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来苏之望|肿瘤缩小约40%,PFS超17个月,索凡替尼为残留甲状腺组织,不考虑RAI治疗的晚期DTC术后复发患者带来显著临床获益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剖析索凡替尼治疗甲状腺癌临床II期研究真实案例,感受索凡替尼的不凡之处。

分化型甲状腺癌(DTC)的治疗以外科手术为主,辅以术后内分泌治疗、放射性核素治疗,但是对于既往接受过甲状腺切除术,后来发展为局部进展、不可切除的复发,并且不考虑放射性碘(RAI)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DTC患者,该何去何从呢?

目前《甲状腺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针对这类患者的治疗推荐尚属空白。一项多中心Ⅱ期临床试验旨在探索索凡替尼针对放射性碘难治性DTC(RAIR-DTC)的疗效与安全性,该试验中一例失去手术和RAI治疗机会的DTC患者,在索凡替尼治疗4个月时达部分缓解(PR),且PR状态持续11个月,无进展生存期(PFS)超17个月。

治疗期间,未发生任何≥3级不良反应,无手足皮肤反应。索凡替尼疗效与安全性俱佳,为不可切除的复发,残留正常甲状腺组织,不考虑RAI治疗的DTC患者提供了突破性的治疗选择,丰富了临床治疗决策,更有望填补指南推荐空白。

病历简介

  • 患者52岁男性,无抽烟饮酒史。

  • 既往诊疗经过:

① 2014年2月15日,患者因“发现左颈部肿块4年余”入院,PE:颈软,气管稍偏右,颈静脉未见怒张,左侧甲状腺可及大小约4*3cm肿块,质硬,界尚清,随吞咽上下活动,右侧甲状腺未及明显肿块,颈部未触及淋巴结肿大。B超(本院):左侧甲状腺肿块,右侧甲状腺结节。

患者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无明显手术禁忌,入院诊断:1.左侧甲状腺肿块;2.右侧甲状腺结节。于2014年2月19日,全麻下行“左侧甲状腺全部切除术+右侧甲状腺结节剔除术”。

病理示:右侧甲状腺癌,遂行“甲状腺峡部切除术+右侧甲状腺全切术+中央区淋巴结清扫术”,术程顺利,常规予补液对症支持治疗,术后恢复良好,2014年2月22日予出院。出院诊断:1.左侧甲状腺肿块;2.右侧甲状腺癌。

② 2014年3月26日,临床诊断:甲状腺组织一块,大小5*5*3cm,切面灰红,质中,其中见灰白色结节1枚,直径1cm,切面灰白,质硬。系线处淋巴结1枚,直径1cm。

病理诊断:“甲状腺根治标本示部分右甲状腺”,低分化癌(岛状型),右甲状腺淋巴结(1/1)见癌转移。

③ 2017年8月30日,甲状腺平扫+增强:双侧叶甲状腺术后缺如,左侧颈动脉鞘、颈后间隙、颌下及左侧颈根部见多发大小不一结节影,分界欠清,增强扫描呈结节状或环状明显强化,左侧甲状软骨局部骨皮质显示不清伴骨密度不均匀,右侧颈后间隙数枚小淋巴结影,气管稍受压右移,两肺纹理多,两肺弥漫小结节高密度影,肺门结构清晰,气管通畅,纵膈无移位,未见肿大淋巴结影,两侧胸膜无异常。片及胆囊内类圆形高密度影。右肾囊状低密度影。

诊断:1.甲状腺癌术后,左侧颈部多发淋巴结转移,左侧甲状软骨受侵;右侧颈后间隙数枚小淋巴结;2.两肺广泛转移;3.胆囊结石;右肾囊肿。

④ 2017年9月8日,病理会诊咨询意见:

1.(左、右侧)甲状腺低分化癌,可见血管侵犯。免疫组化提示具甲状腺滤泡上皮分化。

2.(右侧)甲状腺乳头状癌,甲状腺旁淋巴结(1/1)见乳头状癌转移。

入组经过

患者曾先后历经两次甲状腺切除术,术后3年有余,左右两侧均发生淋巴结转移,并伴随双肺广泛转移,临床病理特征伴有血管侵犯,提示疾病复发,且已经丧失手术机会,由于残留正常甲状腺组织,不考虑RAI治疗。

患者于2017年10月25日签署知情同意书,2017年11月6日入组索凡替尼治疗晚期甲状腺髓样癌(MTC)和RAIR-DTC的Ⅱ期多中心研究。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ECOG)体能状态(PS)评分为1。完善检查后评估符合DTC2组入组标准。

