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干货!国内已上市的PD-1/PD-L1用药信息大汇总

转发文章到朋友圈,扫描二维码或微信623296388,截屏给硒教授,赠癌症食疗电子书

PD-1/PD-L1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是最成功的肿瘤免疫疗法之一,正掀起肿瘤治疗的革命,引领癌症治疗的变革。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旨在充分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抵御、抗击癌症,通过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使癌细胞死亡,具有治疗多种类型肿瘤的潜力,实质性的改善了晚期肿瘤患者的生存期,成为肿瘤患者的“特效”药物。

与传统疗法相比,免疫治疗之所以让全世界的肿瘤学家和患者为之振奋,是因为它有着超越传统治疗的三大优势:

1:不区分肿瘤来源的更广谱的抗癌效果(O药已经在全球获批治疗10个癌种,k药获批15个癌种)。

2:它的原理是激活我们自身的免疫系统击败癌症,因此比化学药物的整体副作用要小得多。

3:它如果起效,可能让晚期患者长期存活,甚至临床治愈,这是免疫治疗区别于其它所有药物最大的不同。比如,美国前总统卡特的晚期黑色素瘤经过PD-1的治疗已经治愈了。

PD-1/PD-L1

以往,抗癌药进入国内至少需要3~5年的时间,而近两年,随着政府的重视,我国加快了抗癌药入市的步伐,至此,国内已有8款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上市,包括4款国产PD-1,2款进口PD-1和2款进口的PD-L1。

O药(进口):Opdivo(Nivolumab)、

K药(进口):Keytruda(Pembrolizumab)、

T药(进口):Tecentriq(Atezolizumab)、

I药(进口):Imfinzi(Durvalumab)、

拓益:特瑞普利单抗

达伯舒:信迪利单抗

艾立妥:卡瑞丽珠单抗

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

中国的患者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免疫治疗元年!

关于PD-1/PD-L1患者关心的六大问题

01PD-1和PD-L1究竟谁的抗癌效果更好?

说到PD-1,大家都不陌生,近两年,多个PD1扎堆国内上市,让大家几乎认为免疫治疗=PD1,但其实PDL1单抗近期也在不断的爆出数据,甚至更为亮眼。

与PD1类似,PD-L1可以阻断PDL1与T细胞表面的PD1结合介导的免疫抑制,重新激发T细胞识别杀伤肿瘤细胞,从而抑制肿瘤生长。与PD1单抗不同的是,它与肿瘤细胞或肿瘤浸润免疫细胞上表达的PDL1结合,而PD-1单抗与PD-1结合。

PD-L1单抗的优势是:

第一,只阻断PD-1~PD-L1通路,并不影响PD-1~PD-L2通路,避免间质性肺炎等副作用的发生。

第二,PD-1的临床研究显示,EGFR/ALK突变阳性的肺癌患者耐药后使用PD1获益更大,而PD-L1对EGFR/ALK阳性的PDL1表达≥25%的肺癌患者也能明显获益。

第三,PD-L1单抗除了可以抑制PD-1 – PD-L1通路外,还可以通过阻断B7.1和PD-L1的共抑制功能,有利于全面激活T细胞功能和细胞因子产生。因此,理论上PD-L1单抗可更全面激活免疫系统杀伤肿瘤,这也使得部分PD-1单抗治疗无效或耐药的患者,换用了PD-L1单抗后竟能神奇起效。

02PD-1国产好还是进口好?

目前,国内上市的六款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包括三种国产的和三种进口的,那么究竟是国产的效果好还是进口的好呢?

中国的癌症疾病流行病学特点与西方有很大不同。以美国为例,肺癌发病率高,是PD-1/PD-L1的适应症开发的重点,目前,肺癌,胃癌,肝癌和食道癌是国内最常见的四种实体瘤。

中国的临床开发应侧重于这四种主要适应症的一线综合治疗。而实际上,中国四大国内制药公司恒瑞,信达,百济和君实则是通过国内不太普遍的适应症,例如黑素瘤,淋巴瘤等,作为其快速进入市场的途径。

比如国内上市的三款PD-1第一个批准的适应症是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但是从数据上看,对于特定疾病的疗效国产药优于进口药。

当然,临床中具体选择哪种药物,还是要让医生根据获批的适应症,临床经验和数据,患者的情况等综合因素选择,我们也期待国产药物能早日在更多的癌症中取得优异的临床成果,早日斩获更多的适应症造福国内的患者。

