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硒健康网丨癌症肿瘤治疗助手

当三阴性乳腺癌遇上基因检测,看谁能笑到最后?

在“江湖第一红颜杀手”乳腺癌的家庭成员中,三阴性乳腺癌无疑是最狠毒的那一个,它的雌激素受体、孕激素受体及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均为阴性,不少年轻女性就被它所害。

但它似乎并不满足于眼前患者的“颓败”,选择继续在患者体内到处乱窜搞破坏,导致癌细胞发生远处转移,波及到肺、肝,患者的病情也因此愈发严重起来……

“熊孩子”背后有家长管,无法无天的三阴性乳腺癌到底谁才能治得住呢?别怕,基因检测给我们透出了一线天光~

01

基因检测是什么?

对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有何助益?

所谓基因检测,就是利用特定设备提取患者脱落的口腔粘膜细胞或其他组织细胞,并对细胞中的DNA分子信息进行检测,通过分析基因情况来预知患者患病风险或辅助疾病诊断的一门医学技术。

图源:摄图网

而三阴性乳腺癌虽然仅占到了乳腺癌的10%~15%,但是它恶性程度高、侵袭性强、疾病进展迅速,同时还易发生远处转移,预后较差,亟待寻找更多明确的治疗靶点及敏感的治疗药物,以提高治疗效果,减少疾病复发与转移的几率,改善患者预后。[1]

基因突变检测技术不断发展完善,令人眼前一亮。

一方面,我们能够利用基因检测技术揪出我们身上患乳腺癌的肿瘤易感基因,提前预知自己的患癌风险,及时采取积极预防措施(如控制和避免自身与致癌物接触;进行针对性体检,改变自身不良饮食、作息及运动习惯)来干预甚至避免患癌结局成为现实。另一方面,我们也能利用基因检测技术在基因水平上对自身所患乳腺癌进一步分型、诊断,以便使治疗方案适配每个患者的治疗用药及对用药剂量的个性化需求,同时还能对患者疾病进展及治疗的过程进行监测,便于随时调整具体治疗方案。[2]

02

三阴性乳腺癌的基因检测

1.助力预防:乳腺癌易感基因检测

  • BRCA1/2基因检测

BRCA1/2基因是两个抑癌基因,分别位于人类染色体的17q21、13q12上,在DNA的损伤修复、转录调节以及细胞生长中起重要作用,若BRCA1/2基因的基因序列发生突变,其对肿瘤的抑制作用就会消失,进而导致人体的正常细胞有机会“黑化”为肿瘤细胞。

研究表明,5%~10%乳腺癌患者为存在明确遗传基因突变的遗传性乳腺癌,其中15%为BRCA1/2基因突变

图源:摄图网

中国流行病学研究显示,携带BRCA1基因突变的人群在79岁之前有37.9%的几率患乳腺癌,而携带BRCA2基因突变的人群则有36.5%患乳腺癌的可能。

在BRCA1/2基因突变的乳腺癌患者中,约10%~15%为三阴性乳腺癌。无疑,BRCA1/2基因检测将一个预防癌症的新路径摆在了我们眼前。[1-3]

疑问:为了预防乳腺癌,人人都要做BRCA1/2基因检测基因检测吗?

当然不是!

除了基因检测之外,更常见的乳腺癌筛查方式还有超声波、钼靶X线检查、磁共振成像检查等,35岁以下的成年女性,每半年可以做一次B超检查。

而BRCA1/2基因检测虽然十分精准,但更适合有乳腺癌家族史的人群来做,况且也并不便宜,指南中推荐人群如下[1]: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2.助力治疗:乳腺癌治疗相关基因检测

  • BRCA1/2基因检测

研究表明,在具有BRCA1/2突变特征的10%~15%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使用铂类化疗药物以及PARP抑制剂治疗表现出了更高的疗效

首先,铂类化疗药物是通过引起DNA受损、诱导DNA双链断裂来破坏基因组稳定性,最终导致肿瘤细胞死亡的;而存在BRCA1/2基因突变的肿瘤细胞因具有同源重组修复缺陷的特点,无形中也阻碍了DNA双链断裂修复的过程。

图源:摄图网

于是两种情况相遇,“劲往一处使”,因而提高了化疗药物的治疗效果。

其次,在DNA单链损伤的修复过程中,PARP(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扮演着重要角色,而PARP抑制剂则选择性抑制了这一修复过程,导致未修复的DNA单链经过复制出现DNA双链断裂。

而与正常细胞能够通过同源重组修复DNA双链断裂的功能不同,存在BRCA1/2基因突变的肿瘤细胞同源重组修复存在缺陷,无法修复断裂的DNA双链。于是两者相互促进,DNA损伤不断累积,共同推动了肿瘤细胞的凋亡。[4]

毋庸置疑,BRCA1/2基因检测在指导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临床治疗用药的个体化选择中起到了重要作用。[3]

  • 二代基因测序(NGS)技术

在LOTUS研究中,研究学者通过给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进行二代基因测序发现,41%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携带有PIK3CA/AKT1/PTEN通路相关突变,进一步研究发现,在此类存在基因突变的患者治疗过程中增加PIK3CA抑制剂能够使其显著获益。

由此可见,在医生建议下积极进行二代基因测序,能够精准地检测到患者体内肿瘤相关基因、全基因组或外显子的基因突变情况,为找出三阴性乳腺癌的潜在可干预靶点立下了“汗马功劳”,为PIK3CA、AKT抑制剂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研制指引了明确的方向,给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希望。[3-6]

小贴士

在对晚期乳腺癌患者进行二代基因测序时,应优先选择新鲜组织进行检测,其次再考虑石蜡包埋组织切片、血浆,胸腹水等。另外,患者在基因检测时最好提前进行外周白细胞检查,以便在基因检测时以此作为对照,确保肿瘤基因突变的特异性检出[3]。

END

随着医疗科技的飞速发展,三阴性乳腺癌作为乳腺癌中最难攻克的堡垒,现如今我们已然看到了治疗它的曙光,相信这一抹曙光在未来定能越散越大,照亮每一个备受煎熬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参考资料:

[1]中国医师协会精准治疗委员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乳腺肿瘤学组,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 中国乳腺癌患者BRCA1/2基因检测与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8年版)[J]. 中国癌症杂志,2018,28(10):787-798.

[2]上海市医学会,上海市医学会医学遗传学专科分会组编. 破解疾病的遗传密码[M]. 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18.03.

[3]中国抗癌协会国际医疗与交流分会,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分会乳腺癌学组. 晚期乳腺癌基因检测热点问题中国专家共识(2021版)[J]. 中华肿瘤杂志,2022,44(1):60-67.

[4]《基于下一代测序技术的BRCA1/2基因检测指南(2019版)》编写组.基于下一代测序技术的BRCA1/2基因检测指南(2019版)[J].中华病理学杂志,2019,48(9):670-677.

[5]陈彦丽,卓钟灵,刘畅,谢菲,杨子瑶,刘芃菲,王殊,赵晓涛.应用下一代测序技术检测BRCA1/2及同源重组修复通路多基因胚系突变及相关性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2,56(3):302-311.

[6]陈亮,崔国忠,杨猛,丁明剑,李铁军.抑癌基因PTEN在三阴性乳腺癌及非三阴性乳腺癌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4,23(36):4013-4015.

[7]李富,曾健.基因检测在乳腺癌综合治疗中的应用现状及进展[J].广西医科大学学报,2021,38(2):408-412.

加硒教授微信:623296388,送食疗电子书,任选一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