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DRG 下的肺癌管理(下)——医改中靶向治疗的临床可及性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前言

近年来肺癌的医疗费用不断增长,其中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靶向治疗费用增长较为显著,远超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奥希替尼是大部分晚期或转移性 NSCLC 的优选靶向治疗药物。本文根据当前医保政策,讨论 DRG 医疗支付改革过程中,如何保障奥希替尼的临床可及性,为 DRG 下的的肺癌管理提供参考。

非小细胞肺癌的医疗负担不断加重


肺癌是我国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其中 NSCLC 约占80%~85%[1]。中国肺癌患者年人均直接医疗费用为 55295~77431 元,药费在住院费中的占比最大(35.9%~68.4%),以靶向药物治疗费用为主[2]。NSCLC 的治疗已成为肺癌治疗的首要经济负担,消耗大量的医疗资源。


>>>> 奥希替尼是 EGFR 突变阳性晚期或转移性 NSCLC 的优选靶向药物。


临床上超 50%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确诊时已属晚期[2]。EGFR 突变是晚期NSCLC 基因突变患者最常见的类型,且在非小细胞肺癌的发生发展中起重要作用[3]。对于 EGFR 基因突变的患者,使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s)是标准一线治疗方案,如吉非替尼、埃克替尼等。但是,一代EGFR-TKIs 治疗 9-13 个月后,肿瘤会发生进展[4]

奥希替尼是第三代 EGFR- TKIs,对 EGFR 敏感突变和 T790M 耐药突变均有很好的选择性抑制作用。根据ESMO(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会议公布的奥希替尼总生存期数据[5]:一线使用奥希替尼患者的总生存期长于使用一代 EFRG-TKIs 的患者。


在晚期或转移性 EGFR 阳性 NSCLC 患者中,相比一代 EGFR-TKIs,奥希替尼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延长了 8.7 个月,且>=3 级不良反应的发生比例明显降低。因此对于 EGFR 阳性突变的患者,一线治疗方案优先考虑奥希替尼能带来良好的生存获益。


奥希替尼的医保政策


2018 年 10 月,国家医保局正式宣布奥希替尼(奥希替尼)正式纳入乙类医保药品目录,且价格降幅达 70%。奥希替尼进入医保药品目录后,一盒(80mg*30 粒)售价为 1.5 万元左右[6],以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员为例,报销比例通常为 50%~80%左右,即 T790M 阳性患者的个人支付费用为3000 元~7500 元。奥希替尼被纳入医保目录不仅保障晚期 MSCLC 患者的用药需求,而且大大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随着 DRG 支付方式改革的推进,在新的医保政策下,探索如何保障奥希替尼的临床可及性,有利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诊疗与管理。

如何保障奥希替尼的临床可及性?

(一)保障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DRG 付费标准


DRG 医疗支付改革的策略是对每一病组确定统一的医保支付标准,医疗保险方在该标准内进行医疗支付,超出的部分由医院承担。医院为使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所在病组结余不超支,可能在一线治疗时倾向于选择价格较低一代EGFR-TKIs,影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和生存质量。

因此各地区医院在进行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DRG 付费标准测算时,需保障该病组的权重,提高该组医保支付标准,以提高奥希替尼的临床可及性。同时利用 DRG 策略降低其他技术难度较低病组的医保支付标准,在保证医疗质量的前提下,实现控制费用的目标。


(二)完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处置规范


临床上许多医生纠结“EGFR 敏感突变阳性患者该如何选择一线治疗方案, 先用一代药,还是直接选用三代药?”2019 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 已批准奥希替尼用于 EGFR 阳性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最新的 NCCN NSCLC 指南(2019 年第三版)[7]也指出,EGFR 突变阳性晚期 NSCLC 患者的一线治疗有五种药物可以选择,包括奥希替尼、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及达可替尼,其中奥希替尼是 EGFR 阳性突变患者一线治疗的一级推荐。

综合以上,医院在制定非小细胞肺癌 DRG 病组临床处置规范时,应参考最新 NSCLC 指南,将奥希替尼作为 EGFR 突变晚期或转移性 NSCLC 靶向治疗的优先药物。

小结

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奥希替尼的使用对于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时间十分重要。在 DRG 策略下,需根据成本、物价及新药品、新技术的应用及时对医保政策进行动态调整,避免医院为降低成本而减少新疗法的选择。

数据来源及参考:

[1].Lin L-L, Lin G-F, Yang F, Chen X-Q.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immune-mediated liver dysfunction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International Immunopharmacology 2020; 83: 106537.

[2].Lilan Yi1 JF, Ruolan Qian, Peng Luo and Jian Zhang Efficacy and safety of osimertinib in treating EGFR-mutated advanced NSCLC:A meta-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2019; (145): 284-95.

[3].梁锌, 石菊芳, 杨剑, 陈万青.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5222例肺癌手术患者住院费用影响因素分析. 中国肿瘤 2019; 28(12): 922-6.

[4].李亚静,王琳珊,董占军 邢赵刘. 非小细胞肺癌基因变异与靶向治疗药物的选择. 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 2018; 34(24): 2879-83.

[5].Soria J-C, Ohe Y, Vansteenkiste J, et al. Osimertinib in UntreatedEGFR-Mut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8; 378(2): 113-25.

[6].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商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9年版). 国家医疗保障局,人力资源保障部, 2019.

[7].(2020.V3)NCCN 临床实践指南:非小细胞肺癌.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2020.

以上内容仅供业内专业人士参考

审批编号CN-68498过期日期2021-11-12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DRG 下的肺癌管理(下)——医改中靶向治疗的临床可及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