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EGFR-TKI靶向时代的一线优化选择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奥希替尼是目前在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中唯一*具有OS获益的EGFR-TKI单药。

总生存期(OS)是指从随机化开始至因任何原因引起死亡的时间,现阶段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目标是尽可能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减轻患者痛苦,使晚期NSCLC变为慢性病。进一步延长OS,不仅是患者和医生最关心的问题,也是评估肿瘤临床获益的金标准。

在延长OS的探索征程中,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从第一代发展到第三代,不断取得突破。奥希替尼是目前唯一一个在晚期EGFR突变NSCLC中获批一线治疗适应症的三代EGFR-TKI,它开创了EGFR-TKI能够让这类患者OS获益的先河,且安全性良好,达到了真正让晚期患者活得更久、活得更好的目的。

01

一/二代EGFR-TKI一线治疗均未取得OS的显著获益

目前已上市的一代EGFR-TKI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尽管多项III期研究奠定了一代EGFR-TKI一线治疗的地位,且相比化疗均能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期(PFS),但与对照组比较OS均没有显著获益[1]

随后,第二代EGFR-TKI也进行了相应探索,在LUX-LUNG 7研究[2]中,阿法替尼相比吉非替尼,中位PFS显著延长0.1个月(11.0个月 vs 10.9个月,HR=0.73,95%CI 0.57-0.95),但中位OS无显著获益(27.9个月 vs 24.5个月,HR=0.86,95%CI 0.66-1.12)。

并且在安全性方面,阿法替尼组41.9%的患者因不良反应需要调整剂量,而吉非替尼组仅为1.9%。ARCHER 1050研究[3] (排除脑转移)采用了达可替尼对比吉非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晚期NSCLC,结果显示中位PFS(14.7个月 vs 9.2个月,P<0.0001)和中位OS(34.1个月 vs 27个月,P =0.0155)均显著延长,但因研究采用了“序贯多重检验”的统计学策略,即在PFS显著获益的前提下才进行次要研究终点——客观缓解率(ORR)的检验,ORR显著获益后再进行最终的OS检验。

该研究中ORR(75% vs 72%,P=0.4234)没有获得统计学差异。因此,尽管OS较对照组延长了7.1个月,但按统计学的“游戏”规则,后续的OS也没有统计学意义。此外,在安全性方面,达可替尼组66.5%的患者因不良反应调整用药剂量,而吉非替尼组仅为8%。

图1. LUX-LUNG 7研究PFS和OS结果

图2. ARCHER 1050研究OS获益没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

02

FLAURA研究开创了OS获益的先河

以FLAURA研究为里程碑,突破了EGFR-TKI一线治疗无OS获益的困境,打开了EGFR-TKI靶向治疗的新局面。FLAURA研究是一项国际多中心、随机、双盲的Ⅲ期临床试验,旨在评估奥希替尼对比标准EGFR-TKI(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

主要研究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OS、ORR、缓解持续时间(DoR)、疾病控制率(DCR)、安全性和生活质量评分等。

2017年美国临床肿瘤协会首次公布了FLAURA研究结果[4],奥希替尼组的中位PFS长达18.9个月,对照组为10.2个月(HR=0.46,95%CI 0.37-0.57,p<0.001),并且奥希替尼在所有亚组均有一致的获益趋势。关键次要终点中枢神经系统(CNS)-PFS同样获得阳性结果,奥希替尼组CNS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52%。

其他次要终点中,奥希替尼组ORR高达80%,DCR高达97%,DoR长达17.2个月,并且与标准EGFR-TKI相比,≥3级不良事件发生率更低。基于此研究的优异结果,奥希替尼在国内外获批一线治疗EGFR突变(19del/L858R)阳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的适应症。

该研究的另一次要终点OS结果也同样优异,奥希替尼组中位OS显著延长(38.6个月 vs 31.8个月,HR=0.799,P=0.0462)。并且对照组中1/3的患者在标准治疗耐药后交叉接受了奥希替尼治疗,在这样的情况下,奥希替尼组OS仍有显著获益实属不易。

该研究结果的问世,表明了奥希替尼是目前唯一一个单药一线治疗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中位OS超过3年的EGFR-TKI药物[5]

非头对头研究比较,数据解读须谨慎

图3. 不同EGFR-TKI的PFS和OS获益结果汇总分析

在应国家药品审评中心(CDE)注册要求开展的FLAURA中国队列研究[6]中,入组了136名患者,其中19例纳入了全球队列结果分析,剩余117例是在全球队列之后继续招募入组的。

此次对中国人群数据分析的主要终点PFS与FLAURA全球研究趋势一致,奥希替尼和对照组的中位OS分别为33.1个月和25.7个月,奥希替尼的中位OS延长了7.4个月,与ITT人群获益趋势保持一致,有力地验证了奥希替尼在中国人群中具有同样的强效作用。

