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基层医生出圈了!肺癌、乳腺癌导师团1 v 1答疑解惑!2021CSCO年会基层专场火热进行中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2021CSCO年会基层专场暨百“例”挑一经典病例秀SHOW肺癌、乳腺癌专场精彩大放送。

百“例”挑一病例征集活动由北京市希思科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主办、医学界传媒协办,通过病例征集的模式,搭建学术沟通桥梁,聚焦肿瘤规范化诊治,在广大中青年医生尤其基层医生中征集规范化诊治病例,推进肿瘤规范诊治进程。


今天,第24届全国肿瘤学大会暨2021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学术年会正式召开。在今天下午的北京希思科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基层专场上,本届百“例”挑一项目的终评现场——经典病例秀SHOW(肺癌&乳腺癌专场)正式亮相。

肺癌专场邀请到吉林省肿瘤医院程颖教授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上海市胸科医院陆舜教授担任专场顾问,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朱正飞教授解放军总医院刘哲峰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杨帆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钟文昭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仲佳教授担任导师团,对遴选出的病例进行点评与热点话题讨论。

乳腺癌专场邀请到解放军总医院江泽飞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殷咏梅教授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张清媛教授担任专场顾问,解放军总医院张少华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王碧芸教授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葛睿教授上海长征医院秦文星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张剑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龚成成教授担任导师团,对遴选出的病例进行点评与热点话题讨论。

基层青年医生与学术大咖同台,将擦出怎样的火花?让我们一探究竟!


基层医生肺癌病例面面观

病例一:晚期肺腺癌并多处转移,化疗不耐受,一代EGFR-TKI耐药后治疗方案的探索

首先由贵州黎平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李可梅分享右肺肺腺癌并多处转移的Ⅳa期患者病例。该患者接受多西他赛120 mg*1天+顺铂40 mg*3天进行第一疗程化疗,后经基因检测,提示EGFR 19del突变,给予患者长期规律口服吉非替尼250mg一天一次治疗。患者规律服用吉非替尼7个月后基因检测提示EGFR 19del、T790M突变,予患者奥希替尼口服治疗。

病例二:5年内反复进展的合并多处转移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持续进行抗肿瘤治疗,病情再次稳定

该病例由开封市肿瘤医院副主任医师唐东方进行分享。这例合并多处转移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在术后进行了为期19个月的放化疗,后癌胚抗原(CEA)持续升高,接受吉非替尼治疗14个月。自行停药4个月后,肺内多发转移,采用培美曲塞+贝伐珠单抗治疗。后该患者发生脑转移,T790M阴性,遂接受阿美替尼治疗9个月。疾病再次进展,患者发生脑膜转移,治疗方案改为厄洛替尼+阿美替尼,患者至今生命仍在延续。

病例二:克唑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晚期NSCLC,疗效良好

来自江西省瑞金市人民医院的王强医师分享了ALK阳性晚期NSCLC的病例。根据国内外指南,克唑替尼作为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方案,最终确认方案为该患者口服克唑替尼。患者已口服克唑替尼一年多,目前情况良好,能正常工作,肿瘤标志物各项指标持续下降已接近正常,颈部淋巴结明显变小,肺部包块持续减小。

病例四:晚期肺鳞癌免疫联合化疗方案的实践

吉林市第二人民医院主治医师齐雪分享了这则晚期肺鳞癌病例。手术治疗、放射治疗、化疗是基本治疗,但是患者预后较差。目前已有证据表明免疫联合化疗的治疗方案可以改善其预后,延长生存时间。


肺鳞癌一线免疫治疗的III期临床研究RATIONALE-307研究结果,以大样本中国患者数据确证了替雷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的疗效及安全性显著优于单纯化疗方案。经过科室讨论,确定该患者治疗方案为替雷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和卡铂,治疗3周。影像学检查示:患者肺部正常组织明显增多,肿瘤明显缩小。治疗5周期后,患者出现周围神经毒性,给予患者对症支持治疗的同时,停止白蛋白紫杉醇联合卡铂的治疗,予患者替雷利珠单抗单药200 mg 21天治疗。

病例五:EGFR m+晚期NSCLC病例初治及耐药后复发的处理

该病例由郎溪县人民医院主治医师司凡进行分享。患者初始接受埃克替尼125 mg每天三次口服,后EGFR-TKI耐药,经基因检测提示T790M突变,后进行奥希替尼80 mg一天一次口服。

肺癌导师团焦点问题大放送

对于EGFR突变的NSCLC患者,应如何进行个体化诊疗?


