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晚期肺癌基因检测存在KRAS突变,新型药物让他们重回正常生活

KRAS可以说是所有癌症患者的噩梦,因为它不像EGFR,ALK,HER2等大部分靶点,有多款靶向药物可用。KRAS 突变患者一旦化学疗法或免疫疗法失败,完全没有可用的靶向治疗方案,预后极差!

过去,每当我们看到众多病友们发来的基因检测报告中出现的KRAS靶点,只能遗憾的告诉患者,新药正在研发中….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一直在关注这一致命突变的最新进展。近两年,针对这一曾让无数患者绝望的突变类型,多款药物问世,打破了KRAS靶点不可成药的魔咒,40年无药可医的“铁树”终于“开了花”。

晚期肺癌基因检测存在KRAS突变,新型药物让他们重回正常生活!

01

史上最难治的靶点遇到全球最好的癌症中心

2017年,72岁的Steve在头的一侧发现了一个肿块,随后的检查让他震惊,他被确诊为IV 期肺癌。肿瘤已经从左肺转移到右骨盆,以及脊柱和头骨,向全身侵袭。

Steve和家人立即前往美国排名第一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由于没有手术机会,Steve先接受了化疗,很短的时间后就出现了耐药。接着,他又接受了免疫治疗,同样的,没多久再次出现了进展,临床上似乎没有了更好的治疗方案,但是Steve的家人没有放弃任何希望,为他积极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案。

晚期肺癌基因检测存在KRAS突变,新型药物让他们重回正常生活

2018年底,Steve接受了基因检测,发现竟然存在KRAS基因突变。这个靶点曾经是最臭名昭著的靶点之一,因为从发现这一靶点至今的40年里,没有任何一款直接针对此突变的靶向药物获批,是人类抗癌史的一个噩梦,因为几乎无药可用,预后极差。

但幸运的是,MD安德森的医生告诉Steve,他们现在有了攻克这种突变的新药,一种名为 sotorasib 的分子靶向治疗剂。

Steve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参加了这款药物的临床试验。此后两年半,Steve一直接受 sotorasib 的治疗。每次扫描,他都能看到自己的肿瘤大大减少。除了脚踝轻微肿胀和一些皮疹外,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

Steve说,与五年前相比,唯一的改变就是我增加了5岁,我仍然在打高尔夫球,锻炼身体,过着正常的生活方式。癌症已经成为我整个人生的宝贵经历,在与癌症的较量中,我赢得了胜利。

02

全身转移的晚期肺癌检测到KRAS突变,新药物清退肿瘤

2020年7月Gwen Cesta-Persichetti突发地开始咳血,本以为是肺炎,但最终结果显示她患了晚期非小细胞肺癌,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至她的大脑、脊柱和淋巴结。

她还没看到过任何人能够在癌症遍布肺部、大脑和脊柱各处时存活很长时间。就在她觉得自己无药可救的时候,在纽约会见的肿瘤学家给了她全新的希望。

肺肿瘤活检和基因组测试显示,她属于KRAS G12C突变引起的非小细胞肺癌,几十年来,这种突变被认为是无法治疗的。

但是,一种旨在靶向由正在临床试验中测试的突变 KRAS 基因编码的异常活性 RAS 蛋白的新药——Lumakras (sotorasib)——在治疗 KRAS G12C 突变的 NSCLC 方面显示出巨大的前景。Cesta-Persichetti 的医生认为她是一个完美的候选人。

Cesta-Persichetti 在接受脑部放疗后, 2020 年 8 月开始服用 Lumakras。她几乎立即注意到了改善。

“在 10 天内,我可以深呼吸而不会咳嗽,”她回忆道。“事实上,我完全停止了咳嗽。”

四周后的影像扫描显示,她的肺部和淋巴结中的肿瘤大小明显减小。

疾病控制率80.6%!首个挑战KRAS的革命性新药AMG-510震撼上市!

上面的两位幸运的患者接受治疗的药物就是大名鼎鼎的AMG-510(Sotorasib,索托拉西布),这款药物经过了30年的心血,终于在2013年被研发成功,成为全球首款进入临床试验,针对KRAS突变有效的“革命性”抗癌药。

2021年5月29日,这款药物获得FDA批准,震撼上市!同时,这款药物也有了自己的大名–Lumakras

这是全球首款针对KRAS的靶向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将有无数携带KRAS突变的癌症患者迎来生存新希望!自此,史上最臭名昭著的KRAS靶点被攻克,40年无药可用的魔咒被打破!

临床试验数据表明,124例入组的KRASG12C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曾经都接受过不只一种化疗或免疫疗法后疾病进展的,临床上非常难治的极晚期患者,接受AMG510的治疗,整体的客观缓解率(ORR)为37.1%,其中包括3例完全缓解和43例部分缓解,疾病控制率高达80.6%。这意味着,将近81%的患者都出现了肿瘤缩小,并且对sotorasib治疗有反应的所有患者中,最佳肿瘤缩小的平均值为60%!

AMG510是第一个针对KRAS基因突变而批准的靶向药,打开了历史性的缺口,给曾经无药可用,只能等死KRAS突变的患者带来救赎!

KRAS患者迎来春天!众多新药在路上!

RAS家族中的NRAS,HRAS和KRAS突变引起的癌症占所有人类癌症的近四分之一,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癌症类型,每年在全球造成100万人死亡。

其中,KRAS是最常见的致癌基因(所有RAS突变的85%),存在于90%的胰腺癌中,30-40%的结肠癌中,15-20%的肺癌中(大多为非小细胞肺癌)。

晚期肺癌基因检测存在KRAS突变,新型药物让他们重回正常生活

细胞生长和存活的关键调节因子

KRAS信号

突变的KRAS活性不受控制

KRAS异常信号

近两年研究发现,KRAS G12C是一种特定的KRAS亚突变,是第12个密码子的甘氨酸被半胱氨酸取代,约占所有KRAS突变的44%,其中非小细胞肺癌腺癌中最常见,占14%,其次是大肠腺癌占3~4%,胰腺癌占2%,全球每年超过100000人确诊为KRAS G12C突变。

晚期肺癌基因检测存在KRAS突变,新型药物让他们重回正常生活

注:做了基因检测的病友可以拿出报告看看一旦存在KRAS突变,可以马上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

令人振奋的是,除了已经上市的AMG510,目前还有多款KRAS抑制剂处于临床开发阶段,其中Mirati Therapeutics公司开发的adagrasib已经进入关键性临床试验阶段,有望上市。此外,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礼来(Lilly),诺华(Novartis)等多家公司也在开发直接靶向KRAS或者KRAS信号通路靶点的创新疗法。

好消息是,针对KRAS g12c突变的癌症患者,众多新药物已经在国内开始临床招募了,想申请的患者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

专家表示,对于病情严重的癌症患者,任何药物超过35%的应答率将被视为一项重要突破。史上最难攻破的基因突变KRAS即将有靶向药问世,从此,无论是肺癌还是其他癌症如结直肠癌、胰腺癌等又将多了一个有治疗希望的检测靶点!我们拭目以待,期待新药早日上市,造福大众!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