03

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地位无可撼动

另一项第三代EGFR-TKI阿美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晚期NSCLC的Ⅲ期AENEAS研究[7]中,入组了429例EGFR 19del或L858R突变的患者,1:1随机接受阿美替尼或吉非替尼一线治疗,主要终点为PFS,次要终点包括OS、ORR、DoR和安全性。

结果表明,阿美替尼的中位PFS(19.3个月 vs 9.9个月,HR=0.46,P<0.0001)及DoR(18.1个月 vs 8.3个月,HR=0.38 , P<0.0001)均显著延长,但是OS尚未成熟。

同样作为三代EGFR-TKI,尽管还没有头对头比较研究,但是通过现有研究数据分析,FLAURA研究中奥希替尼的数据成熟度为25%时,OS的HR=0.63,P=0.007,由于允许对照组进展后交叉使用奥希替尼,随着OS成熟度的升高,OS获益会被稀释,最终奥希替尼的中位OS的HR=0.80,P=0.046,仍具统计学差异。

而AENEAS研究中阿美替尼的数据成熟度为29%时,OS的HR=0.82,P=0.28,最终的OS是否能获益有待研究结果的公布才能揭晓。此外,尽管AENEAS是仅针对中国EGFR突变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Ⅲ期研究,但是纳入人群中携带L858R突变患者比例(34.6%)明显低于既往研究中报道的中国晚期NSCLC患者中L858R患者比例(45.4%-49%),这与既往临床研究和真实世界数据可能存在些许偏移。

而多项研究表明,相较于19del,EGFR-TKI针对L858R的疗效要差,因此,AENEAS研究在中国晚期NSCLC患者中位OS能否获益尚待证实。

图4. AENEAS研究中的疗效数据

图5. AENEAS研究与FLAURA中国队列研究的基线特征对比

总 结

凭借FLAURA研究的优异表现,目前,奥希替尼被我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2020版(Ⅰ级推荐,IA类证据)、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2021版(唯一优先推荐)、ESMO指南2020版(唯一优先推荐)一致推荐为EGFR突变阳性NSCLC的一线治疗方案。

并且,2020年奥希替尼一线治疗晚期EGFR突变阳性NSCLC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成为目前唯一兼顾OS获益和经济性,最大幅度造福于中国患者的EGFR-TKI。

专家简介

吴国明 教授

  • 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呼吸内科

  • 全军呼吸内科研究所(国家级重点学科)

  •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 中华医学会内科学分会常务委员

  •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癌学组成员

  • 重庆肺癌防治联盟主席

  • 重庆医学会内科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 重庆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解放军呼吸内科专业委员会委员

专家简介

陈虹 教授

  •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 中华预防医学会呼吸疾病预防与控制专委会委员

  •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学组委员

  • 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委烟草病学组副组长(第九、第十届)

  • 重庆市抗癌协会肺癌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 重庆市肺癌联盟副主席

  • 重庆市呼吸基层联盟副主席

  • 曾留学日本千叶癌症中心,先后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庆市科委等课题,发表论文九十多篇,SCI二十余篇。

参考文献:

[1]Recondo G, Facchinetti F, Olaussen KA, et al. Making the first move in EGFR-driven or ALK-driven NSCLC: first-generation or next-generation TKI? Nat Rev Clin Oncol. 2018 Nov;15(11):694-708.

[2]Park K, Tan EH, O’Byrne K, et al. Afatinib versus gefitinib as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positiv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LUX-Lung 7): a phase 2B, open-label,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Oncol. 2016 May;17(5):577-89.

[3]Mok TS, Cheng Y, Zhou X, et al. Improvement in Overall Survival in a Randomized Study That Compared Dacomitinib With Gefiti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nd EGFR-Activating Mutations. J Clin Oncol. 2018 Aug 1;36(22):2244-2250.

[4]Soria JC, Ohe Y, Vansteenkiste J, et al. Osimertinib in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 Jan 11;378(2):113-125.

[5]Ramalingam SS, Vansteenkiste J, Planchard D, et al. Overall Survival with Osimertinib in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SCLC. N Engl J Med. 2020 Jan 2;382(1):41-50.

[6]1295P-Osimertinib vs comparator EGFR-TKI as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EGFR mutated (EGFRm) advanced NSCLC: FLAURA China study overall survival (OS).2020 ESMO Abstacts:1295P

[7]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of aumolertinib (HS-10296, Au) versus gefitinib (G) as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and EGFR exon 19 del or L858R mutations (EGFRm).2021ASCO. Abstract 9013.

*截至2021.08.27 审批编号CN-82957 过期日期2021-11-30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EGFR-TKI靶向时代的一线优化选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