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HBsAg清除后,肝癌发生风险如何?新型预测模型来了 | 高分研究

导读

乙型肝炎表面抗原(HBsAg)清除后,仍然存在着发生肝细胞癌(HCC)的风险,HBsAg清除后的最佳监测策略尚待确定。近日,Yang等学者在J Hepatol(影响因子 25.083)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旨在评估HBsAg清除后HCC的发病率和危险因素,并开发一个预测HCC发生风险的新模型。研究结果显示:年龄、肝硬化、HCC家族史和饮酒是HBsAg清除后HCC发生的独立预测因素(新型预测模型见表1)。

研究方法

回顾性筛选1991年至2020年间达到HBsAg清除的1443例慢性乙型肝炎(CHB)患者,最终纳入831例患者的数据进行分析。研究者基于多变量Cox模型建立了预测模型,采用Harrell’s C指数和时间依赖性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AUROC)辨别模型的预测性能。

研究结果

总体而言,在4644人年(0.86%/年)的随访期间,40例患者(4.8%)在HBsAg清除后发生HCC。HBsAg清除时的年龄、肝硬化、HCC家族史和超过中度饮酒是HCC的独立预测因素,因此将这4个独立变量用于建立预测模型,根据每个独立变量对HCC发生的作用对其进行评分,所有评分的总和为HCC的最终风险评分,范围在0-8分(表1)。

表1 HBsAg清除后发生HCC的风险评分

根据评分将患者分为3组:低风险(评分<2)、中风险(评分2-3)和高风险(评分>3)。在低风险评分、中风险评分和高风险评分的患者中,HCC的估计年发生率分别为0%(95%CI:00.31%)、0.62%(95%CI:0.35-1.02%)和2.38%(95%CI:1.54-3.51%)。

这一预测模型的Harrell’s C指数为0.804。在第5、10、15年的HCC预测评分的时间依赖性AUROC分别为0.799、0.835、0.817。该预测模型的评分在内部验证和敏感性分析中也显示出良好的预测性能。

研究结论

基于年龄、肝硬化、HCC家族史和饮酒的新型预测模型能够对HBsAg清除后HCC的发生进行可靠的风险估计,并可为HBsAg清除患者的HCC监测和管理决策提供有用的参考。

参考文献:Yang H, Bae SH, Nam H, et al. A risk prediction model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fter hepatitis B surface antigen seroclearance[J]. J Hepatol. 2022 Apr 7:S0168-8278(22)00208-2. doi: 10.1016/j.jhep.2022.03.032.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