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一文盘点 | 2022 ASCO:晚期 NSCLC领域EGFR TKI耐药策略进展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涵盖了各瘤种大型临床研究、开创性研究、创新研究等重磅研究结果。日前,2022 ASCO 年会已圆满落幕,但仍有多项研究结果值得进一步学习和探讨。


EGFR-TKI是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选择,延迟EGFR-TKI耐药或EGFR-TKI获得性耐药后的治疗选择仍是临床医生面临的挑战。本文总结了今年ASCO大会上,关于EGFR-TKI耐药相关的部分研究进展,供读者参考!

Amivantamab+lazertinib强强联合:既往EGFR-TKI耐药和含铂化疗耐药进展患者的新选择

背景

Amivantamab是一种靶向c-MET/HGFR、EGFR的双特异性抗体,lazertinib是一种高选择性、具有血脑屏障穿透力的第三代EGFR TKI。既往研究显示,Amivantamab+lazertinib在奥希替尼进展后的45例患者中的总缓解率(ORR)为36%,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9.6个月。今年ASCO大会上,研究者公布了该联合疗法在奥希替尼、含铂化疗所有标准治疗后进展(队列A)EGFR突变NSCLC患者中的疗效。

方法

队列A评估了联合疗法在EGFR 19外显子缺失或L858R突变NSCLC(一线二线奥希替尼序贯含铂化疗,可靶向人群,n=106例)和经多线治疗患者(奥希替尼和含铂化疗±其他疗法,不论治疗线数和顺序,经多线治疗人群,n=56)的疗效。入组患者接受amivantamab(1050mg,IV,体重≥80kg,1400mg)联合lazertinib(240mg,口服),主要终点为ORR。
研究设计

结果

截至2022年3月15日,队列A共纳入了162例患者,中位年龄62岁,65%为女性,61%为亚裔,中位既往治疗线数为3(2-14)。在可靶向人群和经多线治疗人群中,中位最后一次奥希替尼治疗与首次联合治疗给药间隔分别为6.3个月和2.0个月。

 
在162例患者中, BICR评估的ORR为33%,其中1例完全缓解(CR)和32例部分缓解(PR),临床获益率(CBR)为57%。中位随访时间为10个月,中位DOR为9.6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5.1个月,中位总生存期(OS)为14.8个月。

疗效分析
既往治疗组中,奥希替尼序贯含铂化疗组、第一代/第二代EGFR TKI序贯奥希替尼序贯含铂化疗、经多线治疗(不论治疗顺序)患者的ORR(由BICR)分别为21%、36%、39%,研究者评估的ORR分别为29%、30%和29%。
既往治疗组疗效分析
数据截止时,在54例缓解者中,30例患者仍接受治疗,27例缓解持续时间≥6个月,中位至缓解时间为6.4周。

 
联合治疗可产生持续疾病控制
探索性CNS分析


常见不良事件为1-2级,安全性事件与既往研究结果一直,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事件。

结论

研究表明,在既往标准治疗和含铂化疗进展的未经选择人群中,amivantamab联合lazertinib显示出令人鼓舞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控的安全性。

Teliso-V联合奥希替尼治疗奥希替尼治疗进展、c-Met过表达NSCLC,ORR可达到58%

背景

奥希替尼作为第三代EGFR-TKI,是晚期/转移性EGFR突变NSCLC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选择之一。但患者在初始缓解后还是会发生疾病进展,已有研究证明c-Met蛋白过表达可能与获得性耐药相关。目前,二线和三线治疗选择局限于化疗方案,疗效有限且毒性显著。

Teliso-V(ABBV-399)是一种c-Met抗体药物偶联物,可将细胞毒性药物甲基澳瑞他汀E(MMAE)递送至c-Met过表达的肿瘤细胞。1/1b期研究显示,Teliso-V单药或联合厄洛替尼具有可接受的安全性和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基于此,研究者进一步分析了Teliso-V联合奥希替尼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方法

研究纳入标准:年龄18及以上;奥希替尼治疗进展;经中心免疫组织化学证实的转移性、EGFR突变、c-MET过表达的NSCLC患者。入组患者接受了Teliso-V(IV Q2W)+奥希替尼(口服 80mg QD)。Teliso-V初步被评估以1.6mg/kg给药,安全性评估后剂量提升至1.9mg/kg。

