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喜讯!2022年6月7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正式批准云顶新耀戈沙妥珠单抗(拓达维®)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种系统治疗(其中至少一种为针对转移性疾病的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成人患者。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开心果,即将和三阴乳腺癌携手迈入抗癌的第八年。

2015年我刚确诊乳腺癌的时候,我也不懂什么是三阴乳腺癌,还以为三个指标都是阴性,就是最好的结果。住院后,在和同病房的病友们交谈中,我才渐渐了解到,原来这三阴性乳腺癌是最毒的乳腺癌。

我们这种类型的乳腺癌,结束化疗后没有很多特殊的药物可以使用。很多三阴姐妹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都常常感慨说:“总是看到别的分型的新药上市,要是哪天咱们三阴乳腺癌也有新药上市该多好啊。”

我们都是同病相怜的一群人,太懂得无药可用的那种无奈和无助感。

我们太想要新药,太想要治愈了。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三阴性乳腺癌,“光”在何处?

乳腺癌是一类异质性疾病,通常会根据癌细胞表面的激素受体和HER2受体表达进行分子分型。

大约有15%~20%的乳腺癌,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和HER2均为阴性,被称为三阴性乳腺癌[1]。三阴性乳腺癌易转移易复发,是乳腺癌中最为凶险的一个亚型。

尤其是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内分泌治疗和HER2靶向治疗的诞生让激素受体阳性和HER2阳性的乳腺癌死亡率大幅下降,但激素受体和HER2均为阴性的三阴性乳腺癌却无缘这些新疗法,治疗上多以化疗为主。

三阴乳腺癌患者“用药难”的局面应该如何打破?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抗癌导弹,“最毒”乳腺癌也无处可逃

ADC药物是一种“新型武器”,通过一个连接子将能够精准“锚定”癌细胞的单克隆抗体和高活性的小分子细胞毒药物整合起来,这样药物就像“制导导弹”一样对肿瘤实施精准打击,同时又能极大地减少药物的毒副作用。

靶向TROP-2的戈沙妥珠单抗作为新一代ADC类药物,1个单克隆抗体偶联了8个超强的细胞毒药物SN-38,最大程度提高了药物的抗肿瘤作用。

两者中间的连接子只会在特定的肿瘤环境酸裂解,消灭肿瘤细胞,而不影响其他正常的细胞,是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理想的药物。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来源:www.trodelvy.com

戈沙妥珠单抗所靶向的Trop-2受体在三阴性乳腺癌中有90%左右的中高表达率,绝大部分三阴性乳腺癌患者都可应用,无需在应用前检测患者的Trop-2是否表达[2]。

这样“满配”的装置,“最毒”的三阴性乳腺癌也得望而生畏。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亮眼数据,加速新适应症的获批

纸上谈兵不是真功夫,亮眼数据才是硬道理。

在III期临床试验ASCENT研究中,戈沙妥珠单抗对比化疗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研究结果显示[3]: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1.戈沙妥珠单抗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约为化疗组的3倍:5.6个月(戈沙妥珠单抗) vs 1.7个月(化疗),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61%

2.中位总生存期(mOS)约为化疗组的2倍:12.1个月(戈沙妥珠单抗) vs 6.7个月(化疗)。

3.客观缓解率(ORR)约为化疗组的7倍:35%(戈沙妥珠单抗) vs 5%(化疗);

4.戈沙妥珠单抗治疗转移三阴性乳腺癌取得了突破性的疗效,同时安全可控,并显著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为患者带来更多希望。

基于III期ASCENT研究结果,戈沙妥珠单抗在全球多个国家(包括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瑞士等)获批用于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二线治疗

而戈沙妥珠单抗此次在中国获批是基于另一项IIb期注册桥接研究。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2021年11月,云顶新耀公布了戈沙妥珠单抗IIb期研究EVER-132-001的结果:使用戈沙妥珠单抗的患者总体缓解率(ORR)为38.8%,同时没有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这项研究纳入80名中国转移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所得结果与全球III期ASCENT研究的结果一致,戈沙妥珠单抗治疗中国的转移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同样疗效优异,安全可控。正因为这项研究结果,戈沙妥珠单抗在中国顺利获批。

与此同时,戈沙妥珠单抗也由于优秀的数据顺利进入了国内外的指南中。

2021年9月,戈沙妥珠单抗被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乳腺癌临床实践指南更新为晚期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二线及以上治疗的首选方案之一。

2021年10月,戈沙妥珠单抗被纳入到2021版《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疗指南及规范》,在临床应用上无需常规检测TROP-2。

2021年更新的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把戈沙妥珠单抗列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的二线及以上优选治疗。

2022年4月8日公布的《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诊疗指南2022版》,戈沙妥珠单抗被纳入三阴性乳腺癌(TNBC)晚期解救治疗,Ⅱ级推荐[4]。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戈沙妥珠单抗,展望未来

肿瘤新药的适应症往往是从晚期后线逐步扩展到前线,目前,戈沙妥珠单抗已向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领域发起挑战。期待戈沙妥珠单抗将来在新辅助、辅助领域以及新辅助后non-PCR的强化治疗领域也能取得好成绩。

此外,戈沙妥珠单抗可能会拓展到三阴性乳腺癌之外的分型中,比如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也存在TROP-2高表达,是潜在的治疗群体

好消息!首个三阴性乳腺癌ADC新药获批上市,有效降低死亡风险61%

2022年6月4日云顶新耀公布了3期TROPiCS-02研究结果:戈沙妥珠单抗用于既往接受过内分泌治疗、CDK4/6抑制剂和二至四线化疗等高强度治疗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相比医生选择的化疗(TPC), 显著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34%

由此可见,戈沙妥珠单抗已经在三阴性乳腺癌早期、晚期一线、二线等治疗线序中均有布局,并逐渐向具有TROP-2靶点的其他亚型进发。

多项正在开展的临床研究将提供更多循证医学证据,即将全方位开启三阴性乳腺癌精准治疗时代的大门,为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好生存。

END

一直以来,三阴性乳腺癌由于缺乏具体的治疗靶点,较差的预后是大家心中“放不下的石头”。而戈沙妥珠单抗亮眼的数据使得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有了变革性的治疗选择。

戈沙妥珠单抗在中国的获批无疑为这部分患者带来了生存的希望,期待未来能够惠及更多的乳腺癌患者,带来高质量的长生存。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