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MET扩增的原发部位不明肿瘤,化疗进展后赛沃替尼带来PR

精彩病例分享~

该病例为MET扩增的转移性原发部位不明肿瘤患者,接受2周期白蛋白紫杉醇+卡铂(TC)方案化疗后,发生疾病进展(PD)。其二线接受赛沃替尼 600mg qd靶向治疗,并在1个月后获得部分缓解(PR)。该病例由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高歌教授提供,并邀请华西医院国家药物试验机构/临床药理研究所主任王永生教授进行点评。

病例简介

基本情况:

男性,56岁。ECOG评分:1分;NRS评分:0分。主诉:右下腹疼痛5+月,诊断为低分化癌3月。

图1 CT检查结果
图2 肿瘤标志物情况
本例转移性原发部位不明肿瘤伴MET扩增,在2周期TC方案化疗进展后,予赛沃替尼靶向治疗获得较好疗效,肿瘤达到PR,肿瘤标志物明显下降,且肝肾功能总体较好。

病例提供专家

高歌教授:原发部位不明肿瘤或可根据驱动基因类型选择治疗方案

虽然大部分肿瘤通过严密检查可以确定原发部位,但临床上仍有3%-5%[1]的患者无法确定肿瘤原发部位,即原发部位不明肿瘤。

本例患者先后接受多种检查,但仍未明确明确原发部位,再加上病理类型为腺癌,因此根据2022年第一版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2]推荐,给予了TC方案化疗。但遗憾的是,在仅仅2周期TC方案化疗后就发生了PD。
在检测出MET扩增后,患者接受赛沃替尼600mg qd二线治疗并取得了较好的疗效。治疗1个月后,CT检查结果显示肿瘤获得PR,并且肿瘤标志物水平明显下降。患者治疗期间出现乳糜样腹水,但经对症治疗及暂停赛沃替尼靶向治疗后,乳糜样腹水逐渐减少。并且在恢复赛沃替尼400mg qd靶向治疗后,多次复查腹水未见明显增加,因此剂量又增加到600mg qd。目前患者仍在治疗中。

本例患者的治疗过程表明赛沃替尼治疗MET扩增的原发部位不明肿瘤患者有效,同时也提示了精准检测的重要性,此类患者或可根据驱动基因类型的选择治疗方案。

病例点评专家

王永生教授:赛沃替尼为跨瘤种MET靶向治疗提供新选择

由于临床特征和分子特征研究相对较少,原发部位不明肿瘤目前的标准治疗依然为经验性化疗但约80%的原发部位不明肿瘤对化疗不敏感,中位总生存时间只有6-10个月[1]。随着精准医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提示,部分原发部位不明肿瘤存在驱动基因突变时可考虑靶向治疗。

MET通路参与调节细胞增殖、生长、迁移和血管生成,而MET通路异常激活可促进肿瘤细胞的增殖、侵袭和迁移,最终驱动恶性肿瘤的发生和发展。MET通路异常的主要发生形式包括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MET扩增、MET过表达等。其中MET扩增检测方法包括FISH(金标准)和二代测序(NGS)。当检测到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MET扩增、MET过表达时,临床上可以考虑采用MET靶向的药物治疗。
赛沃替尼是我国目前唯一获批上市的MET抑制剂。已有多项研究证实赛沃替尼在MET扩增的不同癌种中的疗效。TATTON[3]、ORCHARD[4]研究显示,对于EGFR-TKI耐药伴MET扩增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赛沃替尼联合奥希替尼方案具有良好、持久的抗肿瘤活性。此外,VIKTORY研究[5]显示,MET扩增的胃癌患者接受赛沃替尼单药治疗,客观缓解率达50%,无进展生存期为4-6月。
本例原发灶不明患者,对化疗原发抵抗,化疗后快速进展,在基因检测出MET扩增后,探索性地使用了MET抑制剂赛沃替尼治疗,并且在治疗1个月后肿瘤达到PR,肿瘤标志物也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从该病例的治疗反应可以看出,赛沃替尼对于MET扩增的原发部位不明肿瘤具有潜在疗效,可为这类患者的治疗提供参考。

病例点评专家简介

王永生 教授

华西医院国家药物试验机构/临床药理研究所主任,肿瘤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四川省卫健委学术带头人

四川省卫生健康首席专家

中国抗癌协会中西医整合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临床研究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药理学会药物临床试验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关村玖泰药物临床试验技术创新联盟细胞生物制剂临床试验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委员

四川省医师协会药物临床试验研究者分会会长

四川省抗癌协会老年肿瘤治疗专委会主任委员

四川省医促会肿瘤学MDT专委会主任委员

病例提供专家简介

高歌

四川大学华西临床医学院2019级肿瘤学博士研究生,导师王永生教授,主要研究方向:肿瘤的生物治疗基础与临床。目前以第一作者在Lung cancer,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 And Clinical Oncology等期刊上发表SCI论文数篇。

参考文献:

 
[1].Fizazi K, Greco FA, Pavlidis N, et al. Cancers of unknown primary site: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follow-up. Ann Oncol. 2015;26 Suppl 5:v133-8. doi: 10.1093/annonc/mdv305.

 
[2].NCCN Guideline for Occult Primary (Cancer of Unknown Primary [CUP]) . Version 1.2022.

 
[3].Lecia V Sequist, Ji-Youn Han, et al. Osimertinib plus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positive, MET-amplifi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fter progression on EGF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interim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1b study[J]. Lancet Oncol. 2020;21(3):373-386.

 
[4].Helena A Y, et al. ORCHARD osimertinib + savolitinib interim analysis: A biomarker-directed phase II platform study in patients (p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whose disease has progressed on first-line (1L) osimertinib. ESMO 2021, Abstract 1239P.

 
[5].Lee J, Kim ST, Kim K, Lee H, Kozarewa I, Mortimer PGS, et al. Tumor Genomic Profiling Guides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Gastric Cancer to Targeted Treatment: The VIKTORY Umbrella Trial. Cancer discovery. 2019;9:1388-405.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