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为了研究癌症,他们挖了一百多座中世纪古墓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感觉,癌症的发病率在近几十年来越来越高。在以前,很少听说有谁得了癌症,而现在,就说刚刚过了不到一半的2021年,已经有吴孟达、赵英俊等好几个名人患癌去世了。

要说癌症增加的原因,很多人会觉得是工业发展带来的污染是癌症增多的罪魁祸首。那么在工业出现前的癌症发病率到底是怎样的呢?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剑桥大学的Piers D. Mitchell博士团队,对来自剑桥地区6个中世纪公墓的143具成年人遗骸进行了分析[1]

为了研究癌症,他们挖了一百多座中世纪古墓

6处中世纪公墓的位置:左图中的Gamlingay墓地和Edix Hill墓地,以及右图中的城堡山墓地(1)、圣约翰福音医院墓地(2)和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墓地(3)

这6个中世纪公墓,最古老的是公元6~7世纪的Edit Hill公墓,最晚的是公元13世纪~16世纪初的圣奥古斯丁修道院墓地和剑桥圣约翰福音医院墓地。143具遗骸中,有96具男性遗骸和46具女性遗骸,还有一具不能确定性别。

通过X光片和CT扫描,研究人员在5具遗骸(3.5%)上发现了恶性肿瘤的证据:

  1. 一位Edix上公墓的中年男性整个骨骼上表现出细小的溶胞性病变,提示他生前患有多发性骨髓瘤;
  2. 一位来自Gamblingay墓地的老年男性右侧髂骨翼上有恶性肿瘤溶解性转移的痕迹;
  3. 一位来自城堡山(All Saints by the Castle)墓地的老年男性骨盆的髂骨翼上有溶解性转移痕迹;
  4. 另一位来自城堡山墓地的中老年男性,在脊椎、肋骨和骨盆上有多处溶解性转移痕迹;
  5. 一位来自圣约翰福音医院墓地在髂骨翼和坐骨上有溶解性转移痕迹。

为了研究癌症,他们挖了一百多座中世纪古墓

恶性肿瘤在骨骼上留下的痕迹:A、病例4脊椎上的溶解性骨转移;B、病例1胸椎内的溶解性病变;C、病例3髂骨翼上的溶解性骨转移

根据现代医学的数据,恶性肿瘤发生骨转移的比例在1/3到1/2之间,CT检测恶性肿瘤骨转移的敏感性大约75%,研究人员估计中世纪英国人死亡时的癌症发病率在9%~14%之间。

这个癌症发病率可比现代低多了。据统计,英国1930年出生的人,终生患癌率男性是38.5%,女性是36.7%,到了1960年出生的人中,男女两性的终身患癌率更是上涨到了53.5%47.5%

不过癌症终生患病率从中世纪的9%~14%上涨到现代的40%~50%,也不全是工业化和污染导致的,首要的原因应当是人类寿命的延长。

中世纪时,西欧地区人们的平均寿命不到50岁,而如今英国人的预期寿命已经到了80岁左右[3]。而大多数肿瘤的发病率,都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急剧增加[4]

另外,不同癌种发生骨转移的概率差别很大,80%的骨转移来自乳腺癌、肺癌、前列腺癌、肾癌和甲状腺癌[5]。特别是肺癌,发病率高,在今年被乳腺癌超过之前一直是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大约30%~40%会发生骨转移。

为了研究癌症,他们挖了一百多座中世纪古墓

而肺癌首要的危险因素——烟草,原产地是美洲,要到15世纪末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才逐渐传入欧洲。可以说中世纪的欧洲是无人吸烟的,这也是那时癌症发病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

还有,一些癌症跟特定病原体的感染有关,像宫颈癌和HPV,鼻咽癌和EBV,胃癌和幽门螺杆菌等等。中世纪时交通没那么发达,这些病原体可能也没现在这么流行。


参考文献:

[1]. Mitchell P D,Dittmar J M, Mulder B, et al. The prevalence of cancer in Britain before industrialization[J].Cancer, 2021.

[2]. Ahmad A S,Ormiston-Smith N, Sasieni P D. Trends in the lifetime risk of developing cancerin Great Britain: comparison of risk for those born from 1930 to 1960[J].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 2015, 112(5): 943-947.

[3]. https://www.ons.gov.uk/peoplepopulationandcommunity/healthandsocialcare/healthandlifeexpectancies

[4]. Dix D, Cohen P,Flannery J. On the role of aging in cancer incidence[J]. Journal of theoreticalbiology, 1980, 83(1): 163-173.

[5]. Hage W D,Aboulafia A J, Aboulafia D M. Incidence, location, and diagnostic evaluation ofmetastatic bone disease[J]. Orthoped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000, 31(4):515-528.

[6]. Arvelo F, SojoF, Cotte C. Cancer and the metastatic substrate[J]. Ecancermedicalscience,2016, 10.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为了研究癌症,他们挖了一百多座中世纪古墓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