03如何预测用药效果?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虽然被誉为“抗癌神钥”,但却只对20%左右的肿瘤患者起效,也就是说,有4/5的患者可能会不起作用,白花钱,还贻误宝贵的治疗时机。我们手握特效药,却缺少有效的筛选患者的方法。

目前,学术界已经开发出众多的预测标志物,比如这次FDA优先审批的TMB,以及PD-L1表达、MSI、dMMR、TIL、甚至肠道菌群分析等。

详细的了解这些指标能够帮助大家更清晰的认识免疫治疗的临床意义,节省时间和金钱。

1.TMB(肿瘤突变负荷)

TMB,全称是“肿瘤基因突变负荷”,tumor mutational burden。说白了,就是看看病人肿瘤组织中到底有多少个基因突变。

肿瘤组织中突变的基因越多,就越有可能产生更多的异常的蛋白质;这些异常的蛋白质,就越有可能被免疫系统识破,从而激活人体的抗癌免疫反应,因此对肿瘤免疫治疗的疗效就越好。

Foundation Medicine的科学家曾研究过1638例测过TMB的病友,其中151例接受过PD-1抑制剂治疗。

这151患者,按照TMB分成高、中、低三组,TMB高的人群,相比于另外两组(TMB低或中等)的病人,有效率(58% VS 20%)、无疾病进展生存期(12.8个月 vs 3.3个月)、总生存期(未达到 vs 16.3个月),均明显提高,甚至倍增。

当然,我们不可能把人体癌细胞的2万多个基因组全部测一遍,耗时耗力更耗钱。

那么如何检测呢?

研究人员发现,只要对人体2万多个基因中的数百个有代表性的基因,做一下深入分析,相当于抽样调查了,就可以大致反应总体的情况了。

因此,目前国内外的基因检测公司基本采用的都是各自设计出来的数百个基因的一个套装,把这数百个基因恰好可以用来指导靶向药的选择,又可以用来作为抽样调查的标本,从而推算出来病人TMB的高低,每百万个碱基所含有的突变个数来度量。

但是这也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不同厂家开发的分子测试挑选的基因不一样,因此哪一组基因组合能够最好地反映癌细胞基因组的TMB无法确定并且由于每个公司各自设计的检测基因数量种类都不一样,

因此,TMB-H的阈值也无法确定,举个例子,同一个肿瘤患者在A公司检测的TMB值低,提示无法获益于免疫治疗,但是在B公司检测的TMB值却非常高,给临床医生判断免疫治疗方案造成很大困扰。

Keytruda近期递交了第二大不限癌症种类的适应症,使用的是Foundation Medicine公司开发的Foundation ONE CDx分子测试,这一测试对经过证实与癌症治疗密切相关,

有获批或在研药物的324个基因中出现的变异进行了超深度的NGS检测,将TMB-H定义为每百万个碱基对中出现基因突变数目大于10个(>10/megabase)。

一旦获批,Foundation ONE CDx分子测试的TMB检测手段和TMB-H的标准将会成为其它医药公司开发基于TMB的治疗手段的重要的标杆!至于默沙东为何会选择Foundation Medicine进行检测,这篇文章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了:不服不行!全球肿瘤基因检测行业标杆-Foundation Medicine!

2.MSI

MSI (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是微卫星不稳定,MMR(mismatch repair)是指基因错配修复功能。

人类错配修复基因(MMR基因)经转录翻译后可表达相应的错配修复蛋白,如果任一MMR蛋白表达缺失可造成细胞的错配修复功能缺陷,则对DNA复制过程中的碱基错配丧失修复功能而造成累积,导致微卫星不稳定(MSI)的发生,约15% 的结直肠癌是经由MSI途径引发的。

MSI分为高度不稳定(MSI-H)、低度不稳定(MSI-L)和稳定(MS-S);MMR分为错配修复功能缺陷(dMMR)和错配修复功能完整(pMMR)。dMMR等同于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 pMMR则等同于微卫星低度不稳定(MSI-L)或微卫星稳定(MSS)。

那么MSI与TMB应该检测哪个呢?