 
研究扩展阶段,接受过2线及以下全身治疗的患者接受了1.9mg/kg的Teliso-V。整个研究过程评估药代动力学(PK)特征。患者接受研究药物治疗直至出现疾病进展、不可接受的毒性或至多24个月。

研究设计

结果

截至2021年12月20日,25例患者接受了Teliso-V(1.6mg/kg,n=7;1.9mg/kg,n=18)联合奥希替尼治疗,中位年龄60.0岁,14例患者(58%)先前接受奥希替尼的时间超过12个月。

 
在安全性引入阶段和评估阶段,包括3级及以上的非血液学和4级血液学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在内,无剂量限制性毒性事件发生。22/25例患者(88%)出现了可能与Teliso-V治疗有关的各级别AE:最常见的包括周围感觉性神经病变(36%)、恶心(20%)和周围性水肿(20%),3级及以上AE为贫血(12%)和周围运动性神经病变(8%)。无5级TRAE出现。

安全性分析

Teliso-V联合奥希替尼的药代动力学与单药Teliso-V相似。在19例患者中观察到缓解,总体ORR为58%,1.9mg/kg剂量组ORR为67%。
疗效分析

结论

研究表明,Teliso-V联合奥希替尼在奥希替尼治疗进展、c-Met过表达NSCLC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耐受性和较好的疗效,总体ORR可达到58%。

双EGFR抗体治疗EGFR突变NSCLC患者疗效如何?

背景

奥希替尼是EGFR突变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选择,也是TKI耐药后T790M阳性NSCLC的治疗选择,但仍会出现获得性耐药。而且奥希替尼在T790M阴性、C797X阳性和EGFR 20外显子插入突变NSCLC患者中的临床疗效并不显著。基于此,研究者开展了一项研究,旨在探索奥希替尼+EGFR单克隆抗体Necitumumab在特定EGFR-TKI耐药NSCLC患者中的疗效。

方法

研究纳入的患者接受了2期临床研究推荐剂量(RP2D)的联合方案:奥希替尼(80mg,每日)+Necitumumab(800mg,每个治疗周期的第1天和第8天,1周期21天)。

 
入组患者被纳入5个扩展队列,每个扩展队列有18例患者,具体为:队列A,T790M阴性且第一/二代EGFR-TKI作为最后治疗且疾病进展(PD)的患者;队列B,T790M阴性且奥希替尼或其他第三代EGFR-TKI治疗进展的患者;队列C,T790M阳性且奥希替尼或其他第三代EGFR-TKI治疗进展的患者;
 
队列D,EGFR20外显子插入突变且含铂化疗后进展,既往未接受过第三代EGFR-TKI或20外显子插入突变TKI;队列E,一线奥希替尼治疗进展的EGFR突变NSCLC。每队列18例患者,主要疗效终点为每个研究队列中有3例或以上患者对治疗有反应。

试验流程图

结果

研究共纳入101例患者,其中100例患者疗效可评估,队列A-E分别有18例患者,剂量递增队列10例患者。38%患者发生3级药物相关不良事件,主要为皮疹(21%)。所有患者的ORR为19%(95%CI 12-28%),各组之间存在差异,队列A-E中达到PR的患者,分别为4例、0例、2例、4例、3例,具体疗效结果如下表。
疗效分析及PFS结果
在队列A-C中,69%患者的循环肿瘤DNA(ctDNA)中可检测到EGFR激活突变,治疗后突变等位基因频率下降80%,ctDNA下降33%。

NGS分析提示,奥希替尼耐药机制可能包括C797S、BRAF、KRAS突变、KRAS扩增和MET扩增。

虽然在EGFR突变(例如T790M/C797S突变)患者中观察到治疗反应,但是在经奥希替尼治疗进展队列中都未观察到治疗反应。

治疗前等位基因突变分析和C1-C2等位基因变化

结论

研究显示,RP2D剂量的奥希替尼+necitumumab可行且可耐受。大多数患者在基线时可检测到EGFR ctDNA,治疗后等位基因突变频率降低。奥希替尼+necitumumab在特定EGFR-TKI人群中有活性,A\D\E队列达到预设的终点,但双EGFR抗体很难在奥希替尼旁路耐药机制患者中产生临床获益。

