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小细胞肺癌摘掉“肺癌梦魇”之帽?程颖教授话临床诊疗重大进展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打卡学习第十六届CSCO长白肿瘤高峰论坛精彩内容

2021年7月16-17日,第十六届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长白肿瘤高峰论坛以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在长春隆重召开。

本次大会汇集了肺癌、消化道肿瘤、乳腺肿瘤、妇科肿瘤、淋巴瘤、泌尿肿瘤、恶性黑色素瘤、头颈肿瘤及骨肉瘤等多瘤种领域的权威专家,共话多瘤种诊疗前沿与新进展!

在“耀世领航,汇聚未来”环节,吉林省肿瘤医院程颖教授带来了“中国小细胞肺癌(SCLC)治疗的现状与探索”的精彩报告,让我们共听专家之声。

大会主席程颖教授

SCLC是严重威胁患者生命健康的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可分为局限期SCLC(LS-SCLC)和广泛期SCLC(ES-SCLC),随着免疫治疗时代的到来,SCLC诊疗取得了哪些进展,如何拓展优化之路成为临床医生热切关注的话题。

ES-SCLC终迎实力强劲的免疫治疗新选择

今年7月14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官网显示,PD-L1抑制剂度伐利尤单抗新适应证申请已在中国获批ES-SCLC的一线治疗适应证,是阿替利珠单抗后中国SCLC又一免疫治疗新选择。

NMPA官网截图

程颖教授介绍道:“本次获批是基于CASPIAN研究[1]展现出的显著获益,CASPIAN研究自2019年世界肺癌大会(WCLC)上首次亮相以来就备受全球临床医生和患者的关注。

随着数据不断更新和积累,度伐利尤单抗与依托泊苷+卡铂或顺铂联用的治疗方案目前已经获得国内外多个权威指南推荐用于ES-SCLC一线治疗,也为ES-SCLC一线治疗提供了有力验证。《2021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SCLC指南》也已经将该方案作为1类证据纳入ES-SCLC的初始治疗推荐。”

CASPIAN研究设计

“除了国际的研究之外,中国研究者也为SCLC探索有效的治疗方法。一项非劣效性、开放标签、随机III期研究[2]证实依托泊苷+洛铂方案与EP(依托泊苷+顺铂化疗)方案疗效相当,且具有良好的耐受性,为中国ES-SCLC人群提供新的治疗选择,这也意味着中国原创药物增添ES-SCLC一线治疗循证医学证据”程颖教授表示。

程颖教授谈到:“除了ES-SCLC一线治疗的研究,中国原研药物在SCLC后线治疗的研究也惊艳了世界。ALTER1202研究是一项安罗替尼与安慰剂治疗三线及三线以上SCLC的随机对照II期研究,由国内11家中心共同参与完成[3]

2018年首次在WCLC报道,研究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安罗替尼用于SCLC三线及以上治疗能够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达3.4个月,降低 81% 的疾病进展风险;总生存期(OS)也获得了显著延长(7.3 vs 4.9个月),降低47%的死亡风险。

依据这项研究,2019年8月NMPA批准安罗替尼用于三线及以上 SCLC 的治疗,成为在中国首个获批的 SCLC 三线及以上治疗选择,填补了中国SCLC后线治疗的空白。

今年国家医保目录调整,SCLC三线及后线治疗也纳入安罗替尼医保报销范围,使安罗替尼成为中国SCLC患者触手可及的治疗选择。

ES-SCLC一线免疫探索不止

虽然免疫治疗建立了ES-SCLC一线新标准,但生存的获益仍然未尽人意。研究者也在探索更高效的治疗策略。TIGIT是一种新型抑制性免疫检查点,表达于多种免疫细胞,包括活化T细胞和NK细胞,和PD-1、PD-L1抑制剂能够发挥协同作用。

新型免疫检查点药物TIGIT抑制剂联合阿替利珠单抗和标准化疗一线治疗ES-SCLC的III期研究正在进行。安罗替尼在SCLC后线治疗获益后开始前移一线。几项小样本的II期研究中看到安罗替尼联合化疗一线治疗ES-SCLC良好的抗肿瘤活性,而且安罗替尼联合PD-L1抑制剂TQB2450的研究中看到免疫联合抗血管治疗在SCLC充满前景。

因此我们开展了一项TQB2450(PD-L1抑制剂)+安罗替尼+卡铂+依托泊苷4药联合一线治疗ES-SCLC的Ⅲ期研究。目前这项研究已经入组了500多例患者,预计在今年10月左右会完成患者入组。期待该研究能够为ES-SCLC一线治疗带来新的突破。”

ES-SCLC一线治疗模式探索

LS-SCLC免疫治疗已经启航

“随着免疫治疗为ES-SCLC患者带来生存获益,免疫治疗也开始向LS-SCLC迈进。目前在LS-SCLC中,免疫治疗有两种介入模式:一种是在诱导放化疗后免疫巩固治疗,度伐利尤单抗联合或者不联合Tremelimumab巩固治疗LS-SCLC的国际多中心的Ⅲ期研究。

ADRIATIC研究[4]是最早开展的、进程最快的LS-SCLC免疫治疗III期研究,中国也参与了这项研究。另一种治疗模式是在诱导放化疗中开始介入。SHR1316诱导化疗开始,2周期后增加同步胸部放疗,随后免疫巩固治疗的III期研究也在进行中。”程教授分享了LS-SCLC领域取得的进展。

