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广场舞大妈脸色苍白原来是这个病,医生不顾一切这样做,救了一命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人生就像弈棋,一步失误,全盘皆输,这是令人悲哀之事;而且人生还不如弈棋,不可能再来一局,也不能悔棋。—— 弗洛伊德

送上门的灵丹妙药

(一)

赵姨是我朋友何星(化名)的妈妈,退休多年,是个典型的中国式市井大妈,听何星说,平时他妈闲来没事,就爱搓个麻将牌啥的。

大妈们凑在一起本来就是图个快乐打发时光,可她们却经常为输赢争吵起来,甚至有一次还拉扯发生肢体冲突。你说这多大点事啊,人家玩了回家是高高兴兴,他妈妈玩了回家经常是一肚子的气,为这事,何星简直要崩溃。

由于赵姨本来就体型肥胖,加上搓麻将经常是一坐一上午甚至一整天,饮食也没节制无规律,久坐惹病,高血压糖尿病早已缠身。庆幸的是,去年她开始疯狂迷上了广场舞,麻将才慢慢搓得少了,至少运动比以前多了。

可似乎为时已晚,之前的“疯狂”终有代价,久坐伤身,饮食不节无规律,加上赵姨患高血压糖尿病也有些年头了,癌魔竟在不觉间悄然找上门。

有一天何星给我短信留言:“今天看我妈跳广场舞回来脸色苍白,问她也不说,只说腰腿有些酸痛不舒服,最近一段时间都这样,说是可能跳舞太累了。潘,你说我妈会不会身体有什么事?”跟我很熟的朋友一般称呼我为“潘”,一个“潘”字显得亲切。

我让何星再好好问问赵姨还有没有其他不舒服,或者第二天直接来门诊找我看看。何星的回复是,他妈妈说没啥事,不用弄得太麻烦,说肯定是跳舞跳得太累了,歇一歇就好了。我也就不好勉强了。

可没过几天,何星直接给我电话,语气中透着紧张和不安,大致的意思是说他妈妈歇了几天精神也没见好转,脸色还是一样的苍白,而且还经常捂着小肚子,说是小肚子痛。

我心里一震,这可能有问题啊,脸色苍白一般是贫血的表现,贫血首先要排除慢性出血的可能,医生的职业习惯就是追问病史:“有没有解带血的大便?或是阴道有没有出血的情况?”

何星说:“跟你们医生说话真有些不习惯,用词毫不避讳,不过,老妈的事,我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了,我去问问她吧,你稍等一下。”

这“稍等一下“,竟然半天没回音,果然这赵姨是个“事儿妈”,估计我这笨嘴拙舌的朋友加上封建保守的思想加上对医学的“无知”,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果不然,手机响了,我赶紧问:“怎么样?问了吗?”

“问了,我妈开始不肯说,说一大男人问这个干吗?在我再三的追问下,并拿出你来吓唬她,她勉强同意明天去找你,说跟我说不清,要明天当面跟你说。”

我说:“别等明天啦,有事早处理,别拖拖拉拉,你们不急,我急,万一有啥事咋办?下午来吧。不要让她一个人来,我怕她晕倒,你得陪她来。”

下午赵姨如约而至,不过,陪她来的不是她儿子何星,而是另一个跟赵姨年龄相仿的阿姨,赵姨看出我的疑惑,说:“何星哪懂什么啊,我让他忙他的事去,叫了平时一起跳舞的好姐妹来陪我,你不是要求一定得有人陪着吗?”

在赵姨说话的档儿,我一边观察着她的外观,根本不像何星说的脸色苍白啊,嘴唇也挺红润,但阿星说的不可能有假,好些天都脸色苍白,怎么可能一到我这就变红润了?