MSI可以理解为TMB的一种子集。几乎所有MSI高度不稳定的病人,TMB都是高的;但是反过来,TMB高的病人,并不一定都是MSI不稳定的,还有相当一部分病人是MSI稳定型的

也就是说如果某病友MSI高度不稳定,那么就够了,不用再去测TMB,因为97%都是高的。但是,反过来,只有16%的TMB高的病友,MSI是高度不稳定的——因此,对于不少癌种,如果单独只测MSI,很可能结果是阴性的

但是,这些病友其实TMB是高的,是可以用PD-1抑制剂的,如果不测TMB,这部分病友就漏掉了宝贵的机会。

3.PD-L1

PD-L1表达是最早被发现的,也是FDA批准用于预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疗效的生物标志物之一。

PD-L1的检测是基于细胞蛋白水平的检测,采用免疫组化方法作为主临床试验中的主要试验方法。

免疫组化是检测蛋白表达的经典手法,其操作原理是在手术或穿刺后取得的肿瘤组织,通过特异性抗体着色后由病理医师镜下观察根据着色深浅来评价表达情况。

那么TMB和PD-L1该检测哪一个呢?

TMB高低和PD-L1表达没啥关系。PD-L1低的,不要灰心可以再测一下TMB;TMB低的,不要灰心,可以再测一下PD-L1;这两个检测只要有一个有好消息,都是可以酌情考虑接受PD-1抑制剂治疗的(具体病情,具体分析,检测过的可以将结果发给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初步评估下)。

4.肿瘤浸润T细胞含量

肿瘤的炎性状态为biomarker探索带来启示。已有相关报道,免疫治疗的效果和肿瘤是否被免疫细胞浸润有关,若是肿瘤中无肿瘤浸润T细胞,PD-1抑制剂将毫无用武之地。

所以,肿瘤组织中有丰富的T细胞,那它对免疫疗法的响应较高。T细胞炎性基因表达谱GEP可作为T细胞炎性肿瘤微环境(TME)的炎性Biomarker。

PD-L1和GEP都是指示TME的炎性生物标志物,而TMB和MSI-H是由体细胞肿瘤突变产生的肿瘤抗原性的间接评价指标。然而,这两类生物标志物之间的关系尚未得到很好的描述。

5.NLR(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NLR是指血常规中性粒细胞与其它淋巴细胞计数的比值,它是全身性炎症的标志物,并且与各种癌症患者的临床收益相关。

它还是预测癌症患者在化疗和分子靶向治疗中疗效的生物标志物。NLR高的癌症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较短;NLR低的患者,PFS和OS较长。

最重要的是,NLR是血常规检测中的一项指标,在全国绝大多数医院,抽静脉血查血常规收费在20元左右,既便宜又能有效地预测PD-1疗效!

04哪些患者不适合使用PD-1?

首先,如下病人不适合、不建议尝试PD-1抑制剂:

1.病情进入终末期、卧床不起的病人;

2.有急性细菌感染,尚未控制的病人;

3.做过肝移植、肾移植的病人;有系统性红斑狼疮、白塞病、干燥综合征、血管炎等自身免疫病,尚未控制的病人;

4.携带MDM2扩增、EGFR突变、JAK突变等病人等(有些患者可以首选靶向治疗)。

其次,使用PD-1抑制剂前,一般建议完善如下检查,基本正常,然后再使用:血常规、肝肾功、电解质、凝血、甲状腺功能,心电图、腹部B超、胸部X线。

05用了进口的PD-1能否更换为国产的?

有的患者想问,自己一开始吃的K药,国内的PD-1上市后价格便宜很多,可不可以换成国产的呢?国内的专家认为:

不是所有PD-1/L1单抗都一样。我们举个例子,辉瑞跟默克雪莱诺的PD-L1单抗(Avelumab)在二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研究(JAVELIN Lung 200)结果失败了,这至少证明PD-1单抗和PD-L1单抗的临床疗效是不一样的。另外,我们现在也知道在中国有一些PD-1单抗有独特的毒性。

所以,总体而言,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不同的PD-1单抗在临床治疗上必定会有相同的临床结局,也没有证据证明它们之间是可以替换使用的。如果想更换可以咨询国内或国际上权威的专家。

06PD-1耐药后怎么办?

对PD-1抑制剂有效的患者,一般来说,疗效较持久;但是,大概有30%左右的患者,会出现疾病的耐药。

1.PD-1耐药后继续使用PD-1药物:

ORR为19%,OS为24.4个月

FDA汇总了8个针对黑色素瘤的临床试验数据,共2624例患者使用PD-1单抗,其中1361例(52%)患者“无效”,肿瘤直接增大(原发耐药)或者先缩小后增大(继发耐药)。

针对这1361例患者,其中有692例患者因为自身状态不错,决定继续用PD-1药;669例患者停止了PD-1治疗,结果发现:

PD-1有效的患者,中位生存期高达32.5个月;

PD-1无效后继续用药的患者,有效率19%,中位生存期24.4个月;

PD-1无效后彻底放弃PD-1治疗的患者,中位生存期只有11.2个月。

2.PD-1无效后更换PD-1抗体:

