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诊疗规范,质在必行,乳腺癌MDT规范诊疗能力大赛首场半决赛精彩上演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共促乳腺癌MDT发展,推动乳腺癌诊疗规范化与同质化!

随着临床医学与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乳腺癌诊疗已迈入精准医疗时代,多学科诊疗(MDT)模式在乳腺癌诊疗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为进一步加强乳腺癌诊疗规范及质量控制管理工作,保障乳腺癌诊疗质量与安全,深入贯彻落实国家卫健委相关政策要求,国家肿瘤质控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在国家癌症中心、国家肿瘤中心和国家肿瘤质控中心的指导下,以乳腺癌多学科规范诊疗能力建设为切入点,特别举办了乳腺癌MDT规范诊疗能力大赛——质造营2021。

乳腺癌是中国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MDT是提升乳腺癌诊疗水平的重要模式。为进一步加强乳腺癌诊疗规范及质量控制管理工作,保障乳腺癌诊疗质量与安全,2021年9月22日,乳腺癌MDT规范诊疗能力大赛首场半决赛——乳腺癌多学科诊治高峰论坛以线上方式与大家如约相见。

在本次大会上,广东省人民医院王坤教授带领的MDT团队和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权毅教授带领的MDT团队从初赛41个MDT战队的激烈角逐中脱颖而出,挺进半决赛。

 
本次两队将进行首场半决赛争夺战,胜出的团队将于10月16日进入全国总决赛,一决雌雄。会议现场赛势高涨,精彩纷呈,通过乳腺癌MDT病例展示、讨论、分析与评比,促进了乳腺癌MDT发展和诊疗规范化,推动了乳腺癌诊疗质量控制向均质化迈进。
本次大会邀请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林颖教授和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吴斌教授担任大会主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陈凯教授担任大会讲者。在致辞中,林颖教授为我们介绍了本次大会的流程,并预祝大会圆满成功。吴斌教授表示,希望通过本次乳腺癌MDT的交流和学习,促使乳腺癌诊疗更加规范,提高乳腺癌MDT水平和质量,为患者带来更好的诊断与治疗。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林颖教授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吴斌教授

学术篇——诊疗规范,质在必行
陈凯教授从病理完全缓解(pCR)角度为我们分享了《以pCR为决策点,早期系统治疗路径变革》。陈凯教授指出,新辅助治疗既服务于手术,更服务于长期生存获益。

 
目前,针对表皮生长因子2(HER-2)阳性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国内外指南推荐“妥妥”双靶足疗程方案,其疗效评估以pCR为关键因素,即原发灶+淋巴结的全面评估。对于新辅助后达pCR的患者,行“妥妥”双靶辅助治疗已是标准方案。
 
但“妥妥”双靶新辅助治疗后,仍有约30%-60%的患者被评估为有残存病灶(non-pCR),KATHERINE研究表明,non-pCR患者后续行T-DM1治疗,可以显著降低无侵袭性疾病生存(IDFS)风险。KATHERINE研究的临床证据确立了T-DM1是新辅助后non-pCR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并进一步突显了pCR状态作为治疗决策点的重要作用。
 
为使患者实现更加精准的治愈,未来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精准治愈之路还待探索与发展。
质造营——MDT协作战
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肿瘤科MDT团队病例分享

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肿瘤科MDT团队
广东省人民医院MDT团队带来一例HER-2阳性乳腺癌的病例。该例患者为绝经前37岁女性,因发现左乳肿物1周入院,查体发左乳肿物大小为5cm×4cm,左侧腋窝可扪及一肿淋巴结,完善相关辅助检查后,病理示ER(3+,90%), PR(3+,70%), HER-2(2+), FISH阳性,Ki-67(+,40%),临床诊断为左乳腺浸润性癌(非特殊型)cT3N1M0,Luminal B HER-2阳性。

 
根据2018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指南》[1]对新辅助化疗的推荐,以及通过影像组学模型预测该患者新辅助疗效,经MDT小组讨论后,行新辅助治疗TCbH方案6周期,每2周期进行一次评估,新辅助结束后再行手术治疗。

6周期影像学评估结果
鉴于医学影像示该患者乳腺钙化弥面广泛,传统的保乳手术对该患者存在较高风险,且患者新辅助后cN1降期为cN0,根据国际多项临床研究结果[2-4],结合本团队的既往临床经验,经MDT小组讨论后为患者行乳头保留乳房切除术(NSM)+假体植入术+前哨淋巴结活检(SLNB)(吲哚菁绿+纳米碳)+腋窝清扫术。术后病理示左乳浸润性癌III级,微乳头状亚型(80%)与非特殊类型(20%)混合,ypT1c(2cm) N2(6/16)M0,Luminal B2。

 
术后行放疗(胸壁加锁骨区加内乳 50GY/25次)+内分泌治疗(卵巢功能抑制+芳香化酶抑制剂)+靶向治疗(T-DM1),患者行T-DM1辅助治疗1年,目前随访正常。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彭培建教授和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赵俐教授
专家评委点评:
在本环节中邀请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彭培建教授、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赵俐教授针对汇报病例予以点评。两位教授均率先肯定了该病例诊疗的规范性,循证医学证据的准确性与充分性,但同时也提出个人的疑问与见解,广东省人民医院MDT团队均给予专业回复。

