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介说新语“双安周周谈”|第三期如约而至!众大咖带你感知真实世界“双安组合”治疗晚期肝癌实例,掌握最新诊疗经验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全身+局部治疗在晚期肝癌中能发挥何种作用?快来打卡精彩病例!

介说新语“双安周周谈”第三期由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卫君教授担任大会主席,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黄宁教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余昶教授担任主持,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勇慧教授分享题为“靶免之路,择优而行”的精彩报告,

 
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巫青教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李成教授分享诊治病例,浙江省肿瘤医院俞炎平教授、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一平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黄凌教授、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申权教授共同讨论。本文总结了病例以及精彩讨论内容,以飨读者。

大会主席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卫君教授

大会主持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黄宁教授

大会主持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余昶教授
靶免之路,择优而行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勇慧教授分享报告

黄勇慧教授指出,肝癌系统治疗已经从化疗/靶向时代进入靶免联合治疗时代,IMbrave150研究奠定了靶免联合在晚期肝细胞癌(HCC)一线治疗的地位,AK-105-203研究为晚期HCC带来安全有效的靶免组合:派安普利单抗联合安罗替尼客观缓解率(ORR)为31%,疾病控制率为82.8%,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8.8个月。

 
并且从安全性数据上来看,‘双安组合’的≥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发生率<20%,严重不良事件(SAE)发生率仅6.5%,不良反应至药物治疗中断发生率仅12.9%。“双安组合”作为晚期HCC患者安全有效的一线新优选,强效之下,兼顾安全。
靶免之路,择优而行

病例一|双安治疗肝癌病例分享

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巫青教授分享了一例双安治疗肝癌病例,“双安”强强联手,实现肝切除术后复发患者成功转化,获得进一步治疗机会,并作为术后辅助治疗方案,为患者长期获益保驾护航:

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巫青教授分享病例

现病史:因“右上腹痛4周”于2020年11月11日入院。患者于4周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右上腹疼痛,呈持续性隐痛为主,无纳差、乏力,无恶心、呕吐,无身目黄染,无发热等;未予诊治。
辅助检查:肝功能TBIL 28.97umol/L↑,ALT 69.37U/L↑;凝血功能PT 10.8s,纤维蛋白原5.35g/L↑,HBV-DNA 1.65*105IU/mL;CEA 2.99ng/ml,CA199 5.42U/ml,AFP 115.75 ng/ml↑。
影像学检查:2020-11-12胸腹部CT:1、肝右叶巨大占位(137mm*84mm*138mm),考虑肝癌,伴肝左叶转移,累及门静脉右支及肝中静脉,建议进一步检查。2、左侧肾上腺占位,转移瘤可能大。3、未见肺转移。
临床诊断:1.原发性肝癌并肝内转移;门脉右支癌栓形成、肝中静脉受侵PVTT程式分型II型;中山介入分型IIb型2.左肾上腺转移瘤?3.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分期:BCLC-C期,CNLC-IIIb期,Child-Pugh分级:5分,A级;ECOG-PS评分:0分。
治疗过程:2020.11.23患者行第一次TACE,术后靶向(安罗替尼12mg PO.qd),护肝、抗病毒治疗。疗效评估为疾病稳定(SD)。2021.01.14患者行第二次TACE,继续术后靶向治疗疗效评估为部分缓解(PR)。

治疗前后对比

2021.03.15患者成功右半肝切除+左肾上腺肿瘤切除+左肝病灶消融后剜除。术后病理显示:肝细胞癌,III级;有卫星结节;左肾上腺转移;大脉管侵犯;MVI(微血管侵犯):M2(高危组)。术后继续原方案靶向治疗。
肝切除术后6月复查发现肺转移,治疗方案改为继续原靶向治疗(安罗替尼12mg PO qd)加PD-1单抗(派安普利单抗200mg ivdrip q3w);抗病毒、护肝治疗。

“双安组合”三个疗程后复查,肺转移灶基本消失。肝病灶行微波消融,继续原靶向、免疫治疗。

靶免方案治疗前后对比

巫青教授总结道:“该病例初诊时(2020.11.11)明确诊断为晚期肝癌。通过两个疗程以DEB-TACE为基础联合靶向的转化,实现肝肿瘤缩小、残余肝体积代偿性增大、肝内转移及肝外转移病灶稳定,实行手术切除,双安联合为转化治疗和切除术后保驾护航,使肝癌患者看到新的希望。”

病例一|专家讨论

专家讨论:浙江省肿瘤医院俞炎平教授(左上)、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一平教授(右上)、广东省人民医院黄凌教授(左下)、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申权教授(右下)

浙江省肿瘤医院俞炎平教授点评道:“我们对肝癌患者的系统性治疗当中,在用药的选择上还是要考虑对应适应症、性价比以及毒副反应问题,尽量选择性价比高、低毒高效的药物。‘双安组合’的≥3级TRAE发生率<20%,SAE发生率仅6.5%,较其它靶免组合的安全性似乎更佳。‘双安组合’的有效率也相当可观,靶向药物安罗替尼&免疫药物派安普利单抗起到1+1>2的增效作用,为晚期肝癌患者提供了新的有效手段。”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一平教授表示:“该病例的治疗体现了‘双安组合’协同增效,不但短期疗效指标ORR可观,安全性也良好,目前‘双安组合’一线治疗也获得《基于免疫节点抑制剂的肝细胞免疫联合治疗多学科中国专家共识》以及《原发性肝癌诊疗指南(2022版)》的治疗推荐。