Keytruda无效后使用Opdivo:DCR为45%

在2016 ASCO会议上,报道了梅奥使用默沙东的PD-1抗体Keytruda治疗过140例恶黑患者,其中70例有效,70例人无效,他们系统的分析了这70例无效患者中的43例的后续治疗过程。43例患者中的22例更改为使用BMS的PD-1抗体Opdivo或者联合CTLA-4抗体,或者继续Keytruda联合化疗。结果7位患者肿瘤缩小,3位患者肿瘤稳定无进展,疾病控制率达到45%。

3.PD-1无效后更换使用CTLA-4抗体或者双免联合:

一批PD-1抗体单药失败的恶黑患者的后续治疗研究:A组47位患者PD-1治疗失败之后使用CTLA-4抗体Yervoy,有效率16%,疾病控制率42%,一年生存率54%;

B组37位患者PD-1治疗治疗失败之后使用CTLA-4抗体Yervoy联合PD-1抗体Opdivo,有效率21%,疾病控制率33%,一年生存率55%。

此前公布的CTLA-4抗体Yervoy治疗黑色素瘤三期临床数据显示:Yervoy作为一线药物,对恶黑患者的有效率是16%,控制率是41%。

此次研究显示A组数据与此前Yervoy三期数据差异不大,提示先使用PD-1无效不影响后续使用Yervoy。

4.PD-1无效,可尝试免疫联合化疗/放疗:

联合化疗:近期,《临床肿瘤研究》(CCR)杂志发表了一项有趣的基础与临床综合探索性试验,提示:吉西他滨可以和PD-1抗体配合,发挥较好的协同作用。

在这篇论文里,来自瑞士的Alessandra Curioni-Fontecedro教授分享了两个特殊的病例:晚期恶性间皮瘤患者,单独用PD-1抗体或者单独用吉西他滨化疗均无效,但接受PD-1抗体联合吉西他滨治疗,肿瘤明显缩小。

联合放疗:有研究显示,局部放疗可以上调γ-IFN的表达,使得亲代及耐药肿瘤细胞MHC-1类分子表达增加,恢复亲代和耐药肿瘤细胞对抗PD-1抗体的治疗反应性,因此,放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逆转PD-1抗体的耐药。免疫治疗联合辅助放疗,也将成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模式。

5.PD-1单抗无效后更换为PD-L1单抗:

当PD-1抗体耐药导致无效的情况时,著名免疫学专家陈列平教授曾经指出,部分PD-1单抗耐药的患者使用PD-L1单抗药物后依然会有效。

机体对PD-1单抗耐药的原因并不是真正的肿瘤药物耐药,是基于机体对药物抗体自身的抗原属性产生了抗体,免疫学上称为抗抗体。

也就是说患者不是对这个靶点耐药了,还是对药物本身的动物源属性产生了抵抗,再换另一种来源的此类药物依然能否起效。特别针对使用PD-1单抗后,副反应增大的患者。

不过2018年欧洲肿瘤学会议上,报道了一个案例:一个61岁的晚期肺腺癌患者,先接受了5次PD-1抗体O药治疗,然后副作用不能耐受,自行换成了PD-L1抗体T药;用T药1次后,患者就出现了严重的心肌炎,抢救无效死亡,所以这个更换方案有待商榷。

6.免疫新药雨后春笋,仍处在研,期待上市

针对新靶点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DO、LAG-3、TIM-3等靶点,是目前研究最多的。目前新药仍处于在研阶段,期待早日上市,造福更多免疫耐药的患者。

抗癌“神药”免费用的机会来啦!数十款PD-1临床招募中!

尽管多款PD-1的竞争上市让“神药”的价格逐步亲民化,但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还是无法承受。

有没有什么方法,

既能提前享受到最先进的药物治疗,

又能免受高昂药品价格的负担?

2020最新PD-1临床招募进行中!

为了帮助更多的患者免费用到合适的靶向药物和PD-1等免疫药物,我们为大家整理了各类癌症正在招募中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类药物试验。

如果您想报名参加试验或想了解更多试验项目,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提交病例,我们将安排专业的医学顾问为您评估。

01

肺癌

02

肝癌

03

胃癌

04

食道癌

05

结直肠癌

06

软组织肉瘤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本文来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及时删除。癌症康复-广东爱硒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官网 » 干货!国内已上市的PD-1/PD-L1用药信息大汇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提供乳腺癌、肺癌等癌症康复前期预防及后期癌症康复计划

联系我们硒教授微信:623296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