肯定不对,我稍凑近一看,晕,赵姨居然化了妆,真是老来俏啊,俏就俏吧,但来医院看病就别俏了,晕死个人的大妈。

前面说了,赵姨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式市井大妈,说话可得小心点,之前也曾领教过一两次,但为了求得真相,我又不得不问,我半开玩笑地说:“赵姨越活越年轻啊,值得年轻人学习。”

赵姨赶紧说:“哪有啊?你是在笑话我一把年纪还涂脂抹粉吧?”我晕,好险,自认为说得很委婉,哪知还是被一眼看破,我这说话水平全然不是她的对手啊,但至少可以确认她是打了粉底涂了口红的。

我说:“赵姨,我给你检查一下啊。”一边伸手把她眼皮翻起看了看,下眼睑是苍白的,这是一般化妆不会干扰到的地方。基本肯定了有贫血的表现之后,我进一步追问病史:“赵姨……”

我突然意识到,以赵姨平时的风格,有旁人在场,估计难于问出隐私病史,于是我跟陪同赵姨来的那个阿姨说:“还不知道这位阿姨贵姓?”

“哦,她姓丁,你叫她丁姨吧。”

“丁姨,这样,您先到外面坐一坐,我跟赵姨说点私事?”

“哟,还把我当外人了,好的好的,你们聊你们聊。”晕,看来有点不高兴了,跟大妈们过招,我永远只能甘拜下风,搞不定。

我朝赵姨使了个眼色,赵姨是什么人啊,马上明白我的意思:“丁姐啊,你可别想多了,咱们老姐妹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藏着掖着了?我估摸着小潘是有什么特别的事跟我说。”

“得,我到外面坐一坐,好姐妹不见外,有事你叫我一声。”

我深呼了一口气,算是解围了,简直如履薄冰啊,汗!

通过简单的查体,基本可以确定有贫血,接下来我还得通过抽血验血常规来证实,并了解贫血的程度,以决定处理得缓或急。

在这之前,我还得再问清楚病史以便尽可能查明贫血的原因,多数情况下贫血只是疾病的一个表现,在治疗贫血之前得先弄清楚贫血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也是疾病诊治的基本思路和原则,

比如发热,除了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急着马上退烧,而是应该先弄清楚是什么导致的发热,如果急着退烧,反而可能掩盖真实的病情,让病因检查更加复杂扑朔迷离。

当然,这个查因工作应该由医生来做,但作为普通老百姓也应该养成这种基本的疾病诊治思路,遇到问题学会首先问“为什么”。

我说:“赵姨,现在也没有外人,我问您的可都得如实回答啊。”

“当然,难道你说我会骗你啊?”真是心直口快不饶人的大妈。

“赵姨,最近上厕所时有没有注意大便是否有带血的情况?”

“家里是坐式抽水马桶,上完就冲掉了,没太注意这个,应该没有吧。”

“那便纸上沾有血吗?”

“也没太注意,好像没有吧。”

看来是未知数,这条线索暂时算是基本断了,再问:“那小编呢?有没有带血的情况?或者有没有感觉阴道有出血的情况?”

“解小手后有时用纸擦着会带血,可能是例假里的血。”

例假?赵姨都多大年纪了,56岁了,会还有月经?这个年纪多数人都绝经了,尽管会有少数的例外。

这可是一条重要线索,不能轻易放过,医生的一项重要本领就是善于从看似无意的闲聊中抓住有利于诊病的蛛丝马迹,这除了理论的熟知,更要经验的积累,关键还是要在平时进行有意识的训练。

“赵姨一直还有例假吗?”我追问着。

“停了好些年了,也不知为什么,今年年初又开始来了,估计我小肚子有些痛可能是痛经,我年轻时就痛经,后来生孩子后就好了,也怪我跳舞跳得太猛了,不然这例假也不会又来了,看来是抖动太厉害,让人烦死。

哎呀,我跟你个男人说这些个干嘛呀,你又不是妇科医生,你问这些个干什么?”

晕,晕,晕!汗,汗,汗!这赵姨,我是该说她无知呢还是该说她可爱呢?让我说什么好!例假停了好些年又来了?还痛经?跳舞跳得太猛,抖动就把例假给抖出来了?

