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王长利教授:纳武利尤单抗新适应证在美获批,肺癌新辅助治疗终迎变革

2022年,非小细胞肺癌(NSCLC)新辅助治疗领域终于迎来变革——3月4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正式批准了欧狄沃®(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的NSCLC免疫新辅助适应症。作为全球第一个在NSCLC新辅助治疗领域获批的免疫肿瘤治疗药物,纳武利尤单抗改变了可切除NSCLC的治疗格局。

该批准是基于CheckMate-816临床研究1的结果,这是目前首个以免疫疗法为基础在可切除NSCLC术前治疗中取得阳性结果的III期临床研究,主要研究终点包括病理完全缓解(pCR)和无事件生存期(EFS)。在去年的AACR年会上,pCR数据惊艳亮相,力压化疗十余倍(24% vs 2.2%)。

此后,该研究的另一个主要研究终点EFS也捷报频传。就在今晚,EFS详细数据将以口头报告的形式在2022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新辅助和围手术期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全体会议上公布。以免疫为基础的联合治疗在新辅助阶段是否能够显著改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EFS?pCR和EFS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北京时间4月11日23:15- 4月12日01:15,让我们拭目以待!

对此,医脉通特邀CheckMate-816中国国家协调员、全球研究指导委员会成员、天津市肺癌诊治中心主任王长利教授进行访谈,带领我们一起解析并展望免疫新辅助治疗在早期肺癌领域的价值及未来发展趋势。

笃行不怠:CheckMate-816研究领航NSCLC免疫新辅助治疗征程

CheckMate-816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与单用化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用于可切除NSCLC(Ib-IIIa期)患者新辅助治疗的疗效,不论PD-L1表达水平。主要研究终点是pCR和E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主要病理缓解(MPR)以及至死亡或远处转移的时间(图1)。

图1:Checkmate-816 研究设计

再传捷报:EFS延长超50%,癌症复发风险降低37%

2020年,CheckMate-816研究主要研究终点pCR率先撞线,数据显示,在意向性治疗(ITT)人群中,术前接受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的患者pCR率达24.0%,而单用化疗组仅为2.2%,免疫新辅助治疗的pCR率高出了十多倍(比值比 [OR] 13.94;99% CI: 3.49-55.75; p<0.0001)(图2)。

图2:纳武利尤单抗+化疗 vs 化疗作为新辅助治疗的pCR率

这令大家对该研究的另一个主要终点EFS有了更高的期待。根据目前已经披露的数据,EFS也颇为抢眼。数据显示,与单用化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能将患者的中位EFS延长50%以上。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组的中位EFS为31.6个月(95% CI: 30.2-未达到),而单用化疗组为20.8个月(95% CI: 14.0-26.7),免疫新辅助治疗组患者的疾病复发、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7%(HR 0.63; 95% CI: 0.45-0.87; P=0.0052)。总生存期的预设中期分析也显示出了积极的早期获益情况:HR 0.57(95% CI: 0.38-0.87)

王长利教授谈到,可切除NSCLC的围手术期治疗对于提高患者的治愈率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术前新辅助治疗,而免疫治疗在新辅助治疗中具有重要地位。CheckMate-816研究显示,无论患者PD-L1表达水平如何pCR和EFS均有改善,患者有望在疾病早期就能从中获益,并最终实现总生存期(OS)改善的终极目标

3月16日,NCCN更新了NSCLC指南,将纳武利尤单抗与含铂化疗增加到新辅助全身治疗,可见这种治疗足以改变早期肺癌的治疗模式。值得注意的是,CheckMate-816研究中,中国患者占比较多(25%),对于中国的临床实践将具有重要意义。

聚焦手术结局:提高手术治疗成功机会,提升肿瘤完全切除率

手术结局方面,与单用化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组患者实现了四个“更高”,接受根治手术(83% vs 75%)比例、达到影像学降期(31% vs 24%)比例、肺叶切除术(77% vs 61%)比例以及实现肿瘤完全切除(83% vs 78%)的比例均高于化疗组。两组中大多数患者在研究方案规定的时间内接受手术,且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相比化疗并不会增加术后并发症的风险(表1)2

表1:纳武利尤单抗+化疗 vs 化疗作为新辅助治疗患者的手术情况

王长利教授指出,纳武利尤单抗联合化疗并不会影响后续手术的进行,并且,外科手术技术发展到今天,手术难度是否增加并不是影响新辅助治疗策略选择的主要因素。临床应当更加关注新辅助治疗方案对于治愈率的影响,这是十分关键的一环。

未来已来:免疫新辅助治疗地位举足轻重,不断探索,不断优化

早期癌症的最终治疗目标是防止疾病复发,同时努力为患者寻求治愈的方式。对于可切除的NSCLC患者,单靠手术是不够的,“以手术为中心的综合治疗”是目前的治疗理念。免疫新辅助治疗在缩瘤降期、降低手术难度的基础上,降低术后疾病复发、进展或死亡风险,这种全方位的治疗获益,足以变革可切除NSCLC的治疗格局,免疫新辅助治疗也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对于免疫新辅助治疗的探索方向,王长利教授认为,一是需要实现真正的全程管理,在完成术前免疫新辅助治疗方案后,术后免疫辅助治疗应该如何进行,特别是基于病理结果判断的免疫新辅助疗效如何制定免疫辅助治疗方案,是值得探讨的问题。二是免疫新辅助治疗优势人群的筛选,目前的生物标志物筛选作用并不十分明确,围绕这一方面研究者也开展了大量的工作,期待后续的结果。

参考文献:

1. Patrick M. Forde, et al. Abstract CT003: Nivolumab (NIVO) + platinum-doublet chemotherapy (chemo) vs chemo as neoadjuvant treatment (tx) for resectable (IB-IIIA)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in the phase 3 CheckMate 816 trial. Cancer Res 1 July 2021; 81 (13_Supplement): CT003.

2. Jonathan Spicer, et al. Surgical outcomes from the phase 3 CheckMate 816 trial: Nivolumab (NIVO) + platinum-doublet chemotherapy (chemo) vs chemo alone as neoadjuvant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resectabl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21 39:15_suppl, 8503-8503.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