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2021年CSCO靶免“双抗”AK112惊艳亮相,疾病控制率100%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2021年CSCO大会上,AK112联合化疗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展示出色的疗效,已经接受过评估的26例患者当中,14例患者达到了临床缓解,整体缓解率高达53.8%;所有患者的靶病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缩小,疾病控制率高达100%

AK112是康方生物利用康方独特的 Tetrabody 双抗平台、自主研发的双特异性抗体, 同时阻断 VEGF(血管生成) 和 PD-1 (免疫逃逸)通路。本文我们就来分享一下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机理和进展。

靶点机制

2011 年 Cell 杂志归纳的十大肿瘤发生发展机制中,持续的血管生成被认为是肿瘤生长的关键机制之一。

众多研究发现,肿瘤血管生成具有 3 个重要的调节因子及其受体: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及其受体(VEGF-VEGFR)、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及其受体(FGF-FGFR)及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及其受体(PDGF-PDGFR)。抗血管生成药物作用机制的探索和研究随临床实践而不断发展着,主要的作用机制有以下几点:

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通过“饿死肿瘤”发挥作用;抗血管生成药物使血管“正常化”;抗血管生成药物抑制上皮-间质转化(EMT)和肿瘤干细胞和祖细胞的增殖;抗血管生成药物抑制致癌基因途径的促血管生成作用。

近些年来,抗血管生成联合治疗方案在多领域中不断被探索和证实。抗血管生成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联合使用,可以产生协同抗肿瘤作用,可在一定时间内重塑肿瘤生长的微环境,使其变成免疫治疗友好型环境。

VEGF 除了促进肿瘤血管生成的作用之外,也直接参与肿瘤的免疫逃逸机制,抑制免疫细胞通过外渗进入肿瘤组织,以及通过抑制树突状细胞成熟来降低肿瘤抗原的呈现。抗血管生成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联合使用,通过改变肿瘤微环境以遏制肿瘤免疫逃逸、释放免疫检查点的免疫抑制以压制肿瘤血管生成,从而达到抗肿瘤的协同效应。

多项临床研究显示,在一些 PD-1 单药治疗效果不是很理想的瘤种(如肝癌、胃癌和微卫星稳定的结直肠癌等),PD-1 抗体和抗血管生成药物联用都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展。PD-1 和 VEGF 在肿瘤微环境同时富集,相对于联合用药,更有利于双特异抗体药物药效和安全性。

抗血管生成治疗抗体类

(1) 中国临床研究申报现状

贝伐珠单抗是一种人源化单克隆抗体 IgG1,属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抗体;贝伐珠单抗通过与 VEGF 结合,抑制 VEGF 与其受体结合,阻断血管生成的信号传导途径, 抑制肿瘤细胞生长。贝伐珠单抗的原研药物(安维汀)由罗氏开发,于 2004 年在美国上市,

并于 2010 年首次进入中国,目前已获批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非小细胞肺癌、胶质母细胞瘤、肝细胞癌等。在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方面,目前齐鲁制药、信达生物、绿叶制药子公司博安生物和恒瑞医药的产品均已在中国获批上市。

中国市场上布局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物的企业超过 20 家,除上述已经获批的公司外,百奥泰、正大天晴、东曜药企、绿叶等多家企业的研究均已处于Ⅲ期研究阶段。

除贝伐珠单抗外,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是全人源化、抗 VEGFR2 单克隆抗体,能够特异性地与 VEGFR2 结合,阻断这一受体与VEGF-A/C/D 的结合,从而抑制肿瘤血管增生。

自 2014 年在美国获批用于治疗晚期或转移性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后,又在肺癌、结直肠癌、肝癌治疗方面获得了 FDA 的批准。其在中国联合紫杉醇用于晚期胃癌二线治疗Ⅲ期研究已完成,正在 NMPA 审批中。

目前在中国进行中的临床研究有:在既往索拉非尼治疗无法耐受或疾病进展后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中比较 Ramucirumab 与安慰剂的总生存时间的Ⅲ期研究,联合信迪利单抗对比化疗一线治疗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癌及胃食管交界处腺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Ⅰ/Ⅱ期研究,以及两项国企雷莫芦单抗仿制品的Ⅰ期临床研究探索。

AK112 是康方生物利用康方独特的 Tetrabody 双抗平台、自主研发的双特异性抗体, 同时阻断 VEGF 和 PD-1 通路,2019 年 7 月获得美国 FDA IND 批件。目前中国的临床试验以Ⅰ/Ⅱ期研究为主。