中国之声:pelcitoclax联合奥希替尼治疗EGFR突变NSCLC汇中的最新结果

背景

Pelcitoclax(APG-1252)是一种BCL-2/BCL-xL抑制剂,临床前研究显示,pelcitoclax可增强奥希替尼的抗肿瘤活性。2021年WCLC大会上公布的结果显示,pelcitoclax(2期临床研究推荐剂量[RP2D])联合奥希替尼方案安全可行,而且在既往奥希替尼或其他三代EGFR-TKI治疗失败的NSCLC患者中,观察到初步疗效。今年ASCO大会上,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张力教授团队公布了队列2的研究结果。

方法

该研究中RP2D具体给药方案为:pelcitoclax每周160mg+奥希替尼80mg QD。入组患者在接受RP2D剂量后,被纳入3个扩展队列,每队列20例患者:队列1(EC-1)纳入对第三代EGFR-TKI耐药的NSCLC患者,队列2(EC-2)纳入既往未接受过奥希替尼、EGFR敏感突变或T790M突变阳性患者,队列3(EC-3)纳入既往未接受奥希替尼、EGFR 20外显子插入突变患者。
研究设计

结果

数据截止于2022年1月6日,研究共纳入61例患者,中位年龄56岁,69%为女性。其中,剂量递增队列有13例患者,EC-1队列有20例,EC-2有20例,EC-3有8例。在EC-2队列中,16例患者先前未接受过EGFR-TKI治疗,另外4例为T790M阳性且先前接受过TKI治疗。

 
在EC-2队列中,所有患者发生了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TRAE),≥3级的TRAE有4例患者(20%)。常见的TRAE包括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90%)和丙氨酸氨基转移酶(85%)水平升高、血小板减少(40%)、腹泻(40%)和脂肪酶升高(35%)。

表 安全性分析
在20例疗效可评估的患者中,17例(85%)达到PR,ORR为85%。
表 EC-2队列疗效分析及PFS

从接受治疗起至有反应的中位时间为1.4(1.2-7.0)个月,中位DOR未达到。首次反应后的9个月DOR率为71.4%(95%CI 25.8-92.0)。在EC-2队列中,7例患者在基线时有脑转移;其中,2例达到颅内CR和3例达到颅内PR。

结论

研究显示,pelcitoclax联合奥希替尼在EGFR突变NSCLC患者中耐受性良好,且在未接受过EGFR-TKI治疗的患者中显示出相当不错的疗效,ORR达到85%。但仍需要进一步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以进一步确认pelcitoclax联合奥希替尼在NSCLC患者中的疗效。

NEJ043研究:ABCP在既往经治EGFR敏感突变疗效如何?

背景

既往研究显示,EGFR突变NSCLC患者接受PD-1/PD-L1抑制剂治疗的临床结局不佳。而IMpower150研究最新亚组分析显示,ABCP方案(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卡铂+紫杉醇)在EGFR突变NSCLC患者中有效。今年ASCO大会上,研究者公布了NEJ043研究更新结果:ABCP方案在经治EGFR突变NSCLC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

NEJ043研究为单臂、多中心、2期临床试验,纳入了既往接受过EGFR-TKI治疗、EGFR敏感突变、非鳞状NSCLC患者。患者每3周接受阿替利珠单抗单抗(1200mg)、贝伐珠单抗(15mg/kg)、卡铂(曲线下面积6mg/mL/min)和紫杉醇(175mg/m2)治疗,至多4个周期,序贯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直至无临床获益。主要终点是通过外部评审(ER)评估的PFS。关键次要终点为OS、ORR、DOR、安全性以及紫杉醇的相对剂量强度。

研究设计

结果

研究纳入60例患者,中位年龄68岁(40-74岁),67%为女性,55%为19外显子缺失突变,40%为L858R突变(T790M)。
患者基线特征
数据截止于2021年11月30日,意向治疗人群(ITT)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2.8个月。中位诱导和维持治疗周期数分别为4和9。中位PFS为7.4个月(95%CI,5.7-8.2),中位OS为18.9个月(95%CI,13-未达到)。
PFS结果和OS结果
确认的ORR为56%(95%CI,43-69),DCR为92%,中位DOR为7.1个月(95%CI,4.9-9.8)。
自基线起靶病灶最佳改变瀑布图

