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柳江教授解读:MET驱动基因NSCLC领域ASCO最新进展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涵盖了各瘤种大型临床研究、开创性研究、创新研究等重磅研究结果。日前,2022 ASCO 年会已圆满落幕,但仍有多项研究结果值得进一步学习和探讨。

今年ASCO大会上,在MET驱动基因非小细胞肺癌(NSCLC)领域也有多项研究公布,医脉通特别梳理了三项关键研究进展,i Hope学院创始人秦海峰教授特邀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柳江教授分享了对最新进展的分析与思考。

CHRYSALIS研究MET-2队列研究结果出炉

背景

Amivantamab是一种靶向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和间质-上皮转化因子(MET)的全人源双特异性抗体药物,已获批准用于含铂化疗后EGFR 20外显子插入突变NSCLC患者的治疗。CHRYSALIS研究MET-2队列探索了amivantamab在原发MET 14外显子(MET ex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中的疗效。

方法

CHRYSALIS是一项正在进行的1期剂量递增和剂量扩展研究。研究纳入疾病进展或拒绝目前标准治疗的原发MET ex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纳入患者于第1个治疗周期每周1次接受amivantamab 1050mg(体重<80kg)或1400mg(≥80kg)治疗;此后,每两周1次接受上述治疗。依据RECISTv1.1标准评估治疗反应。
研究方法

结果

截至2022年4月11日,研究共纳入55例患者。中位年龄70岁(43-88);58%为女性;先前治疗中位线数为2(0-10)。46例患者进行了1次及以上基线后疾病状态评估,中位随访时间5.1个月,7例患者既往未接受过治疗,15例患者既往接受过治疗但未接受MET抑制剂,24例接受过MET抑制剂。

 
总体缓解率(ORR)为33%:初治患者的ORR为57%(4/7),既往未接受过MET抑制剂患者的ORR为47%(7/15),接受过MET抑制剂患者的ORR为17%(4/24),

疗效分析
无论先前治疗结局如何,临床获益率>59%。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未达到,67%患者(8/13)的DOR≥6个月。15例缓解者中,11例仍在接受治疗(6.0-14.4个月)且持续缓解,中位至缓解时间为1.6个月。安全性结果与先前amivantamab报道一致。分别有3例患者因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剂量减少和停药。

安全性分析

结论

研究表明,包括接受过MET抑制剂治疗的患者在内,amivantamab在原发MET ex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且无特殊安全性事件发生。

VISION研究亚洲亚组结果公布

背景

特泊替尼是一种高选择性、强效MET抑制剂,已在多个亚洲国家获批用于晚期MET ex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的治疗。VISION研究既往结果显示,通过独立中央审查(IRC)的特泊替尼客观缓解率为49.1%,跨线治疗的中位DOR为13.8个月(9.9-19.4)。今年ASCO大会上,研究者进一步进一步公布了VISION研究亚洲患者的结果。

方法

VISION研究纳入由液体或组织活检证实的晚期MET ex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纳入患者接受特泊替尼治疗(500mg[活性部分450mg]QD)。主要终点为由IRC评估的ORR。在接受特泊替尼治疗的患者中,79例亚洲患者接受了3个月及以上的随访评估,88例亚洲患者接受了安全性评估。仅亚洲地区入组患者接受了健康相关生命质量(HRQOL)的评估。
研究设计

结果

在疗效可评估的79例亚洲患者中,38%为女性;42%有吸烟史;34%为初治患者;82%为腺癌。总患者人群(n=79)疗效评估的具体结果为:ORR为54.4%(42.8-65.7%),中位DOR为18.5个月(8.3-未达到),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2.1个月(6.9-未达到),中位总生存期(OS)为20.4个月(19.1-未达到)。

