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ASCO重磅丨伏美替尼一线治疗CNS转移NSCLC疗效数据公布

今年3月31日,欧洲肺癌大会公布了中国原创三代EGFR-TKI艾弗沙®(甲磺酸伏美替尼)一线治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全中国人群的III期注册临床研究(FURLONG研究)结果,

结果显示,伏美替尼治疗组的由独立影像学评审委员会(IRC)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为20.8(17.8-23.5)个月,相比吉非替尼组(11.1[9.7-12.5]个月),取得了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改善(HR=0.44,95%CI [0.34-0.58],p<0.0001),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56%[1]

正在进行的美国临床肿瘤学大会(ASCO)公布了FURLONG研究中基线伴有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人群的数据分析结果[2]

CNS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60%

FURLONG研究头对头对比伏美替尼和一代EGFR-TKI吉非替尼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19Del或21 L858R)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在2019年5月30日至2019年12月5日期间,研究入组的358例患者被随机分配到伏美替尼治疗组(178例)和吉非替尼治疗组(180例),其中,127(35%)定义为CNS全分析集(cFAS)人群[*1],60例(17%)定义为可评估反应分析集(cEFR)[*2]

FURLONG:CNS转移人群与整体人群的基线特征和疾病特征均衡并一致2

截至2021年9月15日,在伏美替尼和吉非替尼治疗组的cFAS人群中,分别有23(35%)和34(55%)出现CNS疾病进展,或在CNS疾病进展前出现全因死亡,中位的CNS PFS分别为20.8个月和9.8个月(HR=0.40 [95%CI 0.23-0.71],p=0.0011),CNS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60%。

FURLONG:IRC评估的cFAS人群的CNS PFS2

伏美替尼治疗组6、12和18个月的CNS PFS率分别为91%、77%和63%,吉非替尼治疗组为76%、46%和34%。

FURLONG:6、12和18个月的PFS率2

在cEFR人群中,伏美替尼治疗组的CNS客观缓解率(CNS ORR)为91%,吉非替尼治疗组为65%(OR=6.8 [95%CI 1.2-37.7],p=0.0277);伏美替尼治疗组在第六周的CNS疾病控制率(CNS DCR)为100%,吉非替尼治疗组为84%(p=0.9420)。

FURLONG:IRC评估的cEFR人群的ORR & DCR2

伏美替尼中位CNS疗效持续时间(CNS DOR)尚未达到,吉非替尼治疗组的中位CNS DOR为16.6个月(HR=0.47 [95%CI 0.15-1.41],p=0.1682)。

伏美替尼的中位CNS缓解深度(CNS DepOR)为61%(21-100),吉非替尼治疗组的CNS DepOR为40%(-28至77),两组CNS DepOR的最小二乘均值 (least-square mean,LSM)分别为62%和39%,相差23%(p=0.0011)。

探索性事后分析显示,在伏美替尼治疗组中,IRC评估为基线无CNS转移的患者在随访期间没有一例出现CNS转移,而在吉非替尼治疗组中,则有8例在随访期间出现CNS转移。

FURLONG vs FLAURA

奥希替尼是目前在国内临床使用较广泛的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的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对比一代EGFR-TKI(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人群的III期临床研究(FLAURA)基线CNS转移人群的疗效数据于2018年发表于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3]

人群基线数据分析显示,在128例(23%)定义为CNS全分析集(cFAS)人群中(奥希替尼组61例,对照组67例)中,有77例(60%)是亚洲人群(奥希替尼组40例,对照组37例),有43例(34%)是EGFR L858R突变人群(奥希替尼组21例,对照组22例)。

FLAURA:CNS转移人群与整体人群的基线特征和疾病特征3

奥希替尼组和一代EGFR-TKI治疗组的中位CNS PFS分别为NR(未达到)和13.9个月(HR=0.48 [95%CI 0.26-0.86],p=0.014),CNS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52%。

