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心脏病父亲又查出肠癌晚期,不能手术是否真的无路可走?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肿瘤距离肛门只有两厘米,还有做手术就可能会触发的心脏病,既要保住肛门,又要护住心脏,王先生的父亲如何在“四面楚歌“中对抗癌症?

01

30年的痔疮史差点让癌症蒙混过关

2019年6月份左右,父亲感觉肛门有些微痛大便伴有血,但能正常通气,因有30年的痔疮史,就一直按照痔疮去医治,外用内服用了好多药。有时有些好转,有时又严重一些,这种情况一直断断续续地持续了好久。

直到2020年春节前,父亲才下定决心去医院检查。

可就在这时,武汉因为新冠疫情封城,我们当地的医院也尽量不安排住院,于是就一直忍着拖到了4月份,才在当地医院入院检查。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确诊为直肠中分化腺癌Ⅳ期

02

选择手术会肛门不保,还可能诱发心脏病,该何去何从

肿瘤距离肛门很近,只有2厘米,做手术的话不能保肛。加上父亲有扩张型心肌病之前做手术后发作过一次,当地医院也不敢做手术。医生说放化疗的效果也不大,我和父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治疗,仿佛走进了死胡同,治与不治都一样。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月,经过多方打听,我听说广东省广州市有个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丁培荣教授擅长低位保肛,可以用免疫疗法治疗结直肠癌,不需要动手术。于是我将所有的检查资料(之前做过一次结肠癌切除手术)上传,远程向丁教授问诊。

等待答复的那一段时间真是太漫长了,我几乎每隔几分钟就会刷一下手机,焦急地等待着丁教授的回复。

终于,在全面查看了我的资料后,丁教授回复我说上次手术后的病理显示微卫星不稳定,可以用免疫治疗。

看到结果后我很振奋,此时父亲因为痛得厉害行走已经不太方便了,我就赶紧带着父亲的资料先行上广州找丁教授。

经咨询,我了解到父亲的情况正适合用免疫疗法,治愈的概率大概在70%到80%。由于免疫疗法有可能引发心肌炎的副作用,丁教授又当场和其他教授进行了探讨,他们一致认为请外院的心脏科教授会诊后,采取适当的措施,是可以使用免疫治疗把风险降到最低、效果放到最大的。

两个最关心最致命的问题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马上带着父亲到广州。2020年6月30日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做的MR报告显示,父亲的直肠有一个约为7.8公分的肿瘤。在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后,父亲在丁教授的安排下顺利住进了结直肠科。

03

提前准备ICU,抗肿瘤途中的心脏保卫战

住院期间,丁教授帮我们一次一次组织讨论研究并和心内科教授会诊,在考虑心肌炎的副作用和肿瘤治疗效果的多重因素下,最后决定给父亲用PD-1单抗治疗(帕博利珠单抗)。

心脏病父亲又查出肠癌晚期,不能手术是否真的无路可走?

丁教授和心内科教授建了围绕父亲的微信群, 加了微信 便于随时沟通讨论父亲的病情

父亲有心脏病,他的手臂上安了PICC导管,每天早晚两次测量心脏静脉压,打针的时候需要用心电监护。

因为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没有心内科,丁教授在用药前特地联系准备了ICU,并提前联系了附近的综合三甲医院,若在用药的途中出现心脏方面的问题,可以第一时间抢救并送往这家三甲医院的CCU。

04

熬过副作用和过敏,免疫治疗让父亲重返正常人的生活

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后,特别是心脏抢救的准备后,2020年6月30日,父亲开始打免疫治疗的第一针。打完后出现了鼻塞、嗓子痒、拉肚子、腹痛、病兆部位痛并牵连到大腿痛、神经痛还有轻度水肿的副作用。

21天后打第二针,打完三天后痛感明显消失,这对于癌症患者来说是莫大的鼓励。虽然出现了胃酸、烧胃的情况,但除此以外,其他各种症状都在逐渐消失。

第三针打完后病灶部位偶有疼痛,脖子后面皮肤瘙痒,胸部有压迫感。

第四针打完后除了皮肤瘙痒外其他的副作用都基本消失,病理报告显示未见明确肿瘤,这增大了我们继续治疗的信心。

皮肤瘙痒虽说常见,但是一旦严重起来真的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有一段时间父亲全身乃至头皮都会一阵阵地发痒,还会起一粒粒的疹子,我们试了很多办法,在药店买治疗皮肤瘙痒的药,在教授的推荐下去皮肤医院就诊,但瘙痒还是反复发作,有时好一些,有时又很痒,天气热起来的时候会发作得更厉害,严重影响睡眠质量和生活,父亲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后来更换国产的信迪利单抗后,有两次正在打针时,父亲突然感觉头皮整个涨起来,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原因不明。后来想了个办法,在打针之前打抗过敏药,再打针时过敏的症状就会减轻很多。

截至目前为止,父亲一共打了16针,每次打针前都会做抽血、心电图和心脏彩超的检查,确认一切状态正常后才打针,每打两针就做一次MR平扫。

在2021年5月份的肠镜中,父亲原来的直肠肛管癌已经消失,只剩下结节状增生,结肠部位又新长出一个2.5cm*2.5cm的腺瘤样息肉,在丁教授的安排下做了肠镜切除手术。

心脏病父亲又查出肠癌晚期,不能手术是否真的无路可走?

父亲之前的直肠肛管癌现在只剩下结节状增生

父亲打了一年的免疫针本来应该停针了,可是因为这个新长出的息肉还没有定论,就继续打着。丁教授让我们定期复查,继续观察,根据病情变化及时变更治疗方案

现在除了皮肤过敏外,父亲身体的其他方面都很正常。从之前走路、坐着都疼痛难忍,生活不能自理,到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免疫治疗大大提高了父亲的生活质量。

心脏病父亲又查出肠癌晚期,不能手术是否真的无路可走?

父亲近照

一路走来能有这样的效果,特别感谢丁培荣教授、张晓实教授、李丹丹教授、丁娅教授、单宏波教授以及他们的团队和护士小姐姐们,感谢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一年前他们的一句肯定的回答,让我和父亲看到了希望,这一年来他们兢兢业业的态度、高超的医术使我的父亲逐渐摆脱了病痛的折磨。

后记:

分享两个让我觉得很感动的故事。

一是刚入院治疗的时候,父亲疼得厉害。疫情期间,病人若不做手术,家属是不能陪同的,隔着电话听见父亲痛苦的呻吟声,我手足无措,只好试着给丁教授发消息,等了一晚上他也没有回复。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父亲打电话告诉我说,丁教授专门从家里赶过来,已经去病房看过他了,并且开了药,我顿时松了口气。

二是在申请外院会诊的时候,走程序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考虑到父亲的病情已经拖延了很久,亟待治疗,丁教授帮忙请来了外院的心内科教授会诊,才让治疗得以快速、顺利进行。丁教授是一位非常耐心和细心的医生,对患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脾气也很好,相信在他的治疗下,所有的难题会迎刃而解。

我还想跟广大病友分享的是,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在肿瘤治疗方面走在国内前列,国外有许多先进的抗癌药进入国内后,会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行临床实验。作为肿瘤专科医院,却能够收治有心脏病的肿瘤患者,这使它在国内首屈一指。我很庆幸我一开始就能带父亲来到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在教授们的帮助下得到及时的治疗,没有耽误宝贵的治疗时间。

在此,也祝愿其他的病友都能够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早日康复!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心脏病父亲又查出肠癌晚期,不能手术是否真的无路可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