对此仲佳教授谈道:“EGFR是肿瘤医生熟知的治疗靶点之一,为患者进行个体化治疗选择时主要基于临床研究的数据。对于EGFR 19外显子突变患者,临床更多选择三代EGFR-TKI。另外,还应考虑到患者个人经济情况及可能出现的药物不良反应。对于EGFR 21外显子突变患者,则可以考虑抗血管治疗与一代EGFR-TKI联合的治疗方案。”

对于存在敏感基因突变的患者,是否需根据肿瘤标志物调整患者治疗策略?


刘哲峰教授表示:“个人不会因为患者肿瘤标志物的变化立即调整治疗方案。肿瘤标志物带来的作用体现于两方面:第一,肿瘤标志物的异常升高可以给临床医生以‘警醒作用’;第二,可根据肿瘤标志物变化的范围预判患者病情是否进展。”

如何选择EGFR突变术后的辅助靶向治疗,以及一代EGFR-TKI和三代EGFR-TKI的选择有怎样的考量?

杨帆教授介绍道:“推荐术后辅助靶向治疗的同时需评估患者获益情况及疾病复发的风险。临床中对于术后辅助靶向治疗的争议点主要存在于患者总生存期和过度治疗问题。应根据患者的不同分期来判断是否推荐患者进行辅助靶向治疗。至于一代EGFR-TKI和三代EGFR-TKI药物的选择,结合患者个体情况做不同的考量,如对于存在脑转移风险的患者,个人更推荐三代EGFR-TKI”

新辅助治疗达到的病理学完全缓解(pCR)和过去化疗时代达到的pCR是否存在一定差异?

杨帆教授讲道:“个人不主张把辅助化疗、新辅助化疗、辅助靶向、新辅助靶向、辅助免疫及新辅助免疫这几项达到的疗效混为一谈。其中所达到的pCR存在一定差异,比如,靶向治疗更多着力于推迟疾病复发。”

基层医生乳腺癌病例面面观

病例一:HER-2过表达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与辅助治疗的探索


这例妊娠期乳腺癌由佛山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陈金桃进行分享。该患者病理提示:左乳非特殊型浸润性导管癌,癌细胞ER(-),PR(-),HER-2(3+),Ki-67(50%+),E-cad(+)。患者接受TCbHP方案作为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肿瘤明显缩小。


病例二:HR(+)HER-2(-)晚期乳腺癌内分泌治疗优先?

湖南省浏阳市人民医院主治医师戴珏分享了一例HR+晚期乳腺癌病例。


该患者治疗经过如下表所示:


治疗经过

确认复发转移后,对该患者转移灶HR及HER-2状态进行了重新评估,且伴有内脏危象的HR(+)HER-2(-)乳腺癌首选解救化疗,内分泌维持治疗。

病例三:HER-2阳性乳腺癌术前双靶联合化疗,达到pCR

定远县总医院主治医师郭辉分享了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病例。该患者接受接受TCbHP方案治疗6周期,复查彩超及CT提示:右侧乳腺肿块及右侧腋窝淋巴结较前有所缩小,后行右乳癌改良根治术;术后病理评价提示:病理学完全缓解(pCR)。

病例四:HER-2(+)晚期乳腺癌持续抗HER-2治疗的总结与反思

邢台市第九医院/巨鹿县医院医师胡亚楠进行了HER-2(+)晚期乳腺癌临床治疗经典病例。该患者一线治疗方案为紫杉醇+卡培他滨方案化疗联合曲妥珠单抗靶向治疗后达到部分缓解(PR),后接受卡培他滨+曲妥珠单抗进行维持治疗,影像学评价达完全缓解(CR),后因经济原因停止曲妥珠单抗治疗,坚持卡培他滨单药维持治疗。疾病进展(PD)后,接受白蛋白紫杉醇+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治疗,疾病稳定(SD)。