FLAURA:IRC评估的cFAS人群的CNS PFS3

奥希替尼治疗组6、12和18个月的PFS率分别为87%、77%和58%,一代EGFR-TKI治疗组分别为71%、56%和40%。

在cEFR人群中,奥希替尼治疗组的CNS ORR为91%, 对照组为68%(OR=4.6 [95%CI 0.9-34.9],p=0.066);奥希替尼治疗组的CNS DCR为95%,对照组为89%(p=0.462)。奥希替尼和对照治疗组的中位CNS DoR分别为15.2个月和18.7个月。

FLAURA:IRC评估的cEFR人群的CNS ORR、CNS DCR、CNS DOR3

对比FLAURA 和FURLONG这两大III期临床研究入组的基线人群特征,FURLONG研究中无论是伏美替尼组或对照组,基线CNS转移患者占比更高,CNS转移患者中的L858R突变比例也更高,且均为中国人群。FURLONG研究结果显示, 无论是CNS PFS数据,还是CNS ORR DCR或DOR数据, 伏美替尼治疗中国人群的CNS疗效数据均与FLAURA研究中的奥希替尼治疗组的数据非常相似或数值更优。

CNS PFS:FURLONG vs FLAURA2、3

中国数据 跻身“顶流”

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是最常见的一种肺癌远端转移,而肺癌脑转移是肺癌治疗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对其预防和控制是评估三代EGFR-TKI一线治疗疗效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标准。

FURLONG的CNS疗效数据分析结果显示,伏美替尼一线治疗基线伴有CNS转移的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患者的疗效显著优于吉非替尼,缓解更深,显著降低CNS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而且疗效数据丝毫不逊于FLAURA研究中奥希替尼。

在伏美替尼治疗组中, IRC评估为基线无CNS转移的患者在随访期间没有一例出现CNS转移,提示伏美替尼治疗或可预防或推迟CNS转移。

FURLONG研究为三代EGFR-TKI一线治疗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中国人群带来了高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在进一步奠定三代EGFR-TKI一线治疗这部分人群的标准治疗地位的同时,也弥补了FLAURA研究缺少足够中国人群数据的不足,并为伏美替尼一线治疗中国人群带来了可靠的依据。而FURLONG研究针对CNS转移这部分难治型晚期NSCLC人群的疗效数据也势必将促进中国医生在临床实践中更有信心使用伏美替尼。

今年6月2日,FURLONG研究已在全球呼吸医学领域影响因子最高的学术期刊《柳叶刀·呼吸医学》(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IF 30.7)在线全文刊登[4]。

毫无疑问,FURLONG研究所展示的优异疗效和安全性数据结果已让伏美替尼跻身三代EGFR-TKI药物的“顶流”,也为中国临床医生治疗中国晚期EGFR敏感突变NSCLC患者带来迫切需要的、更可靠和优质的选择方案

注释:

*1:CNS全分析集(cFAS) ,是指在基线,由 IRC 评估的具有可测量或不可测量 CNS 病灶的人群。可测量CNS 病灶定义为CNS 病灶最大径 10mm;不可测量CNS病灶定义为所有其他 CNS病灶

*2:CNS可评估反应分析集 ,是指在基线,由 IRC 评估的具有可测量CNS病灶的人群

参考文献:

[1] Shi Y et al., Furmonertinib versus gefitinib in treatment-naïve EGFR mutat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multi-center, phase III study (FURLONG), ELCC 2022, Oral Presentation, Abstract 1O

[2] Chen GY et al., Central nervous system efficacy of furmonertinib versus gefitinib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with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mutations: results from FURLONG study, ASCO 2022, Abstract #9101

[3] Reungwetwattana T et al., CNS Response to Osimertinib Versus Standard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in Patients With Untreated EGFR-Mut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J Clin Oncol. 2018 Aug 28;JCO2018783118. doi: 10.1200/JCO.2018.78.3118.

[4] Shi Y, Chen G, Wang X, et al. Furmonertinib (AST2818) versus gefitinib as first-line therapy for Chinese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EGFR mutation-positiv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FURLONG): a multi- centre, double- blind, randomised phase 3 study. Lancet Respir Med. Published on Jun 2, 2022. DOI: https:// doi.org/10.1016/S2213- 2600(22)00168-0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