按她的意思,难不成是跳出血了?我的天啦,这,这,这也太让人哭笑不得了吧?当然,这只是我心里的“自言自语”,我哪有胆量把这些话说出来。

绝经后还有异常的阴道出血,这个得高度警惕妇科问题啊,最必须警惕妇科癌症,特别是子宫的癌症。

但这个时候我不能轻易说出癌字,以免吓着赵姨,我也只是基于临床经验的初步怀疑,不是妇科医生,我连最基本的妇检都做不了,没有充分的证据,万一不是癌症,会增加她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赵姨,尽管我不是妇科医生,但我毕竟也是学医的啊,妇科多少也懂一点啦。这样吧,赵姨,等下我先初步给你验一下血,然后我帮您找一个妇科医生去看一看,您的这个出血可不是例假那么简单哦,要进一步检查。”

“多大一点事啊,你们医生就是事多,喜欢把简单的事弄复杂,不会有事的。”赵姨的嘴还在硬,人都有潜意识的否认得病的本能。

说实话,赵姨的这种心理还真不是个别现象,多数人倾向于把好事放大,而把坏事(当然包括生病这类事)往小里想,甚至有意无意忽略。

所以,对一些表现出来的不舒服症状会想当然自我安慰一下,找各种不用去医院的借口。

去了医院,医生当然不会像一般人那样考虑过于简单,会尽可能排除各种可能的情况,有时需要借助一些检查,很多人就会觉得医生大惊小怪,把小事弄大,甚至有的人认为医生是别有用心,故意做很多检查目的是为了赚钱,尽管我不能排除少数这种可能,特别是一些不正规的私人诊所目的在于赚钱。

但多数情况下,医生绝不可能纯粹为了赚钱而安排检查,如果你就是要这样想,那你就签个字,有问题不要怪医生,不做检查也行,但后果得自己承担,医生肯定不会逼你做的,医生让你做,你拒绝做,后来有事了,反过来又怪医生,这是强盗式思维。

想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想要查清楚病,又不想做检查,逻辑不通。

面对赵姨显而易见的异常表现,作为医生,我当然不能就此放过,否则万一有事,不只是对不起朋友何星,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我说:“那可不行,赵姨,这一次您一定得听我的,我帮您安排好,您不用操心。”一边说着,我一边在电脑中开出血常规的化验项目,然后指导着她去验血。

验血的报告出来,结果提示血色素为75g/L,这是中度贫血,考虑到她说的所谓“例假”,应该慢性失血有较长一段时间了,只不过因为是慢性少量失血,

所以她也逐渐适应了,这也正是为什么她一般情况下并没有太明显的头晕表现,但随着贫血的加重,最终仍是会有贫血的表现,比如头晕,面色苍白等。现在我当然不能任由她的贫血继续下去,得尽早处理。

可以肯定这不是正常的“月经”,要么是功能性的子宫出血,要么就是肿瘤相关的阴道出血。

比如,子宫黏膜下肌瘤、子宫内膜癌、子宫肉瘤等,考虑到她的肥胖体型以及高血压糖尿病史,我的直觉高度怀疑子宫内膜癌可能性较大,有必要进行分段诊刮,视情况可考虑宫腔镜检查并取活检。

我联系了一个认识的妇科医生,把赵姨的情况说了下,我让丁姨陪着赵姨去妇科找那个我联系好的妇科医生,并交代赵姨到时把检查结果和医生看病的记录拿给我看。

这事就算暂时告一小段落,等待妇科医生那边的检查结果。

(二)

由于每天的工作太忙,加上也交代清楚了,只待赵姨把检查结果拿给我看,所以我也就没主动去问。但过了一个多星期,有天我突然想起来,不对啊,怎么还没有消息?

