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共和国医者】屠规益“我都同意 世界就不进步了”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你好,我是肿瘤外科大夫

1963年,位于日坛公园附近的专科肿瘤医院,迎来了一位年仅35岁的医生——屠规益。他刚从北京协和医院调到这里就被委以重任,主攻头颈部的恶性肿瘤。
“你知道菜花吗?菜花长得就跟癌一样。老百姓知道癌症是要命的,可是他不知道抽烟会导致喉癌。现在我上车的时候经常问司机,你抽烟吗?他说抽烟,我说马上戒了,你抽烟将来或许得癌的。”——摘自屠规益采访。

屠规益的对手,自古有之。早在公元前3000至1500年,人类就察觉到了它的存在。埃及人最早在纸草书上留下了关于癌症的描述,公元5世纪,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被认定为区分良、恶性肿瘤第一人,公元1世纪,盖伦在书中记录了61种肿瘤,他坚定地认为癌症是因为黑胆汁过多导致,而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观点,左右了医学长达1500年的发展。

 
而随着近代肿瘤外科学不断取得新的成就,更多医者尝试拿起手术刀,抵御癌症的进攻,“切除肿瘤,保存生命,牺牲器官”是这一时期人类治疗肿瘤的唯一准则。
“广泛切除,从肿瘤的控制来说效果确实更好。患者肿瘤复发明显减少,远期生存率也有提高。但是广泛切除后,对于患者的功能、外形会带来很大影响。”

癌症大举进攻,打得新中国第一批肿瘤医生措手不及。那时,我们所熟知的靶向药、免疫疗法,都仍未出现。像这样大刀阔斧地一切了之,是很多癌症患者求之不得的治疗手段,但屠规益也随之看到了,为保全生命,广泛切除后病人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肿瘤大夫重视术后随访,时刻关注术后病人的生存情况。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一个病人手术后,医院发了几封随访信都没有收到回音,我不放心,趁着周末休息时间,就和放疗科医生骑着自行车去寻找术后病人。结果我们发现,患者在全喉切除的手术后,因为不能说话自杀了,这个就给我们很大的打击。”

屠规益所面对的喉癌患者,喉部会长出菜花样的恶性肿瘤,极易牵连声带、食管、侵犯喉软骨、颈部淋巴结转移。按照当时的治疗指南,晚期喉癌患者为了保全生命,必须切除全部喉咙,但这就意味着,患者只能通过颈部造瘘口呼吸,从此再也无法讲话。

 
像老师、演员可能就因为喉咙被全部切除,职业生涯彻底断送。我救活了患者的生命,可是我制造了一个哑巴。”
纤细的生命之弦被命运拨动,等待这些患者的,是一个无言世界。

“对不起,让您受苦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屠规益多了一个习惯,他常常对术后的患者轻声说“对不起,让您受苦了”。治病、还是治病人?逐渐成为屠规益此生的新课题。他开始尝试利用所学的医学知识,打破常规、无畏向前,既要彻底切除肿瘤,又要保留患者说话功能。
 
1963年,屠规益实施国内第一例喉声门上部分切除手术,突破了当时“晚期喉癌必须全切”的流行观点。患者术后生存9年。

“是病人需要做手术,不是你医生需要,所以一定要根据病情决定做不做,做大还是做小。医生的成就感应来自于治愈疾病,以最小的手术获得肿瘤的治愈才是外科医生的最大成功。手术只是外科医生的一部分,手术刀是把双刃剑。”

屠规益,就像老马,渴望驮起病人一个个过河。
1973年,新中国启动了第一次以恶性肿瘤为重点的居民死因调查回顾,覆盖8亿人口。当时,研究人员争取到各级党政部门的支持,发动了数十万基层卫生人员和“赤脚医生”参与调查,基本摸清了肿瘤在国内的流行发病规律和分布特征,为制订我国肿瘤防控规划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而屠规益所领衔的头颈肿瘤外科,也即将进入发展的“黄金时期”。

你有本事切除患者的喉

就得有本事让患者说话

“肿瘤科医生是给病人治病的。我给病人治病,他说不了话,我让他说话,他吃不了饭,我想办法叫他吃饭。关键问题是把肿瘤治好,把周边问题解决好,这是医生的责任。”
让喉癌患者术后张口讲话,是屠规益的最大心愿。

 
1990年,在他的倡导下,早已更名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头颈外科,成功举办了首届无喉患者食管发音训练班。全国近千名患者,沉默而来。他们即将,重获“新声”。
有的病人一学,高兴了。他说本来我回家,敲门没声音,现在我能叫我爱人,我敲门叫爱人,她开门。所以这些事情我们在做,是病人给我们的鼓励。全国头颈外科和耳鼻喉科的一个共同心声,就是让所有无喉者能够重新发声讲话。

屠老曾经的同事告诉我们,每次食管发音班的开学典礼上,屠老都会说道“对不起大家,我没能早些时候办这个班,让大家再早些学会发声讲话。”
熟悉屠规益的人都知道,他还有一大特点,就是从不吝惜于鼓励年轻大夫及时总结科室经验,上报成果奖。很多人问他“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报科研成果?”他说“应该给年轻医师更多快速成长的机会,这是科室建设的需要。”2010年,屠规益退休后捐出50万元发起、成立基金,用于支持培养全国省市级肿瘤医院年轻头颈外科医生。

“由于我不同意 世界才能进步”

一次,屠规益看到文章,论述用化学类药物完全代替手术治疗喉癌。他怒斥“论证不严谨,结论误导医师和患者”并立即提笔著文,提醒医学工作者绝对不能凭空臆想。他常说“我都同意了,世界进步不了。由于我不同意,世界才能进步。”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共和国医者】屠规益“我都同意 世界就不进步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