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郑锐年教授:艾立布林的可感知不良反应少,为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有质量的长生存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晚期乳腺癌化疗的排兵布阵有哪些注意事项?艾立布林的用药感受有哪些?

在乳腺癌药物发展史中,化疗始终是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基石,而在蒽环/紫杉后几乎鲜有化疗药物能给患者带来总生存期(OS)获益。艾立布林的出现,打破了冰封已久的化疗格局。
 
在保证优效的基础上,安全低毒,尤其是具有更少的可感知不良反应发生率,让更多晚期乳腺癌患者燃起了治疗希望,并拥有更高的生活质量。作为乳腺界的中青年新生力量,东莞市人民医院肿瘤内科郑锐年教授针对艾立布林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以及临床实践都具有独到的感悟,“医学界”特邀郑教授分享学术见解以及临床经典案例。

晚期乳腺癌化疗排兵布阵,要兼顾OS获益和生活质量

郑锐年教授指出:“晚期乳腺癌的治疗目的不是治愈,而是延长生存和提高生活质量。中国首个晚期乳腺癌权威指南[1]指出晚期乳腺癌化疗的目的,是在保证患者生活质量的基础上,延长OS。
 
其中生活质量包含的内容比较广,不仅能反映生物学行为,还会涉及患者心理,以及社会家庭、人文关怀等问题。晚期乳腺癌化疗药物的排兵布阵就是围绕这两个方面进行的,而传统化疗药物毒副作用较大,所以临床上我们更加青睐既能延长患者生存,又能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且性价比高的化疗药物。”

艾立布林作用机制独特,显著改善OS;且可感知不良反应少,提高生活质量,成为后紫杉时代晚期化疗的优选药物

郑锐年教授进一步提到,艾立布林作为新型化疗药物,具有独特作用机制,其一,抗微管作用机制不同于传统化疗药物,能有效避免传统抗微管类药物交叉耐药。其二,可以重塑血管,改善肿瘤缺氧情况,增加抗肿瘤药物灌注。其三,能逆转肿瘤细胞从上皮型向间质型转化,延缓新发转移病灶的发生[2,3]

基于其独特作用机制,艾立布林作为蒽环/紫杉后晚期乳腺癌患者重要的化疗标准,为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提供了更有力的“武器”。EMBRACE(Study 305)研究[4]共纳入762例接受过多线治疗的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主要终点是意向治疗人群的OS。

 
结果显示,艾立布林与TPC(医生选择的治疗方案)相比,可显著改善晚期乳腺癌患者OS达 2.5个月(13.1 vs 10.6个月,HR=0.81,95% CI:0.66-0.99;P=0.041),死亡风险降低19%。该研究证实,艾立布林能为MBC患者带来显著OS获益,并且是紫杉后目前唯一单药有OS获益的化疗药物。

并且,在提升生活质量方面,除了艾立布林与包括蒽环类、紫杉类以及卡培他滨、吉西他滨、长春瑞滨等医生选择方案进行对比的305研究,还包括艾立布林对比卡培他滨的301研究[5],以及艾立布林对比长春瑞滨的304研究[6],这几项临床研究均证实,艾立布林相比传统化疗,其虚弱、乏力、腹泻等可感知不良反应发生率更低,患者的生活质量也相应更高。

艾立布林循证丰富,且早线应用具备良好前景

郑锐年教授还谈到:“目前,艾立布林已经在多个国家获批用于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国内外临床实践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也陆续报道了很多真实世界研究数据。总体而言,艾立布林获益显著,且非血液学毒性,如脱发、恶心、呕吐、腹泻和手足综合征等发生率几乎都低于其研究对照组。我们在临床实践中遇到的真实案例也充分验证了艾立布林疗效好、安全性高的特点。”
最后,郑锐年教授介绍到,在随机III期RU011201I研究[7]中,艾立布林相比每周标准紫杉醇用于局部复发或转移性乳腺癌的一/二线治疗,根据2020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艾立布林和紫杉醇临床疗效相当,但对于患者生活干扰更小(患者可感知的不良反应少),安全性更高。

 
鉴于紫杉类药物一直以来都是作为晚期乳腺癌的一线化疗选择,而艾立布林具备独特机制,在保证疗效的基础上,可感知不良反应更少,能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提示艾立布林有望用于晚期乳腺癌更前线治疗,为患者带来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的双重获益。

基于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郑锐年教授分享了一例“晚期乳腺癌患者诊疗经过”的真实病例,以下为病例概况。

基本情况:

  • 患者为30岁女性。

  • 既往史:正常。

  • 2016-01发现左乳上方肿物,2016-01-27于东华医院行左乳肿物穿刺活检术,病理提示:浸润性癌;于2016-02-02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再行穿刺活检,穿刺病理:符合浸润性导管癌。

  • 新辅助治疗:2016-02-05行TC(多西他赛120mg,d1+卡铂0.6g,d1)方案X 2周期。

  • 2016-03-22行“左侧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前哨淋巴结活检术”。术后病理:左乳浸润性导管癌Ⅱ级,(前哨、腋窝)淋巴结转移(2/3、4/9),分期为pT2N2M0 IIIA期 Luminal B型。免疫组化:ER(强+,95%)、PR(弱+,20%)、HER2(2+)、Ki-67 30%,FISH(-)。

  • 辅助治疗:2016-03-22行TC方案X 6周期,并行放疗,后继续戈舍瑞林3.6mg +他莫昔芬20mg治疗,直至2019-03。

术后复发:

