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EGFR/MET双驱动NSCLC患者怎么办?双靶方案三线治疗仍能带来快速肿瘤缓解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赛沃替尼+奥希替尼可为EGFR突变 & MET扩增患者带来后线快速缓解!

该例患者为57岁男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初次诊断为EGFR L858R阳性(EGFR L858R+)合并MET扩增。患者一线接受埃克替尼治疗,颈部淋巴结不减小反持续变大,随即在埃克替尼的基础上联用贝伐珠单抗,但颈部淋巴结仍继续长大,并逐渐出现腰部疼痛;

随后患者二线接受培美曲塞+卡铂联合贝伐珠单抗,并使用盐酸吗啡缓释片止痛,期间颈部包块缩小,但腰部疼痛逐渐加重,行椎管减压术后再次接受原方案化疗,至第三周期时,患者胸腰部疼痛持续加重;后续患者接受赛沃替尼+奥希替尼三线治疗,患者肺内病变及纵膈淋巴结均较之前缩小,实现部分缓解(PR),目前仍处于持续获益中。该病例由四川省人民医院杨兰教授提供,并邀请四川省人民医院胡洪林教授点评。


病例简介

  • 基本情况

患者信息:张某,男,57岁。


既往史:既往体质较好。2018年因外伤导致右脚骨折,行保守治疗。


查体:体能状态(PS)评分0分,二代测序(NGS)评分0分,双侧颈部淋巴结可触及肿大,左侧最大直径约1.5cm,右侧约2.0cm,双肺听诊阴性。


CT:双侧颈根部见数个增大淋巴结,部分融合,大着直径约29mm。左肺上叶尖后段可见肿块影,最大径约44mm。心包积液。


右侧颈部淋巴结穿刺:查见转移性癌。


腰椎磁共振成像(MRI):腰3椎体T1信号减低,增强扫描呈轻度强化,腰2,3椎间盘信号不均,左侧侧隐窝变窄,神经根受压。


颅内MRI:未见异常。


左肺上叶尖后段穿刺标本:NSCLC,ck7,TTF-1阳性,提示腺癌可能性大。


基因检测:EGFR L858R+,MET扩增,TP53阳性。

图1 患者治疗期间CT检查结果

病例提供专家

杨兰教授:NSCLC患者应以驱动基因检测结果指导临床治疗

近年来,随着精准医疗的持续发展,NSCLC的治疗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肿瘤治疗中,基因检测可以发现患者一些基因的突变以及分子的特性,为患者制定化疗方案提供更多的参考信息。

MET扩增是NSCLC的重要驱动基因和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耐药的重要机制之一,目前国内外指南均推荐NSCLC患者接受MET扩增检测,为患者的精准治疗提供指导。

其中,《中国肿瘤协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1]在分子分型部分推荐MET扩增检测作为Ⅱ级推荐(2B 类证据),进而指导患者接受MET抑制剂靶向治疗。《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NSCLC临床实践指南》[2]推荐对于已接受EGFR-TKI治疗、具有潜在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合理的检测最起码包括高敏感性的p.T790M评估;在没有p.T790M证据时,检测其他可能的耐药机制(MET扩增、ERBB2扩增)可指导患者接受MET抑制剂靶向治疗。

据报道,超过90%晚期NSCLC患者除EGFR驱动基因突变外,还存在至少一种已知或可能的基因变异,其中合并原发MET扩增/过表达是EGFR突变患者中重要的一类亚型[3]。有病例报告[4]显示,EGFR-TKI联合MET抑制剂可克服原发MET扩增引起的TKI原发耐药。

一例EGFR p. L858R突变共MET扩增患者一线化疗耐药后,采用EGFR-TKI联合MET抑制剂治疗4周后右肺病灶缩小了73%,8周后右肺病灶几乎消失,患者PFS达16.8个月,且没有发生不良事件。但目前,MET扩增合并EGFR突变的研究数据还比较少,值得更多探索和关注。

该例患者首次确诊时即伴EGFR L858R+合并MET扩增突变,一线仅接受EGFR- TKI靶向治疗,但疗效不佳,疾病出现进展;二线放弃靶向治疗仅选用化疗药物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疾病迅速恶化,尽管期间在全麻下行后路腰3椎体病灶清除,但腰痛仍持续加重。

值得庆幸的是,患者三线及时调整治疗方案,换用奥希替尼联合赛沃替尼联合靶向治疗,肺内病变及纵膈淋巴结均较前明显缩小,实现PR,目前仍处于持续获益中。因此,该病例提示,对于基因突变亚型明确的NSCLC患者,一线TKI耐药后,后线治疗也应优先选用相应的靶向治疗策略。

