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码集合丨免费下载各种精美网站源码,主题,模板

CA15-3,乳腺癌最重要的特异性标志物,晚期敏感性高达80%


“CA15-3,CA19-9,CA125……”这串如同摩斯密码的代号想必大家并不陌生,这就是我们常常在肿瘤化验单上见到的几类肿瘤标志物。

而与乳腺癌紧密相关的则正是“CA15-3”,简单来说,如果在化验单上在“CA15-3”这一栏的检测结果显示异常增高时,大家往往就会开始怀疑:乳腺癌是不是发生变化了?我是不是复发了?

这个像天文数字般的代号常常使得人心惶惶。那是否这一指标异常就代表乳腺癌发生变化了呢?下面我们将围绕这一指标为大家详细讲解。

PART1

CA15-3是什么?

提到CA15-3,就不得不说说一种名叫“MUC-1”的蛋白。MUC-1以跨膜蛋白的形式存在,它的表达改变与癌症形成和转移的发病机制密切相关

科学家们发现用抗体或合成肽直接靶向MUC-1蛋白可减少小鼠模型中的肿瘤生长。那么在乳腺癌中,MUC-1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在肿瘤恶化过程中,MUC-1可以在整个膜表面以及细胞质中高水平表达,同时由于其过度表达和改变的糖基化使得MUC-1在肿瘤细胞中很容易被标记发现[1]。

如上所述,在CA15-3测定中检测到的分子其实就是这个“MUC-1”蛋白的脱落或可溶形式。这也是为什么CA15-3可以作为肿瘤标记物在目前临床上得到最广泛的使用。

PART2

术前:指导治疗方案

在临床上,CA15-3是乳腺癌最常使用的肿瘤标志物,广泛用于乳腺癌的诊断、治疗监测和预后。

事实上,在早期或局部乳腺癌患者中,血清CA15-3水平在很大程度上与健康女性或患有良性乳腺疾病的女性的血清CA15-3水平重叠,也就是说在早期和局部患者中,其实这一指标的异常并不显著。

如果CA15-3标志物水平较高(例如> 40-50 KU/L) ,则可能肿瘤发生进展,众所周知,乳腺癌转移性很强,其中最常转移到骨、肺、肝和软组织。因此一旦有指标异常的情况出现应立刻进行适当调查以诊断或排除这种可能性[2]。

如有疑似转移迹象,应在临床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诊断性检查主要包括:血液检查(全血细胞计数 [FBC]、肝功能检查 [LFT]、血钙、胸部X线检查、骨扫描、胸腹部CT等等,必要时考虑对转移灶进行活检。

除了欧洲肿瘤标志物小组 (EGTM) 之外,国际专家目前不推荐测量CA15-3来确定早期乳腺癌患者的预后。然而,由于该标志物的测量相对容易且便宜,因此术前CA15-3水平可能会与现有的预后因素相结合,将用来规划新确诊乳腺癌患者今后的最佳治疗方案

PART3

术后:影响疗效和转移

尽管术前CA15-3水平在早期乳腺癌的早期检测中价值不大,但该指标已被证明可以提供重要的预后信息。准确评估乳腺癌患者的预后对于最佳治疗方式的选择来说至关重要。尤其可以避免侵袭性疾病患者治疗不足和惰性疾病患者过度治疗。

众所周知,医生通常建议在乳腺癌术后及早地开展随访检查,用来判定手术是否成功以及是否有后续并发症出现。而在乳腺癌术后的随访检查中,除了患者临床病史、体格检查、影像学、常规临床化学/血液学检测等常规检查,最必不可少的就是肿瘤标志物的测量,并且随访期间最常测量的肿瘤标志物就是CA15-3。

主治医生往往需要根据患者的术后CA15-3指标来判断疗效及转移发生的可能。

一般来说,在随访检查中如果发现肿瘤标志物CA15-3水平增高,则可能提示该患者:

1.出现临床上不明显的微转移或隐匿性转移[4];

2.肿瘤恶性程度增高,复发及转移可能性大;

3.从而导致术后总生存期缩短等后果。

此外,有研究团队使用多变量分析发现CA15-3水平的发展与肿瘤直径等其他因素无关。所以在随访指标中,即使肿瘤大小和其他方面没有发生改变,但一旦出现CA15-3指标上升的趋势,都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除了在大多数有远处转移的乳腺癌患者中可能会发现CA15-3水平升高,在几种不同类型的晚期腺癌患者中也可能出现该指标的高浓度聚集。

除乳腺癌外,可能导致CA15-3水平升高的晚期腺癌包括卵巢癌、胰腺癌、胃癌和肺癌。同样,某些良性疾病,如慢性活动性肝炎、肝硬化、结节病、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和巨幼细胞性贫血也有可能会增加水平,但在这些慢性疾病情况下,增加通常是适度的。

总而言之,CA15-3这一指标无论对于乳腺癌的诊断还是监测都十分有意义。只是相对而言,术后预后效果的监测更需要CA15-3指标数据的支撑。

除此之外,血清CEA、CA19-9、CA125、和TPS也可作为术前筛查乳腺癌的有力诊断工具。但使用单一肿瘤标志物诊断敏感性低,不能满足临床诊断的需要。因此,在临床诊断时,一般推荐联合肿瘤标记物,以免误诊。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参考文献:

1. Wang W, Xu X, Tian B, et al. The diagnostic value of serum tumor markers CEA, CA19-9, CA125, CA15-3, and TPS in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Clin Chim Acta. 2017;470:51-55.

2. Duffy MJ, Evoy D, McDermott EW. CA 15-3: uses and limitation as a biomarker for breast cancer. Clin Chim Acta. 2010;411(23-24):1869-1874.

3. Araz M, Beypinar I, Kazan S, Inci F, Celiker M, Uysal M. Are preoperative serum CA15-3 levels different in breast cancer subgroups?. Curr Probl Cancer. 2019;43(2):115-122.

4. Froehlich K, Haeger JD, Heger J, et al. Generation of Multicellular Breast Cancer Tumor Spheroids: Comparison of Different Protocols. J Mammary Gland Biol Neoplasia. 2016;21(3-4):89-98.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