赶紧给何星打电话了解情况,何星说:“我妈那天回来,似乎有些心事,但追问说没事,说你让她看妇科去了,妇科医生说调养调养几天就好了,当时我想你也不懂妇科,问你也没用,就没给你打电话。我看她弄了些中草药回来吃,说是医生开的,可以治好她的病,我一想既然是医生开的,肯定没问题。”

我一听,这太不正常了,肯定有问题,我交代赵姨让把妇科检查结果和医生记录到时拿给我看,结果弄成了医生给开中草药吃,不可能啊,以我对那位妇科医生的了解,她不可能开中药,关键是我们西医哪懂什么中医中药?我得问清楚。

我挂断何星的电话,立马给我那个认识的妇科医生打电话:“X医生,你好!上周给你介绍了一个我的熟人找你看病,还有印象吗?就是那个阴道不规则出血的。”

“当然有印象,岂止是有印象,印象深着呢,我那天给她做了妇检,怀疑是子宫内膜癌,然后给她安排做了诊刮,当时我的初步印象就是子宫癌。

两天后病理报告出来,跟我的判断相符,确认是子宫内膜癌,那天她拿着报告,哭得呼天抢地,问我怎么办?是不是要死了?我叫她不要紧张,安慰她说没事的,让她住院全面检查,看情况可能要手术。

她死活不肯住院,说回家商量商量再说,还说要去找你,听她这样一说,我就跟她说,到时如果要住院,可以随时来找我。难道她后来没找你吗?”X医生说话像机关枪,嗒嗒嗒,一口气可以说一长串话,麻利干脆。

我的天啊!这真是中国大妈中国老阿姨啊,玩我啊!居然两面手法,那边瞒着何星这边瞒着我,那她这几天做什么去了?吃草药?哪个医生开的?这是要害死人的节奏啊!我赶紧给何星电话,把了解到的情况全部给他说了,何星当时就急了,电话中就哭了,我还真是第一次听他哭,

尽管平时因为他妈那脾气和爱八卦,没少吵闹,但真听自己的娘得癌症了,谁能不伤心痛哭?何星一边抽泣着一边说,还以为只是小病,医生开了些草药回家吃就行,哪知道是癌症这么大的事他妈还瞒着他,而且还不知从哪开来一些破草药。

我说你一大男人哭什么啊?赶紧带你妈妈来找我。

挂断电话我,我心里那个气啊,这哪里的医生啊,动不动给人开中草药治疗?也不看看是什么情况!应该不像是正规医院的中医科医生给开的,正规医院的中医一般不至于这么做。

心里正想着呢,何星的电话又来了,说他妈死活不肯来我这,说她每天在吃草药,不是正治着吗?这,这,这是洗脑了啊!

到底遇到什么高人啊?看来我得亲自登门了。我说,好吧,晚上我去你家。由于我一心想着赵姨的病,下班后也顾不上回家,先直接赶往何星家。

一到何星家,何星就从房间里提拉着一大袋的中草药出来给我看:“潘,你看,这就是我妈不知从哪开来的一堆草药!我得找这个人算账,刚才问我妈,她死活不肯说,说人家要救她的命,我还找人家算账,说我没有良心。你来得正是时候,我妈正生着闷气呢。”

好家伙,说得我是胆战心惊,赵姨什么风格,我是知道的,也领教过,看来今天得啃硬骨头了。我上前跟赵姨打招呼:“赵姨,怎么啦?生气呢?生气可不好,伤身体。”

“小潘,你来得正好,我问你,你说这个死不听话的何星说要找那个要救我命的人算账,有这样没良心的吗?如果你给人看病,救人家的命,人家的儿子还找你算账,你什么感受?这样做还算个人吗?”

“那当然会非常失望气愤,人要讲良心,赵姨,我支持您。”我欲擒故纵,这个时候当然得要先顺着她,不能一开始就把沟通之门给堵死,得先站到她这边。

得到支持,赵姨似乎舒缓了,我抓紧机会继续说:“赵姨,何星是您儿子,他当然担心您,为了您好,心里急。我也担心着呢,心里也非常着急,这不,一下班就急着过来看望您。上次把你介绍安排给妇科医生去看后,我一直惦记着呢,交代您把检查结果拿来我看,但一直没消息,所以心里急得不行。”