有 3 项单药治疗的研究:单药 AK112 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Ⅰb/ Ⅱ期临床研究、治疗晚期妇科肿瘤的Ⅱ期临床研究、治疗晚期实体瘤疾病的Ⅰ/Ⅱ期临床试验。3 项联合治疗方案的研究:AK112 联合 PARP 抑制剂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Ⅰb/Ⅱ期临床研究、联合依托泊苷和卡铂一线治疗广泛期非小细胞肺癌的Ⅰb 期临床研究、联合治疗方案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Ⅱ期临床研究。

华奥泰公司自主研发的PD-L1/VEGF 的双特异性融合蛋白HB0025 也在 2020 年中美两国获批进入临床研究,在中国正在进行 HB0025 注射液国际多中心、开放、剂量递增及剂量扩展的Ⅰ期临床研究。

(2) 简评

抗血管生成治疗是目前抗肿瘤治疗中非常重要的治疗手段之一,目前已有国内外上市的成熟单抗覆盖多个实体瘤,适应证广泛,覆盖面广,且有大量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若无机制或疗效的重大突破,预计未来药物研发及研究将面临瓶颈。

在一些 PD-1 单药治疗疗效欠佳的瘤种中,PD-1 抗体和抗血管生成药物联用在不断尝试中,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例如,美国获批了 Tecentriq(特善奇,PD-L1 抗体) +Avastin(安维汀,VEGF 阻断剂) 双药联合疗法用于一线治疗肝细胞癌和肾细胞癌。

但目前尚无同时靶向 PD-1/PD-L1 和 VEGF/VEGFR 这两条信号通路的双抗药物上市,双抗是否能够优于两药联合,是否真正给患者带来有价值的临床获益,还有待于进一步的临床试验来证实, 值得进一步探索。

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激酶抑制剂

(1) 中国临床研究申报现状

阿帕替尼是靶向VEGFR2 的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激酶抑制剂, 自 2015 年上市以来进行了多方位、多领域的探索,目前仍有超过 30 项临床研究在进行中,其中Ⅲ期研究就超过 15 项,除一项单药阿帕替尼治疗晚期 EGFR 野生型肺癌Ⅲ期临床试验外,其余均为阿帕替尼联合其他药物在肺癌、乳腺癌、卵巢癌、肝癌及胃癌中的研究探索,涉及领域众多;Ⅰ/Ⅱ 期研究多为关注特殊人群、特殊合并用药的探索。

呋喹替尼作为第一个真正由中国人自主研发的抗血管靶向药,是一个口服的靶向VEGFR-1/2/3 的抗血管生成药物,2018 年 9 月获批上市,用于晚期结直肠癌的三线治疗, 为晚期结直肠癌患者带来了希望。

目前中国进行中的临床研究有 6 项,除上市后Ⅳ期安全性研究外,进度最快的是呋喹替尼联合紫杉醇治疗晚期胃或 GEJ 腺癌的Ⅲ期临床研究,另外 4 项早期研究为:评价替雷利珠单抗与呋喹替尼治疗联合用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Ⅱ期研究,呋喹替尼联合信迪利治疗晚期实体瘤的Ⅰb/Ⅱ期临床研究,杰诺单抗注射液联合呋喹替尼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和转移性结直肠癌的两项Ⅰ期试验。

另一个多靶点激酶抑制剂安罗替尼的研发也非常迅速,目前是国内小细胞肺癌中唯一已经批准的三线及以上患者抗血管生成药物,另有四家中国药企在安罗替尼上有研发的布局。

中国进行中的临床研究超过 20 项,其中Ⅲ期临床研究就有 9 项,除 1 项为安罗替尼一线治疗肠癌的临床研究外,其余均为安罗替尼联合治疗方案在NSCLC(鳞癌、肺鳞癌)、局晚期 NSCLC、SCLC、胃癌、肝癌、肾癌、TNBC 的Ⅲ期临床研究。

纵观中国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激酶抑制剂在研管线看,中国有布局的企业超过 60 家,临床研究已过百,仅Ⅲ期临床研究就超过 20 项,包括瑞戈菲尼、呋喹替尼、法米替尼、尼达尼布、凡他尼布、索凡替尼等,生物等效性研究也超过 20 项,包含苹果酸卡博替尼片、索拉非尼片、舒尼替尼片、培唑帕尼、瑞戈非尼片、仑伐替尼、来那度安、发米替尼等。

(2) 简评

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激酶抑制剂可单独应用,也可与其他靶向药物或化疗、免疫药物联合应用。就研究现状看,国内外均有多个上市的成熟药物,国内研究上以仿制药物、生物等效性实验为主,研究众多,赛道拥挤,创新性有待提高。


来源: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 抗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2021年CSCO靶免“双抗”AK112惊艳亮相,疾病控制率10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