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马军教授解读2013-2020中国淋巴瘤死亡率数据,揭示时空差异,助力疾病管理分层策略

导读

淋巴瘤是一种威胁人类健康的恶性疾病,并给社会带来了巨大负担。然而,中国淋巴瘤的准确死亡率相关数据仍有限。本研究旨在分析中国大陆地区的淋巴瘤相关率,研究结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的《Frontiers in Oncology》,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刘卫平教授作为第一作者,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脉耕教授、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马军教授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朱军教授作为共同通信作者。

淋巴瘤死亡数据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监测系统。死亡情况使用死亡人数、粗死亡率和年龄标化死亡率表示。使用Joinpoint模型确定死亡率的时间变化趋势。

2020年全国淋巴瘤死亡人数为31225,其中1838人死于霍奇金淋巴瘤(HL),29387人死于非霍奇金淋巴瘤(NHL)。全部淋巴瘤、HL和NHL的年龄标化死亡率分别为1.76 /10万、0.10 /10万和1.66 /10万。死亡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HL、NHL的死亡率高峰分别出现在80-84岁和85岁以上年龄组。

所有年龄组中,男性的死亡风险大约是女性的1.5-2倍。东部地区的死亡率高于中西部地区,表明淋巴瘤死亡率在省市水平上存在着异质性分布。2013-2020年间淋巴瘤死亡率下降了1.85%(HL和NHL死亡率分别下降了22.94%和0.14%)。

总之,淋巴瘤的死亡率因性别、年龄和地区而异,这提示需制定针对性的疾病控制和预防策略。

专家简介

马军 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监事会监事长

亚洲临床肿瘤学会副主任委员

CSCO白血病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前任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血液科医师分会副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分会副会长

CSCO淋巴瘤专家委员会前任主任委员

研究介绍

淋巴瘤是一种威胁人类健康的恶性疾病。一项基于国际癌症研究机构GLOBOCAN 2020研究的系统分析显示,2020年共计新发83087例霍奇金淋巴瘤(HL)和544352例非霍奇金淋巴瘤(NHL),23376例死于HL,259793例死于NHL,占全球所有癌症病例的3.2%和所有癌症死亡事件的2.8%。与2018年GLOBOCAN研究的结果相比,HL病例增加了3.9%,但死亡人数减少了10.7%,而NHL病例和死亡人数分别增加了6.8%和4.5%。

中国淋巴瘤负担低于西方国家。2016年美国估计有136960例新发淋巴瘤病例,年龄标化发病率为34.4/10万。HL新发病例和年龄标化发病率分别为8500例和2.7/10万,NHL新发病例和年龄标化发病率分别为125850例和31.1/10万。

同一时期,中国HL和NHL新发病例分别约为6900和68500例,年龄标化发病率分别为0.46/10万和4.29/10万。值得注意的是,淋巴瘤骨髓瘤的死亡率呈显著上升趋势,从2004年到2016年,年均增长4.5%。2017年,在中国所有癌症中,NHL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位列第14位和第12位,而HL发病率和死亡率均位列第31位。

由于HL、NHL和多发性骨髓瘤的发病率较低,这三种疾病在中国通常被合并统计。例如,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估计2015年有52100人死于淋巴瘤骨髓瘤,但是淋巴瘤的准确死亡率数据并不明确。当前研究中,研究者对中国大陆地区的淋巴瘤相关死亡率进行了综合分析。

研究方法

本研究死亡数据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监测点(CDC-DSP)系统。人口数据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http://data.stats.gov.cn)。2010年中国人口普查数据用于确定中国标准人口的年龄标化死亡率(ASMRC),Segi人口用于计算全球年龄标化死亡率(ASMRW)。

31省划分为东部(包括北京、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和海南)、中部(包括山西、吉林、黑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和湖南)和西部(包括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和新疆)地区。

本研究中估计死亡率=报告死亡率/(1-漏报率)。淋巴瘤估计死亡人数为年龄别死亡率与各层相应人数的乘积之和。死亡率变化使用整个期间的平均年变化百分比(AAPC)及其相应的95%置信区间(CI)表示。

研究结果

据估计,有31225人死于淋巴瘤,粗死亡率为2.26/10万。ASMRC和ASMRW分别为1.76/10万和1.35/10万(表1)。HL死亡人数为1838人,粗死亡率、ASMRC和ASMRW分别为0.13/10万、0.10/10万和0.08/10万。NHL死亡人数为29387人,粗死亡率、ASMRC和ASMRW分别为2.13/10万、1.66/10万和1.27/10万。


