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赵松教授:非小细胞肺癌“三驾马车”并驾齐驱,三代EGFR-TKI展现治愈之光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赵松教授详解早中期肺癌综合治疗模式抉择,速来收藏!

外科治疗、放疗、系统性治疗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的“三驾马车”,对于早中期NSCLC患者,手术联合术后辅助治疗的综合治疗成为临床关键的治疗模式,患者有望实现长期生存。

以EGFR-TKI奥希替尼为代表的靶向药物则将术后辅助治疗“推”上了新高度,高效靶向药的诞生使得早中期NSCLC患者治愈有望。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以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均已经批准奥希替尼用于EGFR突变阳性可切除NSCLC患者的术后辅助治疗,奥希替尼也成为首个写入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的术后辅助靶向药物。

中国早期肺癌的治疗模式已经发生革命性改变,突破了手术根治的标准治疗模式,手术后序贯靶向药治疗可以进一步提升疗效。因此,“医学界”诚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赵松教授详解早中期NSCLC综合治疗模式,分享宝贵临床实践经验。

肺癌外科手术进展迅猛:最小创伤、最少痛苦

对于早中期患者而言,手术是首选的诊疗手段,近些年来微创手术迅速发展,例如胸腔镜手术从最早的四孔手术发展到了现在的单孔手术,用最小的创口和最少的疼痛保证了同样的疗效。

精细度更高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可以通过使用微创的方法,实施复杂的外科手术,同时通过立体成像技术,增加视野角度,对于一些复杂的手术具有一定的优势。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内腕”较腹腔镜更为灵活,能以不同角度在靶器官周围操作,因此还能进行更为精细的手术。

近些年肺癌的病理学领域也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如今的肺癌分成多种亚型,不同的亚型疗效也不尽相同,高分化贴壁型肺腺癌与微乳头型肺腺癌相比,微乳头型的疗效则更差。不同亚型的肺癌干预措施也有所不同,肺癌外科治疗也逐渐走向精准,但目前仍存在一定问题和挑战。

赵松教授表示:“目前以GGO(肺部磨玻璃结节(GGO)为主的早期肺癌存在过度治疗,并且有一部分早期肺癌患者因为漏诊而无法得到及时、规范的治疗,也是亟待解决的临床问题。

另外晚期局部肺癌的诱导治疗,即新辅助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之后再进行微创治疗以减少手术创伤,降低对免疫系统的干扰,提高患者的总生存期(OS),也备受临床关注。”

ADAURA研究奠定奥希替尼术后辅助治疗地位

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是早期NSCLC患者获得治愈的主要手段,但手术后5年内的复发风险达到30%-55%,显著影响了患者的预后和长期生存,围术期辅助/新辅助化疗只能使患者的5年生存率提升约5%,因此临床仍存在未被满足的巨大治疗需求。

ADAURA研究的成功奠定了靶向治疗NSCLC术后辅助治疗中的优势地位,该试验结果已经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正式发表,结果显示:在II-IIIB期(T3N2,AJCC8)患者中,与安慰剂组相比,奥希替尼组显著延长了中位DFS(未达到 vs 19.6个月,P<0.001),降低了83%的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HR=0.17),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

奥希替尼组的1年和2年DFS率都显著于安慰机组(97% vs 61%,90% vs 44%),3年DFS率增加则超过50%(80% vs 28%)[1]

图1 ADAURA研究的主要终点:II-IIIB期(T3N2,AJCC8)患者的DFS

在总人群中[IB-IIIB期(T3N2,AJCC8)],奥希替尼组的中位DFS同样显著优于安慰剂组(未达到 vs 27.5个月,HR=0.20,P<0.001)。两组的1年、2年和3年DFS率分别为97% vs 69%、89% vs 53%和79% vs 41%,奥希替尼辅助治疗组的患者获益明显。

图2 ADAURA研究的次要终点:整体人群的DFS[IB期-IIIB期(T3N2,AJCC8)]

赵松教授表示:“ADAURA研究不仅再度印证了奥希替尼的疗效优势,还将进一步推广EGFR-TKI辅助治疗模式的应用,从而进一步改写早期NSCLC术后辅助治疗的格局,为更多患者带来治愈希望。”

奥希替尼将造福更多中国NSCLC患者

随着基因检测的逐渐普及和规范化,未来早中期NSCLC治疗也必定以精准治疗、个体化治疗为导向,高效靶向药物或将成为早中期NSCLC术后辅助治疗的优选。

药物的疗效、安全性、可及性、经济因素种种原因均是临床中医生与患者共同决策时的考虑点,ADAURA研究由于压倒性的疗效优势提前揭盲,随着数据的逐步成熟,奥希替尼的获益将会有更佳坚实的基础。

奥希替尼在晚期肺癌当中的一线治疗、二线治疗对应适应证都进入了医保报销目录,尽管术后辅助治疗适应证医保还未覆盖,但目前药物费用已经有显著的下降。相信随着国家医保政策的推进,患者的受益面会越来越广。

赵松教授表示:“在未来,相信医保政策能够改变中国患者因药物昂贵而放弃治疗的困境,极大改善EGFR突变患者的生存期和生活质量的同时实现疗效与药物经济学的双赢,让更多的中国患者从治疗中获益。”

专家简介

赵松 教授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河南省优秀专家

河南省教育厅学术技术带头人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

兼任:

吴阶平医学基金会胸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胸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毕业后医学模拟教育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毕教委执委会信息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胸外科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近五年来发表论文100余篇,其中SCI论文3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4部。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目、省级课题5项目。获得科研成果5项,其中省部级2项,市厅级3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2项

参考资料:

[1]Yi-LongWu et al. Osimertinib as adjuvant therapy in patients (pts) with stage IB–IIIAEGFR mutation positive (EGFRm) NSCLC after completetumor resection, NEJM 2020.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赵松教授:非小细胞肺癌“三驾马车”并驾齐驱,三代EGFR-TKI展现治愈之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