病例五:乳腺癌骨转移治疗骨相关事件评估及骨改良药物的应用实践

河南理工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治医师李丽分享了乳腺癌骨转移病例。该患者接受氟维司群注射液500 mg+地舒单抗120 mg(每四周一次),及盐酸羟考酮缓释片、加巴喷丁胶囊和艾瑞昔布片缓解疼痛症状。患者用药2周期后再次复诊,右下肢疼痛较前明显缓解,数字疼痛分级法(NRS)评分1分,停用阿片类药物。患者无明显不良反应,依从性好。

乳腺癌导师团焦点问题大放送

新辅助治疗是否一定需在术前足疗程?


上述HER-2阳性乳腺癌病例三引出的新辅助治疗问题同样值得临床医生深思,即:术前TcbHP方案新辅助治疗6周期,后行手术治疗。如完成TcbHP3-4疗程后影像学复查,肿瘤明显缩小,可以提前手术,术后再完成足疗程化疗+双靶及后续双靶治疗吗?

对于该问题,龚成成教授谈道:“这种情况下,新辅助治疗应按原治疗计划完成足疗程,再进行手术。只有在化疗疗程及靶向治疗足够的情况下,才能更好地评估患者pCR的状态,有助于后续辅助治疗方案的制定。还有一种值得考虑的情况是,若患者在接受新辅助治疗的过程中无法耐受,则可以考虑提前手术,术后再完成足疗程化疗+双靶及后续靶向治疗,但不能作为常规治疗方案。”

化疗药物按体表面积给量,曲妥珠单抗按体重给量,帕妥珠单抗为什么首剂840㎎及后续420㎎固定剂量给药?


秦文星教授介绍道:“既往研究证明,帕妥珠单抗首剂840 mg能快速达到血药浓度,后续420 mg固定剂量给药,无论患者体表面积和体重存在何种偏差,后续按照这样的固定剂量给药可以达到可观的疗效,且患者耐受性高。”

HER-2(-)乳腺癌新辅助化疗阶段疾病出现进展,选择换药还是进行手术治疗?


葛睿教授表示:“这个问题应做到个体化对待,首先需判断患者初始临床分期及原发灶大小,进而判断患者是否能在初始状态进行R0切除。从新辅助治疗层面来看,对于已经接受蒽环类和紫杉醇治疗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已经出现疾病SD或PD,相关研究证明,换药后pCR率无明显改善。故对于这部分患者,可考虑手术治疗。当然,尚存在另一种情况,一部分专家认为对这类患者,可切换药物治疗方案,进而评估疾病进展情况。”

两大专场,哪些基层医生出圈了?

终于来到了激动人心的终评环节,一起看看都有哪些基层中青年医生出圈了~

| 肺癌专场

一等奖:吉林市第二人民医院 齐雪——肺腺癌治疗病例

二等奖:开封市肿瘤医院 唐东方——非小细胞肺癌临床治疗病例

瑞金市人民医院 王强——一例肺腺癌ALK阳性病例

三等奖:郎溪县人民医院 司凡——(左肺腺癌)EGFR m+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病例

贵州黎平县人民医院 李可梅——肺腺癌疾病临床治疗病例

| 乳腺癌专场

一等奖:巨鹿县医院 胡亚楠——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病例

二等奖:河南理工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李丽——乳腺癌骨转移病例

浏阳市人民医院 戴珏——一例HR+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思考

三等奖:佛山市妇幼保健院 陈金桃——妊娠期乳腺癌临床治疗病例

定远县总医院 郭辉——HER-2阳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一例


本文整理:CSCO百“例”挑一报道小组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基层医生出圈了!肺癌、乳腺癌导师团1 v 1答疑解惑!2021CSCO年会基层专场火热进行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