针对临床上新辅助治疗后腋窝淋巴结阳性状态常被低估的现象,刘春玲教授表示,新辅助后淋巴结血供的变化、ADC值 、血供曲线、皮脂厚度等均影响着腋窝淋巴结的评估。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与应用,目前已有相关技术可更好的进行评估;


关于T-DM1辅助强化治疗1年后是否继续进行强化治疗,杨辞秋教授认为,根据2021年最新研究结果,可建议患者行来那替尼强化治疗;


关于乳房重建手术的选择模式,王坤教授表示,患者如果新辅助治疗前经影像学评估,肿瘤为多中心分布、呈筛状退缩,手术切除范围应以新辅助前的评估范围为主;若肿瘤为单中心分布、呈向心性退宿,手术切除范围应以新辅助后的评估范围为主。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四川省妇科及乳腺疾病治疗中心MDT团队病例分享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四川省妇科及乳腺疾病治疗中心MDT团队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四川省妇科及乳腺疾病治疗中心MDT团队带来一例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病例。该例患者为绝经前32岁女性,因发现左乳肿块1月入院,查体示左乳肿物5cm×4cm,左腋窝淋巴结肿大,为2cm×1.5cm,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病理示ER(-),PR(-), HER-2(3+),Ki-67(+,40%),临床诊断为左乳非特殊类型浸润性癌,cT2cN1(f)cM0 IIB期,HER-2阴性(HR阴性),WHO2级,BRCA1、BRCA2野生型。
 
超声引导下可见左侧腋窝淋巴结转移性腺癌,右侧腋窝淋巴结未见转移。根据2020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指南》[5]对新辅助化疗的治疗决策及临床循证医学证据,经MDT小组讨论后,行新辅助治疗TCbH方案6周期,疗效评估为部分缓解(PR)。


MRI评估新辅助疗效
经新辅助后评估,为患者采取保乳手术+腋窝淋巴结清扫术:R0切除。术后病理示ER(-), PR(-),HER-2(3+),Ki-67(+,5%),临床诊断为左乳非特殊浸润性癌,ypT1a ypN1 cM0 IIA期HER-2阳性(HR阴性),WHO2级,Miller-Payne(MP)分级为4级,non-pCR,高危复发风险 。
 
2020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指南》[5] 推荐non-pCR术后可行妥妥双靶治疗或T-DM1治疗,结合患者自身情况,经MDT小组充分讨论,行妥妥双靶辅助治疗+放疗(全乳+瘤床+锁骨上、下区)。目前随访状况良好。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李国照教授、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周鑫教授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魏兵教授
专家评委点评:
在本环节中邀请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李国照教授、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周鑫教授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魏兵教授针对汇报病例予以点评。三位教授均肯定了该病例诊疗的规范性与充分性,针对病例诊疗过程中的疑问也提出自己的见解,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MDT团队均给予专业回答。

首诊时多种影像学手段评估下,对于肿瘤不同大小间的偏差判定,潘广锐教授表示临床诊断以MRI评估为主;


对于MRI评估肿瘤为单发、向心性退缩,病理诊断为多病灶筛状性退缩,白娇教授表示,以MRI评估为准,根据美国癌症联合委员会(AJCC)肿瘤分期,取最大病灶最大范围值进行判定。

专家点评结束后,吴斌教授公布了本次比赛结果:

广东省人民医院以93.4分的成绩获得本次大赛冠军,成功晋级即将于10月16日举行的全国总决赛

本次大赛排名

会议最后,吴斌教授表示,本次大赛事从多学科及临床实践角度,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两个MDT团队的合作形式及诊疗水平,为我国乳腺癌规范化诊疗理念、规范化诊疗模式的践行起到推进作用。林颖教授总结道,本次大赛的病例汇报非常精彩,尽显两个MDT团队成员浓厚扎实的学术功底和强大的MDT协作能力,专家评委团的点评丰盈、精准,彰显了我国乳腺癌领域的前沿诊疗水准,同时对大赛获胜方广东省人民医院MDT团队进入总决赛表示祝贺。希望其再接再厉,取得佳绩。

参考文献:
[1]《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指南》2018版.
[2]Thorsten Kuehn, et al. Sentinel-lymph-node biopsy in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before and after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SENTINA): a prospective, multicentre cohort study.Lancent Oncol.2013 Jun;14(7):609-18.
[3]Judy C Boughey, et al. Sentinel lymph node surgery after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node-positive breast cancer: the ACOSOG Z1071 (Alliance) clinical trial.JAMA.2013 Oct 9; 310(14):1455-61.
[4]Jean-Francois Boileau, et al. Sentinel node biopsy after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biopsy-proven node-positive breast cancer: the SN FNAC study.J Clin Oncol.2015 Jan 20;33(3):258-64.
[5]《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指南》2020版.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诊疗规范,质在必行,乳腺癌MDT规范诊疗能力大赛首场半决赛精彩上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