 
初治患者(n=27)ORR为66.7%(46.0-83.5%),经治患者的ORR(n=52)为48.1%(34.0-62.4%)。

表 疗效分析
在MET ex14跳跃突变检测方法(体液和组织活检)的两个组别中,都观察到了有意义的药物抗肿瘤活性。在接受HRQOL评估的73例患者中,较基线时平均改善情况:EORTCQLQ-C30量表全球健康状态3.94分;EQ-5D-5L视觉模拟量表0.83分;EORTCQLQ-LC13症状评分咳嗽-6.59分、呼吸困难-1.26分和胸痛-6.14分;上述量表结果均表明患者生活质量稳定。
生活质量评分

在接受安全性评估的88例亚洲患者中,最常见的不良事件(AE)是外周性水肿、血肌酐升高和腹泻。29.5%的患者出现3级及以上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TRAE导致29.5%患者剂量减少,43.2%暂时中断治疗,14.8%永久停药。

结论

该研究表明,特泊替尼在MET ex14跳跃突变的NSCLC亚洲患者中显示出强大且持久的临床活性,且TRAE可控,导致治疗中断的可能性较低。

新型抗体药物偶联物Teliso-V在c-MET过表达、EGFR野生型患者中疗效显著

背景

Teliso-V是一种抗体药物偶联物,由c-Met抗体(ABT-700)和甲基澳瑞他汀E(MMAE)组成。基于此,研究者开展了II期M14-239临床研究,旨在评估Teliso-V单药用于c-Met过表达NSCLC患者的疗效,今年ASCO大会公布了第4次中期分析结果。

方法

II期M14-239临床研究(LUMINOSITY)于第1阶段确定适合Teliso-V治疗的c-Met过表达的NSCLC患者人群,于第2阶段扩大研究队列进一步评估疗效。第1阶段,入组患者按组织病理学(非鳞癌[NSQ]和鳞癌[SQ])状态和EGFR突变状态(突变和野生型[WT])分组;非鳞癌队列依据c-Met表达的中高水平进一步分组。

 
患者具体入组标准:局部晚期/转移性NSCLC;既往接受不超过2线全身治疗;既往接受不超过1线的化疗;中心免疫组织化学(IHC)证实的c-Met过表达。
 
依据IHC结果,非鳞癌队列中c-Met过表达定义为≥25% 3+(高表达,≥50% 3+;中表达,25-50% 3+);,鳞癌队列中c-Met过表达定义为≥75% 1+。Teliso-V的剂量为每2周1.9mg/kg IV。主要终点是由ICR评估的ORR。次要终点包括DOR。
研究设计

结果

2021年5月27日截至数据截止时,136例患者接受了Teliso-V治疗,其中122例患者可评估疗效。在非鳞癌EGFR野生型队列患者的ORR为36.5%:c-Met高表达组为52.2%,c-Met中表达组为24.1%。然而,非鳞癌EGFR突变队列和鳞癌队列患者的ORR结果一般。
按组织学和基因表达分层的ORR
最常见的任何级别AE是周围感觉性神经病变(25.0%)、恶心(22.1%)和低白蛋白血症(20.6%)。2例患者发生可能与Teliso-V治疗相关的5级AE,其中鳞癌队列中各有1例患者出现猝死和肺炎。

安全性分析

结论

研究表明,Teliso-V在经治c-Met高表达、EGFR野生型非鳞状NSCLC患者中显示出较好的疗效,ORR率达到52.2%,且无特殊不良事件发生,该队列目前处于扩展阶段(第2阶段)。但是,Teliso-V在c-Met过表达、EGFR突变非鳞状NSCLC和c-Met过表达、鳞状NSCLC患者的疗效一般,两个队列均不再进行第2阶段研究。

i Hope 时间

i Hope学院

秦海峰 教授

i Hope学院创始人秦海峰教授特邀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柳江教授分享了对最新进展的分析与思考

点评专家

柳江 教授

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肿瘤科主任、主任医师

国家卫健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肿瘤学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委员

中国康复医学会肿瘤康复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分会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处促进会神经内分泌肿瘤分会常务委员

