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码集合丨免费下载各种精美网站源码,主题,模板

69岁退休医生的5年抗癌记——谁说淋巴瘤高龄复发就没希望?

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一直被认为是“可以治愈的淋巴瘤”,因为通过标准一线治疗后,大部分患者能够获得长期生存。即使一线治疗后出现进展或复发,一半以上的患者也可通过大剂量化疗联合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获得治愈。

但对于一些高龄患者,却往往不那么幸运。一旦成为复发难治性患者,常规的放化疗效果不佳,还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给治疗带来很大的困难,也让患者感到绝望。这些患者该怎么办呢?是否因为高龄且难治就要放弃呢?他们还有哪些选择呢?

69岁的杨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患者,他也曾因为复发难治,徘徊在死亡线上。但最终一次大胆地尝试,给他带来了新的希望。生活质量特别差的他,如今几乎与常人无异。

那么,他到底是做了什么选择呢?今天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一下杨先生的故事。

这次复发没那么简单,我差点“活不成了”

做了50多年医生的我,一直比较注重身体健康,一直以来身体都挺好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毛病,高血压、糖尿病什么的都没有。2012年,我退休了,退休生活虽然平平淡淡,但也还算岁月静好。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逐渐适应了退休生活的我,竟然查出来恶性淋巴瘤。而这病,差点就要了我的命。

2014年下半年,我感觉自己右边腋下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也不痛,但摸起来硬硬的。从医的经验告诉我,应该是淋巴结肿大,我觉得可能是个瘤子,但不知道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

我到我们当地的县医院做了手术,病理检查结果出来说是良性的,我就没太在意。当时想,反正是良性的,手术割了应该就没事了。然而,谁知道三四个月后,右腋窝又发现了一个同样大的瘤子。

我觉得这不太正常,可能比较麻烦。2016年初的时候,我在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做了病理切片,并拿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去做鉴定。结果,就被诊断出恶性淋巴瘤。后来进行了反复的病理会诊,确诊为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

刚知道结果的时候,当时我真的吓坏了。

很多人都以为,医生应该是已经见惯了生老病死,可以从容应对疾病的,但其实不是这样的。像很多普通的患者一样,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怎么就成了癌症患者?我的身体一向都很好啊,我也没有什么不良习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但是,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我开始慢慢接受这件事。我的两个儿子,也是医生,也在不断地给我科普,让我慢慢了解这个病。

6次化疗,两个月的放疗,我以为我好了

通过各种渠道,我了解到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是有治愈的可能的,就觉得这个病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我想着,既然是“一种可以治愈的淋巴瘤”,通过一线治疗,多数患者能够获得长期生存,那我就听医生的话,按部就班的治就好了。我自己也是医生,怎么配合医生治疗,还是比较了解的。

2016年4月份,我开始做化疗,当时用的是ABVD方案(多柔比星+博来霉素+长春花碱+达卡巴嗪),化疗了6次,虽然也有副反应,但基本都可以忍受。后来,11月份开始,又做了2个月的放疗。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进行治疗,我就好了。

当时我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应该是彻底好了,也没有再过多地关注这个病,也没有再检查。结果,这短暂的“治愈”维持了2年都不到,2018年3月份就复发了。

这次复发没那么简单,我差点“活不成了”

复发之后能怎么办呢?还是得去治疗。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的治疗,真的不像上次一样容易扛过去。

2018年3月查出来复发后,我回到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继续接受化疗,最初还是用的ABVD方案,前4次还有效果,第5次之后肿瘤就进展了。医生说第一套方案失败了,要换第二套化疗方案了。

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第二套方案会带来什么,仍然以为像上次一样按部就班的治疗就好。2018年11月,我开始换第二套化疗方案,并进行同步放疗。但是,用这套方案化疗了4次,我就扛不住了。

当时真的,整个人都感觉要不行了。全身都疼,走路也走不了,走个十步二十步的就喘得上不来气。

当时我想,化疗都不管用了,这回肯定是要没救了。我甚至开始抵触治疗了,觉得还不如不治了。就感觉这段时间,钱也花了,罪也受了,但人却不行了,真的是彻底崩溃。

这次复发没那么简单,我差点“活不成了”

虽然我觉得应该是没救了,但我儿子他们并没有放弃,仍然在四处打听,帮我寻找治疗方案。

有一天,我儿子跟我说,河南省肿瘤医院有一个临床研究,是针对我这样的淋巴瘤患者的,劝我去试一下。刚开始,我是不想去的。我觉得化疗都不管用,这个临床试验能有什么用呢。

