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记录老公罹患肝癌的治疗全过程:其实肝移植是唯一能治愈的方法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老婆,我明晚回来,你能帮我联系湘雅附二医院住院吗?医生说我90%是肝癌。”

“好,别急,回来再说!”

放下电话,我赶紧挂号。以前看到癌症两个字,很可怕,它夺去了一些朋友或朋友亲戚的命。今天看到癌症两个字,更可怕,因为它就生长在我爱人的肝脏上。

一:湘雅医院就诊记

2020年12月20日,老公体检甲胎蛋白89,超标!21号做增强彩超和增强CT,结论:多发结节,有供血,考虑肝癌。23号返回长沙,24号住进湘雅附二,28号各种检查做完,召开MDT,八个专家会诊,最后结论是肝癌中期,最佳治疗方案,马上做放射介入,尽快进行肝移植。

29号转入放射介入科,30号做介入,从大腿主动脉开一个1㎝的小口子,然后通过仪器将药物送达到肝脏,并掐断肿瘤的供血。手术前,医生进行术前谈话时念及种种可怕结果一般都会吓死人,好在旁边都是做过介入的,他们说别听别怕,签字就是。

手术后,还好不是很痛,医生通知说“反正你们要换肝,给你们做了最便宜的16000元”。那时我才知道,同样的是介入手术,有要一万多的,有三万多的,还有七万多的。

29号做完介入,还是没法跟我老公说换肝,因为他一直希望只是良性肿瘤,而不是恶性肝癌。我去找了主管菜医师,塞给他2000元的红包,当时他收下了,让我去找肝脏移植科李教授,并告诉我李教授的电话。

第一次见到李教授,他为人和蔼,面带笑容,说话给人以诚实可靠的感觉,他给我认真分析病情和治疗方案,他说,介入和切除,都是不能断根的,复发率较高,唯有移植,才有可能治愈。

听完以后,我却一直不知道怎么跟我老公开口。老公得肝癌的事,我不敢告诉女儿,她的孩子还只有两岁多,平时很忙,性格急躁,我怕她承受不来,只是偷偷地告诉了性格温和一点的女婿。

我也不敢告诉已经78岁的母亲,母亲已经生病了,一直在轮椅上,她一旦知道会加重病情,危及生命。偌大的世界,我不愿意把痛苦分享给别人,同事,朋友,亲戚,我一个都不想说。

最后,我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弟弟,那一刻,我哭了,但我真正流出眼泪的,就只有这一次。我不能哭,要把笑脸留给我的爱人;我也没有时间哭,肝癌这个新课题我还有好多事需要学习,了解,实施。

30号那天,我有演出,好不容易跟医生说,让女儿代替我守护她爸爸半天,女儿做了核酸检测,才特事特办允许进病房半天。住院的时候,正是疫情防控期间,任何人不能来医院探望,我姨妈及她儿子差点和保安争议动手,还是没能进病房。

所有的事情我只能一个人扛着。他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日渐消瘦。凌晨3点15分,他好不容易睡着了,不到30平方米的病房里6个病人,6个陪人,响着此起彼伏的鼾声。我透过窗户看到月亮高挂在树梢,这是唯一的和外界对话的机会了。

元旦到了,做完介入已经第三天,我们出院了。临走时,护士站把菜医师的2000元红包退给了我,我好感动。并且告诉我们,如果一个月内没有做移植的话,就又来再做一次介入。

二:反思过往,为何罹患肝癌?

出院后,我就一直在想,我老公为什么会得肝癌?凡事都有因果的,说起原因,其实有三。第一,乙肝。他15岁读高中时得过急性黄疸型肝炎,治好后,便一直有乙肝。

有乙肝是要终生服药的,但是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曾经发现他有乙肝后我去做过检查,这次又去检查了,还好没事。

为什么曾经的医生没有告诉我们,有乙肝的人要终生服药?都说医生救人,可那些知道乙肝要吃药却不说的医生简直就是在害人!有乙肝的人要终生服药,且终身不能喝酒。

否则,乙肝,肝硬化,肝癌,就是三部曲。他喜欢喝酒,年轻时就喜欢喝,常喝常醉。

第二,肝硬化,结节。十年前他就检查有肝硬化,有直径2㎝大小的结节。两年前医生曾下通告:今后不再喝酒还可以活20年,喝酒就只能活两年。

但我老公没放在心上,继续喝酒,熬夜!就在发现肝癌前的一个星期,凌晨2点13分,还喝酒开车,深夜发现无人无车便抄近道逆行,被电子眼抓拍,我的手机收到了违章通知,当时我就痛骂了他一顿,发现他患病后,想起这件事更是撕心裂肺的痛!