“小潘啊,说起这个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是我失信于你,答应你的事没做到,但我估摸着你也不是治妇科病的,就想着不去麻烦你。”

“我说赵姨啊,我没把您当外人,您可是把我当外人了,我是谁啊?何星的好朋友,您不找我找谁?没错,一般的妇科病我不看,但肿瘤我看啊,而且我至少可以给您参考参考不是?您连这个机会都不肯给我,看来是瞧不起我哦,觉得我水平低,我可有点伤心啊。”我尽可能以轻松的口吻笑着说,以缓解紧张气氛。

“小潘,你可别这么说,让我怪不好意思的。我当时拿着那个报告也是蒙了啊,想死的心都有了,癌症啊,得癌症还有不死的吗?我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这辈子算是活到头了。也不怕你笑话我,我当时拿着那个报告单哭得我是脸红眼肿,头重脚轻走出医院的。不过,老天爷待我不薄,我出一门,碰到一个病友,她看我眼睛肿肿的,对我挺关心,我们就聊起来了,这一聊,原来她也得的这个癌症,你说巧不巧。”

我一听,心里一惊,心想完了完了,估计是碰到骗子中介了。

“那然后呢?”我追问着。

“然后我就问她什么时候得的这个病?她说好些年了,现在全好了,这次是来医院复查。我一听来了精神,问她怎么好的?是做了手术好了吗?我说我刚从医院出来呢,医生让我全面检查然后考虑做手术。

她一听,说根本不用做手术,还说多少人得了癌症做完手术马上就不行了,说她碰到一个好医生,有治癌的妙方,但政府一直不承认他,所以他只能默默在民间救死扶伤。我就问她,现在这个医生在哪?能带我去找他吗?她说这个医生一般人不接见,我一听急了,可不能就这样放弃,我就求她帮帮忙介绍介绍。”

我说:“然后是不是她就说,看你挺实诚的像个好人,也算是缘分一场,就帮你一次吧,然后就带你去找那个医生了是吗?“

“对啊,你咋知道的?”赵姨似乎马上反应过来,“不对,你这是反话正说,讽刺人。难道我看起来不实诚不像个好人吗?”

“赵姨,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您继续说,我听着,那后来呢?”

“后来我跟她叫了辆的士,东绕西绕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胡同,在车上她反复交代我,这个医生不轻易见陌生人,让我不要问人家姓名,不要泄露他的行踪,不然以后想见他就见不到了。我想着人家这么热心帮我,我也不能失信于人,就满口答应。”

“再后来呢?是不是开了这一大麻袋的中草药?”我指着刚才何星从房间里提拉出来的那一麻袋中草药说。

“是啊,当时他还只同意给我开一个星期的药,我心想,多有良心的医生,人家压根儿不是冲着钱,不像你们大医院有的医生,看个感冒也不问人家要不要就动不动给开一大堆的药。就冲这一点,我觉得这医生确实是藏在民间的好医生,可惜了,国家不承认,好人反倒受压制,这个世道也太不公平了。”

我晕啊,这么明显的骗局,欲擒故纵的手段而已,我可怜的赵姨啊,还为人家鸣不平。

我问:“赵姨啊,你先别急着夸人家,说一说那为什么还是开了这么一大麻袋的东西回来?”

“什么开了这么一大麻袋的东西,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是药,是我的救命药!是我跪着求他,加上那个带我去的好心病友帮我一起求情,人家医生才勉强同意给我开了三个月的药,我当时想,好不容易来了,就多开点,他这么难找,万一以后找不到怎么办?”

三个月的药?我的天!我问:“那花了多少钱啊?”

“一万,不贵,三个月的药也才一万,我听说在你们大医院做个手术或做个什么化疗,动不动就好几万甚至好几十万,有几个治得起啊?一万元钱就能治好癌症,太便宜了。”

我差点晕倒,这是受骗了还要对骗子感恩戴德啊!我服了这些个骗子。

“您怎么带了那么多钱在身上?”“你傻啊,我会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我有卡啊。”倒也是,这么时髦的阿姨,银行卡或是信用卡肯定会有的,一两万元钱小意思。只是这钱被骗得也太冤了,被骗得团团转还执迷不悟对骗子大加赞赏,我彻底无语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要怎样才能让赵姨明白这是一场骗局呢?尽管这个骗局非常低级,但赵姨已经中了魔,此时我的脑细胞完全不够用,咋办咋办?我要疯了!