但是儿子、儿媳他们都劝我,我就决定要么再去试一下,要么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大概2019年5月份的时候,儿媳就带我去了河南省肿瘤医院。

当时是打算入组一个叫“TQB2450注射液治疗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有效性、安全性II期临床研究”的临床试验,但是按照入组的要求做了检查之后,因为我有慢性肺炎,不能参加这个临床试验。

医生建议我先去治疗肺炎,情况改善之后可以看是否有机会参加另外一个临床试验。虽然我也按医生的建议先去治了我的肺炎。但是,这次失败的入组经历,让我更加绝望了。

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就到这了,也治不好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慢慢熬了。是否能参加下一个临床试验也是个不确定的事情,即使能参加效果怎么样也不好说,我甚至也没有太多的期待,感觉前路一片黯淡。

再次入组成功,PD-1单抗点燃了我的二次生命

经过半个多月的治疗,我的肺炎好转了。2019年7月份的时候,儿媳又陪我去了河南省肿瘤医院。经过评估,我可以入组一项“AK105治疗复发或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的多中心、开放、单臂”Ⅰ/Ⅱ期临床研究。

AK105就是后来上市的派安普利单抗,一种PD-1单抗。

当时也是试试看的态度,因为复发后这一路走来太受打击了,也没有抱太大希望。而且,当时我的身体状态真的是非常不好,全身都痛,几乎不能自理。

但是,没想到这个药真的点燃了我的二次生命,给了我继续生活的希望。

大概是用药8周后,我就已经有明显好转了,全身的骨痛症状减轻了很多,肿瘤也有了部分缓解。而且治疗期间,不像之前化疗的时候,副反应那么严重。从2019年7月31号入组,到现在已经2年多了,大概用药50余次,几乎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

目前,我的生活状态基本上和正常人差不多,包括每次去医院,都可以完全一个人自己去自己回了。真的非常感谢派安普利单抗给了我二次生命,也感谢所有研究新药的科研人员,向他们致敬,给他们点个赞。

后记:给病友的话

作为一名医生,突然一天从医者变成了肿瘤患者,感触还挺深的。最大的感触就是,大家得了这种病,不要害怕,要有战胜病魔的思想。我也是,在战胜疾病的过程中,慢慢的心态也好了,各方面都好了。

现在的我,迎来了第二次生命,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我常常能感受到,我走的每一步都自带正能量。我喜欢早起,每天五六点钟就会起来锻炼身体,走走路,跑跑步,闲暇的时候还喜欢自己种些菜。

因为之前是医生的经历,经常会有一些街坊四邻来找我求助,我都会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给他们解答。能够帮助他人,解决他们的痛苦,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个有价值的人,也让我觉得很快乐。

在此,也希望其他的病友,面对疾病不要放弃。只要我们不放弃,总会有希望的。


主治医生周可树点评:

首先,我对他能够有这么好的疗效特别替他感到高兴。

他刚来找到我的时候,全身疼痛非常厉害,严重影响了他的生活。经过派安普利单抗的治疗后,他的病情获得明显的好转,骨痛的症状完全消失了,生活质量也很好,在家有很好的生活状态,关于他的疗效我很满意,也很替他感到高兴。

希望患者能够持续在药物的应用下有更长期的获益,疾病控制的时间越长越好,这是我所期望的。

对于其他类似患者,有以下几点建议:

对于复发难治的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如果是年轻患者,一般一线对化疗是敏感的,二线首先考虑挽救化疗后做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进行巩固。但是,像这个患者年龄比较大,由于各种原因做不了自体移植,而且前线的治疗线数比较多,所以PD-1单抗对他是最好的治疗选择。当然,指南也是这样推荐的。

在选择PD-1单抗的时候,因为这样的药品很多,我们医生肯定要兼顾药物的疗效和安全性,还会考虑经济的承受能力,选择疗效好、安全性好,而且在经济上性价比较好的药物。对于复发难治的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来说,PD-1单抗是优先选择的,从我们应用的经验来看,派安普利单抗也符合我们从PD-1单抗当中进行优选的药物。

事实也证明了派安普利单抗疗效很好,完全缓解率也是非常不错的。对于这样一个相对比较老年,身体的基础状况又不是特别好的患者,在长期用药的过程当中(已经用药两年多),充分显示了非常好的安全性。所以,我认为对于这类患者,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药物,也推荐我们再有这样的患者可以考虑选择派安普利单抗进行治疗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