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码集合丨免费下载各种精美网站源码,主题,模板

高瘤负荷、低瘤负荷mHSPC患者均从阿帕他胺治疗方案中显著获益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两例mHSPC患者通过阿帕他胺联合ADT方案的初始治疗,一个月后PSA降幅均达99%,实现PSA快速、深度下降,最近一次检查结果均为0.000ng/ml,疗效显著,安全性良好。

经典案例一

01
病史介绍
现病史:前列腺增生伴前列腺囊肿,无尿频、尿急、尿痛、排尿困难,无血尿、脓尿等不适症状。
既往病史:高血压病史5年,未规律服用降压药,血压控制较差,否认冠心病,否认手术外伤史,否认相关肿瘤家族史。
查体:直肠指诊(DRE)提示,前列腺Ⅱ度增大,质硬,中央勾消失,与直肠无粘连。
2020年10月11日,总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为44.4 ng/ml,碱性磷酸酶(ALP)为70 U/L。
2020年11月,经直肠前列腺穿刺活检,病理提示为前列腺腺泡腺癌,Gleason评分4+4=8分。

穿刺活检结果

2020年11月9日,PET-CT提示前列腺体积增大,显像阳性,考虑前列腺癌,可能侵犯膀胱;右侧髂血管旁一稍大淋巴结,显像轻度阳性,考虑转移瘤;双侧多处肋骨、数个胸椎、骨盆骨、右侧股骨颈多发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PSMA)摄取灶,部分见成骨性改变,考虑多发性骨转移瘤。


PET-CT检查结果
02
诊断结果

高瘤负荷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分期为T4N1M1b,合并高血压3级、糖尿病。
03
治疗经过

2020年11月,PET-CT扫描显示全身多发骨转移包括骨转移瘤,PSA为44ng/ml。
2020年11月17日,患者开始接受阿帕他胺+雄激素剥夺治疗(ADT)。
2020年12月29日,PSA降至0.16ng/ml。
2021年1月20日,PSA降至0.12ng/ml。
2021年3月9日,患者已经用药三个月,PSA降至0.035ng/ml。
2021年5月,PSA降至0.000ng/ml。
2021年10月12日,最近一次复查结果显示PSA仍为0.000ng/ml,目前正在持续随访中。碱性磷酸酶(ALP)后续随访:2020年12月29日为81U/L,2021年3月9日为61U/L,2021年3月14日为52U/L。

阿帕他胺+ADT治疗期间PSA水平变化

经典案例二

01
病史介绍

患者男性,64岁,于1年前体检发现PSA升高,为10ng/ml。
实验室检查:PSA为36.1ng/ml。
2020年12月17日穿刺活检结果显示,病理为前列腺癌,Gleason评分4+3=7。

穿刺活检结果
2020年12月15日PET-CT显示,前列腺双侧中央带结节,PSMA表达明显增高,符合前列腺癌;胸10椎体、骶3椎体右份PSMA表达增高,疑似早期骨转移瘤。

PET-CT检查结果
02
诊断结果

低瘤负荷mHSPC,分期为T3N0M1b。
03
治疗经过

2020年12月15日,PET-CT扫描显示骨转移瘤,此时PSA为36.1ng/ml,患者开始阿帕他胺+ADT治疗。
2021年1月30日,患者用药1个月,PSA为0.008ng/ml,下降99.9%,无不良反应,血压控制正常。
2021年3月31日,患者用药3个月,PSA为0.000ng/ml,PSA实现快速深度应答。
2021年4月29日,复查显示PSA仍为0.000ng/ml。
2021年8月6日,最近一次复查结果显示PSA仍为0.000ng/ml,目前正在持续随访中。

阿帕他胺+ADT治疗期间PSA水平变化

病例介绍专家简介

狄金明 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二区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中国医师协会泌尿外科分会机器人与微创学组委员,
广东省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激光学组副组长,
广东省基层医药学会微创泌尿肿瘤学专委会主任委员,
广东省泌尿生殖协会肿瘤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泌尿生殖协会男性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基层医药学会下尿路疾病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泌尿外科杂志》通讯编委,
《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编辑部副主任、编委

