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赛沃替尼彰显非凡实力,给百岁老人带来疗效和安全性双重获益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即使在百岁老人中,赛沃替尼同样疗效出色且安全性良好。

该病例为100岁女性,确诊“左肺上叶中央型肺癌,右肺上叶周围型肺癌,纵隔及双肺门淋巴结转移,右侧肾上腺转移,多发骨转移”。基因检测结果显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和TP53突变,给予赛沃替尼治疗,至用药3个月时达到部分缓解(PR),肿瘤标志物显著下降。该病例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林忠教授提供。

图1.百岁老人与医护人员合照

病例简介

林忠教授:对高龄晚期患者,精准治疗的安全高效将是重要优势

MET基因变异近年来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治疗中的关注度逐渐上升,其中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是继EGFR、ALK之后,又一个具有重要治疗价值的独立驱动基因突变,其突变频率在NSCLC中约为3%-4%,且在老年患者中的发生率高于年轻患者[1-2]
 
因此,以精准、高效、安全的靶向药物进行治疗,有望更加契合患者特点,成为临床中颇具价值的治疗手段。而高选择性MET抑制剂赛沃替尼也不负众望,在临床研究及临床实践中,均显示了出色的疗效与良好的安全性。

在赛沃替尼上市之前,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患者主要接受化疗和免疫治疗,但是疗效明显受限。有临床研究结果显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接受一线化疗的中位总生存期(OS)仅为6.7个月,远低于驱动基因阴性患者的OS(11.2个月)[3]

 
另一项临床研究中,24例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接受了免疫治疗,结果显示免疫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为17%,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仅为1.9个月,疗效未达到预期[4]

而从2021年发表于《柳叶刀·呼吸医学》的Ⅱ期临床研究结果来看,赛沃替尼治疗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的ORR为49.2%,疾病控制率(DCR)为93.4%[5];近期欧洲肺癌大会(ELCC)公布的最终生存数据分析显示,赛沃替尼治疗患者的中位PFS为6.9个月,中位OS为12.5个月[6]
基于赛沃替尼的研究成果,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针对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用药推荐中,赛沃替尼被列为Ⅱ级推荐,为MET靶向药物中推荐级别最高[7]
本例患者入院时年近百岁,在临床中应属于“超高龄患者”,且双肺均有癌灶、淋巴结转移显著,还存在肾上腺转移及多发骨转移,病情已处于晚期。基于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非小细胞肺癌分子病理检测临床实践指南(2021版)》等指南推荐[7,8],对患者完善基因检测,检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和TP53突变”,因此符合赛沃替尼治疗指征,这也体现出当前NSCLC治疗“精准治疗、检测先行”的特点。
而且,由于本例患者在年龄上的特殊性,化疗等传统治疗手段的使用,可能受到患者基础身体状况和合并症的限制,且患者本人曾一度考虑放弃治疗(也受经济条件影响),因此治疗团队经过全面考虑和充分医患沟通后,选择了精准靶向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赛沃替尼,并结合患者年龄将初始治疗剂量减至200mg。
患者在开始赛沃替尼治疗后,肺部肿瘤及肾上腺转移灶均较前明显缩小,肿瘤标志物也有所下降,且用药3个月期间患者报告的不良反应少、精神状态好,这些都证实了赛沃替尼的治疗价值
而且,赛沃替尼在2022年3月25日正式进入珠海市附加补充医疗保险“大爱无疆”恶性肿瘤自费药项目药品目录(点击查看详情),报销追溯到2021年12月10日,极大地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这也让更多患者有机会尽早地使用赛沃替尼,从而达到更好的疗效。
图5.珠海市附加补充医疗保险恶性肿瘤自费药项目药品目录新增“赛沃替尼”
因此,从疗效、安全性及患者经济负担综合考虑,目前正在对该患者尝试使用常规剂量,让患者获益更多。期待该病例能为赛沃替尼后续用于高龄患者,提供宝贵的临床经验和参考。
专家简介

林忠 教授

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
肿瘤中心胸部肿瘤科主任、主任医师,岭南名医

国家药物临床研究基地肺癌药物专业负责人

肺结节肺癌MDT首席专家

珠海市医师协会肿瘤学会主任委员,珠海市抗癌协会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药学会乳腺癌药物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中西医结合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医学会肿瘤内科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抗癌协会肿瘤转移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擅长肺癌、乳腺癌、食管癌及纵隔肿瘤等恶性肿瘤的诊断及治疗。尤其善于根据手术和活检肺癌组织基因检测结果进行精准化疗和靶向治疗,根据病理类型及PD1,TMB等检测结果综合分析并进行精准的免疫治疗。

 
对肺癌脑转移和骨转移的综合治疗有课题进行专项研究。善于乳腺癌术后以及复发耐药的化疗和内分泌治疗。擅长中西医结合调理康复期病人。主持和参与多种靶向、免疫治疗等药物临床试验工作,包括PD1和PDL1在肺癌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研究工作。所参与的药物研究目前在临床广泛使用。参与了多项省部级科研课题研究,获省科委科研成果。

参考文献:

 
[1].Socinski M A, Pennell N A, Davies K D.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s in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n Overview of Biology, Clinical Outcomes, and Testing Considerations[J]. JCO Precision Oncology, 2021, 5: 653-663.

 
[2].Wu X, Zhao J, Yang L, et al.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Reveals Age-dependent Genetic Underpinnings in Lung adenocarcinoma[J]. Journal of Cancer, 2022, 13(5): 1565-1572.

 
[3].Gow CH, Hsieh MS, Wu SG, Shih JY. 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clinical outcomes in lung cancer patients harboring a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 compared to other driver mutations in an East Asian population[J]. Lung Cancer, 2017, 103: 82-89.

 
[4].Sabari JK, Leonardi GC, Shu CA, et al. PD-L1 expression, tumor mutational burden, and response to immun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MET exon 14 altered lung cancers[J]. Annals of Oncology, 2018, 29(10): 2085-2091.

 
[5].Lu S, Fang J, Li X, et al. Once-daily savolitin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pulmonary sarcomatoid carcinomas and other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s harbouring MET exon 14 skipping alterations: a multicentre, single-arm, open-label, phase 2 study[J].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2021, 9(10): 1154-1164.

 
[6].Lu S, Fang J, Li X, et al. 2MO Final OS results and subgroup analysis of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with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s (METex14+) NSCLC[J]. Annals of Oncology, 2022, 33(S2): S27.

 
[7].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

 
[8].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 国家病理质控中心,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肺癌学组, 等. 非小细胞肺癌分子病理检测临床实践指南(2021版)[J]. 中华病理学杂志, 2021, 50(4): 323-332.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