任何自己忽略的事,都会变成巴掌狠狠地打在自己脸上!报应来了,肝上的结节变成3.7CM,还不是一个,是三个。医生直接判断为肝癌,根本不用做活检。判定原因一是有乙肝,二是结节已有血供。第三,医生不告知,自己不重视。

为什么那么多医生原来看了有结节的结果,就没有一个说要治疗的?其实乙肝的人,不光要终身服抗病毒药,还要每半年就做一次肝癌的B超和CT,及时关注,及早预防!一旦发现有结节,就要开始治疗。

但这些,医生没说,老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恶补,已经晚了!我说的这些,是提醒有乙肝的人,不要犯同样的错,这个教训太沉重了!如果我是医生,我就会对每个乙肝病人说,但我不是,我就只能在这说,用这血的教训告知大家!

三:肝移植没想象中的可怕

做完介入手术后,我背着老公偷偷去找了肝脏移植科李教授,教授说你先做PET-CT ,看看结果,如果没有转移,就早做肝移植。1月4号,做了PET-CT,一个星期后出结果。

这个检查是全自费的,金额7466元,能检查出全身0.5cm以上的癌细胞,但辐射很大,规定检查后一天内不能接触孕妇和小孩。等待结果的日子,老公突然问我,如果已经转移了,怎么办呢?我说,那我们就开车出门,一路看风景,一路看名医。

我老公的肝脏上已经发现三个肿瘤,直径分别是4.3cm、2.3cm、2.3cm,还有一些小的,已经没办法切除治疗了。他现在慢慢开始面对肝癌这两个字了。发现的那天起,就戒烟戒酒了。

PET-CT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还好没有转移。现在我们面临选择,到底是介入加靶向药治疗呢?还是移植?我主张移植,但是他内心抗拒,一是因为手术有很大风险,二是因为手术需要很多钱。

我们又去了省人民医院看了肝病专家,他告诉我们要等介入将近一个月的时候再做检查,看看介入的效果,才能确定是否切除。

等待的过程中,我陪他去了惠州,他工作的地方,找到了中山医科大惠亚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和有关专家,他们都建议在惠亚医院做两次介入加免疫治疗,估计一个月时间,然后就可以回家过年。但我一直想着移植的事,坚持要回长沙,老公只好听我的。

临走时,很多他的朋友同事都劝说不要换肝,没有一个支持他移植的,还有好朋友给我们介绍了全国有名的中医。

我们想去北京和上海的大医院看看,无奈疫情期间出行不是很方便。我们是从惠州开车回长沙的,想着反正不上班了,就把车开回去。途经江西的时候,他说还没去过井冈山,于是我就陪他去了。

到长沙后,我们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了省人民医院的一个肝病专家朋友肖教授。他一点一点给我们解释,拿一张纸,罗列了各种治疗方法,结论是只有移植才有可能治愈。

听完这些,我们就直奔湘雅二医院,李教授让我们做了核酸检测,周一去住院登记。同时,我们也在省人民医院进行了登记。1月25号我们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移植科进行移植前的住院检测,29号出院。我老公是AB血型,医生告诉我们这个血型没有其他人排队,应该会很快,说不定年前就可以手术。

此时离过年只有12天了,我们就在家里安心的等,然后做好过年的准备。我们一直期望湘雅二医院的肝源比省人民医院的先来,毕竟湘雅医院的器官移植在全国也是有名气的。

我老公1.76米,原体重168斤,治病以来已经瘦了十二斤。2月5号,过小年,我们吃过中饭,正准备处理乡里来的土猪肉,就接到湘雅二医院的电话通知:下午5点前必须赶到医院,晚上做手术。

眼泪在我眼眶中闪烁,我的心砰砰直跳,好事来得太突然了。2月5号下午接到电话,肝源到了,现在开始不吃任何东西不喝水,下午5点赶到湘雅二医院,办理住院,预交20万,连上医保。

他洗了澡,换上医院的病号服。医生让他躺着睡觉,可他很久很久都没睡着。我一直没见到主刀医生,听说他现在就开始忙,取肝源,做手术前的各种准备,真是辛苦,看来今晚又要鏖战通宵了。

2月6号凌晨5点被护士叫醒,5点14分给女儿打电话,5点37分护士推着老公进了手术室。6点10分女儿赶到医院。凌晨时分,诺大手术室门外格外安静。除了我和女儿,其他就只有另一起做手术的家人,经聊天得知,他们是一个35岁换肾男子的家属,他家的亲人都来了,八九个。4小时后,换肾的男子出来了,打着点滴,还能说话,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

而我和女儿还在等,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女儿的闺蜜曾批评我,重大的事情女儿应该有知情权,我才告诉女儿。看来女儿也没我想象的那么脆弱,她也坚强,反过来劝我说,现在的换肝医术早已成熟,不用担心。