病例分析

病例一患者为高瘤负荷mHSPC(T4N1M1b),同时伴有多发骨转移,属于我国临床实践中的常见情况。发生远处转移的前列腺癌患者的预后较差,5年生存率仅为3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仅为未转移患者的一半[1,2]

 
本例患者同时合并高血压3级、糖尿病,因此在选择治疗方案时需考虑合并疾病的影响,“不限人群”且入组高危和高瘤负荷较多的TITAN研究,为患者使用阿帕他胺+ADT方案提供了依据。

TITAN研究结果显示,对于所有类型的mHSPC患者,阿帕他胺+ADT均能快速、深度、持久降低PSA。亚组分析提示,对于基线时仅有骨转移的患者,阿帕他胺+ADT治疗能够显著降低50%的死亡风险;对于高瘤负荷患者,阿帕他胺+ADT治疗能够显著降低30%的死亡风险[3]
TITAN研究的亚组分析结果
病例一患者采用阿帕他胺+ADT治疗,服用一个月PSA下降至0.16ng/ml,下降幅度高达99%。PSA的最近一次检查结果更是降至0.000ng/ml,几乎检测不出,目前还在持续随访中。阿帕他胺作为无需联用激素的新型抗雄药物,对于合并其他疾病,例如高血压糖尿病的患者更安全,相信通过阿帕他胺+ADT的长期持续治疗,患者会继续维持良好生存状态,最大程度上推迟肿瘤转移和进展的发生。
病例二患者因PSA升高入院,无尿频、尿急、尿痛、排尿困难等不适症状。经PET-CT检查发现PSMA表达明显增高,确诊为新诊断的低瘤负荷mHSPC(T3N0M1b)。低瘤负荷患者应当尽早进行综合治疗,有利于患者后续的治疗以及预后。《中国泌尿外科和男科疾病诊断治疗指南》指出,对无症状的M1患者,应给予即刻系统化治疗,以改善预后,延缓疾病进展,预防疾病进展相关的严重并发症[4]

 
单用ADT治疗的mHSPC患者在一至两年内即进展为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5],TITAN研究显示,相比接受单纯ADT,阿帕他胺+ADT治疗可以快速、深度、持久降低PSA,显著延长mHSPC患者的总生存期(OS),对于低瘤负荷患者,阿帕他胺+ADT治疗可以降低48%的死亡风险,提示更早应用阿帕他胺方案的必要性[3]
 
该患者采用阿帕他胺+ADT治疗,1个月后PSA下降幅度高达99%,PSA最近一次检查结果更是降至0.000ng/ml,展现出阿帕他胺+ADT快速、深度降低PSA水平的效果,且无明显不良反应发生,有望实现长期生存。
点评专家1简介

林天歆 教授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副院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导
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秘书长及常委,
中国医师协会泌尿外科医师分会副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医学机器人医师分会常委,
广东省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主任委员,
林教授多年来围绕泌尿系统各种微创技术及肿瘤进行研究,曾获吴阶平泌尿外科医学奖、郭应禄泌尿外科青年医师奖、教育部高校科技进步一等奖、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被评为第九届国家卫生健康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广东省医学领军人才、第四批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是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专家点评1

目前,EAU指南、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均将阿帕他胺方案推荐为mHSPC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7-9],新版CUA指南亦新增阿帕他胺方案推荐用于初诊转移且可耐受阿帕他胺治疗的前列腺癌患者(1级证据)[4]。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可以在条件允许时优先采用阿帕他胺作为初始治疗方案,尽可能延长患者进展至CRPC阶段的时间,并改善预后。
本次报告的两例患者,一例为高瘤负荷mHSPC、伴有多发骨转移、合并高血压和糖尿病,另一例为低瘤负荷mHSPC,两例患者均在确诊后初始使用阿帕他胺+ADT治疗,PSA水平均迅速、深度降低,体现了阿帕他胺方案良好的疾病控制效果,也体现出TITAN研究中阿帕他胺+ADT方案对“所有类型”mHSPC的获益,期待两例患者在更长时间随访后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