明知是骗子,却又不能轻易揭穿,一是赵姨可能已经对骗子深信不疑,即便是对我和她儿子何星的话也不会相信,二是万一她真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以她的性格和行事风格,难保不做出什么极端的事,真让人纠结。

但又不能就此作罢,任由赵姨继续这样折腾下去,浪费钱财是小事,关键是耽误事,必须要想办法让她迷途知返,尽早开始正规的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找了个机会,和何星悄悄商量了一下对策,回来后我跟赵姨说:“赵姨,您是相信我和何星的话多一些还是那个好心的病友和医生的话多一些?”

“那也得分什么事?这个事我更相信他们,你们救不了我,他能!”

可见,人的脑子一旦“中毒”了,解毒可不是件易事,得,我继续耐着性子:“难道您认为我们会害你吗?何星可是您的亲儿子啊!”

“你们当然不会害我,但关键是你们也救不了我。小潘,你别怪我说话直,尽管你是医生,但在癌症这个事上,你们这些大医院的医生还真没什么招,除了手术就是手术,我都听得多了,手术做一个死一个。”天啦,这都是哪听来的谣言啊,但这个时候,我并不是来跟她辩论的,而是要说服她迷途知返,所以,我得继续“忍辱负重”。

“赵姨,您愿不愿明天带我去医院门口走一走,说不定还能碰上您说的那个好心病友呢。”

“哪会总那么巧?人家也是病人,刚好那天来医院复查,哪会天天在医院门口转悠?我们那天也是有缘才遇上的,是老天要救我,才让我遇到这么个帮我的贵人,那天我要拿钱谢她,她死活不要呢,真要是再遇到,我一定得感谢她。”给她钱表示感谢,她死活不要。晕,这是想放长线继续钓大鱼、舍小钱骗大钱啊,故意营造“真实”、“好人”骗局啊!

我说:“赵姨,那可不一定,可能遇到的概率不小哦,因为人家本就是在那里钓鱼的。”

“说什么呢?小潘,你这是什么意思?钓鱼,钓什么鱼?人家才不是钓鱼的。”

“赵姨,我的意思是人家就是守在医院门口,专门找像您这样从医院垂头丧气出来的、哭红了眼出来的人,然后把你介绍到所谓的神医那里去,说白了,就是骗子的同伙,那个所谓的民间医生其实是骗子。”

赵姨一听,立马跳起来了,那架势,是要立马吃了我:“你胡说什么?胡说什么!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看来,尽管很小心,还是惹火了她,我冒出一身的冷汗。

何星赶紧过来帮忙:“妈,您别这样好不好,您是相信别人还是相信我们,我们会害您吗?人家潘医生天天在医院,什么没见过啊?既然您认为不可能,那明天跟我们去医院门口有什么害处呢?您不是还想感谢人家吗?能碰到最好,不能碰到也没什么损失不是?”

“我才不听你个没良心的瞎胡扯,要去你们去,我不去。”

谈话就此被彻底终结,毫无商量余地。面对如此执迷不悟的人,作为儿子的何星,以及作为医生的我,都束手无策,只能慢慢再想办法了。

这真是:神医妙方送上门,骗子也被捧成仙。骗子的手段看似低级甚至可笑至极,但总能让人相信。骗子并不高明,只不过是他抓住了病人病急乱投医的心态以及人本能都有的急切求生欲望,另外,他们还耍了一些所谓的计谋手段,比如欲擒故纵。