进手术室7个多小时了,中午1点13分的时候,主刀医生李教授推开手术室大门,让我们去看换出来的肝脏,女儿不敢看,我仔细看了,大约3斤左右,两页都有肿瘤被拉开了好几道横条,医生指给我看一个最大的4.7cm的是肿瘤,

而另外一个2.3cm的里面变成白色医生说是癌,还有一个2.3cm的,医生说可能通过介入已经坏死,具体的数据会做病理切片,一个星期出结果。也许是至亲的人,我仔细看鲜血淋漓的肝脏居然没有害怕。

医生说手术很顺利,肝源是本院一个脑血管堵塞意外死亡的中年人。我听了很高兴,感谢上苍保佑我们。等待的时间太漫长了,我没有看手机,脑袋一片空白,只由自己的心数着每一秒每一秒的跳动。

历时8小时21分,中午1点58分,老公出手术室,女儿跑到到ICU门口见到了爸爸,而我去拿东西没赶上。女儿说,他没醒,还不能说话。看来换肝的手术比换肾要大的多。

医生说,手术很顺利,你今晚可以回家,明早八点过来。我最喜欢看李教授的笑,他笑了,世界都安心了。感谢上苍,精心安排了一个爱笑的医生救了老公。

2月7日早上6点我就来到医院,只能在ICU门外等。8点李教授来查房了,他告诉我病人昨晚已醒,状态不错,让我约了床旁彩超和CT。老公在ICU呆一天,我也见不到人,只能在外面静静的坐着。

2月8日,周一,上午10点,老公由护士推着从ICU出来了,居然没用推床,坐着轮椅!老公笑了,进普通病房,我说恭喜他获得新生!他的肚子上插着4跟管子,下身插着导尿管,一共5根管子,5个袋子。

进普通病房后,护士扶着他站起来,然后慢慢坐到气垫床上。接着就是上监护仪、氧气、雾化机。输液一直输到午夜三点。晚上9点开始吃抗乙肝病毒的药,医生说这个药要终生服用。手术后没有打屁通气,就什么都不能吃,连水都不能喝,实在渴了就用棉签沾水涂嘴唇。

2月9日,开始吃抗排异的药。医生交代早上7点一次,晚上7点一次。吃药前两小时,吃药后一小时都不能吃东西。也就是说早上5-8点,晚上5-8点禁食。反正现在还不能吃东西,能吃东西的时候就要特别注意了。

早上6点半抽血检查。肝功能正常,各项指标还好,上午10点拆监护仪,拔导尿管。输液到午夜1点,晚上伤口处疼痛不已,医生打了止痛针才缓解一点。科普一下抗排异药,其实是降低自身免疫力,让身体与新的肝脏和谐共生。

现在每天都抽血,其中一项化验是药物浓度,如果高了,就会让自身免疫力过低,容易生病;如果低了,自身免疫力就会过高,与新移植的肝脏产生过度排异,浑身不舒服。这些是我原来一直不知道的。

2月10,早上6点半抽血,上午拆除了两根导管,还剩两根。上午做了彩超,发现肺部有积液,于是医生又进行了背部穿刺,在背上加了一根管子,导出积液。

2月11日除夕,凌晨5点他终于睡着了,我躺在椅子上,透过病房的窗口看到街上极其安静,只有街灯,偶尔一辆小车驶过。他整晚的不睡觉,我也没法睡,爱莫能助。他的弟弟和侄女来送中饭,晚上女儿和女婿带着小外孙过来了,他们不能进病房,我们就在病室外的楼梯间,吃了一顿特别的年夜饭!

2月12号,老公已经打屁通气了,可以喝水了,喝第一口水的时候,他说好甜啊。紧接着没多久,老公上了大厕所,我告诉了医生,医生说今天可以吃一点流质了。我把消息告诉老公的时候,他特别的开心,看着我准备食物,眼巴巴的就像个孩子,吃的时候还一边吃一边笑。

2月14号,拿到了2月10号做的CT报告,结果良好:移植肝边缘光滑,肝实质内未见异常密度影,增强扫描肝实质强化均匀,肝内外胆管未见明显扩张,胆囊未见显示,血管吻合口通畅,移植肝血液良好。

我问医生怎么没有胆?医生说所有做肝移植的病人都没有胆,在手术中切除了。到了晚上,他还是伤口疼痛,一直痛,根本没办法睡,只能又打止痛针,又吃安眠药。

2月16号,老公突然头痛欲裂,医生又增加了止痛针,可还是没有止住。他一句话也不说。医生让我们约了头部的核磁共振,但要过两天才能做。2月17号,他还是头痛,医生也觉得奇怪。

