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1982-2022,40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四十年前,我们没有手机,没有高铁,而现在,科技的进步让我们足以掌握现在和开拓未来!

肺癌是全球死亡率最高的癌症,因此在所有的癌症中,肺癌已知和在研的突变靶点、上市新药也是最多的。过去的20年中,肺癌中的EGFR、ALK、PI3K/AKT/mTOR、RET、MET、BRAF 和 NTRK/ROS1突变的患者已经有了众多靶向和免疫治疗选择,相比化疗时代,提升了晚期NSCLC患者的生存时间,使驱动基因型肺癌逐渐成为临床可控的疾病。但是有一个基因,从被发现到此后的40年里,始终没有新药问世,成为肺癌患者的噩梦!

四十年无药可用,KRAS成为肺癌患者的噩梦

1982年,研究者们在人类膀胱癌细胞中发现了第一个人类肿瘤基因–RAS,成为癌症研究中的一个关键里程碑!

然而遗憾的是,从发现这一靶点的40年里,没有任何一款直接针对此突变的靶向药物获批。一旦化学疗法或免疫疗法失败,完全没有可用的靶向治疗方案,预后极差!并且由于KRAS蛋白的独特形状,它被科学界视为“不可成药”的靶点,也成为困扰了肺癌患者40年的噩梦。

KRAS为何如此难治?我们先来认识下这一臭名昭著的靶点。

01

KRAS突变如何导致癌症?

在健康细胞中,KRAS 是调节细胞生长的开关。然而,当KRAS基因发生突变时,KRAS 会卡在“开启”位置,使细胞不受控制地生长并激活下游通路。这会导致细胞开始恶性增殖,导致癌症发生和转移。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细胞生长和存活的关键调节因子

KRAS信号

突变的KRAS活性不受控制

KRAS异常信号

02

KRAS最常见的突变类型及相关癌症

RAS家族中的NRAS,HRAS和KRAS突变引起的癌症占所有人类癌症的近四分之一,使其成为与癌症相关的最常见基因突变之一。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癌症类型,每年在全球造成100万人死亡。

其中,KRAS是最常见的致癌基因(所有RAS突变的85%),非小细胞肺癌统计显示,约29.61%的肺癌患者携带KRAS基因突变。此外还存在于90%的胰腺癌中,30-40%的结肠癌中

根据存在的特定突变,G12C、G12D 和 G12R 是病友们最常见的 KRAS 突变。除此之外,还有G12A、G12S、G12V等。

人类癌症中RAS基因突变的频率和分布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03

KRAS中的“钻石突变”KRAS G12c

近年来,研究人员发现,KRAS G12C是一种特定的KRAS亚突变,是第12个密码子的甘氨酸被半胱氨酸取代,约占所有KRAS突变的44%,其中非小细胞肺癌腺癌中最常见,占14%,其次是大肠腺癌占3~4%,胰腺癌占2%,全球每年超过100000人确诊为KRAS G12C突变。一旦存在KRAS突变,可以马上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近两年,针对这一曾让无数肺癌患者绝望的突变类型,多款药物问世,打破了KRAS靶点不可成药的魔咒,40年无药可医的“铁树”终于“开了花”。

01

2021年,首款KRAS抑制剂-AMG510震撼上市!

2013年,经过了30年的心血,Sotorasib(AMG510)终于被研发成功,成为首个进入临床试验的KRAS抑制剂。

AMG510是专门针对KRAS G12C这种突变亚型的,具有很高的选择性,能与6,000多种蛋白质中的KRAS G12C特异性结合,锁定并令其失活。

2021年5月29日,针对KRAS突变有效,让我们期待了两年的“革命性抗癌药Sotorasib(AMG-510)终于获得FDA批准,提前两个月上市!用于治疗患有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这些患者至少接受过一种前期全身性治疗。同时,这款药物也有了自己的大名–Lumakras。

这是全球首款针对KRAS的靶向药,终于将KRAS这一最难啃的硬骨头拿下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将有无数携带KRAS突变的癌症患者迎来生存新希望!