表1. 2020年中国淋巴瘤死亡率(按性别和居住地分层)

总的来说,淋巴瘤死亡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在85岁以上人群中达到峰值(18.04/10万)(图1A;表2)。HL和NHL的死亡率均随年龄增长呈上升趋势。HL和NHL死亡率分别在80-84岁和85岁以上人群中达到最高。


表2. 2020年中国淋巴瘤死亡率(按年龄、性别、地区和居住地分层)


在所有年龄组中,男性死于淋巴瘤的风险约为女性的1.5-2倍。就HL而言,75岁以下男性和所有年龄女性的年龄别死亡率均低于1/10万(图1B)。就NHL而言,年龄别死亡率随年龄增长逐渐增加,死亡率分别在85岁以上男性(24.68/10万)和80-84岁女性(13.44/10万,图1C)中最高。


图1. 2020年中国淋巴瘤(A)、霍奇金淋巴瘤(B)和非霍奇金淋巴瘤(C)死亡率(按年龄和性别分层)

本研究显示淋巴瘤死亡率分布不均匀。东部地区的粗死亡率和ASMRC高于中西部地区(图2A、B)。就省份而言,湖北(4.39/10万)、天津(3.86/10万)和辽宁(3.53/10万)的粗死亡率最高,宁夏(0.68/10万)、西藏(1.14/10万)和青海(1.29/10万)的粗死亡率最低(图2A);湖北(3.21/10万)、福建(3.17/10万)和天津(2.77/10万)的ASMRC最高,而宁夏(0.69/10万)、河北(1.04/10万)和吉林(1.15/10万)的ASMRC最低(图2B)。


图2. 2020年中国各省按性别分层的淋巴瘤粗死亡率(A)和年龄标化死亡率(B)

2013-2020年间,淋巴瘤死亡率下降了1.85%,HL和NHL死亡率分别下降了为22.94%和0.14%(表3)。这一变化归因于三个因素:人口增长(5.13%)、人口老龄化(21.57%)和年龄别死亡率(-28.55%)(表4)。


表3. 2013-2020年依性别分层的中国淋巴瘤死亡率和年均死亡率百分比变化

表4. 2013年至2020年中国淋巴瘤死亡率变化分析


ASMRC从2013年的2.30/10万下降到2020年的1.76/10万,AAPC为-3.6%(95% CI:-5.6%至-1.5%)。就居住地而言,城市地区ASMRC下降了0.66/10万,AAPC为-4.7%;农村地区ASMRC下降了0.47/10万,AAPC为-2.5%(图3A)。包括中国东部、中部和西部在内的所有地区的ASMRC均呈下降趋势(图3B)。此外,所有地区HL和NHL的ASMRC均呈显著下降趋势(表3)。


图3. 2013年至2020年按性别、居住地和地区分层的中国淋巴瘤年龄标化死亡率变化趋势,(A)按性别和居住地分层的淋巴瘤ASMRC趋势,(B)按地区分层的淋巴瘤ASMRC趋势。

研究结论

本研究分析了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数据并确定了淋巴瘤死亡率的时空特征。男性和老年的死亡率较高,农村地区的死亡率高于城市地区。但淋巴瘤死亡率呈现下降趋势,尤其是HL。本研究提供了国家和省市水平淋巴瘤死亡率的详细信息,有助于在实施疾病预防和管理政策时制定分层策略。

马军教授点评

本研究借助CDC-DSP系统数据对2013-2020年间中国淋巴瘤患者死亡情况进行统计,并依照年龄、性别、地区、居住地等进行了分层分析。结果显示老年、男性、东部地区和农村的死亡率较高,这与国际趋势相符。

值得一提的是,淋巴瘤死亡率呈现随年龄增长而增加的趋势,可能是由于老年患者年龄特异性发病率较高、化疗耐受性差、合并症或治疗相关不良反应多导致。另外,经济/医疗条件欠发达地区患者的死亡率较高可能源于经济负担重、治疗方案选择局限、依从性不佳等。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淋巴瘤总体死亡率呈下降趋势,尤其是HL,可能与影像及穿刺技术的发展和药物研制及应用相关。综上,本研究为淋巴瘤相关研究带来希望,同时可能有助于在实施疾病预防和管理政策时制定分层策略。

参考文献:
Liu W, Qi J, Liu J, Song Y,Wang L, Zhou M, Ma J, Zhu J. Mortality Rate of Lymphoma in China, 2013–2020. Front. Oncol. 2022, 12:902643
审核专家 | 马军教授、刘卫平教授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