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BMJ子刊:PPI使用超过2年,结直肠癌风险增加45%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长期使用质子泵抑制剂到底有没有发生结直肠癌的风险?

质子泵抑制剂(PPIs)是治疗胃酸异常分泌及相关疾病的一线治疗药物(临床常用PPIs包括奥美拉唑、兰索拉唑、泮托拉唑、雷贝拉唑及埃索美拉唑等等),并且已经成为全球最常用的处方药之一。

然而,随着不断有相关研究揭露PPIs的使用可能导致的负面作用,PPIs临床长期应用的风险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其中,PPIs的使用与结直肠癌风险的相关性就一直饱受争议。

PPI累积使用时间超过2年结直肠癌风险增加45%,

超过4年增加60%!

近期,一项名为“Proton Pump Inhibitors and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的研究发表在Gut期刊上[1]。该研究为了明确与组胺-2受体拮抗剂(H2RAs)相比,PPIs的使用是否与结直肠癌风险增加相关。

图1:研究官网截图

研究人员利用英国临床实践研究数据链(CPRD)开展了一项队列对照研究,收集了 1990 年至 2018 年间使用 PPIs 和 H2RAs 的患者,并随访至 2019 年。

Cox 比例风险模型用于估计结直肠癌的危险比(HR)和 95% CI的范围。并且使用倾向评分对标准化死亡率进行加权分析,与PPIs的累积持续时间、累积剂量和自治疗开始的时间进行关联性分析。

该队列分别纳入1293749名和292387名PPIs和H2RAs初始使用患者,中位随访时间为4.9年。研究结果发现,相比H2RAs,任何PPIs的使用与结直肠癌的总体风险增加无关(HR:1.02, 95%CI 0.92-1.14)。

但在二次分析中发现,随着累积持续使用时间、累积奥美拉唑当量和治疗开始后时间的增加,结直肠癌的风险会增加:

  • PPIs累积持续使用时间2-4年,与结直肠癌风险增加45%相关(HR: 1.45, 95%CI 1.28-1.65);PPIs累积持续使用时间≥4年,与结直肠癌风险增加60%相关(HR: 1.60, 95%CI 1.42 ~ 1.80)。

  • 累积奥美拉唑当量达到14600-29200 mg,与结直肠癌风险增加50%相关(HR:1.50,95%CI 1.32-1.70);累积奥美拉唑当量≥29200 mg,与结直肠癌风险增加58%相关(HR:1.58,95%CI 1.39-1.78)。

  • PPIs自治疗开始后时间超过4年,与结直肠癌风险增加19%相关(HR: 1.19, 95%CI 1.03 -1.34)。

表1:与H2RAs比,使用PPIs与结直肠癌之间关系的风险比

此外,为了预测在更长的时间内暴露于质子泵抑制剂与结直肠癌的关系,研究人员又进一步开展了NNH(number needed to harm)分析(NNH即某种干预引起1例某种不良事件所需要的人数,表明治疗措施产生有害效应)。

结果表明,与H2RAs相比,5年随访期内每5343人暴露于PPIs,就会使一个人患结直肠癌(NNH=5343);10年随访期内每792人暴露于PPIs,就会有1个人会患结直肠癌(NNH=792)。

图2:NNH分析

关于PPIs的剂量和使用时间,

指南怎么说?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质子泵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20年版[2]指出:

  • 使用质子泵抑制剂超过6个月的患者,应逐渐减量至停药;

  • 对于接受标准剂量或较大剂量质子泵抑制剂的患者,每周减少50%的剂量;

  • 对于接受一日2次方案的患者,初次减量时可改为早餐前给药 1 次直到减至该药的最低剂量;使用最低剂量治疗1周后,即可停药。

推荐起始使用质子泵抑制剂的标准剂量如下:

表2:质子泵抑制剂口服剂的标准剂量

PPIs为什么会导致结直肠癌风险增加?

既往研究显示,胃酸抑制剂会改变肠道微生物群的丰富度和多样性。胃酸抑制剂可能会增加结肠直肠癌的风险,是因为使用这类药物后会导致胃中形成酸性较低的环境,从而无法杀死吞咽的微生物。

而细菌的过度生长可能会增加亚硝酸盐和N-亚硝基化合物的产生,在使用奥美拉唑的患者中已经证实了亚硝酸盐和N-亚硝基化合物在胃和十二指肠具有潜在的致癌性[3-5]

至于PPIs的使用是否确实导致N-亚硝基化合物浓度的增加,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3.4]。但是,通过诱导细菌过度生长,PPIs可能会影响胆汁的组成[6,7]。比如,厌氧菌可刺激次级胆汁酸的产生[8],尤其是脱氧胆酸已被证实与结直肠癌有关[9]

总之,Gut上发表的这项研究是迄今为止进行的规模最大、潜在随访时间最长的分析PPIs与结直肠癌风险相关性的研究。虽然质子泵抑制剂与结直肠癌的总体风险不相关,但考虑到长期使用PPIs带来的风险,该研究建议医生需要对长期使用PPIs的患者进行密切监测。

参考文献:

[1] Devin Abrahami ,et al. Proton pump inhibitors and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Gut . 2021 Jul 1;gutjnl-2021-325096.

[2] 质子泵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20年版).

[3] Fried M, Siegrist HH, Frei R, et al. Duode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during treatment in outpatients with omeprazole. Gut 1994;35:455–60.

[4] Sharma BK, Santana IA, Wood EC, et al. Intragastric bacterial activity and nitrosation before, during, and after treatment with omeprazole. BMJ 1984;289:717–9.

[5] Verdu E, Viani F, Armstrong D, et al. Effect of omeprazole on intragastric baterial counts, nitrates, nitrites, and N-nitroso compounds. Gut 1994;35:455–60.

[6] Shindo K, Machida M, Fukumura M, et al. Omeprazole induces altered bile acid metabolism. Gut 1998;42:266–71.

[7] Theissen J, Nehra D, Citron D, et al. Suppression of gastric acid secretion in patients with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results in gastric bacterial overgrowth and deconjugation of bile acids. J Gastrointest Surg 2000;4:50–4.. Ridlon JM, Kang D, Hylemon PB. Bile salt transformations by human intestinal bacteria. J Lipid Res 2006;47:241–59.

[8] Ridlon JM, Kang D, Hylemon PB. Bile salt transformations by human intestinal bacteria. J Lipid Res 2006;47:241–59.

[9] Bartram HP, Scheppach W, Schmid H, et al. Proliferation of human colonic mucosa as an intermediate biomarker of carcinogenesis: Effects of butyrate, deoxycholate, calcium, ammonia and pH. Cancer Res 1993;53:3283–98.

本文原创 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 End –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BMJ子刊:PPI使用超过2年,结直肠癌风险增加45%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