  • 2019-03复查B超示:肝内结节,2019-03-25 PET/CT示:肝S5/6结节,前上纵膈结节,考虑转移瘤。2019-04-11行腹腔镜肝S6段切除术+肝右静脉探查术,病理:肝S6段肝组织中见较多肿瘤,ER(90%)、PR(弱+,小于1%)、Ki-67 30%、HER2(2+)、 FISH(-),考虑乳腺癌转移。

  • 无病生存期(DFS):36个月(2016-03至2019-03)。

晚期一线治疗经过:

  • 2019-05-22至2019-08-13,患者接受脂质体阿霉素40mg,d1+吉西他滨1.4g,d1,8×5周期,其中第3-5周期,于中山大学孙逸仙医院进行。不良反应:I度肝功能异常。最佳疗效评估为部分缓解(PR)。

  • 2019-07-15、2019-07-19行前上纵膈SBRT 50Gy/5F放疗5次。

  • 2019-09-29给予卡培他滨(0.5g,TID)口服维持治疗,并口服阿那曲唑(1mg)内分泌治疗,及定时亮丙瑞林(3.75mg)皮下注射。

  • 2020-05-13颈部+胸部+上腹部CT示:右侧胸膜转移瘤,右侧胸腔大量积液,右肺受压含气不全,纵膈受压移位。结合外院影像学结果,考虑肿瘤病变较前进展。

  • 无进展生存期(PFS):12个月。

晚期二线治疗经过:

  • 2020-05-20 胸腔彩超示:右侧胸腔大量积液(图1)。2020-05-21,接受艾立布林(2mg,d1;1mg,d8)X 6周期。2020-07-07 胸部CT示:右侧胸腔少量积液(图2)。2021-07-27 胸部CT示:右下胸腔包裹性积液,内部密度不均,范围较前相仿。最佳疗效评估为疾病稳定(SD)。艾立布林的不良反应:I级贫血。

  • 2020-09-30,接受哌柏西利125mg+依西美坦25mg+亮丙瑞林3.75mg内分泌治疗。

  • 二线PFS:14个月(至2021-07-31,仍未进展)。

图1. 2020-05-20 胸腔彩超

图2. 2020-07-07 胸部CT


图3. 2021-07-27 胸部CT

病例总结及思考

该患者为绝经前年轻女性(仅30岁),分期为pT2N2M0 IIIA期 Luminal B型。且疾病逐渐进展至晚期,较为难治。一线接受传统化疗、放疗及内分泌治疗,一年后,肿瘤病变较前进展。并且右侧胸腔出现大量积液。这种情况下,一般化疗药物效果不明显,而艾立布林机制独特,不会与传统抗微管类药物发生交叉耐药,针对既往蒽环类药物耐药患者仍能发挥抗肿瘤效应。

 
因此,二线化疗选择艾立布林,治疗6个周期,患者胸腔积液明显减少,疗效评估为SD(右侧胸腔少量积液,包裹性)。随后,再次接受内分泌治疗,直至2021-07-31,疾病仍未进展,二线治疗的PFS长达14个月,疗效显著。

 
另外本案例中,考虑患者较为年轻,在形象上比较关注是否脱发的问题,而患者在接受艾立布林治疗期间,基本很少脱发,并且也很少出现乏力、食欲下降等可感知不良反应,患者总体生活质量较高。本案例从临床实践的角度,充分展示了艾立布林既能延长晚期乳腺癌患者生存时间,又能兼顾患者生活质量的优势,为晚期乳腺癌患者燃起了治疗希望。

专家简介

郑锐年 副主任医师

东莞市人民医院肿瘤内科,副主任医师

南方医科大学肿瘤学博士,暨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东莞市肿瘤临床医学研究所 秘书

东莞市人民医院肿瘤内科临床试验 总秘书

广东省保健协会免疫细胞与干细胞治疗分会 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骨肿瘤分会 常务委员

广东省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青年委员会 常务委员

东莞市医学会精准医学与分子诊断专业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东莞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青年委员会 主任委员

主持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

主持广东省医学科研基金项目1项

以第五作者获得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

参考文献
[1]《中国晚期乳腺癌规范诊疗指南(2020版) 》

 
[2]Smith JA, Wilson L, Azarenko O, Zhu X, Lewis BM, Littlefield BA, Jordan MA. Eribulin binds at microtubule ends to a single site on tubulin to suppress dynamic instability. Biochemistry. 2010 Feb 16;49(6):1331-7.

 
[3]Jordan MA, Kamath K, Manna T, et al. The primary antimitotic mechanism of action of the synthetic halichondrin E7389 is suppression of microtubule growth. Mol Cancer Ther. 2005 Jul;4(7):1086-95.

 
[4]Cortes J, O’Shaughnessy J, Loesch D, et al. EMBRACE (Eisai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Study Assessing Physician’s Choice Versus E7389) investigators. Eribulin monotherapy versus treatment of physician’s choic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EMBRACE): a phase 3 open-label randomised study. Lancet. 2011 Mar 12;377(9769):914-23.

 
[5]Kaufman PA, Awada A, Twelves C, et al. Phase III open-label randomized study of eribulin mesylate versus capecitabine in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an anthracycline and a taxane. J Clin Oncol. 2015 Feb 20;33(6):594-601.

 
[6]Wu Y, Wang Q, Zhang J, et al. Incidence of peripheral neuropathy associated with eribulin mesylate versus vinorelbin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sub-group analysis of a randomized phase III study. Support Care Cancer. 2020 Aug;28(8):3819-3829.

 
[7]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of eribulin (E) versus standard weekly paclitaxel (P) as first- or second-line therapy for locally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BC). ASCO 2020: abstract 1016.
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20.38.15_suppl.101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郑锐年教授:艾立布林的可感知不良反应少,为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有质量的长生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