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沈琳教授:KEYNOTE-811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HER-2阳性胃癌免疫治疗未来可期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我国是胃癌高发国家,全球近一半的新发胃癌患者和死亡病例在中国。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阳性胃癌是一类特殊类型的胃癌,约占全部胃癌的15%左右。

ToGA研究证实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可使HER2阳性晚期胃癌患者总生存期(OS)超过1年,客观缓解率(ORR)从34.5%提高到47.3%,成为胃癌靶向治疗的里程碑。

免疫治疗时代的来临为HER-2阳性胃癌治疗带来了新的机遇,在靶向和化疗基础上加上免疫治疗能否进一步提高疗效?KEYNOTE-811研究给出了答案: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曲妥珠单抗和化疗可以将HER-2阳性晚期胃癌患者ORR提升至74.4%。

基于该研究结果,2021年5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曲妥珠单抗和化疗用于HER-2阳性晚期胃癌的一线治疗,使帕博利珠单抗成为全球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用于一线治疗该类胃癌患者的PD-(L)1抑制剂。

KEYNOTE-811研究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I期研究,旨在评估帕博利珠单抗联合曲妥珠单抗和化疗一线治疗HER-2阳性不可切除或转移性胃癌/胃食管交界处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纳入692例患者,1:1随机分配到帕博利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化疗组和安慰剂+曲妥珠单抗+化疗组。

研究设置双主要终点,包括盲法独立中心审查委员会(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BICR根据RECIST v1.1评估的ORR和缓解持续时间(DOR)以及安全性。

图1. KEYNOTE-811研究设计

在刚刚结束的2021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KEYNOTE-811研究公布了最新数据,特别邀请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沈琳教授为我们解读数据分析结果,并就该研究对于胃癌治疗的意义、HER-2检测在临床实践中的地位以及HER-2阳性胃癌未来研究方向分享个人观点。

专家简介

沈琳 教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副所长、消化肿瘤内科主任、I期临床试验病房主任

2019年北京学者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精准治疗专业委员会候任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首届主任委员

北京癌症防治学会理事会轮值理事长

免疫一线治疗显著提升ORR,在胃癌治疗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

沈琳教授:HER-2是第一个胃癌靶向治疗成功的靶点。对于HER-2阳性人群,与单纯化疗相比,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大幅度提高患者OS。随后人们发现,HER-2阳性人群的免疫微环境与HER-2阴性患者不同。

前期小样本研究显示,在抗HER-2联合化疗基础上加上PD-1单抗,可以再次大幅度提高HER-2阳性人群的治疗有效率,这成为开展全球性KEYNOTE-811研究的前提。目前KEYNOTE-811研究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本次ASCO大会上公布的是第一阶段的分析结果(IA1)。

从IA1结果分析可以看到,帕博利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化疗组的ORR达到74.4%,较安慰剂+曲妥珠单抗+化疗组提高了22.7%。

虽然此次纳入疗效分析的患者只有264例,但是由于美国胃癌的发病率比较低,而且HER-2阳性患者只占全部胃癌的15%左右,HER-2阳性胃癌几乎是罕见病,所以相对来说这是一个较大的样本分析。

在HER-2阳性胃癌研究领域,无论是靶向治疗还是免疫治疗,或是靶向联合免疫治疗,都是促进胃癌精准治疗的先头兵,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要冒很大的风险。

KEYNOTE-811研究起到了一个示范引领的作用,带给我们很多启示,从这点上来说,这个研究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图2. KEYNOTE-811研究中期分析结果

对于HER-2阳性人群,既往抗HER-2治疗显然不能满足临床需求。从KEYNOTE-811研究明显的近期疗效提高,到这一适应证加速获批,我们看到FDA为了尽快满足临床需求所展示的灵活性和魄力。

我觉得在这方面FDA有值得我们国家药品审评部门借鉴的地方。当然,胃癌是中国的一个高发肿瘤,评审部门是否会基于第一阶段的研究结果有条件加速批准一个胃癌治疗适应证也因此存在很多考量因素。

HER-2检测是胃癌治疗的重要前提,检测结果影响后续治疗和转归

沈琳教授:目前全球都非常重视HER-2阳性人群的筛选,因为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带来了革命性的进步。

在临床实践中,HER-2检测是胃癌治疗的重要前提之一。我们要了解患者是否存在HER-2扩增或过表达,因为这对其后续治疗和转归都会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胃癌具有异质性,因此每一个患者都需要检测HER-2状态,尤其是出现血行转移的患者。

对于混合型胃癌,单次检测可能不够,有时要进行第二次检测,甚至需要检测转移病灶。另外还可以进行循环肿瘤DNA(ctDNA)检测,观察是否存在HER-2扩增。

HER-2阳性晚期胃癌仍有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整体治疗水平有待提高

沈琳教授:HER-2阳性晚期胃癌存在很多未满足的需求。首先是一线治疗,在原有的抗HER-2治疗联合化疗基础上联合免疫治疗以后,疗效得到了进一步提高,但是仍需要进一步探索。

其次是二线治疗,不同于乳腺癌,T-DM1用于HER-2阳性胃癌的研究宣告失败。如果患者一线使用抗HER-2治疗联合免疫治疗,那么二线治疗方案应该如何选择?抗血管生成药物或者其他药物能否进一步延长生存?这都是当前临床医生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三线治疗上,抗体偶联药物(ADC)如DS-8201和RC48在胃癌治疗上都有良好前景,但是这些药物带来的OS延长并不明显。未来应该如何选择合适的治疗人群?

应该如何进一步延长生存期?ADC联合免疫治疗能否推进到二线治疗并获得同样的疗效?随着临床研究数据的逐一呈现,相信未来会建立更多的新理念。

总之,对于HER-2阳性胃癌患者,在一线治疗研究成功之后,探索二、三线治疗方案的优化和联合成为现在研究的热点。目前胃癌5年生存率在20%左右,如何提高胃癌整体治疗水平,提升患者5年生存率是临床急需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目标。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沈琳教授:KEYNOTE-811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HER-2阳性胃癌免疫治疗未来可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