天无绝人之路,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

我让何星去报了案,加上之前也不断接到类似报案,医院所在辖区派出所联合医院保卫科通过视频监控摄像头以及便衣卧底,将几个涉嫌截留病人介绍到黑诊所的骗子一举抓获。

第一时间获知这个消息后,我立马打电话告诉何星,让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妈妈,但即便如此,赵姨仍是执迷不悟,说我们是串通骗她的,还拿着扫帚要将何星赶出家门,说他是个不孝子。

看来,必须要让她眼见为实,我了解到当晚电视台生活频道会报道这则新闻,于是让何星到时一定要让赵姨看这则新闻报道,同时做好两手准备,把这则电视新闻录下来,万一赵姨顽固不化就是不肯看,等她心情好些的时候给她看。

好在,事情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向发展了,由于赵姨平时也爱看看电视,当晚在电视中看到了这则新闻报道,在电视画面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好心病友”身影,她醒悟了。

事实上,她的病从吃上这个所谓的救命秘方后根本没有一点好转,只是在此之前,赵姨根本就不肯承认这一点,完全是被洗脑了执迷不悟。还好,耽误不算太久。

我将一切安排妥当,抓紧时间住院,经全面检查,赵姨的子宫内膜癌还算是比较早期,做了手术,手术后又做了放疗。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她恢复得也不错,现在正在随访定期复查中。

经历这件事后,赵姨的心态也比以前平和了,阳光总在风雨后。

(三)

为什么“神医”和“灵丹妙药”如此让人痴迷?

原因之一就是盲从跟风心理,还有就是抓救命稻草心理,再有就是所谓的“见到疗效”。但细究起来,其所谓的“疗效”常常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把事情发生的“先后关系”等同于“因果关系”。

得了某个病,吃了某个所谓的偏方秘方或稀有贵重补药补品,然后感觉病似乎“好些了”,于是就想当然下结论说是这个偏方或补药补品起的作用。

但他却不会傻到把这个“病好些了”归结为吃了米饭或吃了青菜之类的平常之物,其实吃这些东西也跟“病好些了”有先后的关系,先吃了青菜,然后“病好了些”,为什么就没人把功劳归到青菜身上?

其实,吃了某个东西“感觉病好了些”可能并不是这个东西起了作用,也许只是暂时的心理安慰作用,真实的病情其实仍在继续发展,或者纯粹只是时间上存在先后关系,也就是说,是纯粹的巧合。

把“先后关系”等同于“因果关系”,是很多人的思维误区,生活中也很常见,多数危害不大,但涉及治病,就要时刻提醒自己跳出误区,仔细想一想。

还有一种情况,有的人所谓“癌症”其实根本没确诊。经常有病人或家属拿着CT或磁共振之类的影像检查报告单来找我就诊,报告单上写着“XX癌可能“,或“不排除XX癌”,问:“医生,得了这个癌,能不能治?严不严重?”

我说:“你怎么这么肯定就是癌?这个检查只是怀疑而已,是不是真的是癌症还不一定呢,光凭这个报告单还不能确诊,既然没有确诊,何来能不能治、严不严重的问题?要进一步检查才行。”

病人一听,急了,要么是嫌我医术太差(报告单上不是白纸黑字写着癌字吗?怎么还说没确诊?这医生水平也太次了!),要么可能是嫌进一步检查太麻烦或觉得没必要,甚至认为我是为了赚他的检查费,反正最后是拍拍屁股走了。

走了之后呢?他可没有闲着,回到家找郎中,或打听到的,或听人介绍的,或郎中主动送上门的,反正最后开了些不知什么道道的神药或偏方秘方,甚或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其他东西,比如各种少见的难得的所谓补物,特点是“贵”、“稀有”。

后来的结果是:病人没死,活得好好的。

这下不得了,由此他们得出结论:吃某某药、用某某方子或吃某某补品治好了他的癌症,这东西真是效果好,可以治好癌症,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越传越离谱。

于是,其他真得了癌症的人也跟着效仿,害人不浅。其实,我前面说了,他这个所谓的“癌症”根本没有确诊,可能根本就不是癌症。如果有人怀疑他这个癌症的诊断,他会说,是正规大医院医生诊断的啊,白纸黑字写着清清楚楚,怎么会有错?

