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MET扩增耐药的肺癌脑转移患者,赛沃替尼联合治疗“逆转”病情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晚期肺癌全程化管理病例分享。

该病例为64岁女性EGFR 21外显子L858R突变肺腺癌伴脑转移(C-T2N0M1c,ⅣB期)患者。其一线迈华替尼、二线培美曲塞+铂类化疗、三线阿美替尼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失败后,二代测序(NGS)检测出MET扩增,于是患者参加临床试验接受MET抑制剂谷美替尼治疗,并在试验终止治疗后,改用MET抑制剂赛沃替尼,同时加用EGFR-TKI伏美替尼进行双靶治疗。


治疗期间肺部原发灶缩小,肿瘤标志物下降,目前该患者已接受双靶治疗约10个月,仍在持续获益中。该病例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沈茜教授提供,并邀请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周建英教授点评。

病例简介

病例提供专家

沈茜教授:晚期肺癌全程化管理,精准诊疗是关键

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迅速发展,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诊治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EGFR突变患者,EGFR-TKI是标准的一线治疗方式。然而,接受EGFR-TKI治疗的患者可能通过各种机制产生耐药,如获得性EGFR耐药突变(如T790M突变)、旁路途径激活(如MET扩增、HER2扩增或获得性易位)或组织学转变(如小细胞肺癌转化)[1]

该病例最初基因检测为EGFR 21外显子L858R突变,后来基因检测发现MET扩增。这意味着,该病例在接受EGFR-TKI治疗过程中发生了MET扩增引发的耐药。

该患者病情复杂,入院时即存在脑转移,先后接受迈华替尼、化疗、阿美替尼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谷美替尼多线治疗,并在治疗过程中出现骨转移、胸腔积液、不良反应等情况,治疗十分棘手。其后线接受赛沃替尼+伏美替尼双靶治疗后,获得肺部原发灶缩小、肿瘤标志物下降。

 
虽然治疗期间出现双下肢浮肿,但患者耐受良好,无需处理。而且,脑转移灶经过伽马刀治疗,骨转移灶经过地舒单抗和补钙治疗,都获得缓解并维持稳定。截至目前,该患者已接受双靶治疗近10个月,仍在持续获益中。对于MET扩增驱动的EGFR-TKI耐药患者,MET-TKI联合EGFR-TKI双靶治疗带来了显著的临床获益。

由此可见,在晚期肺癌全程化管理策略中,精准检测、精准治疗是让患者获益最大化的关键。

专家点评

周建英教授:历经EGFR-TKI和MET-TKI多线治疗耐药,赛沃替尼展现好的临床获益

MET扩增是EGFR-TKI治疗EGFR突变阳性NSCLC的常见获得性耐药机制之一,其中一/二代EGFR-TKI耐药后发生率为5%-21%[2-3],三代EGFR-TKI耐药后发生率为15%-30%[4-5]。为克服MET扩增对EGFR-TKI的抗性,同时抑制EGFR和MET则成为了一种有希望的治疗方式。

赛沃替尼是一种口服、高度选择性的MET-TKI。TATTON研究[1]已经证实了赛沃替尼联合EGFR-TKI双靶治疗EGFR-TKI耐药后MET扩增的初步疗效。研究显示,对于一/二代EGFR-TKI耐药后患者,无论有无T790M突变,赛沃替尼+奥希替尼均具有良好、持久的抗肿瘤活性,客观缓解率(ORR)为64%-67%,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0个月左右。而对于缺乏标准治疗方案的接受多线治疗奥希替尼耐药伴MET扩增人群,赛沃替尼+奥希替尼治疗仍可带来30%的ORR以及5.4个月的中位PFS。

该例EGFR突变伴MET扩增的晚期肺癌患者,经历多线治疗后,其中包括MET抑制剂和EGFR抑制剂,后线接受赛沃替尼联合EGFR-TKI伏美替尼双靶治疗观察到肺部原发灶缩小、肿瘤标志物下降,患者病情出现“逆转”;同时,赛沃替尼联合伏美替尼双靶治疗的安全性、耐受性均良好。

可以说,过去针对EGFR-TKI耐药后MET扩增NSCLC患者,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但如今已经不再“无药可治”了。该病例的治疗经历提示和验证了EGFR-TKI耐药后,MET-TKI联合EGFR-TKI双靶治疗可以带来较好的临床获益,或为EGFR突变伴MET扩增的晚期肺癌患者具有较好前景的及有效的治疗选择!

病例点评专家简介

周建英 教授

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

附属一院呼吸危重症医学科主任

肺部疾病诊疗中心主任

全国首批呼吸专科医师培训基地主任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分会全国常委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分会肺癌学组副组长

中国医促会胸部肿瘤分会副主委

浙江省医师协会会长

浙江省医学会呼吸病分会前任主任委员

浙江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组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常委

病例提供专家简介

沈茜 教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

肺部疾病诊治中心,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

浙江省呼吸介入学组委员

浙江省呼吸内镜联盟常委

浙江呼吸感染诊治联盟常委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介入微创呼吸分会常委

参考文献:
[1].equist LV, Han JY, Ahn MJ, et al. Osimertinib plus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with EGFR mutation-positive, MET-amplifi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fter progression on EGF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interim results from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1b study[J]. Lancet Oncol. 2020 Mar;21(3):373-386.

 
[2].Pasquini G, Giaccone G. C-MET inhibitors for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J]. Expert Opin Investig Drugs. 2018;27(4):363-375.

 
[3].Bean J, Brennan C, Shih JY, et al. MET amplification occurs with or without T790M mutations in EGFR mutant lung tumors with acquired resistance to gefitinib or erlotinib[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7;104(52):20932-7.

 
[4].Ramalingam SS, Cheng Y, Zhou C, et al. Mechanisms of acquired resistance to first-line osimertinib: preliminary data from the phase III FLAURA study. 2018 ESMO Congress. Abstract LBA50.

 
[5].Wang Y, Li L, Han R, et al. Clinical analysis by 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 for NSCLC patients with MET amplification resistant to osimertinib[J]. Lung Cancer. 2018;118:105-110.

*此文仅用于向医学人士提供科学信息,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