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聚精准,共加期 | 大咖共话肺癌个体化治疗,第三届EAR+肺癌诊疗高峰论坛隆重召开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聚焦肺癌精准诊疗最新研究进展,引领国内临床医生探索肺癌诊疗新前沿。

2022年5月14日,第三届EAR+肺癌诊疗高峰论坛顺利举办。本次会议分为广州、上海、北京三个主会场和八城分会场,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同道共襄盛会。从前两届的EAR,到今年第三届EAR+,辉瑞研发的药物在覆盖EGFR、ALK、ROS1靶点的靶向药物的基础上新增了PD-L1单抗舒格力单抗,因此学术论坛的内容也在靶向药物精准诊疗的基础上新增了免疫疗法的更多探索。

 
本届大会主题名为“聚精准,共加期”,包含非小细胞肺癌(NSCLC)靶向和免疫全方位的诊疗内容,希望能为各位同道带来前沿、全面、科学的学术盛宴,共同品味肺癌治疗领域蓬勃发展的“佳期”。
大会邀请吉林省肿瘤医院程颖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傅小龙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韩宝惠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卢铀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洁教授、北京协和医院王孟昭教授、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周建英教授共同担任会议主席。

程颖教授

吉林省肿瘤医


傅小龙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

胸科医院

韩宝惠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

胸科医院

陆舜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

胸科医院

王洁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

肿瘤医院

王孟昭教授

北京协和医院

吴一龙教授

广东省人民医院

周建英教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

第一医院

*以上顺序按照姓氏首字母


第一篇章:领全局

NSCLC靶向治疗更新盘点

广东省人民医院杨衿记教授分享了2022年ALK+/EGFR+/ROS1+NSCLC最新研究进展,靶向治疗药物百花齐放。在ALK+NSCLC领域,三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洛拉替尼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上市,一线治疗的无进展生存期(PFS)HR仅0.27,3年PFS率高达63.5%,基线可测量脑转移患者颅内完全缓解率(CR)达72.2%,是目前唯一盲态独立中心评估(BICR)中位PFS超过三年的ALK-TKI,安全可控[1];在EML4-ALK短变体和长变体中,克唑替尼一线治疗均有PFS获益[2]

在EGFR+NSCLC领域,达可替尼是目前医保目录内唯一中国人群PFS超过18个月且唯一带来总生存期(OS)获益的TKI[3]。在ROS1+NSCLC领域,Entrectinib治疗中国ROS1阳性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为63.2%,中位PFS为17.7个月,中位OS为40.2个月[4];TQ-B3101一线治疗中国ROS1阳性NSCLC的ORR为78.4%,中位PFS为15.6个月,OS尚不成熟[5]

广东省人民医院杨衿记教授

NSCLC免疫治疗更新盘点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志杰教授总结了NSCLC免疫治疗的最新研究进展,分别针对早期可手术,局部晚期不可切和转移性肺癌患者,阐述了目前免疫治疗的进展。他提到,针对早期可手术患者,免疫治疗作为新辅助或者辅助治疗,目前已有多种探索模式,如IMpower 010[6,7],CheckMate816[8,9],NeoCoast[10]等研究,期待进一步的结果。

针对局晚期不可切患者,PACIFIC研究已显示出针对同步放化疗(cCRT)后患者的治疗获益[11],PACIFIC-6模式目前已有初步结果,尚待进一步验证[12]。针对晚期转移性患者,对于驱动基因阴性患者,使用免疫联合化疗已成为目前标准治疗方式。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志杰教授
专家讨论:
在韩宝惠教授的主持下,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褚倩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胡瑛教授、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姜涛教授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刘子玲教授围绕靶向和免疫治疗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第二篇章:聚精准

ALK/ROS1阳性晚期NSCLC的优化药物选择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储天晴教授讲述ALK/ROS1阳性肺癌患者如何优化靶向药物选择。克唑替尼作为经典ALK/ROS1-TKI,长期被指南推荐用于ALK/ROS1阳性肺癌的一线治疗[16,17]。多项真实世界证据表明,使用克唑替尼治疗患者的OS高达7年以上[18-21]。克唑替尼耐药机制决定一线耐药后仍可高比例序贯后代ALK-TKI[22,23]。同时需要明确不是所有ALK-TKI都适用于ROS1阳性肺癌,克唑替尼是目前国内唯一获批可用于ROS1靶点的TKI。

一项中国真实世界研究数据表明,克唑替尼一线治疗的中位OS长达60个月[24];且进展后序贯洛拉替尼治疗,OS长达90.3个月[25]。对于脑转移患者,克唑替尼也显示出显著的PFS获益[26]。克唑替尼治疗ALK/ROS1阳性晚期NSCLC的整体安全性好,大多不良事件为1或2级[27,28]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储天晴教授

全程获益,达可可期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唐可京教授阐述了EGFR突变NSCLC患者如何选择更佳序贯治疗策略。EGFR突变NSCLC患者需要选择靶向治疗时间更长的序贯方案,一代、二代TKI一线治疗耐药后以靶内突变为主,有很大机会序贯靶向治疗[29]。二代TKI耐药后T790M突变丰度较高[30,31],序贯三代TKI疗效好,OS较长[32-34]。达可替尼作为主要的二代TKI,不仅一线疗效佳,且用药更便捷安全,不良反应可及时察觉,容易管理,是更适合慢病患者自我管理的长期用药方案[35-37]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唐可京教授
专家讨论:
在周建英教授的主持下,南昌大学二附院刘安文教授、河南省肿瘤医院王慧娟教授、湖南省肿瘤医院邬麟教授和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姚煜教授就本环节的内容进行了讨论。