其实,医院什么时候诊断了是癌症?只是一个CT、B超或磁共振检查之类的影像报告初步怀疑肿瘤可能,甚至只是不能完全排除肿瘤可能,仅仅因为影像诊断报告中有“肿瘤”或“癌”字眼,完全无视其他修饰词,就下结论是得了癌症?

谁下的诊断?根本就没有最后确诊,如果进一步检查,也许压根儿就不是癌症,或者有的肿瘤本就可以不干预而存活很多年,比如某些惰性淋巴瘤。

得了癌症吃些什么偏方秘方或稀奇古怪的补药补品就好了的或者不治就好了的,除了前面说到的暂时心理安慰起作用,估计有不少人是属于这种癌症根本没有最终确诊的情况。

说是到医院诊断了癌症,其实可能根本就没好好全面检查并诊断,只是凭一两个检查报告单,或断章取义理解医生的话就自行下结论得了癌症,然后就开始所谓的治疗。癌症的诊断可不是仅凭一张CT或B超或磁共振之类的影像报告单就能诊断的。

甚至还有一种可能,有些人连基本概念都没弄清楚,把肿瘤等同癌症,以为长了肿瘤就是得了癌症,很多所谓的神医大师也是这个认识水平。其实,肿瘤有良性和恶性之分,良性肿瘤多数没有什么危害,有的只要手术切掉就好,有的根本不用管它,观察定期随访就行。

可有的人不知道这一点,一听得了肿瘤,以为就肯定是得了癌症,吓得半死,但他不找专业的医生咨询了解,想当然就认为是得了癌症,或者被别有用心的所谓江湖郎中或神医大师所误导。

于是,开始吃某种“神药”或“贵重的补物”,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他没有死,他活得好好的,于是到处说,吃这个“神药”或“补物”让他活下来了,这药真神啊。

社会上盛传着各种吃某些偏方秘方或稀有补物就好了的所谓癌症治愈案例,很多其实是别有用心的人瞎编的。

病房里经常有人偷偷摸摸发一些卖神药或卖补品的所谓“书”或“报纸”、“杂志”,里面全是瞎编的治愈癌症的案例,这些“书”或“报纸”、“杂志”本身就是假的,是骗子自己印刷装订的,想怎么写都行。

多数人没有专业知识,或者因为病急乱投医,被蒙了眼,难辨真相。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切记不要相信。

病急乱投医,是大多数人都有的心理,而“神医”骗子们正是利用了人的这种心理。其实简单几招就能辨识出江湖“神医”或“大师”,以下几种情况要警惕:

1. 主动送上门、过于热心的;

2. 假装不在乎钱的,老套的欲擒故纵手法;

3. 所谓隐藏在民间的大师,真正的大师不会藏在民间,好的东西应该正大光明拿出来造福大众,而不是躲躲藏藏,否则多半是别有用心;

4. 到处张贴小广告,到病房分发“报纸”、“杂志”、“书”,这些报纸杂志和书籍无一例外都是没有书号和刊号的假报纸假杂志假书,而里面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是要推销他们的药或补品,疗效肯定好,副作用肯定小甚至没有副作用,

里面的案例故事有病人姓名、照片、地址,弄得有模有样,搞得跟真的似的;有的还会弄些“XX协会或学会”或XX政府卫生部门,甚至放上权威肿瘤专家的照片,这些照片倒可能是真的,也可能确有其人,但却是盗用的照片;

5. 极力把正规医院的治疗说得一无是处;

6. 包给你治好,包治百病。

其实,仔细想一想,骗子的手段真的一点都不高明,非常好识别,最关键是要抛弃病急乱投医的心理,保持基本的理性,提高警惕。

神医大师送上门,灵丹妙药治百病,伤口撒盐式的痛,当警惕!(摘自《谈“情”说“癌”》)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广场舞大妈脸色苍白原来是这个病,医生不顾一切这样做,救了一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