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晚期肺鳞癌伴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患者,赛沃替尼二线治疗带来19个月PFS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精彩病例分享~

该病例为68岁的肺鳞癌男性患者,虽然接受围手术期新辅助/辅助化疗,但术后7个月肿瘤复发。患者一线治疗使用化疗,但疗效不佳。在检测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后,患者入组临床试验口服赛沃替尼600mg Qd二线治疗,共获得19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该病例由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韩森教授提供,并邀请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方健教授点评。

病例简介

图1:赛沃替尼治疗前(2018-5-2)和治疗后(2019-2-26)的病灶变化
该病例为68岁的晚期肺鳞癌患者男性,在术后肿瘤复发后,一线治疗使用化疗,但疗效不佳。在检测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后,患者入组临床试验口服MET抑制剂赛沃替尼600mg Qd治疗,6周后疗效评估为缩小的SD(肿瘤缩小19%),并且在用药近10个月时复查提示肿瘤继续缩小(较基线缩小23%),赛沃替尼二线治疗共带来19个月的PFS。

病例提供专家

韩森教授:老年晚期肺鳞癌伴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患者,赛沃替尼二线治疗带来持久获益

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在肺癌患者中是一种少见的驱动基因突变,其中肺腺癌中的发生率约为3%[1],肺鳞癌则更低,约1%[2]。以往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肺癌治疗以化疗为主,但疗效并不理想,中位生存期只有半年[3];同样,免疫治疗的获益有限,客观缓解率仅17%,中位PFS仅1.9个月[4]。所幸的是,随着MET抑制剂赛沃替尼在国内获批上市,为此类患者带来了高效低毒的靶向治疗选择。

该病例为老年晚期肺鳞癌患者,在术后肿瘤复发后,一线治疗使用化疗,虽然疗效评价为SD,但肿瘤有所增大,且患者疼痛症状无明显缓解。在检测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后,患者入组临床试验口服赛沃替尼600mg Qd治疗,疗效评估为缩小的SD,PFS达19个月。而且,在用药后患者疼痛症状好转,逐渐停用止痛药物。安全性方面,虽然患者治疗期间出现恶心和周围性水肿,但均为1级,总体耐受性良好。其中,周围性水肿是MET抑制剂常见且较为特殊的一种不良反应。
该病例的治疗过程表明,对于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肺鳞癌患者,赛沃替尼靶向治疗的效果好、肿瘤控制时间长且不良反应可耐受。

同时,该病例也强调了基因检测的重要性。目前,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5]、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6]等国内外多个指南均推荐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常规检测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在肺癌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基因检测应贯穿始终,以更好地指导治疗,使患者更大程度获益。

专家点评

方健教授:沃替尼治疗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肺癌,长期生存获益显著

赛沃替尼是国内首个且目前唯一获批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适应证的全新一代高选择性MET抑制剂。自上市以来,赛沃替尼在临床上广泛应用,并显示出了优异的疗效与安全性。

赛沃替尼用于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肺癌的II期研究全文于2021年发表于《柳叶刀·呼吸医学》杂志,并且在近日召开的2022年欧洲肺癌大会(ELCC)上,赛沃替尼首次公布了最终总生存(OS)数据,再次夯实了其长生存获益[7,8]
数据显示,在总人群中,中位OS达12.5个月,中位PFS为6.9个月,并且赛沃替尼起效迅速,中位起效时间为1.4个月。而且,赛沃替尼在肺肉瘤样癌、经治、脑转移等亚组分析中均显示出显著的生存获益。另外,此次公布的长期随访分析结果表明,赛沃替尼安全性良好,未见间质性肺病以及新的不良事件(AE),AE的发生率与之前的研究结果一致。
该老年肺鳞癌患者一线化疗的效果不佳,在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后,赛沃替尼二线治疗使肿瘤持续缩小,并获得了长达19个月的PFS,为患者带来了显著的生存获益,同时安全性良好。
值得注意的是,该病例在MET抑制剂赛沃替尼治疗进展后,先后使用其他MET抑制剂谷美替尼和Capmatinib治疗,但最终出现耐药和肿瘤进展死亡。MET抑制剂的耐药机制较复杂,目前尚未完全阐明。在临床实践中,患者在发生获得性耐药后,有必要进行基因检测,或有助于明晰耐药突变,进而为后续精准治疗提供指导。未来希望随着更多研究的开展,进一步阐明MET抑制剂耐药机制,并探索出有效的耐药后治疗方法,让患者实现更长期的生存。

病例点评专家简介

方健 教授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二科科主任,主任医师 、硕士研究生导师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副会长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肺癌分委会主任委员

中国老年学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分子靶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老年学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肺癌委员会委员

CSCO血管靶向治疗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老年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

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专家

病例提供专家简介

韩森 教授

北京大学医学部肿瘤学博士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二科主治医师

北京肿瘤防治研究会肺癌分委会委员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普渡大学访问学者

作为Sub-I负责多个国际、国内多中心的临床研究

专业方向为肺癌的综合治疗,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

参考文献:

[1].Lee CC, Yamada KM. Identification of a novel type of alternative splicing of a tyrosine kinase receptor. Juxtamembrane deletion of the c-met protein kinase C serine phosphorylation regulatory site. J Biol Chem 1994; 269: 19457–19461.

 
[2].Lam VK, Tran HT, Banks KC, et al. Targeted tissue and cell-free tumor DNA sequencing of advanced lung squamous-cell carcinoma reveals clinically significant prevalence of actionable alterations. Clin Lung Cancer 2019; 20: 30–36.e33.

 
[3].Gow CH, Hsieh MS, Wu SG, et al. 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clinical outcomes in lung cancer patients harboring a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 compared to other driver mutations in an East Asian population[J]. Lung Cancer. 2017; 103:82-89.

 
[4].Sabari J K, Leonardi G C, Shu C A, et al. PD-L1 expression, tumor mutational burden, and response to immun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MET exon 14 altered lung cancers[J]. Annals of Oncology, 2018, 29(10): 2085-2091.

 
[5].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Version 1. 2022.

 
[6].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2021版.

 
[7].Lu S, Fang J, Li X, et al. Once-daily savolitin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pulmonary sarcomatoid carcinomas and other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s harbouring MET exon 14 skipping alterations: a multicentre, single-arm, open-label, phase 2 study[J]. Lancet Respir Med. 2021;9(10):1154-1164.

 
[8].Lu S et al. (2022) Final OS results and subgroup analysis of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with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s (METex14+) NSCLC. ELCC 2022, 2MO.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