原文链接:里程碑!全球首款KRAS靶向药AMG-510(Sotorasib)震撼上市!

晚期肺癌基因检测发现KRAS突变!全新抗癌药物让他重回正常生活!

02

全球第二款KRAS抑制剂MRTX849有望上市!

2022年2月16日,美国FDA接受了第二款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阿达格拉西布,MRTX849)递交的新药申请(NDA),用于治疗至少接受过一种全身疗法的携带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预计FDA将在2022年12月14日给出评审意见(通过,不通过,补充内容再考虑是否通过等)。这意味着,如果一切顺利,肺癌患者有望迎来第二款KRAS抑制剂!

FDA授予这项申请是基于代号为 KRYSTAL-1 试验 (NCT03785249)的卓越数据。结果显示,在携带KRAS G12C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中,adagrasib达到43%的客观缓解率(ORR)和80%的疾病控制率(DCR)。值得一提的是,98.3%的患者曾经接受过化疗和免疫疗法的治疗。

此外,截止到2021 年 6 月 15 日,该试验 1/1b 期部分的结果显示,在 19 名KRAS G12C 突变的 NSCLC患者中,每天两次接受 600 mg 的阿达格拉西布的患者,客观缓解率(ORR)高达 58%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03

疾病控制率85.7%,国产KRAS靶向药D-1553登场

D-1553是由益方生物自主开发的一款新型,高效口服的KRAS G12C抑制剂。近日,在2022年美国肿瘤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益方生物首次公布了其口服KRAS G12C抑制剂D-1553在晚期实体瘤患者中的临床I期数据,结果显示:在21例可评估的患者中,观察到19.0%确认的肿瘤客观缓解率,达到了85.7%的疾病控制率。在剂量水平低至每天300mg时已观察到肿瘤缓解。显示出巨大的针对KRAS这一特定突变类型的抗癌潜力。

在另一项针对携带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研究分析中包括了59例患者,其中52例为可评估患者,肿瘤客观缓解率达到40.4%,疾病控制率高达90.4%。这些患者均为晚期或转移性癌症患者,大多数已经接受了二线或二线以上的系统性抗癌药物治疗。

40年探索终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多款“明星”靶向药

更值得振奋的是,D-1553已经正式在国内启动临床研究,针对KRAS G12c突变的各类实体瘤患者。如肠癌、胰腺癌、胆管癌、子宫内膜癌及卵巢癌都有很高的KRAS G12C突变率,已有大量病友通过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申请成功入组。想申请的病友可以致电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4006667998)。

04

JAB-21822曙光初现

JAB-21822是中国药业自主研发的 1 类小分子抗肿瘤药,开发用于治疗 KRAS G12C 突变的晚期实体瘤患者,有望成为潜在的同类最佳项目。2021年5月27日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批准在国内开展临床试验,目前已有大量KRAS G12C 突变的患者通过全球肿瘤医生网顺利入组。

铁树开花!KRAS肺癌患者迎来春天

随着过去十年更新的靶向疗法的出现,我们现在终于有了用靶向药物治疗 KRAS 突变的新选择。通过结合 KRAS 的直接抑制剂和下游抑制剂,该领域正在进入一个激动人心的创新临床试验时代,有可能改善这种突变患者的结果并提高其生存率。

好消息是,除了上面介绍的几款KRAS抑制剂,由国内几家知名的癌症医院牵头,中国近期开展了多项KRAS新药的临床试验,并且已经开始正式招募患者。想参加的患者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

专家表示,对于病情严重的癌症患者,任何药物超过35%的应答率将被视为一项重要突破。史上最难攻破的基因突变KRAS即将有靶向药问世,从此,无论是肺癌还是其他癌症如结直肠癌、胰腺癌等又将多了一个有治疗希望的检测靶点-KRAS!

让我们拭目以待,期待新药早日上市,造福大众!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