自治区首席科学传播专家

新疆医学会健康科学普及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新疆卫健委“癌痛规范化诊疗”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理事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胆道肿瘤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抗肿瘤药物安全管理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肿瘤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肿瘤化学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

新疆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新疆自治区肿瘤专业诊疗质量控制中心副主任

柳江教授:在NSCLC的治疗中,驱动基因阳性肿瘤的靶向药物治疗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MET是继EGFR突变、ALK重排和ROS1重排之后另一个重要的驱动基因和治疗靶点,受到临床医生的关注。自去年6月国内第一个MET抑制剂赛沃替尼,也是第一个治疗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癌症的国产靶向药上市以来,多个针对MET靶点的药物也相继进入中国的临床,此次ASCO大会,在MET驱动基因NSCLC领域也有多项研究公布。

Amivantamab 是一种靶向EGFR和MET的全人源双特异性抗体。CHRYSALIS研究MET-2队列探索了amivantamab 作为单一疗法用于原发性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的治疗。

在46名可评估患者中,ORR为33%。未经治疗患者的ORR为57%,经治未接受过MET抑制剂的患者的ORR为47%,接受过MET抑制剂的患者 的ORR 为17%。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mPFS)为6.7个月,在初治患者、经治未接受过MET抑制剂的患者、接受过MET抑制剂的患者中,mPFS分别为NE、8.3个月和4.2个月。

可以看出,Amivantamab 在初治以及未接受过MET抑制剂治疗的患者中,其疗效与现有小分子靶向药物基本持平;在MET抑制剂耐药的患者中有部分疗效。安全性与先前报告的结果一致,大部分为1-2级不良反应。似乎看到了Amivantamab对于原发性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的疗效,但由于病例数较少,疗效和安全性仍需进一步验证。

此前,VISION 研究表明,特泊替尼在MET 外显子 14 NSCLC患者中具有持久的临床活性。此次大会对79例亚洲患者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ORR为54.4%(42.8-65.7%),中位DOR为18.5个月(8.3-未达到),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2.1个月(6.9-未达到),中位总生存期(OS)为20.4个月(19.1-未达到)。

初治患者(n=27)ORR为66.7%(46.0-83.5%),经治患者的ORR(n=52)为48.1%(34.0-62.4%)。体液和组织活检患者都观察到了有意义的药物抗肿瘤活性,组织阳性患者的ORR、DOR、PFS、OS都优于液体活检阳性的患者。且TRAE可控。因此,特泊替尼在体液和组织活检阳性的MET ex14跳跃突变的亚洲NSCLC患者中同样显示出与全球人群一致的临床活性。

另外,新型抗体药物偶联物Teliso-V也受到大家的关注。Teliso-V是一种靶向c-Met的研究性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年初,基于II期M14-239研究,美国FDA授予新型药物Telisotuzumab vedotin(Teliso-v)突破性疗法认定,用于治疗晚期/转移性EGFR 野生型、c-Met过度表达、铂类治疗期间或之后进展的非鳞状NSCLC患者。

今年ASCO大会公布了第4次中期分析结果显示:在非鳞癌EGFR野生型队列患者的ORR为36.5%:c-Met高表达组为52.2%,c-Met中表达组为24.1%。然而,非鳞癌EGFR突变队列和鳞癌队列患者的ORR约在11%。提示Teliso-V在经治c-Met高表达、EGFR野生型非鳞状NSCLC患者中显示出较好的疗效。这意味着Teliso-V有望为这类NSCLC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

因此,我们也期待更多新型靶向药获批,为肺癌患者带来更多精准治疗选择。

参考文献

1. 9008 Oral Abstractsession. Amivantamab in patients with NSCLC with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 Updated results from the CHRYSALIS study.2022 ASCO.

2. 9120 poster session. Tepotinib in Asia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SCLC with MET exon 14 (METex14) skipping. 2022 ASCO.

3. 9016 poster discussion session. Telisotuzumab vedotin (Teliso-V) monotherapy in patients (pts) with previously treated c-Met–overexpressing (OE)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2022 ASCO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