 
临床实践当中其实ⅢA/ⅢB期的肝癌患者很多,过去由于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很多患者生存获益较短,而随着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的出现,一部分患者可以积极转化从而获得手术切除的机会,也要感谢正大天晴公司我们临床医生提供的‘强劲组合拳’。我们也希望‘双安组合’能够在临床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为更早期的肝癌患者带来获益。”

广东省人民医院黄凌教授表示:“靶免联合治疗其实在多个癌种中都展现出了治疗优势,‘双安’组合也是提供了另一种优势选择。值得一提的是,安罗替尼作为国产原研小分子抗血管生成药物,在我所在的科室应用得比较多,总体毒副作用也相较于同类药物更加低。

 
派安普利单抗从机制上来看,它是一种IgG1亚型PD-1单抗,结构更加稳定,更容易纯化;另一方面,派安普利单抗对Fc段进行了改造,更加彻底地去除ADCC(抗体依赖的细胞毒)、ADCP(抗体依赖的细胞吞噬)效应,能够减少T细胞的损耗,同时减少了IL-6和IL-8等炎性细胞因子的释放;此外,派安普利单抗对Fab段进行了优化。
 
这些改造可能对增强疗效同时减少免疫治疗相关不良反应(irAE)都有一定的帮助。我相信随着药物适应症的不断拓宽,可及性改善之后,‘双安’组合会给更多患者带来获益。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申权教授谈道:“该病例通过‘双安组合’的治疗之后,病情能够达到长期稳定,也给予我的临床工作一定启示。除了靶免联合治疗带来的显著获益以外,我认为我们还是要关注不良反应,尤其是irAE。对于肝癌患者来说要尤其警惕免疫治疗相关肝炎的出现,如果不及时处理和干预,极有可能会影响患者治疗甚至危及生命。

 
‘双安组合’在保证疗效的情况下,不良反应更低,这是其优势所在。未来我们还应该探索安罗替尼、派安普利单抗的不同应用时机。”
病例二|派安普利单抗治疗晚期肝癌病例分享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李成教授带来一例晚期肝癌治疗分享: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李成教授分享病例

现病史:患者10天前出现黑便,无呕血,至当地医院查腹部增强MRI(2022.1.13)提示“肝MT伴门静脉癌栓形成,上腔静脉侵犯可能”,经积极治疗后无黑便,现为求进一步诊治,拟诊为“肝恶性肿瘤、门静脉癌栓形成”收入我科。
辅助检查:凝血酶原时间12.9秒;血氨46μmol/L↑;异常凝血酶原134963 mAu/ml↑;甲胎蛋白(CLEIA)20.04ng/ml↑。
影像学检查:2022.1.14外院增强MRI示HCC>10cm PVTT 3型。

患者增强MRI(2022.1.14)
临床诊断:肝恶性肿瘤(BCLC C期,IIIa期,Child-Pugh A级);门静脉癌栓形成(PVTT 3型);腔静脉癌栓形成;肝硬化失代偿期(治疗后);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高血压。

治疗经过:2022.1.20患者行第一次HAIC治疗,2022.1.26患者行仑伐替尼8mg qd+派安普利单抗200mg q3w治疗。2022.2.11患者行第二次HAIC治疗。由于全身皮疹过敏停仑伐替尼,单用派安普利单抗维持治疗。2022.3.10,患者行第三次HAIC治疗。

2022.4.12增强MRI显示:强化明显减少,门脉腔静脉癌栓应答,疗效评估为PR。2022.4.13患者行第四次HAIC,疗效评估为PR。

治疗前后对比

肿瘤标志物水平变化

李成教授总结道:“晚期HCC患者,应充分结合HAIC、TACE、靶向免疫个体化治疗;大于10cm肿瘤,肝外血供充分去血管化,在肝功能允许的条件下,行适度肝动脉栓塞联合HAIC;介入联合靶免进入3.0时代,介入联合靶免疗效肯定。”
病例二|专家讨论

浙江省肿瘤医院俞炎平教授点评道:“该病例的诊疗经过还是比较规范的,靶病灶以及门脉腔静脉癌栓显著退缩,局部治疗+靶向治疗+派安普利单抗三联方案机制互补,可发挥1+1+1>3的协同效应。
 
该患者由于仑伐替尼的不良反应而停药,但靶向治疗在肝癌患者中的地位还是比较重要的,因此安罗替尼等药物可以作为仑伐替尼的替代。我有一例胰腺癌肝转移的患者,利用安罗替尼控制肝转移后成功切除了胰腺原发灶,后用安罗替尼进行维持治疗,距今已有4年,病情控制依旧良好。“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陈一平教授谈道:“安罗替尼作为一个多靶点的药物,联合治疗应该是应用趋势。我们要注意副反应的存在,进行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为患者带来疗效和安全性的双重获益。”
广东省人民医院黄凌教授表示:“既往没有免疫治疗的时候,晚期肝癌的主要治疗手段是仑伐替尼等靶向药物,如今靶免治疗模式出现,并且与局部治疗联合获得了非常好的效果。选择派安普利单抗作为免疫治疗药物我是非常认同的,因为其安全性更好。在靶向治疗的过程当中,皮肤相关不良反应的发生率还是很高的,所以正确判断、准确治疗。”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申权教授说道:“该病例接受了多种介入治疗手段,在肝内病灶较大、肝内供血血管较多的情况下,选择了HAIC和TACE的治疗手段,再结合全身治疗,为患者带来了良好获益。”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