点评专家2简介

陈志文 教授
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全军泌尿外科研究所 副所长,博士导师,教授,泌尿肿瘤专业负责人,西南癌症中心PI
中华泌尿外科学会肿瘤学组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专委会膀胱癌学组委员,
中华泌尿外科学会膀胱癌诊治指南二,三届编委,
全军泌尿专委会委员,
精于根治性膀胱全切原位新膀胱重建,前列腺癌根治等泌尿生殖系肿瘤腹腔镜和机器人手术,
近年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7项,“973”分课题1项
在国际核心期刊(SCI)发表包括Cancer Res,Carcinogenesis, Int J Cancer, Cancer Letters, J Urol, Urology, BJU Int等泌尿肿瘤相关论著30余篇

专家点评2

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是前列腺癌的重要治疗药物,以传统AR抑制剂为基础的联合雄激素阻断方案的获益有限,难以满足患者日益提高的治疗期望[10]。阿帕他胺作为一种新型AR抑制剂,可以阻断雄激素与受体的结合,还能够有效阻断AR核转运以及AR与DNA结合。

与同类AR抑制剂相比,阿帕他胺达到相同的肿瘤内治疗浓度所需的剂量更低,且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的浓度也更低,表明在同等剂量下,阿帕他胺具有疗效更好、中枢神经不良反应发生率更低的特点[11。

根据TITAN研究,阿帕他胺+ADT方案在中国患者中具有良好的效果,入组阿帕他胺+ADT组的中国患者的基线PSA水平更高,但阿帕他胺+ADT治疗后PSA获益趋势优于全球总体人群[12],期待更多前列腺癌患者可以从阿帕他胺的治疗中获益。
参考文献:

 
[1]Jemal A, Siegel R, Xu J,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2010.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0;60(5):277-300.

 
[2]Ross RW, Xie W, Regan MM, et al. Efficacy of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Adt)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Association between Gleason score, prostate-specific antigen level, and prior ADT exposure with duration of ADT effect. Cancer. 2008;112(6):1247-1253.

 
[3]Kim N. Chi, Simon Chowdhury, Anders Bjartell, et al. Final analysis results from TITAN: a phase 3 study of apalutamide vs placebo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 receiving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J Clin Oncol 39, 2021 (suppl 6; abstr 11).

 
[4]黄健. 中国泌尿外科和男科疾病诊断治疗指南[M]. 科学出版社, 2020.
 
[5]James ND, Spears MR, Clarke NW, et al. Survival with Newly Diagnosed Metastatic Prostate Cancer in the \”Docetaxel Era\”: Data from 917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Arm of the STAMPEDE Trial (MRC PR08, CRUK/06/019)[J]. Eur Urol. 2015 Jun;67(6):1028-1038.

 
[6]V41: Yang X.Y., et al. Intense androgen receptor inhibition with neoadjuvant apalutamide does not complicate robotic prostatectomy outcomes

 
[7]EAU/ESTRO/ESUR/SIOG Guidelines on Prostate Cancer 2020.

 
[8]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in Prostate Cancer 2020 v3.
[9]中国临床肿瘤学会 (CSCO) 前列腺癌诊疗指南 (2020版).

 
[10]Usami M, Akaza H, Arai Y, et al. Bicalutamide 80 mg combined with a luteinizing hormone-releasing hormone agonist (LHRH-A) versus LHRH-A monotherapy in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findings from a phase III randomized, double-blind, multicenter trial in Japanese patients. Prostate Cancer and Prostatic Diseases 2007; 10: 194-201.

 
[11]张宏,贾娜,王钰,等. 非转移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治疗新药——apalutamide[J]. 临床药物治疗杂志,2019,17(1):6-9,22.

 
[12]Janssen data. Presented at CACA-GU 2020.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