治疗经过及疗效评估

患者于2017年11月7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用药(2018年1月3日漏服),每日口服索凡替尼 50mg*6(起始剂量),连续给药,28天每周期。2018年9月30日申办方结束研究。2019年4月10日患者出现疾病进展(PD)。

治疗前和治疗期间,进行影像学疗效评估。2017年11月3日基线CT检查示,左颈肿大淋巴结转移,直径36.9mm;左锁骨上转移(淋巴结),直径41.8mm;右肺转移灶,直径17.5mm;左肺转移灶,直径11.9mm。靶病灶总径108.1mm(图1)。

图1. 2017.11.3胸部颈部增强CT

2018年1月3日(治疗2个月后)CT示,左颈肿大淋巴结转移,直径30.1mm;左锁骨上转移(淋巴结),直径27.5mm;右肺转移灶,直径10.5mm;左肺转移灶,直径8.1mm。靶病灶总径76.2mm。疗效评估为疾病稳定(SD)。

2018年2月28日(治疗4个月后)CT示,左颈肿大淋巴结转移,直径29.8mm;左锁骨上转移(淋巴结),直径26.2mm;右肺转移灶,直径11.1mm;左肺转移灶,直径6.4mm。靶病灶总径73.5mm。疗效评估为部分缓解(PR)(图2)。

图2. 2018.2.28 胸部颈部增强CT

2018年3月30日(治疗5个月后)CT示,左颈肿大淋巴结转移,直径29.2mm;左锁骨上转移(淋巴结),直径24.3mm;右肺转移灶,直径10.6mm;左肺转移灶,直径6.7mm。靶病灶总径70.8mm。疗效评估为PR(图3)。

图3. 2018.3.30 胸部颈部增强CT

2018年4月26日(治疗6个月后)CT示,左颈肿大淋巴结转移,直径31mm;左锁骨上转移(淋巴结),直径22mm;右肺转移灶,直径10.9mm;左肺转移灶,直径7.5mm。靶病灶总径71.4mm。疗效评估为PR(图4)。

图4. 2018.4.26 胸部颈部增强CT

2018年6月21日(治疗8个月后)CT示,左颈淋巴结肿大,直径27mm;左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直径28.9mm;右肺转移灶,直径10.8mm;左肺转移灶,直径7.1mm。靶病灶总径73.8mm。疗效评估为PR(图5)。

图5. 2018.6.21 胸部颈部增强CT

2018年8月16日(治疗10个月后)CT示,左颈淋巴结肿大,直径26.3mm;左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直径27.7mm;右肺转移灶,直径9.7mm;左肺转移灶,直径5.7mm。靶病灶总径69.4mm。疗效评估为PR(图6)。

图6. 2018.8.16 胸部颈部增强CT

2018年10月12日(治疗12个月后)CT示,左颈淋巴结肿大,直径24.1mm;左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直径23.6mm;右肺转移灶,直径10.7mm;左肺转移灶,直径6.7mm。靶病灶总径65.1mm。疗效评估为PR(图7)。

图7. 2018.10.12 胸部颈部增强CT

2019年1月2日(治疗15个月后)CT示,左颈淋巴结肿大,直径29.3mm;左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直径27.4mm;右肺转移灶,直径9.1mm;左肺转移灶,直径5.8mm。靶病灶总径71.6mm。疗效评估为PR。

2019年4月10日(治疗18个月后)CT示,左颈淋巴结肿大,直径43.1mm;左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直径35.8mm;右肺转移灶,直径10.7mm;左肺转移灶,直径7.4mm。靶病灶总径97mm。疗效评估为PD(图8)。

图8. 2019.4.10 胸部颈部增强CT

病例总结与思考

患者于2014年2月先后两次行左、右侧甲状腺全切术,术后诊断:左侧甲状腺肿块;右侧甲状腺癌。2017年8月甲状腺平扫+增强示:左侧颈部多发淋巴结转移,左侧甲状软骨受侵;右侧颈后间隙数枚小淋巴结;且两肺广泛转移。

2017年9月病理会诊示:(左、右侧)甲状腺低分化癌,可见血管侵犯;(右侧)甲状腺乳头状癌,并转移至淋巴结。提示患者甲状腺癌术后复发,并属于重度进展(T4b),依据《甲状腺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T4b 病变一般认为属于不可手术切除,但需根据具体情况判断有无手术机会,可能需要血管外科、骨科、神经外科等多学科协作。