又换了一种止痛药,还是没什么效果。2月18号,早上醒来,他突然笑了,说头不痛了。医院终于正常上班了,我们做了头部核磁共振,结果出来后头部神经科的医生来进行了会诊,说头部没有问题,一年后做一次头部核磁复查。

真是奇了怪了,检查没有问题,可为什么就那么痛呢?为什么今天就神奇般的好了呢?从腊月二十八到现在,三个人的病房就只住了我们,对他的休息很有利,但他没有病友交流,有时候他消极,思想工作很难做。

今天终于来了一位新病人,姓邹,他是从贵州来的,为了等肝源已经在医院附近住了近一个月了。今天肝源到了,马上动手术。所幸的他只是肝硬化,在手术前已经做了套扎。他说他查了很多地方,还是觉得这个医院好,于是就下定决心来这个医院做肝移植。

2月19号,手术后第14天。到中午的时候他发烧了,38度3,医生说没有超过38度5是不能用药的,于是就给他物理降温,用酒精擦拭,用湿毛巾冷敷,但是温度一直没有降下来。

后来我又找医生要了两个冰袋,用薄薄的毛巾包着左右腋窝各夹一个,额头继续用湿毛巾敷,直到吃晚饭的时候稍微好一些,是37度9,还是低烧。到晚上9点突然又发高烧了,体温达到39.7度,我就去找了值班医生,给我开了一瓶小儿用的布洛芬凝液,并告诉我物理降温同时使用。

那个布洛芬凝液太神奇了,吃了一小瓶盖,半个小时后就降温了,体温恢复正常,36度5,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因为医生说过,病人就怕感冒发烧。隔壁病房里有个病友告诉我,他就是因为移植后一次感冒发烧,住院花了7万多,还差点见到死神了。

还有病友告诉我,有一个做了肝移植的,半年后看到各项指标都正常,就下河去游泳了,造成了感冒发高烧,没来得及赶到医院,就直接挂了。所以,做了肝移植的朋友要特别注意,不要感冒,不要发烧。

2月20号。早上的验血结果出来了,白蛋白已经从刚出手术室的23升到了39.5,接近了正常值最低值40,所以今天不用再打白蛋白了。

我们在医院的这几天里,一共输了人血白蛋白注射剂31瓶,每瓶378元,可以吃多少鸡哦!每周两次抽血检查。谷丙转氨酶从手术时的1185.3降到了79点多,偏高一点,其他指标都还好。

3月2号,手术第25天。我们终于出院了!牵着老公的手走出医院的那一刻,我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体重:发现肝癌前他168斤,手术前已瘦10斤,手术后又瘦24斤,一共瘦了34斤,出院体重134斤,恢复到当年结婚时的体重。在医院的25天,是磨难,更是新生!

“癌愈”——抗癌管家温馨寄语:

本文转载自知乎作者“雪碧”,罹患肝癌如果没有转移,肝移植确实是唯一能够痊愈的一个方法,但肝移植之后,康复护理就显得非常重要!首先,肝移植之后要吃抗排异类药物,就是降低自己的免疫力,与移植肝共存。

如果是免疫力太低,自己会生病;如果是免疫力太高,就会与移植肝有很大的排异反应,因此很多提高免疫力的东西都不能吃,比如说冬虫夏草、灵芝、人参、香菇、木耳等,这些可以提高免疫力的,都禁止食用。

另外,移植病人还不能吃西柚,因为西柚会影响肝脏对免疫抑制药的排泄,从而影响血药浓度。

其次,肝移植手术通常会割除胆囊,而胆囊是一个重要的消化器官,承载着浓缩和储存胆汁的责任。胆囊将胆汁浓缩4—10倍后暂时储存,在进食时集中排进胆道以适应人体集中进食的生活习惯。

此外,防止胆汁在胆道内逆流,进餐时碱性胆汁的集中排放,还可中和进肠道的胃酸,调节消化道内酸碱平衡。胆囊切除后则会产生一系列的不良反应和其他部位的病变。

因此,胆囊切除后的患者,第一要警惕消化不良,所以饮食要注意;第二大肠癌的发病率会增加,所以要定期检查肠镜!

“癌愈”是国内独家专注于肿瘤防复发监测、干预、管理为一体的癌症社群运营平台,平台内集聚了全国各地、不同癌种的资深病友,同时还配有经验丰富的抗癌管家,在这里,作为病友或家属,可以咨询病情、寻求办法,

如果癌友正面临着治疗方案的选择、正承受着化疗期的副作用痛苦、正为如何营养康复而苦恼,那么不妨加入癌愈病友互助交流群,寻求解决方法,如果您想加入,可私信发送“进群”,获取入群方式,期待我们抱团取暖、共同抗癌!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记录老公罹患肝癌的治疗全过程:其实肝移植是唯一能治愈的方法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