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国产原研药呋喹替尼——破解转移性结直肠癌后线治疗困局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国产原研抗癌之光:呋喹替尼用于三线及以后治疗中国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公布。

近年来,随着医学诊疗水平的不断进步,针对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的治疗手段也更加多样。除传统的放疗、化疗模式外,靶向与免疫治疗也给mCRC患者迎来了更多、更好的治疗选择。目前免疫治疗已经获批用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错配修复基因缺陷型(dMMR)晚期CRC的一线治疗。而在本次第24届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学术年会上,一项关于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用于三线及以后治疗中国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有效性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公布。为此,“医学界”特邀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金颖教授进行研究介绍,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张艳桥教授进行研究点评,并就mCRC治疗现状进行分享。


直面困难—我国结直肠癌三线治疗荆棘密布

结直肠癌是我国最常见的三大恶性肿瘤之一,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CRC新发病例约55.5万例,占我国当年新确诊癌症人数的12.2%。死亡病例28.6万例,占我国当年癌症死亡人数的9.5%。且83%的CRC患者在确诊时已属于中晚期[1],治疗更加棘手。关于目前我国mCRC患者三线治疗基本情况如何?张艳桥教授表示:“肠癌与胃癌不同,经过规范的一、二线治疗,很多患者可以获得相对较长的生存时间,有机会应用三线及以后药物治疗。但总的来说,三线及以后治疗的疗效并不理想。”而mCRC患者接受后线治疗的困境不仅于此,张艳桥教授还讲道:“并不是每个患者都有机会应用三线治疗药物,例如患者基因检测不是MSI-H或者dMMR,可能就无法从PD-1单抗治疗中获益。我们希望能够找到,基因检测微卫星稳定型(MSS)的肠癌患者,使用免疫治疗获益的机会。同时,我们也想了解真实世界中,mCRC患者运用三线治疗药物疗效究竟如何。基于此,我们设计和推动了关于TKI药物用于三线及以后治疗mCRC患者有效性的真实世界研究。”


脚踏实地—呋喹替尼三线治疗真实世界研究结果令人鼓舞

2017和2018年,瑞戈非尼和呋喹替尼这两种多靶点TKI,分别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作为晚期CRC三线及以后用药。“虽然呋喹替尼、瑞戈非尼获批应用于临床,但对于不同的TKI药物在真实世界应用中它们的疗效如何?有没有差异?相关的报道很少。因此我们进行真实世界的研究,去了解真实世界TKI药物在mCRC患者中的使用数据,可以为临床医生用药提供参考。”金颖教授接受采访时说道。

本项研究汇总了在2014年7月-2020年2月间,我国6所三甲医院共156例使用了多靶点TKI三线治疗mCRC患者的临床数据,其中有41例使用呋喹替尼治疗,另有115例患者接受瑞戈非尼治疗。研究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时间(PFS)和总生存时间(OS)。研究结果显示呋喹替尼在mCRC患者三线治疗中,对比瑞戈非尼存在明显优势,金颖教授详细解读了研究数据:“与瑞戈非尼治疗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2.4个月相比,呋喹替尼组的mPFS显著延长,达到4.0个月。既往使用过抗VEGF抗体或存在肝转移的患者,研究结果显示使用呋喹替尼具有更大的生存获益。”该项真实世界研究公布,对比呋喹替尼与瑞戈非尼用于mCRC患者的疗效存在显著差异,将为临床mCRC患者三线治疗用药选择提供有力的循证依据。

挑战困境—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呋喹替尼不负众望

呋喹替尼作为一种获批用于mCRC三线治疗的TKI药物,在此次真实世界研究中表现抢眼,这将会对临床mCRC患者治疗产生何种积极影响?金颖教授表示:“研究数据显示在中国的mCRC患者中,三线及以后治疗使用呋喹替尼比瑞戈非尼患者获得更长的mPFS。这项基于真实世界的研究,可以为临床医生用药选择提供循证医学方面的数据参考,这将会非常有意义。”张艳桥教授在谈及使用呋喹替尼与瑞戈非尼用药经验时说道:“不论是基于此次真实世界研究的结果还是临床患者使用情况观察,呋喹替尼均展现出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特别是一般情况较差的患者,选择呋喹替尼单药治疗,就可能带来PFS获益,呋喹替尼上市后得到诸多教授一致好评。”

展望未来—国药之光呋喹替尼带来新希望

虽然免疫治疗在MSI-H/dMMR mCRC患者中取得突破性疗效,但对于另外95%的MSS患者,单药免疫治疗疗效有限,如何延长其生存期成为临床难点。未来mCRC患者后线治疗的探索方向有哪些?张艳桥教授表示:“临床实践中,不论是医生还是患者,对免疫治疗都充满期待,因为CRC MSI-H的患者比例大概只有5%,也就是说95%的肠癌病人无法从免疫治疗中明显获益。我们也观察到在这95%的患者中,有约5%使用了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PD-1单抗可以观察到明显获益。在未来,如果能找到这部分MSS型肠癌患者应用PD-1单抗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获益的原因,将使得更多患者获得治疗机会,这很有意义。”

此次,中国原研抗癌药呋喹替尼的表现令人振奋,在采访最后问及未来如何更好的发挥呋喹替尼作用时,张艳桥教授表示:“呋喹替尼是中国企业在医药领域成功的案例,标志着中国原研药不仅在临床研究中获得成功,更在肿瘤治疗领域得到了国际广泛认可。将来可以考虑更多呋喹替尼参与的联合治疗方案,研究其可行性、有效性和安全性。为更多mCRC患者带来获益。”


介绍嘉宾
金颖 博士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内科
肿瘤学博士 副主任医师 硕士生导师
CSCO肿瘤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抗癌协会靶向与个体化治疗委员会青年委员会常务委员,
广东省基层医药学会肿瘤多学科综合诊治专业委员会精准专委会常务委员,
广东省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会委员,
广东省医学教育协会肿瘤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广州抗癌协会消化肿瘤青年委员会委员,
2019年CSCO结直肠癌MDT大赛冠军团队成员,
2019年中华医学会全国放射学大会影航者MDT病例挑战赛冠军团队成员,
发表多篇SCI论文在Mol Cancer,Br J Cancer,J TRANSL MED,JAMA ONCOL等学术杂志上
点评嘉宾
张艳桥 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
黑龙江省癌症中心副主任,
黑龙江省消化道肿瘤诊疗中心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大数据与真实世界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药物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结直肠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胃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SCO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分会MDT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国际肝胆胰协会中国分会转移性肝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胃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标志物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精准医学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抗癌协会理事
参考文献:
[1]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https://iarc.who.int;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国产原研药呋喹替尼——破解转移性结直肠癌后线治疗困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