但总体而言,T4b 病变很难完全切净,预后不佳,手术风险较大,术后并发症较多。此外,由于该患者有残留正常甲状腺组织,不考虑RAI治疗。ECOG PS评分为1,不能进行剧烈的体力活动,符合入组条件,2017年11月6日被纳入该Ⅱ期临床研究。

患者入组后,治疗前和治疗期间左颈淋巴结转移、左锁骨上转移(淋巴结)、右肺转移灶、左肺转移灶、靶病灶总径的变化情况可汇总如下图(图9),治疗期间疗效评估情况如下表(表1)。患者于2017年11月7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口服索凡替尼治疗。

在索凡替尼治疗约11个月的时间内,患者病灶最长径显著缩小近40%(2017年11月7日至2018年10月12日),治疗仅2个月疗效评估达SD,治疗4个月时达PR,且PR状态持续11个月。治疗期间,患者未发生任何≥3级不良反应,没有出现新的安全性信号,治疗过程中无手足皮肤反应,安全性良好。

患者在研究结束近7个月时,靶病灶总径明显增加,出现疾病进展,但病灶总径仍低于基线值。从接受索凡替尼治疗开始,患者的PFS长达17个多月(2017年11月7日至2019年4月10日)。该案例中,索凡替尼在有限的治疗时间内,缩瘤效果显著,并转化成患者较长的生存获益。

图9 患者靶病灶变化趋势

表1 患者疗效评估

专家点评

该患者为甲状腺癌术后复发,因侵犯血管属于重度进展者,已经丧失再次手术治疗机会,并且由于残留正常甲状腺组织,不考虑RAI治疗。患者疾病进展且不能进行局部治疗,因而全身治疗成为患者生存获益的重要保障。其中,化疗对DTC疗效差,而抗血管生成的靶向药物在进展期RAIR-DTC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

索凡替尼是一种能同时靶向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1/2/3、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R)-1和集落刺激因子1受体(CSF-1R)的新型口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具有抗血管生成、促进免疫应答双重作用机制。针对DTC疗效显著,且安全性良好。

在这项索凡替尼治疗晚期MTC和RAIR-DTC的Ⅱ期多中心研究中,索凡替尼治疗患者的总体客观缓解率(ORR)为23.2%,其中DTC2组患者的ORR高达 33.3%,为三个治疗亚组中最高。DTC2组患者的疾病控制率(DCR)高达83.3%。

此外,经索凡替尼治疗后89%的患者肿瘤靶病灶较基线水平缩小,最大缩小比例高达80%。而索凡替尼强效的缩瘤效果在本案例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患者在索凡替尼治疗约11个月的时间内,肿瘤大幅度缩小近40%,治疗仅2个月疗效评估达SD,治疗4个月达PR,并在长达11个月的时间内持续在PR状态。

不仅疗效令人称赞,整个治疗过程中,患者没有出现任何≥3级不良反应,也没有因为任何1、2级不良反应调整用药,并且不存在TKI类药物常见的手足皮肤反应,总体耐受性良好。索凡替尼治疗期间,患者的PFS超过17个月之久。

总之,该案例中索凡替尼表现优异,为局部进展、不可切除的复发性RAIR-DTC患者提供了突破性的治疗选择,为这部分患者重新燃起了生存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该案例还是Ⅱ期研究中,索凡替尼展现出的优异缩瘤效果都提示,索凡替尼治疗可能将初始无法手术的局部晚期DTC患者肿瘤负荷降低到可切除水平,极具用于新辅助治疗的潜力,未来可以尝试进一步探索。

此外,基于索凡替尼调节免疫的独特优势,联合免疫治疗也极具应用前景,目前索凡替尼联合特瑞普利单抗治疗晚期实体瘤的I期研究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突出成果,其Ⅱ期临床研究也在积极开展中,并且纳入了晚期DTC患者,期待该研究成果早日披露,为甲状腺癌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专家简介

嵇庆海 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头颈肿瘤综合治疗组首席专家

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甲状腺外科医师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甲状腺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陈嘉莹 博士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头颈外科副主任医师

有丰富的临床诊疗经验,主要研究局部晚期甲状腺癌的治疗

博士阶段至今,在相关领域共发表论文近30篇,其中第一或共同第一作者SCI论文7篇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来苏之望|肿瘤缩小约40%,PFS超17个月,索凡替尼为残留甲状腺组织,不考虑RAI治疗的晚期DTC术后复发患者带来显著临床获益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