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码集合丨免费下载各种精美网站源码,主题,模板

肺癌的治疗费用——不谈钱就是耍流氓

不能被金钱衡量的是生命

但生活总会被各种商品标好价格

1

新闻一则

一款治疗SMA(脊髓型肌肉萎缩症)的进口药物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因其单只70万元的高昂定价及别国的差异化价格引发了网友们的激烈讨论。

肺癌的治疗费用——不谈钱就是耍流氓

一石千浪,在评论中,有冷静的网友客观地分析药物定价的前因后果,但也有网友破口大骂万恶资本家,更有甚者,指责医生为虎作伥,现身说法各种被坑经历,其中真假虚实,无从考证,也不重要,气氛到位了,行业外的人轻而易举地被恶意带着节奏,很难再有更多理性的思考。

还记得2018年夏天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

格列卫曾经也是“天价”的救命药,患者因吃不起原研格列卫死去。电影里肉眼可见反派貌似是定价过高,谋取暴利医药公司,任谁都想愤愤然地大骂万恶的资本家。

影片中王研辉扮演的骗子说,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一息清晰的绝望感地直抵而来,看不见的“穷困”张牙舞爪,才是贯彻我们人类社会的魔鬼。

行业外的人难以理解药物定价遵循的逻辑,作为业界人士为自己辩驳几分,不至于理性的声音没有去处。

药品是特殊的商品,商品便有价格,价格的高低是围绕价值曲线上下波动的。药品很难脱去商品的性质。

第一,新药研发是一项高风险、高收益的活动,研发成本十分高昂。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一个上市新药背后的研发成本平均在10亿美元左右,且需要耗时长达10年。

第二,新药具有专利保护,存在专利壁垒,可能全球就这一家药企能生产这种药物,具有垄断性;

第三,国家间药物定价差异较大,除了各国间不同的医保政策以外,还有国家的发展情况也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存在即合理,70万的天价药,是科研胜利的一小步,是人类智慧结晶具化后的现实定价。

只是,对于普通阶层的家庭来说,无力承担罢了。

不幸的是,我们可以原谅从来没有出现的创新技术或药物,接受因没有治疗手段而死去,因为那是他人的错,是时代的错。

却不能原谅已出现的技术或药品价格昂贵,超出我们的能力,而不能拯救至亲,因为这是自己的错。情和理之间隔着一层可悲的厚壁障。

“生不起病,吃不起药”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一味地抨击医生无良,抨击国家不作为不过是一知半解,以偏概全的错误认识。

作为一名医生,也不过是国家医疗体系末端中小小的一枚技术钉,无法左右和决定什么,更难与这隐形的力量进行博弈。

然而天价药品背后的社会舆论,透露着对医生深切不信任。医生和患者间,本应该是同一战线的队友,却在媒体时代中放大矛盾,带有微妙的对立关系。

2

经济毒性

「经济毒性(Financial Toxicity)」是肿瘤学中一个相对较新的术语,2013年首次由学术肿瘤学家描述。

这个短语指的是自付费用会耗尽癌症患者的钱包,影响生活质量。事实上,成为肿瘤治疗的副作用之一。

当扎法尔(Yousuf Zafar)博士在2013年《肿瘤学家》发表关于「经济毒性」的文章获得历史第二引用次数的时候,意味着随着肿瘤治疗进入新时代,最大的毒副作用已经成为了患者的财务压力。

肺癌的治疗费用——不谈钱就是耍流氓

而且早期研究也发现,在美国,对于没有商业保险和平均收入和学历较低的少数族裔而言,面对「经济毒性」的可能性更大。但即使是中高产阶层,依然会面对财务压力。同样会因为肿瘤治疗过程中,不可预估的高额治疗费用和收入暂时中断,对家庭财务造成压力,从而中断治疗。

国外肿瘤医师已经开始聘用财务顾问,来为患者家庭提供规划和支持。也欢迎患者和医生主动讨论治疗计划,而不是拉不下面子导致最终人财两空。

其实在国内也可以通过购买商业保险降低患病后经济压力过大的问题,只是在这一块,陷阱很多,一不小心,就容易上当受骗。

肺癌的治疗费用——不谈钱就是耍流氓

而我也希望通过引进COST量表,为我的患者和同业带来新思维,提前诊断财务风险,做更好的避险规划。

3

治疗成本

医患基本矛盾主要来自于“高昂的治疗费用与不成正比的治疗效果间的矛盾”。

医生在治疗的过程中,需要发挥专业性去平衡“疗效”和“经济”。丝毫不考虑治疗成本的医生肯定不是好医生。

如若将费用放在第一位,开价格便宜的药,而见不到治疗效果,患者会认为遇上了个庸医;如若不考虑经济条件,开最贵的药,而得不到预想中的效果,患者又会认为医生图谋不轨,别有目的。

因为知识专业的差距,患者不懂病情和医学,将治疗费用高低完全等价于疗效,用“菜场思维”就医(逻辑上犯了滑坡谬误),但治疗效果不是一蹴而成的,也不是完全由药物由医生所能决定的。

所以治疗风险、方案、花费与效果预后都需要做清晰到位的沟通

医者父母心,医生也应该把患者作为自己的家人,详尽告知方案、风险、治疗费用、效果。但最终用什么方案、怎么治疗,这个决定,需要患者同亲属去评估把握。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医疗的出路是通过技术革新与竞争,打破价格垄断,再加上国家医疗保险的辅助,让患者最终获益。资本逐利是本性,我们求生是本性,如何去平衡这二者,是一门深刻的社会学问题。

“看病难,看病贵”是如今我们仍然面对的一个严峻的民生问题。电影中格列卫的价格最初售价2.35万元一盒,2017年进入医保,如今的价格4500,而且有医疗报销。而今天70万天价的诺西那生注射液,也会迎来属于它的“平价”医疗时代。

不谈结婚的恋爱是耍流氓,不谈钱的医生也是耍流氓。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