第三篇章:共加期

择取众长,一线新选择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苏春霞教授讲述了NSCLC免疫治疗的一线选择,在NSCLC中,PD-1/PD-L1单抗联合化疗存在多种协同增效机制[38],国内外指南一致推荐驱动基因阴性NSCLC患者选择免疫联合化疗作为一线治疗方案[39,40]。舒格利单抗是目前唯一保留FcγR结合功能的PD-L1单抗,可进一步介导巨噬细胞杀伤肿瘤。
 
舒格利单抗联合化疗一线治疗NSCLC的中位PFS达9个月,OS尚未成熟,但获益趋势明显;无论PD-L1表达状态、基线是否合并脑转移或肝转移,均有一致获益;在安全性方面,≥3级不良反应发生率与单纯化疗组相当,绝对值仅高2.5%;≥3级免疫相关不良反应发生率仅4.1%[41,42]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苏春霞教授
专家讨论:
在王孟昭教授的主持下,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陈华林教授、江苏省肿瘤医院史美祺教授、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孙亚红教授和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赵明芳教授围绕本环节内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大会进入尾声,大会主席进行总结致辞。本次会议多地连线,精彩纷呈。近年来,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日益进步,肺癌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均有不少新的进展,推进肺癌治疗进入了精准诊疗时代。各项临床研究带来的最新数据也增强了对未来肺癌靶向免疫治疗的信心,期待未来研究将对靶向药物的序贯治疗策略、免疫相关不良事件的预测模型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索。
参考文献:

[1] Solomon BJ, et al. Presented at 2022 AACR. Abstract#CT223.

[2] Zou ZH, et al. 2022 ELCC, 69P.

[3] Cheng Y, et al. Lung Cancer. 2021 Feb 23;154:176-185.

[4] Shun Lu, et al. 2022ELCC Poster 111.

[5] Shun Lu, et al. 2022ELCC Abstract 8MO.

[6] Wakelee H, et al. J Clin Oncol 2021;39(suppl 15):8500;
[7] Enriqueta Felip, et al,. Lancet. 2021 Oct 9;398(10308):1344-1357

[8] Spicer. ASCO 2021. Abstr 8503. NCT02998528.

[9] Forde PM, et al. N Engl J Med. 2022 Apr 11.
[10] Cascone T, et al. Presented at 2022 AACR. CT011

[11] Spigel DR, et al. J Clin Oncol. 2022 Apr 20;40(12):1301-1311.
[12] Marina Chiara Garassino, et al. ELCC2022. Abstract 108MO.

 
[13] Zhou C, et al. Lancet Oncol. 2022 Feb;23(2):220-233.

[14] Supplement to: Zhou C, et al. Lancet Oncol. 2022 Feb;23(2):220-233.

 
[15] B.C.Cho, et al,. 2022AACR. Abstract CT561.
 
[16]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NCCN Guidelines®). Non Small Cell Lung Cancer.2012 v2/2014v2015v1/2017v1/2018v1/2019v1/2021v2/2022v3

 
[17]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工作委员会. 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 2018/2019/2020/2021/2022

[18] Peled N,et al. Lung Cancer. 2020;148:48-54.

 
[19] 2019 ASCO Abstract ID9038.

 
[20] Duruisseaux M,et al.Oncotarget. 2017; 8(13):21903-21917.

 
[21] Pacheco JM, et al. J Thorac Oncol. 2019;14(4):691-700.

 
[22] Horn L, et al. J Thorac Oncol . 2019 Nov;14(11):1901-1911.

 
[23] Friboulet L, et al. Cancer Discov.2014;4(6):662-673.

 
[24] Zheng J, et al. Lung Cancer. 2020 Sep;147:130-136.

 
[25] Peled N,et al. Lung Cancer 2020;148:48-54.

 
[26] Zhang Y,et al. BMC Med 2021;19(1):206.

 
[27] Rothenstein JM, et al. Curr Oncol. 2014 Feb;21(1)19-26.

 
[28] Shaw AT, et al. Ann Oncol. 2019 Jul 1;30(7):1121-1126.

 
[29] Reita D, et al. Cancers (Basel). 2021 Sep 30;13(19):4926.

 
[30] Jenkins S, Chih-Hsin Yang J. J Thorac Oncol. 2017 Aug;12(8):1247-1256.
[31] Jänne PA, et al. Lancet Oncol 2014;15:1433-41.

 
[32] Hochmair MJ, et al. Future Oncol. 2020 Dec;16(34):2799-2808.

 
[33] Popat S, et al. Lung Cancer. 2021 Dec;162:9-15.

 
[34] Supplementary to Popat S, et al. Lung Cancer. 2021 Dec;162:9-15.
[35] Wu YL, et al. Lancet Oncol. 2017 Nov;18(11):1454-1466;

 
[36] Cheng Y,et al.Lung Cancer. 2021 Apr;154:176-185

 
[37] Wu Y-L,et al. Presented at WCLC 2017.

 
[38] Matthen Mathew, et al. Pharmacol Ther 2018;186:130-137.

 
[39]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Version 6, September 30, 2021.

 
[40]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2021.

 
[41] Zhou C, et al. Lancet Oncol. 2022 Feb;23(2):220-233.

 
[42] Supplement to: Zhou C, et al. Lancet Oncol. 2022 Feb;23(2):220-233.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