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后线治疗如何选择?体力状况差的II/III期NSCLC大分割放疗更好丨肿瘤情报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每天1分钟,给你肿瘤圈内的专业“谈资”!(如需文献原文,可加小编微信yxj_oncology获取)

要点提示

  1. JAMA Oncology: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西妥昔单抗+Avelumab再挑战可行

  2. JAMA Oncology:体力状况差的II/III期NSCLC,大分割放疗不优于常规分割放疗

  3. JAMA Oncology:儿童癌症治疗期间听力监测共识发布

  4. Blood: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Brentuximab vedotin+纳武利尤单抗疗效初显

01 JAMA

Oncology: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西妥昔单抗+Avelumab再挑战可行

一项单臂、多中心、II期临床试验CAVE发现,抗EGFR一线治疗有效的化疗难治性RAS野生型(WT)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可再次使用西妥昔单抗+Avelumab作为三线或四线治疗。研究结果发表于JAMA Oncology杂志。

官网截图

该研究于2018年8月至2020年2月纳入一线化疗加抗EGFR药物治疗完全或部分缓解、出现获得性耐药、二线治疗失败的RAS WT mCRC患者,接受Avelumab(10 mg/kg,每2周一次)和西妥昔单抗(400 mg/m2,随后250 mg/m2,每周一次)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作用。

结果显示,研究共入选了77例患者,其中71例微卫星稳定(MSS),3例微卫星高度不稳定,3例未知。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中位总生存期(OS)为11.6个月(95%CI 8.4-14.8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3.6个月(95%CI 3.2-4.1个月)。常见的3级不良事件为皮疹(11例,14%)和腹泻(3例,4%)。

研究还发现,在治疗前进行血浆ctDNA分析或有助于选择可能获益的患者。在77例患者中,有67例(87%)患者通过基线血浆循环肿瘤DNA(ctDNA)分析KRAS、NRAS、BRAF和EGFR-S492R变异是可行的。其中48例为WT型,19例为突变型。

RAS/BRAF WT ctDNA患者的中位OS为17.3个月(95%CI 12.5-22.0个月),而ctDNA突变患者的中位OS为10.4个月(95%CI 7.2-13.6个月)(HR 0.49;95%CI 0.27-0.90;P=0.02)。RAS/BRAF WT患者的中位PFS为4.1个月(95%CI 2.9-5.2个月),而ctDNA突变患者的中位PFS为3.0个月(95%CI 2.6-3.5个月)(HR 0.42;95%CI 0.23-0.75;P=0.004)。

02 JAMA Oncology:体力状况差的II/III期NSCLC,大分割放疗不优于常规分割放疗

一项非盲、III期随机临床试验发现,对于不适合同步放化疗的II/III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大分割图像引导放疗(IGRT,60 Gy/15分割)并不优于常规分割放疗(CFRT,60 Gy/30分割)。研究结果发表于JAMA Oncology杂志。

官网截图

研究入组了来自多家美国机构的103例患者,并分析了其中96例II/III期NSCLC、Zubrod体力状况评分≥2、在过去6个月内体重减轻超过10%,和/或在肿瘤学会诊后不适合同步放化疗的患者。患者于2012年11月13日至2018年8月28日入组,中位随访时间为8.7(3.6-19.9)个月。分析了2018年9月14日至2021年4月11日期间的数据。

数据显示,大分割IGRT组(n=50)和CFRT组(n=46)的1年OS率无显著差异[37.7%(95%CI 24.2%-51.0%)vs 44.6%(95%CI 29.9%-58.3%);P=0.29]。两组患者的中位OS、PFS、到局部失败的时间、到远处转移的时间以及≥3级毒性反应也没有显著差异。

研究人员表示,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验证这些放疗方案之间的等效性。不过,对于经过充分选择的NSCLC患者(即外周原发性肿瘤和局限性纵隔/肺门淋巴结肿大),鉴于大分割放疗方案的便利性,其可能是适当的治疗选择。

03 JAMA Oncology:儿童癌症治疗期间听力监测共识发布

8月12日,JAMA Oncology杂志在线发表了国际儿童肿瘤协会支持治疗共识报告,提出了关于儿童癌症治疗期间听力监测的年龄适宜检测、时机和频率的建议。

官网截图

共识指出,接受耳毒性癌症治疗(铂类药物、颅骨照射和/或脑外科手术)的儿童需要了解基线病史、监测中耳和内耳功能,并在每次听力随访时评估耳鸣。

至少,应在治疗前和治疗结束时进行适合年龄的检测。理想情况下,在每个顺铂化疗周期前,应根据患者个体、具体疾病、可行性和可用资源的情况考虑听力测试和咨询。

04 Blood: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Brentuximab vedotin+纳武利尤单抗疗效初显

一项3年随访研究发现,Brentuximab vedotin(BV)和纳武利尤单抗(Nivo)交错或同步给药,作为复发/难治性(r/r)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患者的一线挽救治疗,具有持久的疗效和惊人的PFS,尤其是在直接进行移植的患者中,且无额外的毒性问题。研究发表于Blood杂志。

官网截图

这是一项I-II期研究,在第1部分和第2部分中,患者在第1周期接受BV和Nivo交错给药,随后在第2-4周期的同一天给药。在第3部分中,所有4个周期的两种研究药物均在同一天给药。研究治疗结束时,患者可根据研究者的判断接受自体干细胞移植(ASCT)。

结果显示,客观缓解率(ORR;n=91)为85%,67%达到完全缓解(CR)。在中位随访34.3个月时,在研究治疗后直接接受ASCT的患者的3年估算PFS率为91%(95%CI 79%-96%),3年OS率为93%(95%CI 85%-97%)。

ASCT前最常见的不良事件为恶心(52%)和输液反应(43%),均为1级或2级。共有16例患者(18%)发生需要全身性皮质类固醇治疗的免疫相关不良事件。外周血免疫特征与活化的T细胞应答一致。与无反应的患者相比,有反应的患者肿瘤中CD30的中位基因表达更高。

参考资料:

[1]Martinelli E,Martini G,Famiglietti V,et al.Cetuximab Rechallenge Plus Avelumab in Pretreated Patients With RAS Wild-type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The Phase 2 Single-Arm Clinical CAVE Trial.JAMA Oncol.2021 Aug 12.doi:10.1001/jamaoncol.2021.2915.

[2]Iyengar P,Zhang-Velten E,Court L,et al.Accelerated Hypofractionated Image-Guided vs Conventional Radio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Stage II/III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nd Poor Performance Status: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AMA Oncol.2021 Aug 12.doi:10.1001/jamaoncol.2021.3186.

[3]Society of Paediatric Oncology Supportive Care Committee.Recommendations for Age-Appropriate Testing,Timing,and Frequency of Audiologic Monitoring During Childhood Cancer Treatment:An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Paediatric Oncology Supportive Care Consensus Report.JAMA Oncol.2021 Aug 12.doi:10.1001/jamaoncol.2021.2697.

[4]Ranjana H.Advani,Alison J.Moskowitz,et al.Brentuximab vedotin in combination with nivolumab in relapsed or refractory Hodgkin lymphoma:3-year study results.Blood(2021)138(6):427–438.

– End –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RAS野生型转移性结直肠癌后线治疗如何选择?体力状况差的II/III期NSCLC大分割放疗更好丨肿瘤情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