专家点评

胡洪林教授:多线复发的EGFR+合并MET扩增患者,赛沃替尼仍能带来肿瘤快速PR

既往多项研究显示,对于EGFR+合并MET扩增的NSCLC患者,一线EGFR-TKI治疗耐药后,二线无论接受化疗、免疫治疗或EGFR-TKI单药治疗,疗效都十分有限[5-7]。而同时靶向EGFR通路与MET通路有望逆转EGFR耐药困境,重新恢复肿瘤细胞对靶向药物的敏感性[8]。相关数据表明,对于EGFR+合并MET扩增的NSCLC患者,MET抑制剂联合EGFR-TKI可带来显著PFS及OS临床获益[9]

随着高选择性MET抑制剂赛沃替尼在国内的获批上市,MET扩增患者迎来了更好的治疗选择,多项临床研究均证实了赛沃替尼在EGFR+合并MET扩增NSCLC患者中的疗效。TATTON研究[10]对赛沃替尼+奥希替尼治疗EGFR-TKI耐药后MET扩增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进行了验证。

结果显示,对于缺乏标准治疗方案的奥希替尼耐药伴MET扩增人群,赛沃替尼+奥希替尼治疗仍可带来30%的ORR以及5.4个月的PFS,同时耐受性良好。此外,ORCHARD研究[11]深入探索了奥希替尼联合赛沃替尼治疗MET扩增耐药的可行性。

初步疗效分析显示,全部患者的ORR为41%(7/17;确认PR);7(41%)例患者SD,其中包括3例患者未经确认的部分缓解。与此同时,该研究中赛沃替尼联合奥希替尼治疗方案的安全性与既往单独用药的安全性报道相一致,并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事件。


该例患者为57岁男NSCLC患者,初次诊断EGFR L858R阳性(EGFR L858R+)合并MET扩增。患者一线接受埃克替尼治疗,颈部淋巴结不小反持续变大,随即在埃克替尼的基础上联用贝伐珠单抗,但颈部淋巴结仍继续长大,并逐渐出现腰部疼痛;随后患者二线接受培美曲塞+卡铂联合贝伐珠单抗,并使用盐酸吗啡缓释片止痛,期间颈部包块缩小,但腰部疼痛逐渐加重,行椎管减压术后再次接受原方案化疗,至第三周期时,患者胸腰部疼痛持续加重;后续患者接受赛沃替尼+奥希替尼三线治疗,患者肺内病变及纵膈淋巴结均较之前缩小,实现PR,目前仍处于持续获益中。


TATTON等研究提示,即使是多线治疗耐药的EGFR+合并MET扩增NSCLC患者,赛沃替尼+奥希替尼仍能带来显著临床获益。相信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开展,赛沃替尼+奥希替尼有望为EGFR+合并MET扩增NSCLC患者带来更大获益。

病例点评专家简介

胡洪林 教授

四川省人民医院肿瘤中心主任医师

四川省抗癌协会抗癌药物专委会常委

四川省肿瘤学会鼻咽癌专委会常委

四川省肿瘤学会口腔肿瘤专委会委员

四川省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分会委员

四川省医师协会药物临床试验分会委员

四川省抗癌协会化疗专委会青年委员

四川省卫生放射技术评审专家

擅长肺癌、食道癌等胸部肿瘤非手术治疗、个体化多手段综合治疗,以及头颈部肿瘤以放射治疗为核心的综合治疗。

病例提供专家简介

杨兰 教授

四川省人民医院肿瘤中心副主任医师

四川省医师协会会员

四川省肿瘤学会皮肤与软组织肿瘤专委会委员

四川省肿瘤学会头颈专委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心理学专委会会员

参考文献

[1].中国肿瘤协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2021.

[2].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NSCLC(Version 1.2022) ,2022.

[3]. Blakely CM, et el. Nat Genet. 2017 Dec;49(12):1693-1704

[4]. Zheng X, et al. Lung Cancer. 2019 Mar;129:72-74.

[5].K.Haratani, et al. Ann Oncol. 2017 Jul 1;28(7):1532-1539

[6].Moro-Sibilot D, et al. Ann Oncol. 2019 Dec 1;30(12):1985-1991.

[7].Lai GGY, et al. J Clin Oncol. 2019 Apr 10;37(11):876-884.

[8] Arteaga CL. Nat Med. 2007 Jun;13(6):675-7.

[9]. Li Liu, et al. ASCO. 2021. Abstract 9043.

[10].Lecia V Sequist, et al. Lancet Oncol. 2020;21(3):373-386.

[11]. Helena Yu, et al. 2021 ESMO. Abstract:1239P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