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从“全身插管”到“明显好转”,乳腺癌肝脑转移的坎坷治疗之路

“陪母亲抗癌四年多,治疗艰辛且坎坷,但我依然相信奇迹会出现!”

距离2017年12月份已经有四年多时间,母亲也患乳腺癌四年多了,回首过去的四年我还时常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醒了母亲的病就好了,又回到了每天唠叨我们,忙忙碌碌,给我们做各种吃的状态。

01

咱妈生病了,乳腺癌

到今天我也清晰地记得2017年12月25日那天,当时我在上课,接到弟弟的电话我以为没啥事就挂断了,然后弟弟发了短信过来说有急事,我就出去回了电话。弟弟问北京有没有什么好的医院认识的人,我问怎么了?他说咱妈生病了,乳腺癌。

我当时感觉就是晴天霹雳,让我一瞬间转不过神,然后就噼里啪啦地掉眼泪,开始各种打电话问。之前真的对疾病了解太少了都没有什么概念,最后各种权衡爸爸和弟弟决定带妈妈在山东齐鲁医院治疗。起初以为乳腺癌治愈率高,如果是早期,切除就没什么事情了,就着急做手术。现在想来有点后悔,应该先做新辅助化疗的。

手术很成功,但是因为引流比较多住院30天(报销后费用1.2万),但是病理报告出来之后大夫叫过去谈话说母亲这病还是挺严重的,淋巴结基本都转移了,血管也有癌栓,HER2还是强阳性,需要化疗八个周期再打一年赫赛汀,但是也不一定会清除干净。尽管如此,也只能按照医生的建议来,中间也咨询了乳腺科的同学,说方案出得不错的。

然后漫长的化疗开始了,我总安慰我妈妈说化疗你不觉得那么难受它可能就不那么难受了。母亲也很坚强,一直咬牙坚持。

02

不好,是脑转移

结果从第二个化疗开始她的CA153就开始增高,到第四个周期增加到60多(四次费用在6千元)。

我问大夫这个指标一直高是不是代表化疗无效,大夫说主要通过影像判断,然后再常规检查外开了一个加强CT,发现肝上有几个小病灶(常规CT看不出来了)。大夫和我说了之后没忍住我就哭了,大夫说别害怕有些病人好些年了都没事,我说好的,交给你们了!

医生后面调整了方案将化疗药改为了紫杉醇脂质体用药六次(2万),联合赫赛汀治疗。妈妈当时看我掉眼泪也安慰我说没事不用害怕,没有事的,我就觉得特别生气,为什么让我母亲生病呢,她那么好的人。

还好妈妈对靶向药曲妥珠单抗很敏感,用药之后肝脏病灶逐渐消失了。我们一直坚持用曲妥珠单抗用了18次(费用5.5万,加各种检查费三个月一次大概2万),后面就想休息一下,尤其是妈妈以为自己没有转移我们就停了赫赛汀,当时是2019年4月份

停药之后的五一我带爸妈出去旅游了,想着心情好慢慢就好了。其实此时妈妈已经开始出现头疼,但是一直没重视,直到七月份她说头痛的厉害,不记事,有时候经过家门就过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想着不会是脑转移吧。

赶紧催促弟弟带妈妈去检查。一直以来母亲都没有检查过头部,7月份一检查脑袋转移肿瘤3公分,建议马上放疗。当天夜里就让他们坐车来到北京,之后去北京301医院放疗(3万),并挂了专家号同时口服吡咯替尼进行二线治疗,2019年吡咯替尼还没有纳入医保,自费了三个月之后纳入医保(9万)。

放疗期间也曾害怕妈妈承受不了,结果她恢复的挺好,放疗完一个月复查肿瘤就明显缩小,之后喝了一段时间中药大约一个月500块钱中药,由于吡咯替尼副作用胃痛就停服中药。

03

肝转移,来势汹汹

之后一直口服吡咯替尼(5万)直到2021年4月复查肝转移,这次病情来势汹汹,一检查出来就肝腹水,医生告诉我们随时有生命危险,问我们是否继续治疗。我们虽然也怕治疗对她是一种折磨但还是认为要坚持要努力一下,也告诉妈妈一定要坚持住。

用了双靶加白紫1+8+21的小剂量化疗,用药一次后因为胆红素问题做了其他治疗身体广插管插了四个(包括PICC),抽取腹水期间妈妈一直发烧,我们几度要放弃绝望了,后来还是想着说不定就熬过去了。

妈妈也很坚强,随着身体变好就自己吃饭上厕所,慢慢地不发烧了,腹水也逐渐变少,胆红素逐渐降了下来,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治疗,复查核磁肝脏病灶逐渐减少,后面腹部引流基本没有了就取了管子,也取了鼻管引流胆红素。

妈妈身体逐渐变好,成为了住院科室的榜样,医生也觉得恢复得很好,她基本可以自理说话走路也有力气了,之前一度依靠轮椅。我们也想这样慢慢变好就好了,真的不奢望她可以完全好了,但是上天总是爱开玩笑的。

04

老天又在开玩笑

脑部进展了

9月份复查,报告显示脑部病灶进展,多发转移不过目前病灶比较小(按照大夫的话就像在脑袋里撒了一把大米粒),肝脏进展(相比四月份要好很多),骨头貌似也有问题目前不作为主要治疗位置也没有进一步检查。

出来结果后,我联系大夫,大夫说没有什么好办法了,说明目前耐药了,需要换方案,目前有一个DS-8201和一个T-DM1可以用。在发现她病灶进展后我查了可用的药,对两个药都有一点了解,DS-8201数据很好,也更适合我母亲,但是目前没有在国内批准,国外购药的话美版一个周期10万,真的太贵了,此时就恨自己读了这么多年书但是挣钱却很少。T-DM1去年批准晚期治疗,一个周期用药2.76万,有一个买三赠三,这样一个周期大概1.4万。

我们商量了一下用T-DM1,脑部则采取全脑小剂量放疗,赶在国庆节前脑部进行了定位,并进行了一次T-DM1治疗。目前还不知道药物是否有效,心里也很忐忑,在过去的近四年的治疗里感觉心就像乘坐滑翔机一会升一会落,特别想听到那种晚期好了或者一直维持很好的案例。把妈妈的治疗过程分享出来希望可以获得一点力量,也祈祷妈妈可以一直幸运能够慢慢地和病魔共存。

10月份,和放疗科大夫确认了放疗方案,下周开始全脑放疗。放疗科医生特别好,和我聊了很多,包括二次放疗后的脑损伤,神经损伤。其实我心里都明白,但是没有办法还是得放疗,病灶太多了,如果放任不管很快就会长起来。如此相比半年或者一年后的脑损伤就只能暂时忽略。

05

治疗坎坷艰辛

祈祷奇迹出现

从九月底检查疾病进展,换T-DM1之后,母亲今天第三次用药。周日复查了CT和腹部核磁,显示肝脏病灶明显好转,全脑放疗也结束了,母亲已经住院近一个月,一直担心药物是否有效,担心放疗副作用是否可以耐受,明天终于可以出院了!

2022年1月份妈妈复查,一直祈祷结果是好的,但是查血结果CA125又增高又耐药了,医生说选择用 DS-8201了,但是这个药目前还没在国内上市,并且价格较高,对我们家庭来说真的很有难度。然而为了妈妈活下去,我们还是咬牙坚持让妈妈用上DS-8201。

持续四年的治疗坎坷艰难,祈祷奇迹出现的那天。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