、V1180L、G1202R,可由其他ALK-TKI药物如布加替尼、劳拉替尼有效控制。J-ALTA研究显示,阿来替尼治疗后耐药的患者采用布加替尼治疗ORR为31%,DCR为79%,中位PFS进一步延长7.3个月[3]。二代ALK抑制剂耐药后采用劳拉替尼后线治疗,中位PFS则可长达11.8个月。

聂立功教授:聚焦ALK阳性NSCLC一线和耐药后用药管理,绘更长生命蓝图

图3. J-ALTA研究阿来替尼序贯布加替尼患者中位PFS

国产ALK抑制剂恩沙替尼的出现也为ALK阳性NSLCL二线治疗提供了新的选择。前期研究表明,恩沙替尼对多种ALK耐药突变等具有活性,对二代共有突变耐药位点G1202R的ORR为33%;对阿来替尼常见耐药位点I1171的ORR为50%。国内II期研究显示,恩沙替尼二线治疗ORR为52%,中位PFS为9.6个月。聂立功教授指出:“对于阿来替尼耐药出现I1171,G1202R位点突变的患者,可以尝试使用恩沙替尼后续治疗。临床实践中我们也进行了这种尝试,一部分患者还是有效的。”

多学科诊疗,为肺癌个体化治疗护航

对肺癌患者实施多学科团队(MDT)诊疗模式,能充分考虑到患者个体差异、肿瘤的异质性,不仅能保证治疗方案的科学性,同时能确保治疗方案实施的完整性、公允性、实用性、可追溯性和时效性,从而有效提高肺癌患者的生存预期和生活质量。

聂立功教授表示:“我们医院已开设包括肺癌多学科团队在内的多个MDT诊疗团队。对于一些需要进行肺癌手术、需要放疗的患者,肺癌多学科诊疗模式有助于为患者制定更好的治疗方案。特别是一些Ⅲ期的患者,介于手术和放疗、内科治疗之间的患者,更需要各个学科的共同参与,来进行个体化治疗。另外,对于一些不良反应的处理也需要多学科团队参与进行针对性的治疗,特别是在当前免疫治疗时代下,MDT显得更为重要。”

专家简介

聂立功教授:聚焦ALK阳性NSCLC一线和耐药后用药管理,绘更长生命蓝图

聂立功 教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监事长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肺癌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免疫治疗专委会候任主委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肿瘤内科分会常委

参考文献:

[1]尹强等.中国肿瘤临床.2020;47(2):95-98.

[2]X. Yang, et al. Alectinib in patients with ALK-positive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s first-line or sequential treatment in China. 2020 WCLC Abstract 2487.

[3]Brigatinib in Japanese ALK positive NSCLC patients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ALK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J-ALTA. 2020 ASCO Abstract 9537.

聂立功教授:聚焦ALK阳性NSCLC一线和耐药后用药管理,绘更长生命蓝图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聂立功教授:聚焦淋巴瘤激酶阳性非小细胞肺癌一线和耐药后的用药管理,应用靶向治疗具有良好的疗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