T790M突变患者的PFS和ORR对ABCP联合方案反应较好(PFS 8.1 vs 6.8个月,ORR 71% vs 50%)。紫杉醇相对剂量强度为84%。92%的患者出现了≥3级不良事件,最常见的≥3级不良事件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63%)。1例患者(2%)出现了间质性肺病。12%患者因不良事件终止治疗。

结论

研究表明,ABCP的中位PFS为7.4个月,ORR为56%,耐受性良好,NEJ043研究未能达到PFS主要终点,但观察到较好的ORR和OS。该研究团队将继续研究PFS和OS曲线尾部平台期现象,以进一步总结临床疗效。

中国之声:EGFR-TKI联合放疗可延迟EGFR-TKI耐药

背景

EGFR-TKI在晚期NSCLC患者中有显著的疗效。但是接受EGFR-TKI治疗患者的中位PFS为8-18个月。获得性耐药极大地限制了患者的生存获益。因此,研究者们致力于探索低毒性、耐受性良好且有效的药物和治疗方法,希望能够在患者对EGFR-TKI耐药之前发挥作用。

 
今年ASCO大会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陈元教授、张莉教授团队公布了一项研究,结果发现靶向疗法联合放疗在晚期NSCLC患者中显示出较好的疗效。

方法

该研究(NCT03595644)为前瞻性、多中心、随机对照、Ⅱ期临床试验,研究纳入接受过一线EGFR-TKI治疗、疾病稳定或部分缓解、EGFR敏感突变(Ex19DEL或L858R突变)的Ⅳ期NSCLC患者。所有患者均来自4家中国医院,分为两组: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联合EGFR-TKI组为实验组(SBRT联合组),单纯EGFR-TKI组为对照组(TKI组)。

 
主要终点为PFS,次要终点为OS和安全性。为了进一步证实观察到的患者的临床结果,在裸鼠中进行了异种移植实验。为明确具体机制,研究者进行了转录组测序分析。

结果

2015年3月至2018年3月,研究共纳入了61例符合标准的患者,随机分为TKI组和SBRT联合组。
患者基线特征
T790M突变患者为30例(49.1%),两组T790M突变率无差异。TKI组和SBRT联合组的中位PFS分别为9.0和17.6个月(p=0.016)。同时,中位OS分别为23.2个月和33.6个月(P=0.026)。对于不同的放疗部位,原发肿瘤、转移瘤、原发肿瘤+转移瘤的中位PFS分别为27.3个月、10.6个月和17.6个月,中位OS分别为49.1个月、24.8个月和28.8个月
PFS和OS结果

在异种移植实验中,早期放疗组的肿瘤缩小以及耐药时间的数据,均明显优于其他组。转录组测序分析发现,c-Fos的表达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关键原因。

结论

研究提示,SBRT联合EGFR-TKI药物显著延缓了EGFR-TKI获得性耐药的发生,延长了患者的PFS和OS。仅原发部位进行放疗可能优于转移部位放疗。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大多安全且可控。此外,转录组测序分析提示,c-Fos表达可能在吉非替尼耐药和促进NSCLC细胞增殖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


参考文献:

1 Abstract 9006. Oral Abstract Session. Amivantamab and lazertinib in patients with EGFR-mutant non–small cell lung (NSCLC) after progression on osimertinib and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 Updated results from CHRYSALIS-2. 2022 ASCO.

2. Abstract 9014. Poster Discussion Session. Osimertinib plus Necitumumab in EGFR-mutant NSCLC: Final results from an ETCTN California Cancer Consortium phase I study. 2022ASCO.

3. Abstract 9116. poster session. Updated study results of pelcitoclax (APG-1252) in combination with osimertinib in patients (pts) with EGFR-mutant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2022ASCO.

4. Abstract 9110. Poster Session. NEJ043: A phase 2 study of atezolizumab (atezo) plus bevacizumab (bev) plus carboplatin (carbo) plus paclitaxel (pac; ABCP) for previously treated patients with NSCLC harboring EGFR mutations (EGFRm).2022 ASCO.

5. Abstract 9114. Poster Session. Improved survival from early combined radiotherapy: A phase II clinical study and underlying mechanisms of delaying EGFR-TKI acquired resistance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lung cancer. 2022 ASCO.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