LS-SCLC免疫治疗探索

新型化疗药物、

联合方案为复发SCLC探索开辟道路

谈及复发SCLC的探索之路,不得不提的就是新型化疗药物鲁比卡丁。程颖教授分享了鲁比卡丁的研究趋势:“在国际上,一项II期多中心篮子研究[5]纳入了105例SCLC患者,结果显示,研究者评估的客观患者率(ORR)为35.2%,复发耐药患者的PFS高达9.3个月。

凭借II期研究结果,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鲁比卡丁二线治疗SCLC;国内也在进行鲁比卡丁治疗中国晚期实体瘤的剂量递增及扩展的Ⅰ期临床研究,目前已经完成剂量递增阶段,剂量扩展阶段正在进行专门针对复发SCLC的3.2 mg/m2剂量。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鲁比卡丁的关键III期研究失败,鲁比卡丁联合多柔比星并没有带来OS获益,鲁比卡丁在SCLC的研究策略也从联合化疗转向联合免疫治疗的探索。”

新型化疗药物鲁比卡丁在复发SCLC领域的治疗探索

程教授还分享了另一个在复发SCLC进行探索的新型化疗药物伊立替康脂质体:“伊立替康脂质体是长效伊立替康,半衰期为25.8小时,在低于伊立替康普通制剂5倍剂量的情况下,肿瘤组织中的药物浓度是72小时血浆药物浓度5倍以上。

目前伊立替康脂质体注射液治疗一线含铂化疗方案失败SCLC患者的多中心、开放、单臂的II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此外,ATR抑制剂、PARP抑制剂在复发SCLC临床诊疗实践中也正在进行相应探索。

本场汇报的最后,程教授对SCLC分子分型的探索进行了介绍:“SCLC精准治疗前行之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尽管SCLC异质性强,普遍存在TP53、RB1缺失的基因突变,但根据关键转录因子表达的差异,可以将SCLC为不同的亚型,针对不同亚型中关键分子的精准治疗策略值得临床医生关注与研究。

SCLC虽然难治,研究进展缓慢,但是依然受到关注。CSCO SCLC专家专委会为了推进中国SCLC规划诊疗,开展SCLC临床研究、转化研究也做了大量工作,期待我国自主知识产权创新药物能在SCLC诊疗之路取得更多突破与进展,成为国际上SCLC治疗主力军。”

专家简介

程颖教授

  • 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后工作站导师

  •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卫生部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 吉林省肿瘤医院党委书记

  • 吉林省癌症中心主任

  • 吉林省肿瘤医院恶性肿瘤临床研究一体化诊疗中心主任

  • CSCO肿瘤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肺癌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 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多学科诊疗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 中国医师协会肺癌培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全国医师定期考核肿瘤专业编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国家卫生计生委常见肿瘤规范化诊疗专家组成员

  • “CSCO长白肿瘤高峰论坛”是由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CSCO小细胞肺癌专业委员会、吉林省抗癌协会、吉林省抗癌协会肿瘤精准医学及药物治疗专业委员会、吉林省医师协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吉林省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
  • 吉林省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吉林省癌症中心联合主办,吉林省肿瘤医院承办的“第十六届CSCO长白肿瘤高峰论坛”在美好的盛夏时光如约而至,于2021年7月15日-18日在长春市以线下会议的方式举行,与全国肿瘤同道共议肿瘤诊疗创新发展。

参考文献:

[1] Jonathan W Goldman, Mikhail Dvorkin, Yuanbin Chen, et al. Durvalumab,with or without tremelimumab,plus platinum–etoposide versus platinum–etoposide alone in first-line treatment of extensive-stage small-cell lung cancer(CASPIAN): updated results from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open-label, phase 3 trial.The Lancet Oncology.2020.

[2] Cheng Ying,Fan Yun,Liu Xiaoqing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lobaplatin plus etoposide vs. cisplatin plus etoposide as first-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extensive-stage small cell lung cancer.[J] .Oncol Lett, 2019, 17: 4701-4709.

[3] Cheng Y, Wang Q, Li K, Shi J, Liu Y, Wu L, Han B, Chen G, He J, Wang J, Lou D, Yu H, Wang S, Qin H, Li X. Anlotinib vs placebo as third- or further-line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2 study. Br J Cancer. 2021 May 18. doi: 10.1038/s41416-021-01356-3.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4006926.

[4] Senan, S., Okamoto, I., Lee, G.-W., Chen, Y., Niho, S., Mak, G., Yao, W., Shire, N., Jiang, H., Cho, B.C., 2020. Design and Rationale for a Phase III,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f Durvalumab With or Without Tremelimumab After Concurrent Chemoradio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Limited-stage Small-cell Lung Cancer: The ADRIATIC Study. Clinical Lung Cancer 21, e84–e88.. doi:10.1016/j.cllc.2019.12.006

[5] Trigo J, Subbiah V, Besse B, Moreno V, López R, Sala MA, Peters S, Ponce S, Fernández C, Alfaro V, Gómez J, Kahatt C, Zeaiter A, Zaman K, Boni V, Arrondeau J, Martínez M, Delord JP, Awada A, Kristeleit R, Olmedo ME, Wannesson L, Valdivia J, Rubio MJ, Anton A, Sarantopoulos J, Chawla SP, Mosquera-Martinez J, D’Arcangelo M, Santoro A, Villalobos VM, Sands J, Paz-Ares L. Lurbinectedin as second-line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small-cell lung cancer: a single-arm, open-label, phase 2 basket trial. Lancet Oncol. 2020 May;21(5):645-654. doi: 10.1016/S1470-2045(20)30068-1. Epub 2020 Mar 27. Erratum in: Lancet Oncol. 2020 Dec;21(12):e553. PMID: 32224306.

– End –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小细胞肺癌摘掉“肺癌梦魇”之帽?程颖教授话临床诊疗重大进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